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十四 来一局昆特牌吧

十四 来一局昆特牌吧

    “还得熬多久!”

    沉默又悲凉的声音在森林的篝火旁响起。

    只见一张卡片从狗头人二哈指尖投出,落在桌面,化作一道幻影般的投影,德莱尼出身奴隶:萨隆苦囚,随即萨隆苦囚又召唤出相同的复制投影,在它面前桌面之上,出现两个萨隆苦囚与其他随从一起铺满场。

    二哈操纵可以行动随从,对掉苏择两个嘲讽牌,随即紧张的望向苏择。

    “呵呵,打的不错。”

    苏择低笑一声,反手拍了一张牌。只见奥术光辉从卡牌迸发,伴随着沉重音乐,森林传出宛如龙吟的吼声,蓝龙的投影缓缓出现在场上,高傲的蓝龙之王,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力量。

    “我就魔法的化身。”

    强大的蓝龙屹立在桌面,两只狗头人地卜师站在两旁,三名巫师学徒站在最外面,紧接着两张减费为零的奥术飞弹,除了三枚飞弹落在随从身上,其余全部糊脸,最后一张减费只剩一点的火球术,彻底结束战斗。

    “你又输了!”

    苏择笑着说道。

    狗头人二哈嘟嘟嘴,将自己的卡盒打开,所有自己的卡牌飞快自动飞回的卡盒,它十分不高兴,对着苏择吐了吐舌头,将自己卡牌狠狠扔到地上,非常不满的叫道:“不玩了汪!作弊汪!巫王是坏人汪!”

    “输不起!”苏择将自己的卡牌收起,笑眯眯完全看不出一丝好意,嘲笑说道:“不错,我是作弊了。但是小东西,可你找不到我作弊的证据,那么你明知道我作弊了,也要接受‘没有作弊’这个现实,这就是你将要面临的世界。”

    “丑陋的世界汪!”狗头人幼崽嘟囔两句,随后两眼汪汪盯着苏择。

    “我来,我来,我来一局!”

    不等苏择安慰狗头人幼崽,一碰守夜人杰恩已经迫不及待捡起二哈扔掉的卡牌盒,挤开二哈,坐到苏择面前,向苏择发起挑战。他被苏择与狗头人的对决撩的早已经心底痒痒,见到二哈丢弃卡牌,不愿意继续玩,便立刻抓住机会。

    此刻已经是半夜,月上中天。

    三人在一处悬崖前的不远处扎营,篝火熊熊燃烧,照的森林之间格外安静。

    苏择与狗头人幼崽的对决已经持续两个小时,守夜人从未见过这样神奇的卡牌,也未成见过这种奇妙的游戏,但是当狗头人幼崽通过祈祷招呼出炉石桌,与苏择一同进入对决,便深深吸引守夜人的注意力。

    作为见多识广的守夜人,他见过很多会巫术的巫师、魔女、异类,但是能够将巫术制作出如此精巧的道具,是守夜人前所未闻的事情。而魔法卡牌创造各种神秘生物,神秘的种族,神秘的世界,更是让他大开眼界。

    龙、魔法、恶魔,各种传说的生物展现在眼前,本来约定对半时间守夜的守夜人,深深比炉石对决吸引,以至于连他需要守夜的事情都忘记了。

    苏择与二哈对决很多局,每一局都是二哈被苏择花样吊打,但是每次吊打苏择都会完全换一种手法,也展露出各种不同玩法。杰恩仔仔细细记住每一局,并且以极为敏锐的大脑分析卡牌的用法,心底已经懂得大概,感觉也不算太难,自己或许可以打得不错。

    也许侥幸能赢。

    杰恩如此想着,便看到苏择似笑非笑的坐在他的对面,说道:“那边来吧。”

    苏择将卡盒插入旁边的卡槽,随即一张手,卡盒微微亮起精致的花纹,随即弹出四张卡牌从卡盒之中飞出,落入苏择手中,同时望向杰恩。杰恩学着苏择的样子,将卡牌插好,随即同样一张手。就见冷风吹过,卷起几片树叶,充满卡牌的卡盒动也不动,更不会又卡牌弹出。

    “呵呵!”苏择呵呵两声,嘲笑道:“这又不是你的卡牌,也想运用它的力量?还是老老实实的抽牌。”

    杰恩脸色不变,这个活了近两百年的守夜人,自然不会将小小尴尬与嘲笑放在心上,老老实实的接受苏择提议,从手从卡盒之中抽出四张牌。他小心的抽出四张卡牌,仔细望了一眼,一张法力浮龙,一张打开时空之门,一张火球术。

    杰恩有些惊喜,他望了一样苏择,感觉自己优势很大。

    两人伸手从桌面各拿三枚骰子,随后轻轻一丢,骰子各自在两人面前晃动,分别露出56与47点。

    苏择点数大,苏择先手,不过苏择看了杰恩一样,并未急着出手,反而伸手对着自己桌角象征法力的水晶张开手,凝聚一张幸运币卡牌,扔给杰恩,才能伸出手,在桌角的一枚象征法力的水晶之上,轻轻一暗,这枚水晶顿时亮起,随即苏择连犹豫都没犹豫就打出了一张牌。

    只见这枚象征法力的水晶黯淡,苏择的卡牌紧跟着落在桌面,传来一阵古怪的男声:“啊~我感觉很难受!”

    一名麻风侏儒被苏择召唤入场,杰恩眼睛微微一亮。

    苏择给予杰恩这张牌,正是作为后手方的补偿的“幸运币”,幸运币是一张法术牌,0点费用,效果是使用后在本回合获得一枚额外的法力水晶,回合结束后消失。杰恩毫不犹豫地打出幸运币,自己角落的两枚法力水晶变为2枚,然后发动。

    “巫王?!”杰恩好奇的问道:“这么说,你是王族?”

    杰恩问着的同时发动英雄技能,只见一枚火弹朝苏铭场上的那个麻风侏儒射去,1攻的火弹刚好将麻风侏儒的1点生命值打掉,但是麻风侏儒死亡,“亡语”特效触发,再次对青青子衿造成2点伤害!

    杰恩并不在意,他打出回合结束。

    “嗯,你脚下的土地,目前是我的领土。”

    苏择尽管手底下只有一群见不到光的狗头人,但是并不妨碍他占地为王。此刻轮到苏铭的回合,第二回合拥有两枚法力水晶,他毫不犹豫地再次打出一张卡牌:鬼灵爬行者(2费、1攻击/2生命,亡语:召唤两个1攻1生命的鬼灵蜘蛛到场上)

    “虽然听说过这片大陆之上,有你们这些守夜人活动,但是你们这么明目张胆出现在这里,真的好吗?”苏择也问道:“这里是光之王的地盘,这片大陆的教会三柱神的光之柱的圣城,可就在不远的北方。虽然你们这些守夜人与教会三柱神的丰收之主的信徒们关系极好,但是与光之王可是死敌。”

    杰恩伸手打出法力游龙,只见卡牌落在桌面,发出砰的一声脆响,卡牌平平摆在桌面上,一点没有变成投影的样子,让杰恩再次傻眼。他望了望苏择面前活灵活现的投影,在望望自己面前毫无动静的卡牌,非常郁闷,问道:“为什么不变?”

    “你能够召唤它们的法力,真正的法力。”

    苏择解释一句,随即打出一张动物伙伴,3费召唤一个随机野兽伙伴,伴随着一阵动物的咆哮声,场上出现了只有着粗壮獠牙的凶恶野猪:霍弗(3费,4攻2血,冲锋)。杰恩不由挑了挑眉头,他知道卡牌之中的冲锋特效的作用很简单,这个随从出现的第一个回合就可以发动攻击。

    苏铭快速地操作场上从攻击向对面的英雄,让杰恩在丢三点生命值。

    “我的朋友是受贵族之神的主教所委托,狩猎吸血魔。”杰恩一边出新牌,一边说道:“在获得两柱神的主教许可,纵然光之主的牧师再想干掉我们,也必须我们与教会的契约结束,才能能够动手。若是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吸血魔?”苏择沉吟一声,他问道:“哪里来的吸血魔?很危险吗?居然要两个猎人出动。”

    “非常危险。”杰恩脸色非常沉重,他沉吟一会儿才说道:“不知道你对精灵族的精锐,月亮卫士有多少了解?”

    “知道。”苏择挑了挑眉头,说道:“据说那还是你们守夜人被敬称为使徒,能够成编制、成编制出现的时代。精灵族为了对抗你们这些使徒军团,模仿你们,通过秘药与升环仪式,所创造的卫士。这些强大的月亮卫士,都是至少经历三百年战争的老兵,他们的意志坚定,战斗技艺惊人,本身就不再那个时代的使徒之下,经过升环仪式之后。这些精灵的力量更加强大,即使对你们这些使徒,也可以以一敌十,堪称无敌。”

    “不错,精灵通过模仿我们,创造强大的月亮卫士,强大无比。”杰恩说道:“但是堪称无敌,却是假话。因为不仅仅精灵模仿我们创造月亮卫士,兽人、蛮族等其他异族,也曾偷窃过升环的记忆,创造属于自己的使徒。”

    “兽人与蛮族。”苏择微微一愣,轻轻说道:“从未听闻。”

    “因为他们都失败了。”杰恩淡淡说道:“创造守夜人的关键秘药,极为特殊,只有守秘人人知道,其他人根本不懂得,不为人所知。兽人、蛮族他们虽然获得升环仪式的内容,但是他们得到都是表面的东西。”

    “最终,他们并未创造出属于他们的使徒,而是创造出几种非常危险的生物。”

    “吸血魔正是其中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