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十三 遥远的历史

十三 遥远的历史

    猎魔人,当然不可能是猎魔人。

    “你见过其他的‘守夜人’?是不是一位年纪很大,脸上有道刀疤的守夜人?”

    这个白发中年听到苏择的惊呼,不由的眼睛一亮。

    “原来是教会的狗,你们居然还没有灭亡。”苏择目光扫了一样眼前的白发中年,露出极为嫌弃的目光,且面无表情问道:“怎么,你们这些猎狗又发现什么恶魔、异端了吗?不然,不会千辛万苦来到这样深山,抢别人的猎物。”

    苏择的嫌弃,并未影响到白发中年的心情,他见过比苏择恶劣的态度,见过无数的憎恨,甚至是纯粹恶意。

    苏择嫌弃般讽刺,对他只是微风拂面。

    眼前这个白发的中年,并非某款游戏的猎魔人,但是有着与猎魔人很相似的背景。

    这个星球的人类文明,比起苏择的故乡,显得非常久远,他们真正具备文明已经近三万年。尽管诸多原因,这个星球的主要科技水平不够发达,但是在许多非主流地方,却具备超出地球文明,达到匪夷所思的技术。

    比如……创造狗头人的龙族!

    比如……制造“猎魔人”的技术。

    这种制造“猎魔人”的技术,叫做升环仪式,源于古代永恒教会已经失传的特殊技艺。

    那是数千年前的时代,人类踪迹尚未在苏择脚下这座大陆出现,那个时代的人类的制冶水平尚处于低级的铁器时代,他们在所处的大陆之上,生存非常艰难,西面是兽人、兽族、矮人族,北面是野蛮种与食人魔之类,南边是大量蜥蜴人、巨魔等等威胁,东面则是精灵的领地,最危险的区域。

    同时,人类领地之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怪物,即使贵族在那个时代,生命也难以达到保障。至少在永恒教会在某个古老遗迹挖掘出龙族留下创造亚种的技术,创造出“守夜人”的升环仪式,也就是创造异界般的“猎魔人”的仪式之前,人类时刻可能面对着灭族的威胁,更难以发展文明与科技。

    升环仪式源于永恒教会。

    那个时代,崇拜各种神明的教会层出不穷,尚未完全一统,贵族亦处于混乱的征伐时代,并未出现过一统。古代永恒教会在未消亡之前,是当时最大教会之一,尽管时至今日,几乎所有凡人都忘记永恒教会所崇拜神明的名讳。

    在最古老时代,龙族曾经建立过一个强大的帝国,发展过极为兴盛的龙族文明。或许谁也无法想像,早期时代的龙族成员,即不恐怖,也不会野蛮,它们大部分都是技术宅,最喜欢的事情,既不是绑架公主,也不是收集金闪闪的玻璃制品,而是躲在巢穴之中进行研究。

    龙族极为擅长生物改造技艺与基因镶嵌技艺,这个星球几乎九成的凶兽、异兽、怪物,包括人类远古时代的先祖,都是源于龙族们的随性创生,他们大多流淌着龙的血脉或者龙族编织的血脉。这个星球,真正能够明确与龙族没有一丝关系,唯有来自天外的精灵族,他们是乘着“星与月之光辉的白舰(宇宙飞船)”,从群星坠落到大地,在无尽山峦的深处扎根(生命之树),在自然祝福之中诞生,流淌着星辰血脉的众星之子(外星人)。

    龙族帝国灭亡之后,许许多多的龙族遗迹与龙族的那些被精灵族视为可憎的记忆,都被焚烧、摧毁,仅存一些残余。永恒教会正是通过这种残余的技艺进行拼组,再混入大量的教会拜神仪式,将它们改头换面,成为升环仪式。

    正是因为都是残缺的龙族技艺平足,又被教会添加大量无用的内容,让本身就极为危险的仪式,便是更加危险,最初的死亡率接近九成九。永恒教会每年会从人类领地的各地,选拔那些资质极好的孩童或者信仰极为坚定的教会牧师,服食教会配置的秘药,经过特殊魔法仪式,进行所谓的升环。

    这些秘药正是现代教会与贵族所用圣油与圣膏的源头,早期的超级版本。

    那个时代,往往上千人举行仪式,能够活下来不会超过十人。

    这些活下来的人,将会获得难以想象的力量,强壮可以比拟兽人,敏捷几近精灵,听觉极为发达,嗅觉超过猎犬,可以夜间视物,可以在水下呼吸,能够进行弱效的再生自愈,强大魔抗,可以战斗十天不需要休息,但也失去情感、**、生育能力,甚至理智。

    最初,这些超级人类,被称之为使徒。

    最早时候,使徒们是守护人类的结实防线。

    他们组成一支支精英队伍,抗击兽人、驱逐矮人、讨伐各种各样的怪物,不断的为人类带来胜利,扑灭威胁人类的危机,将处于岌岌可危地步的人类,逐步变得安全,便是真正可以站稳脚步,可以安心的发展。

    人类是贪婪且健忘的种族。

    当教会升环仪式逐渐完善,仪式危险度不断降低,越来越多的使徒出现,人们逐渐用类似白发、猫眼等的称呼,取代他们使徒的称呼,使徒们的工作性质也逐渐发生变化。他们从纯粹对抗异类的业务,逐渐扩张一些对内业务,比如惩戒异端、惩戒异端、惩戒异端之类的教会任务,让永恒教会飞快的壮大,甚至成立教会国。

    现代教会的前身,光之王、贵族之神、丰收之主的教会,便是那个时代的贵族们为了对抗永恒教会所扶植的势力。

    后来到了人类追溯精灵、矮人们的探索足迹,寻找新大陆的时代,使徒秘药衍生的圣油、圣膏也不在教会专利,人类逐渐可能真正意义保护自己。

    使徒的重要性大大降低,这是许多使徒干脆授命承接诸如排除异己、排除异己、排斥异己之类的私人任务,将讨伐异端、审判异端、暗杀异端变成主业,反而真正的业务,讨伐异族与异类,成为可有可无的业务。从此,他们从尊贵的使徒,沦为诸如“走狗”、“刽子手”、“怪胎”之流。

    永恒教会通过使徒们镇压星球所有大陆,大约近两千多年。他们不但建立一座占据一块大陆近三分之二面积的超级大国,其他所有国家的所有皇帝登基或者贵族继承爵位,都必须要让永恒教会在场加冕与见证,否则视为无效。

    这样的永恒教会独大的局面,持续两千多年,永恒教会几乎统一所有大陆,直到守夜人组织的建立者,传奇守夜人纳帕从遥远世界,带来能够逐渐恢复使徒们情感与修复理智的秘药,召集大部分恢复理智的使徒,销毁所有升环仪式的资料,脱离永恒教会,并在逃亡过程之中,杀光几乎所有追杀的使徒。

    从此,使徒成为守夜人,也成为被人类敌视的异类。

    “朋友,我在找另一位‘守夜人’。”守夜人并不在乎区区人类对自己态度,他松松肩说道:“他在追逐另一个非常危险的猎物,追击到了这里。也许你应该考虑帮助我找到他,共同追捕这个猎物。因为我想你不会想要,放任这样的猎物在你的地盘游荡,随时吸干你的血液。”

    “听起来像是一只吸血鬼,危险的猎物吗?能够让守夜人称作危险,我很感兴趣。”苏择笑了笑,说道:“我并未见过你的同伴,但是我知道如何找到他。我可以帮你找到他与他的猎物,但是我需要你们帮我做一件事情。”

    “这很公平。”守夜人意外的望了一眼苏择,尽管苏择说话的语气并不太好听,但是守夜人敏锐的感官,能够发觉不同于其他见过的人类那种对于守夜人或者展露或者隐藏极深的恶意,苏择虽然将他们成为教会的狗,并不存在恶意,甚至有些对守夜人的好感。

    这令守夜人非常惊讶,这种惊讶的好奇,让守夜人决定认真观察这个意外见到的人类,便答应道:“只有你要做的事情不过分,我们可以帮你一次。不过,你要带着你的宠物吗?我承认你的宠物很漂亮,但是带着它并不是好选择。”

    守夜人指了指苏择肩头的狗头人幼崽,狗崽二哈忍不住对守夜人怒目而视。

    “谢谢称赞。”苏择耸了耸二哈带着的肩头,说道:“带它出去见见世面也好。在它加冕之前,也许该见见人类的世界,有些东西不是光凭教育就可以理解,它需要亲眼去看,亲眼目睹,才能深深理解,深深记牢。”

    “加冕?!”守夜人对着这个词汇非常敏感,不由望向苏择与二哈。但是看到二哈蠢萌萌的模样,感觉自己可能想多了。守夜人略微摇摇头,晃去自己脑海之中古怪的猜测,向苏择问道:“你认为,他们已经离开这座山脉,回到人类的世界?”

    “他们并没有离开这座山脉。”苏择说道:“这座山脉里面有一座人类的城市,非常古老的城市,比大部分古城都要古老。”

    “古老的城市?”守夜人心底不由一动,惊讶道:“难道是传说之中的遗忘城市,先民时代在这个大陆建造的第一座城市,伊修利亚?”

    “先民时代,四千年前的人类,已经变成先民了吗?”苏择不由轻轻一笑:“正是这座遗忘之城,伊修利亚。不过伊修利亚并不是先民建立的城市,而是古代地精们建立的炼金之城,被先民所抢夺占据的城市。”

    “做好准备了吗?我的朋友,接下来我们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苏择深处手,说道:“我叫苏择,巫王苏择。”

    “我叫杰恩,守夜人杰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