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二十五 剑气系魔法VS科技侧巫术

二十五 剑气系魔法VS科技侧巫术

    绰号这玩意。

    对于像巫师秘社这种具备社团性质的组织成员来说,是非常注重的东西。

    相传,某位叫做宋缺的社会大佬,自号为天刀,只因为另一个叫席应的混黑人士,自称天君,觉得犯了自己忌讳,便提刀追杀几千里,杀的人家几十年不敢回国,非要等到造成那个什么叫做紫气天罗的武器,才有点回国见朋友的底气。

    可见,出来混不仅要脑子好、身体好,能打,能跑,还有想过没啥风险的绰号,像“震山虎”、“翻云龙”、“江中霸王”、“天王老子”这些一听就让人想揍一顿的绰号,千万别去沾。尤其像“清香白莲”“日才子”“素贤人”,这样一听就炸天的绰号,沾了指不定哪天被人揍死则揍活,揍的死去活来,非要换上齐烟九点、丹华抱一、有生之莲之类的个人小号,才敢上线。

    这就是绰号的重要性。

    巫王这个名字不太响亮,但是在巫师这片群里,嘲讽性却是拔尖。

    如同大多数巫师一样,作为巫师领袖,加布丽艾拉本身对于外来人态度抱着无所谓的心思,无论城里其他势力有什么企图,但是对于宛如野精灵般奉行孤立主义的巫师群体,他们对于外来者,乃至伊修利亚的未来,大多数都漠不关心。

    但是我一个能够买菜养家,也只是交个团老大,你呀一个无业游民的毛头小子,居然自称教父,我能忍吗?果断不能忍!我这个伊修利亚的巫师帮会总瓢把子,可不是吹出来。当年也是打出来到,两把西瓜刀,我手起刀落手起刀落,眼睛都不眨一下。

    想要给苏择一个教训的巫师领袖,领着苏择来到后院花园,并从脖子上摘下一个吊坠,对着吊坠念出几句暗语,顿时一道微微的能量纹波荡漾,扩散到府邸。只见她随即又将吊坠戴好,向苏择说道:“外乡人,给你一个警告,在伊修利亚施法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过,现在在这里,你可以尽情的施法,让我看看你究竟拥有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被称为巫王。”

    “是吗?”苏择挑了挑眉头,说道:“我对这片土地之上的巫师拥有的力量,也是很好奇。”

    “作为巫师,你们显然具备法力,一种几乎不存在‘灵性’的力量,纠缠在你们的神经束之间,与你们神经近乎不可分离。”

    苏择缓缓走到场上,站在花园的另一边与这位巫师领袖对视,缓缓说道:“它即不是法师主流的奥术之力,也不属于魔幻核心的以太能量,甚至算不上是血脉之力,类似某种信号一样的信息,又蕴藏能量的特性,介乎能量与非能量之间的存在;它不该具备力量,也不该蕴化元素,它甚至不可应该称之为能量,可是偏偏它可以作为你们的法力,这种结构与我所认知的力量、魔力,甚至灵力都截然不同。”

    “当然,我最感兴趣是究竟是什么赋予你们施法的能力?”苏择轻轻抬起之间,震荡自己的意志,催动自己近乎不存的禁元,宛如咏叹的道:“按在这片土地,自古以来所蕴藏近乎可悲级数的‘神秘度’,究竟是什么才让这个超低魔的位面,诞生巫师这样的群体。”

    那禁元蕴生,顿时比禁元雄厚百倍的“圣痕之力”被唤醒,通过意志流入承载意志的灵魂脉络,但是当“圣痕之力”注入灵魂脉络,再次从灵魂脉络流淌而出的力量,却是再次雄厚百倍的“誓约之力”。

    “有句老话说的好:浅水养不的真龙。”幽蓝色的“以太”光辉,从苏择的魔瞳亮起,汇聚苏择的指尖:“这浅水能不能养龙我不知道,但这里的这条从来没有达到三寸的河底水(神秘度),肯定是养不了龙。”

    苏择在空中画个圆阵,微微欠个身,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完成。

    “哼!你在嘀嘀咕咕说什么?故作神秘说一些其他人听不懂的东西,证明不了你有本事。”

    加布丽艾拉轻哼一声,这个中年妇女已经脱去自己农妇衣着,换上女巫的长袍,捧起提升力量与提升能力的权杖。

    幽蓝的圆阵,在苏择面前绘织,这种加布丽艾拉从未见过的施法模式,看起来格位绚烂与局部力量,让她的心底,不似脸色那般轻松。加布丽艾拉双手握紧权杖,猛然一磕地面,类似信号一般的法力,注入她手中权杖,顿时犹如经过权杖改变与遭受强大增幅,引动整个大地的力量,只见黑色迷雾从地面升起,迷雾之中蕴藏深沉的暗影之力,飞快在她身旁进行凝聚,凝聚成三只体积庞大的怪物。

    这三只暗影之力形成怪物,已经达到近乎半物质化的程度,它们身高达到三米,一只类似狒狒,但是长着双角与狰狞的外骨;一只类似暴龙,但是尾部生长一个大锤;一只类似人形,但是生长反关节,握着一对造型古怪的砍刀,极为凶悍。

    “是魔力拟态?不对!那是能量物质化?也不对,是微纳米级暗影元素构造。”

    苏择眼睛微微一亮,将目光投向大地,微微露出一丝深思。加布丽艾拉凝聚三只怪物的技艺,在苏择看来并不高明,甚至称不上是术法,术法拥有的要素几乎不具备任何一样,但是术法形成结果,几乎已经达到普通高级术法的程度,十分令人惊诧。

    她是如何做到的?这些纳米级的暗影元素是从哪里来?是怎么形成的?她的法力信号是发给谁?

    苏择心中诧异,知道想要知道更多,就需要逼迫这位巫师领袖施展更多本事,让他本来对于这次战斗所抱着玩闹心里,升起一些不错兴趣,稍微认真一下。于是苏择指尖微动,吟唱道:“落星雨,入青冥,飞珩天地现惊鸿。”

    只见一只、两只、三只,共计三只宛如凤鸟的幽蓝光鸟,从圆阵飞出,划着宛如流星尾巴的光辉,环绕苏择旋转几周,缓缓浮在苏择的身侧。这些青鸟安静,但是极具力量质感,幽蓝的以太之力,更赋予它们深邃的神秘。

    “攻击!”

    这一次,巫师领袖抢先出手,随着女巫的声音响起的下一刻,三只暗影般力量形成的怪声,同时发出了声音。这些体格达到三米,具备无比发达肌肉的怪物,它们发动第一波攻击,居然不是冲上去肉搏,而是发出犹如咒语般的吼叫,顿时口中形成宛如冲击波的能量喷射。

    苏择轻哼一声,光鸟俯身飞射,深邃剑意从鸟儿身上蕴生,它们宛如三只飞舞的长剑,迎着喷射的能量波冲去。就见剑气弥漫,威力强大的能量波被光鸟一冲就散,划出三道干净的路径。随即只见三只光鸟宛如三柄解刀,轻易反复射穿三只暗影怪物的身躯,将三只怪物全部截肢、分尸。

    然而,女巫真正的巫术已经形成,只见霜蓝色的纳米级冰霜元素已经凝聚成型。她高举着权杖,权杖顶部凝聚着冰霜之力的能量球,那纠缠在她神经束之间的法力,不断与冰霜能量之间蕴藏类似信号不断交流,随即冰封能量飞上天空,飞快的旋转。

    “寒霜风暴!”

    古老且久远的语言吟唱,它的音节脱胎于龙语,又有三成精灵语的味道。咒语宛如某种启动机制,便见那枚冰冷的冰霜能量球,忽然发出宛如风啸般的厉响,冰雪夹杂着一枚枚犹如薄薄纸片的冰刃,随着不断旋转的冰霜能量球甩出,呼啸向苏择射去。

    这个冰霜能量球发出的冰刃,又集又密,范围也极大,至少将苏择周围二十米之内都笼罩在内。冰刃的速度也不低,极快的速度加上巨大的范围,它们火力全开,甚至守夜人仓促之间都未必能够躲开。

    这便是巫师领袖的力量?

    冷风肆虐,地面形成白雪,苏择眉头挑了挑,就见三只将三只暗影怪物分尸的光鸟自动回防,在苏择面前按在不同方向飞动,不断划出数道特定的幽蓝光线,形成一枚七星芒圆阵。巫师领袖的冰刃极为强劲,但是击中七星芒圆阵形成屏壁,仅仅只激荡出宛如水纹般纹理,便飞快破碎、消散。

    巫师领袖不由拧紧眉头,再次握着权杖,顿时冰霜能量球,再次暴涨三倍,发出更加剧烈与狂暴的风雪与冰刃,极为厉害。但是面对着加大威力的寒霜风暴,苏择却是挑了挑嘴角,伸出手指微微一勾,反而收回一只光鸟。

    只见光鸟从圆阵飞出,忽然宛如利剑般穿透苏择的胸口,被利刃穿透的苏择毫发无伤,但是偷袭暗影狒狒的右臂,则被直接光鸟之间切下,随即再次被蕴生剑气的光鸟分尸成几十块。苏择略微侧过头,却见不知道何时,被飞鸟分尸的三只暗影怪物,已经重新恢复,而且是完好无损。

    “切!纳米级元素粒子,这玩意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力量。我用自己节操发誓,这哪里是什么巫术?分明是人工合成的纳米能量粒子,百分之百的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