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十六 制造

十六 制造

    “宝石我有,但是命火是什么?”

    杰恩迟疑一下,他本能觉着自己好像堕入某种恶魔的交易套路,但是出于对炉石牌的喜爱,还不是忍不住问道。

    “命火为生命之根,是一个人的生命力与生命之源。”苏择说道:“人的生命,若是比作烛火。那么,烛火亮时则精神奕奕,黯淡时则乏力疲惫,火熄时则命止,与人的生命息息相关。”

    杰恩大吃一惊,他忍不住望向苏择,守夜人的寿命长达八百岁,虽然很少有守夜能够活到寿终,但是作为一名传奇的守夜人,他已经活过半数百岁。狩魔已经不在是守夜人的主要工作,但是依然是重要的副职,也是守夜人活动经费的重要来源。

    杰恩从未听说过什么命火,但是他熟知许多邪教徒的恶魔伎俩,那些哄骗他人出卖灵魂的套路,几乎与苏择此刻展现的差不多。他心中警惕,但是脸上不显,而是散漫的说道:“一副玩具,你就要敢我十分之一的寿命,恶魔交易也不是这么做的。”

    “命火只是一种形容词,一种概念描述,一个学术上的名词。”苏择忍不住翻个白眼,说道:“从概念层面,我们具备‘命火’的概念。但是从宇宙真实规则的角度,命火是不存在,你的生命力并不是一段火,也不是任何稀奇古怪的东西,它只是一股存在性的生命能量。我并不需要你的寿命,也不需要你的生命力,我需要是你的生命概念,才能编织出概念性的咒法,制造咒法宝具。”

    杰恩若有所思,对于苏择的警惕,更上一层。

    巫王!?巫王!

    敢于自称巫王,这家伙可不是普通的巫师。

    杰恩细心的观察苏择,脸上露出将信将疑,试探的问道:“如果,如果我真的给你十分之一的命火,我会怎么样?”

    “我只是将你的命火铸成咒法宝具,但是你本身并未失去命火,也无人能够剥夺你的命火。”苏择无奈的解释道:“但是也不是毫无代价,代价便是铸成命火的部分概念,将作为咒法宝具单独存在,独立于你的本体,成为你的‘命火之匣’。”

    “正常时候,你本身并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甚至当你的本体遭受重创,命火之匣还会反过来,为你灌注生命力,维持你的生机。”苏择说道:“但是坏处却是一段命火之匣被摧毁,你也相当于遭受重创。在你的命火重新凝聚,重铸命火之匣前,你的体质、你的力量、你的抗性,至少失去三成,反应也会变成迟钝。”

    “三成,干了!”杰恩一拍自己大腿,说道:“我活了几百岁,参加过数千战役,再怎么活也是这位味道,不差最后这几百年的寿命。”

    杰恩下定决心,他决定看看这位新认识的“朋友”,究竟准备耍什么花招,便从口袋之中取出一枚大枣大小的红宝石,问道:“这颗宝石可以吗?”

    “一颗冷宝石。”苏择接过红宝石,并没有看出杰恩的戒备,说道:“这颗宝石可以,你确定愿意使用十分之一命火,铸成咒法卡匣?”

    “我愿意,那我需要怎么做?”杰恩问道。

    “只要同意就行。”苏择将红宝石摊开在自己的左手,右手掌心对着红宝石,再次问道:“你真的愿意?”

    “我愿意!”杰恩将手放在腰间的剑柄之上,蓄势待发,只等苏择露出獠牙,便是给予他致命一击。只见随着杰恩的同意,苏择左手掌心的红宝石,忽然发出淡淡的绯红光芒,随后光芒化作幻影,围绕宝石不断流动与幻化,便在幻化之中,汲取天地之间的庚金之力,逐渐凝聚出实体。

    那绯红的幻影不断凝结,不断变得具有实感,杰恩逐渐感觉自己与幻影之中的红宝石,乃至整个幻影之间,缓缓生出宛如血脉般的联系。这种联系不断的加强,也让幻影凝结实体的速度变得更快,铸成一个书本样式宛如半透明水晶感觉的合金匣子。

    忽然,杰恩张开自己的左手,本来在苏择双掌之间凝聚的卡匣瞬间消失,并在杰恩的左手上方出现,成为完完全全的实体卡匣,缓缓浮在空中。这个卡匣样式类似于书本,看似半透明宛如水晶,实在以极为轻薄且坚韧的合金铸成,上面绘制着精美的纹理与图案,封面核心是一枚铭刻守夜人徽记的红宝石。

    一枚、两枚、三枚……

    只见卡匣的正面四边,一枚接一枚的灰色水晶缓缓生出,象征法力的灰色水晶,共计十枚,铭刻在卡匣的边缘。杰恩心底一动,忍不住深处轻轻抚摸这些灰色水晶,顿时他便感觉一缕缕坚韧又宛如生生不息的生命力,仿佛沿着不知名的概念联系,缓缓注入法力水晶,缓缓蓄积成法力。

    一段宛若来自灵魂深处的信息,流淌在杰恩的心田,这是关于这件空无一物的卡匣的属性与信息,详细介绍的能力。而这段来自灵魂深处的信息,让杰恩深吸一口气,砰然心动。

    他仔细阅读关于信息之中的描述与说明书,忍不住按照说明的要求闭上眼睛,缓缓将手搭在那枚铭刻守夜人徽记的红宝石之上,回忆来自记忆深处最难以以往的部分。只见白色的光辉,从四面八方宛如洪流,吸入秘法之匣,凝聚一起。

    当杰恩张开眼睛,凝聚的白色光辉,已经铸成一枚水晶卡牌,是一名手持守夜人样式的窄剑,穿着贵族样式的华袍的少年,屹立在高耸的城堡边缘,遥望着远方。这个少年整个人蓄势待发,仿佛要跳下城堡,发出一场突袭。

    “第一张就是史诗牌。”苏择忍不住看了杰恩一眼,说道:“你的个人阅历一定非常丰富,想必活的很精彩。”

    杰恩忍不住苦笑一下,并非发觉苏择有什么阴谋的守夜人,暂时放下心中的敌意,无奈的说道:“成为一名守夜人,便已经是最大的精彩了。不得不说,你的巫术真是非常独特,我见过许多女巫,也与不少巫师打过交道,但是他们从来没有一位,像你这么厉害,可以向你这样施法。”

    “这个卡匣的目前等级为‘低级’,可以储存三十张不同的卡牌。”苏择对于杰恩的战士不置可否,他详细的说道:“每张概念卡牌,目前们每次洗牌过后只能抽取一次,使完所有卡牌的三个小时之内,必须重新洗牌。”

    “卡牌是以你的命火铸成,故亦以你的命火为基础计算单位,也就是基础种族属性。”苏择说道:“通过咒法与命火编织的秘法投影,以你的基础种族属性为基础单位:力量相当于基础力量乘于卡牌的攻击力、抗击能力想要基础体质乘于卡牌的生命值,且卡牌费用每提升一点,基础敏捷额外提升三分之二。”

    “若是卡牌是术法牌或者秘法牌,基础计算单位则额外获得乘于卡牌费用的加值。”苏择说道:“让术法根据不同费用,便是更加强大。”

    “啊?!”杰恩这次是真的震惊了,他拿去手中卡牌,忍不住说道:“你是我,我可以召唤他,为我作战?”

    “理论上任何一个随从达到3/3的概念属性,该随从的力量与体质相当于一位完整的你。”苏择耸耸肩,说道:“当然,如果你经过苛刻的训练,获得更加强大力量或者本身是个病鬼,一只处于亚健康状态,你的真正力量出现浮动,但是种族属性本身并不会改变,浮动很大。”

    “你召唤的随从,是秘法创造的概念投影,并非真实的生命。”苏择说道:“这些随从分为普通牌、精英牌、卓越牌、史诗牌与传说牌。普通牌是不具备任何自主能力,且受你绝对支配,必须遵从你指挥才能够行动的低级投影;精英牌则具备相当于低级人工智能的程序,能够简单判断敌人套路,做出不同又提前设计好的反应;卓越牌具备强人工智能,具备一定的判断能力;史诗牌更可怕,它的秘法投影已经具备不下人类智慧的思维与判断力。”

    “这些可怕召唤的史诗生物,也许力量并不强大,但是他们的格斗经验与战斗技艺,已经不下于许多武术大师。”苏择说道:“至于传说级单位,他们具备自己的思维能力,能够独立思考,近乎百分之九十九点与真实的传说单位相似,几乎不存在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