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二十一 盗血者苏拉尔

二十一 盗血者苏拉尔

    几具尸体,躺在地上。

    苏择望着这些尸体,脸色不由铁青。

    地上的尸体有五具,其中一具女尸被吸干血液,成为枯尸。

    两具被掏走心脏,思想极惨,一具被刨开胸部,器官倒是都是,但是最惨一具,还是最后一具尸体,他是活生生被啃光大半肌肉,生生被咬死。

    “这是……吸血魔干的?”苏择脸色难看。

    这空气之中弥漫着的属于鲜血的腥味,还有一种来自身曾经身为人所必须有的本能的恶心感的时候,让他忍不住想吐。

    “没错,盗血者苏拉尔。据说他昔日是一名蛮族勇士,在一场几乎灭族的战斗之中,为了打退敌人,他逼迫族中萨满为他进行升环仪式,成为一名吸血魔。”守夜人杰恩走上前,从一具尸体的手中,抽出一张布条,展开上面的半片象征苏拉尔的部落印记,神情极为凝重的说道:“他是一名少有能够活过三百年的吸血魔。尽管漫长的岁月,已经让他的身躯非常衰弱,但是他沉淀的血魔法力量,让他变得更加危险。”

    苏择与杰恩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继续追寻着惊呼声前进。

    当苏择和守夜人走过了前面的小巷拐角的时候,他们看见又是一个具尸体,这是一个倒在地上已经失去了呼吸的男子。他的死法死相难看,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扯断喉咙,掏出了呼吸器官,十分残忍。

    这个男人看起来有些微胖,富态的身体倒在地上甚至有些像是一头待宰的肥猪。

    他的面孔上依然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但那表情却早已凝固,而此时苏择和杰恩之前听到的那声低沉的惊呼声,就是从小巷对头那一位中年农妇。

    当那个中年农妇看到走进来的苏择与杰恩的时候,她顿时吓了脸色惨白,立刻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了起来。杰恩也来不及细想的就追了上去,但很显然那个中年农妇是对这里的小巷十分熟悉,杰恩不一会就追丢了。他固然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守夜人,但毕竟不是本地人,而且他也很快意识到这个中年农妇并不是凶手,更无心追赶,所以当他看见那个中年农妇的身影,躲进了这七绕八拐的小巷的时候,哪怕是再不甘心他也只能选择放弃。

    当杰恩回到事发地点的时候,苏择依然在观察着尸体,脸色阴沉,他说道:“看来你哪位同伴很能干,已经将这个吸血魔逼到绝境。”

    “你怎么知道?”守夜人忍不住问道。

    “如果不是将吸血魔逼到绝境,他也不会这么慌不择食,抽取精血治疗自己。”苏择指着地面一弹黑色宛如油质的液体说道:“这是他的血液,失去所有血能因子的血液。他不仅受伤了,更耗尽所有的血能。”

    “你再看看这具尸体。”苏择的手不由得指向了地上的尸体,指着尸体嘴角的黑色“血液”。然而就在此时,地上的这具尸体却不断的颤动了起来,像是要活过来一般。苏择的脸色不由得阴沉了下来,说道:“这家伙,不但袭击人类恢复伤势,还是用自己的污秽之血制作血尸,显然是准备打大仗。”

    “想不到盗血者苏拉尔还会亡灵巫术,过去从未听说过他有这样的能力。”守夜人杰恩的脸色像是见到了什么极为恶心的东西一样难看,他对于眼前变化极为生气,显然对于亡灵并不存在任何好念头。他说道:“该死,这家伙的危险度需要再提高一级,已经不是三两个守夜人能够对付,我们需要召集一只强大的冒险团队。”

    “你要知道,并非是所有亡灵的诞生都是因为亡灵巫术。”苏择在周围找了一下,掰下了一旁屋檐下的一股目的,随后掂量掂量手中的木棍,猛然插进了尸体的胸腔里。冰冷的剑气从尸体胸腔爆发,那个尸体颤抖了几下,最后就不再抖动了。

    “这个盗血者苏拉尔,不知道怎么想的方法。他似乎在试图如何用在自己的血与升华仪式,将死去的尸体进行改造、唤醒,炼制新的品种的吸血魔。”苏择接着将自己要说的话给说完了。

    “新品种的吸血魔?”守夜人的脸色可以说是非常精彩,他说道:“他一共被诅咒的蛮子,居然研究如何创造吸血魔。”

    “歪歪歪!他毕竟活了三百多岁。”苏择道不在乎,他说道:“不由小看他,他有的是力量与城府,现在我们要面对,不止是他一只吸血魔。”

    “我也有四百多岁,并没有感觉什么特别。”守夜人不满的说道。

    “这种不死的吸血仆从,可以在任何极端的环境下生存。”苏择倒是挺平静的,他说道:“很显然,这个蛮子比你有文化,你只是白活四百岁的废柴。”

    “……”杰恩沉默不语。

    就在苏择继续想说什么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了一阵脚步声。

    然后一群拿着武器的士兵就从小巷的拐角处走了过来,他们很自然的就看到了地上躺着的失去了生命的男子,以及拿着刺进了那个男子胸口的木桩的苏择。当然还有苏择身旁手持长弓的杰恩。在加上地上的尸体,无论是谁看到这一幕都会直观的认为凶手是谁。

    “恩……如果我说,我和我的朋友只是过路的,你能听我解释吗?”

    然后苏择与杰恩就被一拥而上的卫兵给逮捕了。

    “我们为什么不反抗?”

    卫兵压着苏择两人前进,走在半程,郁闷半天的苏择忽然问道。

    “有一点说的很对,这只吸血魔很厉害,也很疯狂,我们需要召集很多人手。”杰恩努了努嘴,说的:“这个地方没有冒险者,我们需要一个人手人手绝对很多,足够胆大、足够强横的帮手。而监狱最不缺少就是亡命徒。”

    “明白!”

    苏择点点头,不再紧绷着自己。

    不管在哪个时代,哪个地区,监狱这种东西也绝对谈不上可以让人“身心愉悦”的。

    伊修利亚本身就是精灵给予人类的囚笼。

    如今,精灵的奴隶在从精灵族手中获得自由,又在其中建造属于自己的监狱囚笼

    这里的监狱,甚至可以和‘阳光’成为反义词,人们在形容日光黯淡的时候甚至可以这样说:这里简直和监狱里一样。

    或许有心留下,两条以来,苏择两人并未急躁。

    在进入了监狱之中两天的时间里,苏择和杰恩没有吃到任何一点食物和水,也没有找到任何适竞者。不过杰恩是冒险的老手,更恶劣的环境他也处过,所以一时没有什么反应。至于苏择,他更加没有问题。

    两人就这么带来两天,没有人过了提审两个人,也没有任何生命召集,丰富被遗忘一般。不过正好也方便杰恩行事,他花了两天时间,招募超过十人的小队。而苏择则研究这片监狱,就算在湿冷的牢房里,苏择也并不缺乏逃脱出去的方法,只是他们正等待杰恩将事情办完。

    时间到了第三日,约定之日,一阵脚步声打断了苏择和守夜人杰恩的思绪。他们同时向牢笼外看去,然后就看到了一位穿着银色铠甲的女骑士与一位面容苍老,着罐头装的的守夜人。正站在监牢的外面看着他们,她佩带着守夜人从未见过的教会徽章,

    “不得不说,你们守夜人一个比一个能惹事。卢恩先生只是砸了几家商品,我前脚刚帮他解决。没想不到你们后脚就当街杀人,沦落到这里来了。”女骑士有些无奈的说道,“论惹事能力的话,你们还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

    “面对邪恶的时候我们都不得不挺身而出。”苏择随意的道,“只是我们的见义勇为可能会遭到某些人的误解。”

    “在你们被捉拿归案过后又发生了几起谋杀案。”女骑士无奈极了,她如此说道,“我们已经按照卢恩先生所说经过排查。希望能有帮助,另外大公与教宗陛下对此时抱有极高的重视,他们严令我们骑士团必须立刻将隐藏在北地之堡的吸血魔给找出来。任何能够杀死吸血魔的人,都可以获得丰厚的奖励。”

    “那么看样子你是需要我们的帮助了。”苏择侧过头说道。

    “我刚刚接任了这份工作。”女骑士笑了笑,她略微注视苏择的眼睛,说道,“然后,就知道了你们正被关起来的事情。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作为嫌犯继续在此处待一段时间,直到我们证明了你们的无辜。要么就帮我把真凶捉住,摧毁这个吸血魔组织。”

    “看样子我又有得忙了?”苏择到不在意女骑士的威胁,说道:“但是你们必须配置足够人手。想要杀死他,我们必须逼得他走投无路,挺身浮现。”

    “请相信我,如果你也帮我解决了这次危机。”女骑士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那么大公将会给予你丰厚的报酬——绝对是丰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