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二十二 联合

二十二 联合

    维加*掠翼又忍不住的吸了一口鲜血。

    当那甘醇的血浆在口腔里被舌头品尝过。

    当那润滑的血液顺着咽喉直落入自己空空如也的腹中。

    这个年迈的老兽人,饱时一顿鲜血之后,不由得满足的长出了一口气。他站了起来并擦拭了一下自己嘴角的鲜血,扔下了早已变成了一具干尸的遇害者,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似乎还在回味着刚刚的“进食”。

    “又是一个牺牲者,又是一条线索。”

    盗血者苏拉尔拄着自己战斧,冷漠的望着眼前的兽人萨满,出言嘲讽。作为一名寿命即将到达尽头的吸血魔,盗血者苏拉尔的年纪,看起来尚处于壮年,但是他有着极为干瘦的身躯,完全与他的野蛮人出身并不符合,他苍白的面容,仿佛隐藏着几百年的病容。

    “如果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增加我们暴露的机会,不如找点时间去帮忙找找看宝藏究竟藏在什么地方。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再找不到那件神器,咱们谁也活不到明年的春天。”

    盗血者苏拉尔的声音极为冷漠,对于老兽人吸血进食的行为,极为厌恶。

    “呵呵呵!”老兽人轻笑两声,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已经两百岁,对于一个寿命比人类还有短一些的兽人来说。这已经是难以想象的岁月,我早该回归先祖的怀抱,不在乎还能几日。如果能够在有限的日子之中,再多杀几个人类,也是好事。”

    “如果你想死,那个疯女人就在你身后,你可以直接找她,说不定还能拉她一起去见你们的先祖。”盗血者苏拉尔冷声说道,他忽然伸手捏住老兽人的脖子,说道:“但是你必须明白,违背誓言的代价,它将是你无法想像。”

    “那个疯女人吗?”老兽人嗤笑一声,推开盗血者苏拉尔的手臂,低笑道:“人类的圣骑士,我从未想过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还能见到圣骑士。我的记忆之中,最后一次见到圣骑士,还是在我的孩童时代。我随着我的父亲参加圣城保卫战,亲眼见证紫罗花骑士团的陨落,最后的一支圣骑士团,倒在冲锋的道路上。”

    “信仰时代的残渣。”盗血者苏拉尔不屑一顾,冷笑道:“旧世代文明的腐朽,必然会被扫入历史的尘埃,这是必然的命运。”

    “但是它此刻却是妨碍你通往成功之间难以逾越的障碍。”老兽人割开自己的手腕,带着丝丝血丝的黑血从他手臂流出,注入被吸干血液的枯尸的体内。紧接着他用自己已经干枯的手指,从口袋之中取出一些粉末的巫术材料洒在尸体之上,低头趴在在枯尸耳边念起咒语。

    “我会干掉她。”盗血者苏拉尔强调道:“你放心,她由我解决。”

    “你?干掉她?”老兽人嘲笑道:“如果是五十年前,我相信你有这个本事,但是现在。你的力量早已经衰弱,你的**濒临崩溃,你甚至已经无法从凡人的鲜血之中汲取血能,必须通过从黑市购买精灵之血维持生命。你准备怎么对付一名高阶的圣骑士,尤其是她身边还有一位守夜人。凭借你的血之巫术,你的血之巫术根本威胁不到一名圣骑士。”

    “那个守夜人不值一提。”盗血者苏拉尔说道:“那个疯女人或许力量不凡,但是她太年轻了。她不明白,信仰或许给予她强大的力量,但是信仰也会蒙蔽她的眼睛,让她看不清楚前方。你见证过最后的圣骑士团的陨落,而我则亲眼见过最后的圣骑士的死亡,对于如何对付圣骑士,我比你有经验。”

    “是吗?我对你的这个经验非常感兴趣,外来者。”

    忽然,一声冰冷的女人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盗血者苏拉尔听见了自己身后传来了的声音,瞬间握着自己的战斧,猛然回旋一击,强大的体魄与魔法生物本身的力量凝聚战斧之中,形成一道血线。但是下一瞬间,一股巨力轰然压在自己身上,不可抗拒的力量狠狠撞在他身上,将他撞飞,压在远处的墙壁之上,宛如石碾碾压着他的筋骨。

    盗血者苏拉尔奋力挣扎几下,不但无法挣脱,反而让自己紧贴的墙壁崩溃,被巨大力量再次推动,撞到更深处的墙壁之上。盗血者苏拉尔不由艰难抬头,却见一名全身都裹在黑色长袍之中的女人,站在自己原本呆立的地方。

    老兽人并非与盗血者苏拉尔同时发动袭击,他几乎在女人出声的瞬间,便已经向自己右前方翻滚,眨眼间翻滚到房间的角落,并且在翻滚过程之中,从口袋之中抓出一把施法粉末。在盗血者苏拉尔撞到墙壁的时刻,老兽人已经闭上双眼,高声念起咒语,强大的力量与他的咒法发生共鸣,手中紧握的施法材料,发出闪光。

    “闭嘴!”

    那个女人反手对着老兽人的虚空一握,顿时无形的力量宛如手掌,锁着老兽人的喉咙。她虚空将老兽人提起,紧锁的力量掐住老兽人的咽喉,让他的咒语停顿下来,也让强大力量散去。这个女人冷声说道:“如果被猎龙弩射一箭,就不要在城里使用这种会震荡超自然力量的巫术,外乡人。城里的猎炼金塔,能够检测到城市包括周围十里之内的所有超自然力量与飞行生物。任何具备危险的存在,都会被察觉。现在,给我安静,不想死的,跟我来。”

    “汪!施法汪!”

    城市的另一处,苏择两人跟着女骑士与老守夜人前行。

    忽然,坐在苏择肩头的二哈,忽然扒住苏择的衣领,指着老兽人施法的方向,高声叫了起来。

    苏择眉头一挑,顿时止住脚步。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杰恩问道。

    这名守夜人坐了两天的牢狱,浑身乱糟糟,臭烘烘,完全不像苏择一般一尘不染,正被众人嫌弃,撵到队伍的外面,不愿意理会他。这让终于找到自己朋友,准备叙旧的他,十分难受。所以,当他看到苏择止住身形,连忙找个话题问道。

    “二哈发现有人施法。”苏择望向二哈所知方向,说道:“使用是自然力量,威力大的可以爆炸的那种,我想我们找到那家伙了。”

    “吸血魔的血巫术虽然极为邪恶、诡异,但是并不具备撼动超自然力量的特性,并不以威力强大著称。”杰恩摇摇头,说道:“应该是其他巫师。这个城市既然有圣骑士、龙骑士,那么再出现巫师,十分正常。”

    “不,这里的巫师,是绝对不会城里施法。”女骑士凝重的说道:“我们追捕的那个盗血者苏拉尔,身边还有一个会施法的兽人萨满帮手,非常难缠。这个施法者,一定是这个老兽人。”

    “那还等什么?追。”苏择说道。

    “不!哨塔毫无反应。”女骑士望向城中的箭塔,说道:“他已经停下施法,一定是发现城中的禁忌,不会停留在原地。但是这种禁忌不会是刚来不久的外乡人可以发现的,城里一定的其他巫师告诉他。我们兵分两种,两个人却追捕,两个人随我需要拜访一个人,巫师们的领袖。”

    “巫师领袖?!”苏择眼角一亮,说道:“这个可以有,我跟你去。”

    “你还是跟我一组吧。”杰恩无奈的说道:“我们可不知道如何追踪一名巫师。”

    苏择伸手将二哈扔给杰恩,说道:“你们听它指挥就可以了,它能够找到。”

    女骑士望了苏择一样,见到苏择兴致勃勃的样子,便说道:“你想要见巫师领袖?他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见到,学徒。”

    “学徒?”苏择微微一愣,随后笑了笑道:“那你可就误会了,我可不是什么学徒。”

    只见苏择双掌伸出,掌心相对,十指并立,顿时苏择的双手双臂浮现出紫色的符文环。苏择将双手一分,就见紫色的能量在苏择双掌之间的流淌,符文环形成的矩阵,不断汲取强大的咒力,汇聚在双掌之间。

    “快住手,城里不准施法。”女骑士脸色一变,顿时向城中箭塔方向望去。

    苏择并未洞悉女骑士语中的意图,或者说并未理会女骑士的命令,本着展示自己力量的心思,略微抬起自己双臂,将双掌之间汇聚的力量,分成两份握着他手中。但是这个强大的力量,触动城中的警戒,他并未发觉城里的几座高耸的箭塔的顶部,无声无息转动了方向。

    “快躲开,小心猎龙弩!”

    女骑士脸色发白,猛然拉住身边的守夜人卢恩,向旁边躲去。

    女骑士的特别反应,让苏择微微一愣,不过下一瞬间,他猛然抬起自己的右手,想自己头部的右边奋力一抓。紫色的符文环在苏择右手收紧,他一抓之下,居然抓住一根粗大的弩箭。弩矢的箭尖距离苏择太阳穴只有一尺距离,锋利的弩矢充满令人窒息的煞气。

    杰恩望了一眼这支弩矢,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即为这支弩矢惊讶,也为苏择的力量震撼。这根弩矢至少长两米,比城外遭遇的弩矢要短,要细许多,但是这一支弩矢不同城外是木杆,这是一支完全金属打造的箭矢。

    如果苏择依然通过城外击落弩矢办法对付这支突如其来的致命武器,杰恩或许不会如此惊讶,但是苏择通过蛮力强行抓住这支强劲的弩矢,证明他强大不仅仅是巫术,却让杰恩感觉惊恐。

    意外的发现,让他不由为此忧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