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十 我只是想咸鱼,难道做错什么了吗?

十 我只是想咸鱼,难道做错什么了吗?

    “禁元为零。”

    苏择将自己的“属性”展开,望着自己的法力值,忍不住翻个白眼。

    这是荒谬!苏择忍不住低骂,他为当初重铸永劫契约的“自己”感到奇怪,实在难以理解当时重铸契约的自己,是怎么考虑,所设计的职业成长,极为古怪。所有职业等级提升,既不提升体质,也不提示法力值,即便是给予职业能力,也需要职业者进行刻苦锻炼,才能蕴生出来。

    他将职业等级提升蕴藏所有养分,都用于提升职业底蕴与属性可以成长的上限,成为隐性的潜能,必须进行自我开发的职业潜能。这样的设计,虽然麻烦一点,但是并不是苏择骂娘的原因,真正让苏择难以理解是契约对巫王职业的成长,同样苛刻无比。

    比如巫王的法力值。

    巫王的力量在于聚众,但是巫王的聚众手段,是购买法力值。

    不错!既不是修炼,也不是提炼,更不是参悟什么法则、什么天道,亦不需要崇拜、信仰。巫王提升法力值上限方法,就是通过近乎扯/淡购买方式,购买法力值的上限。而购买法力值的货币,正是“真名”。

    真名可以创造眷族,真名可以铸成神器,真名可以购买法力值,而创造过眷族,铸造过神器,购买过法力值的,则会被铸成巫王提升职业等级与职业天赋、能力、专长的,或者学习职业的天赋、能力以及专长。

    这些是使用后,则会通过献祭给,作为建造的基础资源,才被彻底拆解完成。

    建造永劫魔界对于普通巫王来说,极为遥远。但是他们距离真名极为近,对于巫王来说,简直是万能灵药,几乎成为职业的核心,他们的大部分力量与职业的提升,都离不开的支持。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

    根据永劫契约的设计,巫王的规则为“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

    无论是作为魔尊的苏择,还是最普通的巫王,也许构成他们法力的根基不同、铸成他们法力的成分不同,熔铸法力的神秘度不同,但是基础法力的强度,都是从最微末泛起,逐渐获得提升,且提升度完全相同。

    巫王的法力值,以4点为一个阶位,每提升4点法力值,基础法力速度提升三分之一,基础法力强度提升三分之二,基础法力韧性提升三倍,但是购买它的每一点上限,需要的数量,则也提升一倍。根据“阿基米德的米粒”示例,我们可以知道当巫王的法力值达到一定地步,每一点的提升都将是天文数字。

    十亿、百亿、千亿的真名消耗进去,连水花都看不到,只为提升区区一点法力上限。不说比起d&d的众生,凭借几千、几万、几十万的凡类信仰,便可以高举王座,坐看凡尘演幻的超凡神力,但是相比神性半残的精灵半神,仅仅凭借十几亿精灵的聚众联系,就能够沉陆歼星的力量,巫王的聚众能力,实在是丢进这一行的颜面。

    “本以为费劲心思挑了一个低魔的位面,神秘活性度甚至不足以支撑凡类修炼魔法,甚至支撑修行以一敌十的蛮力战士,都不具备。”苏择拍了拍自己脑袋,低语道:“前期极为珍贵,不知道浪费在提升法力上,所以才选择这样的位面,以我作为巫王的聚众能力,轻松拉起一票人马横推世界,本身再可以被重兵保护,完全不需要担心冒出什么冒险者,被染斩首翻船。”

    “没想到,这个位面的神秘活性度不高,但是隐藏鲨鱼不少。”苏择头痛说道:“不说主流的人类文明,经过两、三万年的文明发展。尽管现代科技未曾发展起来,但是根基牢靠的不像话,许多地方甚至比地球还有强大。地盘比地球大,人口比地球过去,武力恐怕也未必差地球多少。”

    “次流文明的精灵、矮人、兽人之流,尽管文明已经沦为次等,但是力量强大的不像话。”苏择懊恼之极,低声骂道:“这个位面的确几乎不存在以一敌十的战士,但是存在能够以一敌百的异族,这是天生的力量,跟神秘度无关。”

    “用低魔、高魔评估一个位面的武力,用主流的人类计算原住民的能力。”苏择失望拍拍自己头,责备道:“果然是小说看多了,脑子有坑,我有多蠢才会相信那些网络小说爽文的癔症。什么精灵寿命长,但是实力提升缓慢;什么人类比其他种族弱小,但是善于学习;什么人类心眼复杂,其他种族都单纯的可爱。”

    就是被半神意志坑成傻白甜的精灵族,还知道将能够威胁自己潜在因素,彻底抹杀,哪里来的单纯没有心眼?

    “擦!这又不是游戏,需要计算什么平衡,这也不什么爽文,必须需要利用人类身份的代感,引起读者的共鸣,更不是什么同人文,靠着吃设定,维持力量平衡。”苏择挠了挠头,低语道:“强就是强,弱就是弱,体魄强的种族就该一生下来,就具备让弱的种族终其一生,也无法具备的力量;弱的种族就是弱的种族,再怎么锻炼,也是有种族的极限,根本不存在什么无限潜能,什么天生比别的种族快。”

    “凭啥人类就该给其他种族当爹?凭啥他们就是老天爷的亲儿子?”苏择摇摇头,彻底放下心中本身已经很淡的“人类至大”的情节,暗道:“不存在,人类就是人类,不比其他种族多只手,不比其他种族多只眼睛,也未必比其他种族多出心眼。”

    “战略要调整,主次要分清。”苏择长出一口气,他低语道:“也不能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人类上面。”

    苏择忍痛将狗头人幼童,被苏择命名为二哈的小狗头的真名召唤出来,放在鼻子之下深深一吸,顿时真名化作一缕青烟,被苏择吸入体内,随即一缕淡淡的力量,从苏择经络之间泛起,且蕴生出若有若无、几近难以察觉的剑意。

    这股力量名唤,正是苏择的巫王之力。

    “我的神器。”苏择心疼低语,他甚至有信心将二哈培养成具备“盖世功业”的万王之王,将这样的真名换取法力,真是太浪费了。

    当巫王之力蕴生,三种圣痕也随着蕴生出不同的力量,作为衍生之力,衍生之力不具备施放咒法与职业技能的能力,但是本身具备巫王之力十倍的强大,百倍的数量,可以作为支撑巫王进行搏斗的基础力量,作为如同内力或者所谓斗气一样存在。

    “呼!”

    力量蕴生,苏择终于有了一点自保的能力。

    有了力量,苏择胆子也大了不少,他觉得必须改变自己的行动方针,不能在单纯坐在王座之间一边看网络小说,一边三心二意的遥控指挥,当一条死宅咸鱼。而是应该亲自参与其中,真正了解这个位面,用眼去看,用心去听,对自己的未来,也有好处。

    那么,擂鼓聚将。

    为什么我还有一点小兴奋?

    苏择整理一下衣服,带着一丝小兴奋,走出王座之间。

    但是走出王座之间的瞬间,心底的小兴奋完全没有了,只剩下无奈,感觉队伍实在不好带。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那个尖耳朵能够进去,我就不能进去?”

    瞳孔亮起银白色光辉的牛头人,引发愤怒所激发的力能形成的大地之力,在他筋骨之间翻涌,正是获得进阶职业,够资格蕴藏职业之力的象征。

    咦!看走眼了,这货也有好爹,血脉不够凝聚真名的资格,但是足够承载誓约之力,才能够提前进阶,未来职业等级足够,进行真名结缔仪式,还可以额外获得一个职业专精。龙脉狗头人的高级血脉好处,也就是一个额外专精,他与龙脉狗头人,所差仅仅只是一个真名仪式。

    牛头人看见苏择出现,咆哮的更加起劲,咆哮之中让苏择知道,原来是牛头人见到野精灵结缔契约之后,前往王座之间觐见苏择,自然也是不甘落后,要进入王座之间觐见,向苏择表达自己的忠诚与尊重,结果被侍卫不识好歹的拦住。

    牛头人越咆哮,怒火越剧烈,剧烈的怒火让他的鼻子喷出白气,喘着粗气,发出更大的愤怒咆哮,却苏择注视之下,却看出他脚步一动不动,不敢向前迈进一步。屹立在狗头人卫兵,尽管只有牛头人三分之一的身高,但是两两交叉的木枪,就像一个壁垒,让牛头人不敢过线。

    这便是邪恶种族的天性?

    苏择好奇望着不断奋力咆哮,好似怨天地不公却未向前踏出一毫米的牛头人,露出深深的失望。如果你敢过线,我或许会敬你是条汉子,贪婪无度又贪生怕死,不知进退又得寸进尺,就连最基础的担当都没有。若是刚刚野精灵遇到这样的不公,只怕早就打进去了。

    难怪自己虽然喜欢独行特立,将自己整成象征堕落的魔族,偏偏十分不待见邪恶阵营,不但编织针对邪恶阵营的晨曦誓约,其他的誓约根基也多多少少克制邪恶,就连永劫契约的许多条文,也要拿邪恶种族开刀。

    如此之辈,果然羞的与之为舞。

    “吵死了,把他推出去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