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二十四 买菜的巫师领袖,无业的魔族之王

二十四 买菜的巫师领袖,无业的魔族之王

    “结盟?”

    苏择放下手中的红茶,靠在座椅上。

    他发觉这次伊修利亚之行非常有意思,表面是守夜人追捕吸血魔,但是背地里暗藏各方的算计。不说这个叫做盗血者的鬼东西,是如何知道伊修利亚的存在,如何找到能够穿越精灵迷宫的路径,至少雇佣守夜人的教会,背后的目的并不单纯。

    守夜人与教会的关系并不友好,与光之王这一脉更是堪称敌对。

    一个教会主教雇佣守夜人追捕猎物,纵然不是光之主教,这本身就是极为有意思的事情。毕竟,吸血魔虽然强大,但是还不至于让教会束手无策,强大如圣骑士,都在人类所发展的强大武装之下败退、消亡,何况是一只已经近乎基因崩溃的吸血魔。

    伊修利亚的历史,普通人类并不知道,但是作为因为先民大开拓时代与贵族共同进退而兴盛的教会不可能不知道。

    那个时候,精灵不仅仅袭击伊修利亚,其后更在这片大陆与旧大陆同时掀起战争,许多王室被残杀到血脉断绝,大量贵族失去传承,无数高明炼金技艺彻底淹没,文明几乎倒退一个时代。那些诸多教会也遭受灭顶之灾,不得不合并在一起,抵御精灵的入侵,那是人类史上最为耻辱的几次战争之一。

    他们虽然从史书之上抹去这段史诗入侵,但是伊修利亚作为一切的源头,最初袭击之地,本身不能不记录,不可能不给予后人警告,让他们时刻警惕。所以,不管给予那个什么盗血者进入伊修利亚路线的人是谁,至少教会雇佣守夜人的目的并不单纯。

    教会在算计伊修利亚,但是伊修利亚也不是没有准备。

    这座城市虽然是最初被袭击的地方,但是随着精灵们将它们作为囚笼,关押那些在他们看来很有有价值的俘虏,奇迹般让这种城市不但保留着许多人类古代炼金技艺,更保留许多古代的传承,比如已经消亡的圣骑士,比如不曾被猎巫时代追杀几近灭绝的巫师,还是具备预言派系能力的巫师。

    伊修利亚,这个传承近五千年的城市,可能早在吸血魔到来之前,就已经知道悄然来临的危机,看到伊修利亚与大陆之间所燃起的战火,甚至通过预言术法查探过大陆的局势,而不是像女骑士所说一无所知,否则不会早早做出准备,包括圈定盟友。

    果然,无论是什么,一旦上了年头,总有一些超乎外人想象的底蕴。

    “不错,伊修利亚与你所拥有的势力或者你背后的势力结盟,我们可以合作,包括一些炼金技术共享。”女骑士坐直身体,郑重的说道。

    “你说道不错,没有任何人或任何势力可以独有抵挡所有的恶意,我们都需要盟友。”苏择笑了笑说道。女骑士脸色紧绷,并未因为苏择对自己赞同,而放下心,因为她知道苏择并没有说完。果然,只听苏择说道:“我非常愿意帮助你们,如果你们有需要,也愿意出手相助,但是很遗憾,我不能给你们结盟。”

    “为什么?”女骑士问道。

    “我的盟友不多,但是盟约非常稳固。”苏择脸色露出认真的神色,他说道:“昔日,我尚未成为巫王,能够神游八极之时,曾在六识天庐老仙境的琼华宴上,有幸结识几位志同道合的挚友。他们对于我以堕天代价重铸契约的行为并不认同,但是十分支持我的理念,有幸结缔彼此守望的盟友,也许下报身驻世的承诺。”

    “因为某些原因,我与几位挚友之间的盟约必须牢固亦必须极为隐秘,相互之间合作极为深入亦必须彼此遵守极为苛刻的条约。”苏择说道:“所以,结盟之事不但需要我自己的意愿,还需要考虑我的几位盟友的意愿,说服祂们才行。”

    “所以,想要结盟,你们至少也得拿到六识天琼华宴的请柬,我们在琼华宴上谈。”苏择说道这里,歉意的女骑士微微躬身行个礼。

    女骑士露出失望的神色,她也放下红茶,说道:“是我唐突了,结盟之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无妨!哦,我在牢房呆了两天,身上有点不利索,不知道这里……能不能洗个热水澡。”苏择拒绝女骑士递来的橄榄枝,自然不太好意思继续呆在这里,便顺便找个理由问道,虽然他找到理由,同样比较尴尬。

    “游泳,我们家有专用澡池,我让执事领你去。”女骑士露出一丝歉意,从凉亭角落之中,取出一个铃铛,提前铃铛摇动几下。很快,宅子的管家便从花园外走了进来。女骑士向管家吩咐道:“玛法执事,劳烦你领苏择先生去浴室梳洗,再给他准备一间客房,他今天晚上住在府邸。另外,再请路安大师,为苏择先生缝制一套合身的衣服,请路安大师辛苦一下,务必在明天早晨之前完成,我出三倍的报酬。”

    “好的,小姐。”管家向女骑士行礼,随后带来苏择前往浴室。

    这位执事的工作能力很麻利,在苏择进入浴室之前,便有几位仆人领着一位带着眼睛有些上了年纪的裁缝,在浴室门前等待。这位裁缝为苏择量了量身体,又向苏择询问一番需要的衣着样式要求,便是随之离开。

    苏择推开浴室的门,走进浴室。

    浴室之中,是一个很大的澡池,里面倒满干净的热水。

    苏择拒绝为自己沐浴洗澡的仆人,独自泡个热水澡,泡了大约半个所小时,再为自己好好梳洗一番,才从澡池起身,换上管家准备的新衣物。在早站在门口候着半天的管家引领之下,来到府邸的正厅。

    这件府邸的正厅极为宽敞,里面除了拜访餐桌餐椅,还在右边拜放休息有的沙发与火炉。沙发上,不仅坐着重新换上战斗风格衣着的女骑士,还坐着另一位打扮宛如乡村农妇的中年妇女。她毫无坐姿,半躺在沙发上,懒散好似这里的主人。

    苏择尚未靠近,就感觉出两个女人之间的气氛极为古怪,空中仿佛弥漫在某种叫做战争的硝烟味道,让苏择感觉浑身不自在。

    “是你。”苏择靠近两人,一眼便认出,这位“中年农妇”正是前两日自己与杰恩发现尸体,遭受无妄之灾的现场的那位中年农妇。当时守夜人杰恩还曾追赶过她,居然被她轻易甩掉,让这位守夜人的大师,丢了不少颜面。

    “这位就是我们伊修利亚的巫师领袖,加布丽艾拉*安东尼*贝利安。”女骑士耸耸肩,说道:“她也是我的母亲。”

    “蛤?”苏择微微一呆,他恍然明白,前两日所见到的案发现场的怪异。苏择两人先见到五具尸体,应该是后来那具的血尸干的好事。随后那具血尸被这位巫师领袖引到更深处,然后彻底喉咙干掉。只是不想恰巧被自己两人撞见,才未曾确认是否彻底杀死,就匆匆离开。

    苏择挑了挑眉头,诧异的道:“巫师领袖是你的母亲,一位圣骑士的母亲。”

    “这是一种家族传统吧。”女骑士对着这个话题不愿意多谈,说道:“无论是什么人类、什么势力还是什么东西,一旦上了年纪,总有一些坏毛病,外人很难理解的坏毛病,烂规矩,让人无奈。”

    “既然,巫师领袖是你的母亲,干嘛还要到什么宴会堵她,搞的这么麻烦?”苏择翻个白眼,向女骑士问答。女骑士脸色略微冷淡,说道:“因为有时候一位女儿,想到见到自己母亲,甚至比见到自己的仇敌还要难上许多。我之前就说过,巫师领袖是不会答应见一名圣骑士,尤其是圣骑士是她的女儿,就更不容易。”

    “又是人类那些小伎俩。”苏择叹口气,说道:“看来,你所说宴会也没有了,亏我还是很期待。”

    “那是城里的那些‘聪明人’给盟友准备的。”巫师领袖笑着接过话题,说道:“我是加布丽艾拉,伊修利亚所有巫师社团的总领袖,也是菲妮(奥尔菲拉)的母亲。我在城里开了一家蔬菜店,都是自己种的菜,你要是想吃什么蔬菜,就跟我说一声,我给你送过来。”

    “开蔬菜店。”苏择不由微微愕然,他忍不住看了看母女两个,说道:“你们家里真会玩。”

    “都是为了一口饭,不做事哪里的饭钱。”加布丽艾拉笑道。

    “嗯嗯嗯!”苏择连点三个头,说道:“有理有理!我是巫王苏择,以前是给人家跑腿的打杂小哥,虽说成了老板,但是手底下要人没有,要钱没钱,也就是当自己的老板,无业游民一个。”

    “巫王?”加布丽艾拉的脸色微微一肃,露出一丝冷淡与审视,她望向苏择,说道:“你既然自称巫王,想必巫术十分强大才是。不知道,我这个‘乡下’的小巫师,可否有幸见识一下,您作为巫王强大的力量?”

    “咦,我这名号还犯忌讳了,这是要打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