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八 文明的变迁

八 文明的变迁

    “失去一半的先祖意志。”

    野精灵并未急着离开,她注视着苏择,顾不得是否冒犯的质问道:“将对整个精灵族有什么影响?我们会失去什么?”

    “应该没有什么影响。”苏择微微思索一下,略微迟疑说道:“大概……会让你们对于自然力量更为亲和,让你们运用魔力更具备掌控性,让你们对**控制力大大加强,让你们更容易看洞察万物的本性。如果询问有什么坏处,大约就是让你们血脉回溯不再那么频繁,以及会释放你们的天性,让你们变得更具**与攻击性。”

    “释放我们的天性?这是什么意思?”

    野精灵微微眯起眼睛,极为紧张的望向苏择,唯恐听到什么不好的东西。

    “这么说吧!半神意志蕴藏一位半神铭刻意志深处的‘知识’,‘知识’隐藏在你们血脉深处。虽然你们无法洞悉属于半神的知识,但是当你们看待问题、观察世界、学习技艺,总能不自觉之间,获得来自半神意志资助,甚至从半神角度来解析一切。”苏择说道:“所以你们精灵无论做什么事情,总是比其他种族完美。你们建造的房子比其他种族漂亮,打造物品比其他种族要精致且非凡,创造的艺术品几乎不会存在瑕疵,这些都宛如本能一样。”

    “这便是半神意志赋予你们近乎天赋的本性。”苏择说道:“但是它有好的一面,自然也有坏的一面。半神意志,毕竟来自古老半神的一面,它是那位半神的本性蕴生的观念。当半神意志成为你们本性,自然会压迫你们本身应有的天性,它赋予你们美好,也会是束缚着你们的思想。”

    “你们会不自觉以接近这位半神的观念去考虑问题,不自觉以这位半神的角度去对待问题,不自觉为这位半神的喜好为喜好。你们没有发觉吗?几乎你的所有同族的喜好都差不多,几乎你的所有同族的生活观点都几近相似:森林、艺术、和平、善良、平衡、弓箭、自然之道。”苏择摇摇头,说道:“也许对你们来说,对作为善良阵营的精灵,这是精灵应该的喜好与观念,所有精灵必须喜欢这些东西,必须如此生活,才是精灵应有的本性。”

    “但是从科学角度来说,这是不正常,是违背天性。”苏择坐直身体,说道:“我的国度有一老话,叫做‘吃一样米养百样的人’,它的意思就是即使吃着相同的米,最终养出来的人,都是各种各样,具备截然不同性格。没道理,人类如此,精灵却要变成另一个姿态:吃百样米养一样的人。”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正是因为你们的天性被束缚。”苏择说道:“你们的那位先祖,是自然的半神,对于自然与森林的喜爱,对于原始与朴实的观念,深深烙印在你们的本性深处,压制你们的天性。让你们的思想、你们的爱好、你们的观念,近乎不可思议的高度统一。”

    “在这片土地,精灵诞生近千万年,诞生文明也有近三百多万年。”苏择说道:“你们用数万年时间,建造一个整整统治数座大陆的精灵帝国,建造极为兴盛的精灵文明。但是精灵帝国坍塌之后,整整三百万年过去,你们的生活几乎从未变过,甚至你们的文明不但不曾有过进步,反而抛弃很大一部分,只精挑细选保留其中的一部分。正是因为你们对自然与原始的渴望,压制你们追求进步、发展的天性。”

    “你看看其他的种族,十几万年前,人类还只是猴子;四、五万年前,几只无聊精灵纠集一群古人类过家家,至今造成数十个人类族群彼此视为生死仇敌。”苏择说道:“人类高呼着‘光之王’的圣名,因光之王的‘圣言’敌视所有外族,用光之王的名义入侵精灵的领地,杀死精灵的妇孺,抓捕精灵当作奴隶,将战胜精灵视为荣耀。但是他们却从未想过,人类对‘光之王’的崇拜,是因为两、三万前,精灵教会人类如何生火。”

    “如果追溯人类所有的神话,你们会发觉人类所崇拜神明、编织的神话,至少有七cd源于精灵。”苏择说道:“古人类将他们与精灵接触的故事,变成神话,便将所有精灵视为神明崇拜。”

    “但是如今,人类已经壮大到远远超过你们,他们压缩你们的生存空间,毁灭你们的村落,建立捕奴队,抓捕你们的族人,贬为奴隶。”苏择说道:“如果不是你们足够强壮、弓箭足够厉害,厉害到可以以一敌十、以一敌百,你们早就被人类打败,甚至灭族。”

    “但是你们不可能一直如此强壮,强壮到可以一直无视人类的群体力量,不可能一直厉害,厉害到永远压制人类的武器装备。”苏择说着这里,玩味的望着野精灵,露出诡异的笑容。他笑着问道:“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与你一起被抓的人类战士,他所穿戴的什么盔甲。”

    野精灵微微一愣,对于这个人类战士的印象还算深刻。

    她为追踪被捕奴队抓住几个姐妹,在山里追踪十几天,意外是这次她与人类拼杀了几十场,宰了近百个捕奴队的人,累的自己疲惫不堪,也没能救出自己的姐妹,反而一个不小心被路过商队发觉,失手被商队守卫抓住。

    带领这群商队守卫,正是这名人类战士。

    这个人类战士的剑术技艺很强,用一套人类的军用剑术,几乎从头到尾压制的野精灵差点没能还上手。

    “是板甲。”

    野精灵对于这名人类的盔甲,也算印象深刻。

    她略微回忆一下,向苏择回答道。

    这么人类战士之所以能够压制自己,不仅仅因为他的剑术极强,更因为他穿着一套极为结实的板甲,让野精灵失去可以许多反击的部位,也让他可以放手进攻,大胆的进攻,进攻之时仅仅需要照顾一下关键要害,便可以了。

    “准确说是轻型板甲。”苏择说道:“人类世界,板甲诞生已经有近两千年的历史,但是板甲一直作为军队才使用。轻型板甲配给最精锐的骑士,重型板甲则是贵族骑士的专属。之所以如此,这不仅仅是因为一件上好的板甲,制作起来极为麻烦,更因为板甲本身极为沉重,即使最轻型的板甲,也不适合作为冒险者的装备。”

    “在人类世界世界,一副即轻盈又结实的板甲,完全可以作为一名大贵族的传家宝。”苏择说道:“许多贵族家的板甲,通常需要一名手艺极好的铁匠,反复敲打一年,才算铸成完成。”

    “冒险者并不穿戴板甲,另一个理由是板甲并不是很好用,它也许对于人类来说,板甲宛如壁垒一样牢固。”苏择说道:“但是对于诸如你们这些野精灵、强兽人、山丘矮人或者各种异怪、魔兽,这些力量惊人或者武器非凡的种族来说。如果板甲不具备足够厚度与坚固,根本比纸糊的好不到哪里去,反而影响到自身敏捷。”

    “但是如果铸造可以防御你们攻击的重型板甲,它本身非常沉重,才能防御强壮的骑士,才能佩戴它。”苏择说道:“就像你,从你的反应,我就可以看出,你根本不在意作为你敌人的人类,究竟有没有穿上的板甲。因为板甲在面前,毫无意义。”

    “穿戴人类的板甲,的确比较克制我们的弓箭,但是对我们来说,只是稍微麻烦一点。即使他们全身穿着龟壳,但是只要有一个箭孔的缝隙,任何一位精灵,都能从缝隙射杀他们。”野精灵不由骄傲抬起头,说道:“纵然他们可以浇铸每一丝缝隙,用盾牌挡住自己的眼睛,或许可以阻挡我们弓箭,但是挡不住我们的利刃。那些穿着重型板甲的人类,或许比较难杀,但是也只是略微难杀而已。”

    “是吗?”苏择略微笑了笑,说道:“那你可知道,广场上的那个人类战士,他不是骑士,也不是贵族,而是一名老兵的儿子。”

    “他所穿戴的板甲,正是他的父亲,那名老兵昔日所穿的制式板甲。”苏择站起身,走到野精灵面前,说道:“不仅是他,最近近百年来,许多体魄强壮的佣兵、冒险者都开始穿戴板甲或者半身甲,各种具备大量金属材料制作的战甲,已经取得过去主流的皮甲。”

    “尤其是军队,这样的轻型板甲已经普及几乎所有士兵。”苏择问道:“你可知道为什么吗?”

    苏择虽然提问,但是并没有让野精灵回答的意思,他也不认为野精灵会知道答案,所以苏择自顾自说道:“那是因为大约四百多年前的时候,一位人类的炼金术师突发奇想,想要研究将白银与不同金属混合会出现什么结果。”

    “结果他在实验的时候,不小心将几种具备很强抗魔特性的材料,不小心落到白银与另一种轻金属混合的溶液之中。”野精灵接过话题,打断苏择的话,说道:“添加抗魔材料的混合溶液凝固之后,居然成为一种强度极高且极具抗魔的合金,这便是大名鼎鼎的‘圣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