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六 觐见

六 觐见

    野精灵咽了一口唾沫。

    对于苍之使徒的能力感到无比震撼,立刻将风行者抛之脑后。

    可是想要成为苍之使徒,野精灵必须献祭自己的精灵血脉,让精灵血脉作为祭品,接受契约的重铸,铸成所谓苍穹炁脉,重铸种族,这让野精灵难以接受,因为这是对种族背弃。其他种族根本无法理解精灵们对种族的重视,超过生命、超过信仰、超过归宿,即使她仅仅只是一只野精灵。

    她知道自己应该放弃隐藏职业,但是她的眼睛却死死盯着这个职业之上,却怎么也挪不动。她不得不强迫对自己低语,不断说服自己放弃,她低语道:苍之使徒虽是高贵的施法者,可它需要献祭血脉;苍之使徒可以主动汲取誓约的力量,常规职业只能被动恢复力量,可它需要献祭血脉;苍之使徒可以具备常规职业的所有能力,可它需要献祭血脉;苍之使徒可以支付三千万功再次获取,可以先成为风行者……

    可它……可它个姥/姥!

    野精灵忍不住破口大骂,猛然将手按在“苍之使徒”的图案上。

    霎时间,一切宛如静止,紧接着无穷的力量从野精灵意志深处翻涌,苍穹之力撼动她的意志、她的灵魂、她的思想、她的本源,她的一切,化作撕啸的狂风,凄冷的冰霜,狂暴的闪电,在她的耳边诉说,在她的心底呼唤。

    我……选择:风!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在燃烧,她感觉自己在蜕变,感觉自己被分解成原初的“根源”,并在“根源”深处,寻找一缕缕无法被分解的“线”,然后将这些“线”重新编织、重铸塑造,且自己所有被分解的根源,再以重新编织的“线”为核心,进行重铸。

    也许这些无法被分解的“线”,就是所谓高等血脉的源头,是为何具备高等血脉的契约者,可以抉择隐藏职业的原因。

    野精灵忍不住的思索,这些无法被分解的“线”的来历。毕竟,从契约给予的抉择看来,隐藏职业必须具备“高等血脉”才能抉择,这意味着普通血脉的契约者,即便将基础职业提升到凝聚真名的等级,也只能抉择“常规”职业。

    这些“线”,相比就是能够抉择隐藏职业关键,也是普通血脉的契约者,所缺少的部分。

    ——高等血脉!

    “你签好了没有?”

    野精灵猛然感觉肩头被人推了一把,将她狠狠推到在地,让她从胡思乱想之中惊醒。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蜕变已经结束,一种极为活泼、轻灵、纯净的力量流动在“经络”之间,全新的“经络”与过去自身蕴藏的“精灵回路”构造截然不同,但几近本质相同,有着近乎相似的特性与用途,以及赋予自己具备获得超出**肌肉应有力度的力量。

    野精灵清晰感觉到流淌于体内的苍穹之力并不强大,几近不存在,但是通过名为风之圣痕的印记,苍穹之力本身蕴生出极为强大的。

    这是一股苍穹之力蕴生的力量,但是本身比苍穹之力强劲十倍,比苍穹之力雄厚百倍,且极为紧密缠绕于意志,流淌于经络,宛如意志的延伸。野精灵可以感觉“风能”的强大,也能感觉到它对于苍穹之力的眷恋,几乎超越一切,让她达到对风能几乎完全的操纵、近乎绝对的支配。

    野精灵甚至感到风能正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束缚,那是风之圣痕被设定的,以风能对苍穹之力的眷恋,所蕴生风能会更加强劲、更庞大、更迅疾,足以摧毁一切的地步。如果没有风之圣痕的上限束缚……

    野精灵缓缓抬起头,只见牛头人得意洋洋举起卷轴,对着野精灵露出挑衅的眼神。野精灵深深看了牛头人一眼,又望了望周围露出凶光的狗头人,知道这里不是随便撒野的地方,强忍怒火,平复狠狠教训他一顿的冲动,从地上爬起来。

    她深吸一口气,轻轻一挣双手,束缚她双手的镣铐,顿时被双臂蕴生的强大风能撕裂,她活动活动失去镣铐的手臂,向广场对面的王座之间走去。

    或许因为成为所谓高等契约者,她所过之处,所有的狗头人,即使对她充满警惕,对她充满厌恶,依然认真向低头她行礼。她遵循心中的感觉,心中忐忑来到王座之间门口,守卫在王座之间外面的狗头人卫士,同样将长枪磕地,向她行礼,露出进入王座之间的道路。

    野精灵走进王座之间,只见苏择依靠着石柱,坐在王座前面的台阶之上。

    王座之间里面不仅苏择在里边,刚刚那只成功结缔真名契约的龙脉狗头人,也在里面觐见巫王。

    只见这只龙脉狗头人半跪在台阶下,极为狂热向苏择行礼,但是这种狂热既不是对神明充满,也不是狗头人对真龙的天性献媚,而是一种忠诚的坚毅。这只坚毅,野精灵也只是在幼时,在那些守卫精灵圣庭的月亮守卫脸上见过。

    这让野精灵忍不住打量这只狗头人,不同外面那些力量强大、凶悍的狗头人。

    眼中这只狗头人,才是正统的狗头人形象,他已经成为契约者,但是力量在野精灵感觉之中,依然贫弱,它虽然名为狗头人,但外貌却实在与狗沾不上边,它们的头颅更像蜥蜴,皮肤长着细密鳞片,色彩纷杂、由深锈棕到金属黑不等,狗头人生着一对红眼,衣衫褴褛,细且短的尾巴软弱无力的搭在身后。

    相比之下,外面的那些身体修长、形态匀称,五官柔和,即使在精灵与狗头人截然不同审美观看来,亦算是漂亮的萌物的狗头人,简直是在挑战造物主的权威,完全将自然界的生物应有生态法则,践踏在脚下,跺上七脚八脚,视若无物。

    “看来,你已经做出抉择了,精灵!”

    苏择对于狗头人看不上眼,但是对于精灵倒是另眼相看。尽管眼前精灵看起来,完全对不起他读过的小说之中对于精灵赞美,但是冲着精灵两个字,依然让苏择对于他们有着一定优待。尤其是通过精灵献上的高等血脉,所探查的血脉源头,更让苏择感觉他们值得自己优待。

    “巫王!”

    野精灵走上前,尽管她心中并没有多少敬意,但是依然单膝跪地,向极为标准苏择行礼。

    这是巫王契约铭刻于契约者根源深处的本能,苏择创造的巫王契约,并不要求契约者对巫王有多么恭敬,也不要求他们必须为巫王付出忠诚,甚至契约者与巫王之间敌对,也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依然可以在巫王神殿消费功绩、提升等级、获得奇迹。但是它也要求,即使契约者与巫王之间,彼此是生死仇敌,但是巫王的契约,终究给予契约者一次彻底改变命运的机会,契约者也应给予巫王应有的礼仪,作为对契约本身的尊重。

    野精灵微微躬身,向苏择静静的请示道:“给我一份契约,我会为您带来更多姐们,像我一样精灵,可以成为高等契约者的精灵。我知道,你需要这样的契约者。”

    她的提议,让大殿一片沉默,苏择静静望着野精灵,久久不语。

    野精灵紧紧握着拳头,回忆不久前被抓住的姐妹,等待着苏择的回答,就像在等待宣判一样。

    “你们的血脉,来自古老的生命之树,是天地造化的精粹,近乎神性的天赋。”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择才缓缓用古老的精灵语种,向野精灵说道:“但是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精灵已经诞生近千万年,历史漫长且久远,血脉蕴藏的精粹,早已经稀释近乎不存在,在百万年轻已经仅剩最后一缕近乎不可泯灭的余烬,世代流传。”

    “这一缕余烬,最多只能让你们的族人获得基础模版时,额外获得一种专精,并不足以让她们成为高等契约者。”苏择张开右手,唤出野精灵的。只见一条条淡青色丝线,在他的掌心缓缓升起,并且飞快的进行绘织,飞快的构造。

    苏择用慢吞吞的声音,说道:“你们已经不再是远古精灵,远古强大的精灵,比起古代精灵,你们力量与寿命早已经退化,几乎沦为凡类。你们应该感谢生命之树对你们的眷顾,给予你们一缕近乎不灭的遗泽,让你们不至于彻底沦为纯粹凡物,但也不要指望渴求太多。”

    淡青色的丝线,随着绘织逐渐变得明亮,蕴生出淡淡的金色光泽与碧绿光泽交织螺旋色,并且形成一个浅淡的精灵形态。

    “让你的血脉与普通精灵真正变得截然不同,是因为你有一位伟大的先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