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二十六 结束

二十六 结束

    冰霜逐渐浓厚。

    深沉的力量充斥着花园。

    草木在冰霜之中凋零,土石随着寒气冻成僵土。

    “非常有趣。”

    苏择露出一丝感兴趣的情绪,他指尖伸出七星芒圆阵的防护范围,在空中轻轻一划,冰冷的寒气渗入自己的指尖,形成冰冷的寒霜。作为一名高等魔族,苏择的体质并不强大,但是内在本质近乎最高等的神祗,基础抗性可以达到近乎免疫一切术法力量。

    然而,这股冰霜能量球的寒气,却能渗透自己的手指。

    不是因为它的寒气太厉害,而是因为它的本质太不厉害,不厉害到本身是类似某种化学反应制造的普通冰霜,而不是魔力凝聚的魔法冰霜。

    ——它是纯粹寒气,不存在一丝魔力,不具备一丝神秘性。

    “虽然知道这个星球古代龙族都是一群技术宅,但是你们堂堂的魔武双修,位于食物链最顶层的大蜥蜴,不好好打劫个财宝,抢个公主,快快乐乐的当反派。偏偏学人家发展科技,将整个星球都进行纳米粒子再塑造,制成纳米粒子星,这也太毁三观了吧?”苏择强忍着心中的违和感,吐槽道:“将整个星球的物质制成类似纳米机器人的‘纳米粒子’,改造生物的神经束制成‘纳米粒子控制器’,操纵‘纳米粒子’再构造,且可以让‘能量’与‘物质’之间进行随意转化。科幻小说里面的黑科技,也没有这么夸张。你们有这样的技术,为什么要叫龙族,便是自称萨尔那加,也足够了。”

    苏择弹了弹指间冻结的冰雪,只见暴龙形态的暗影怪物凭空在苏择身后浮现,张开大嘴,向苏择咬去,但是在它咬中苏择之前,光鸟已经从它喉咙将它洞穿,击散它头部的能量粒子。但是几乎瞬间,手持双刀的人形暗影怪物,从暴龙身旁凝聚,挥舞双刀向苏择砍去。

    苏择看也不看,屈指一弹,顿时七星芒圆阵再次非常一只飞鸟,击穿不断喷射冰刃的冰霜能量球,向女巫的头部冲去。冰霜能量球被击散的瞬间,女巫仿佛遭受强力冲击,闷哼一声倒退几步,握着权杖拄地,才站稳脚步。

    她抬起头,却见飞鸟已经到达眼前。

    女巫不由紧咬着牙,精神与神经束的“信号”变得格外活跃。

    由古老龙族为眷属们所制作,铭刻在眷属们的基因深处,且世世代代传承的“纳米粒子控制器”,再次唤醒“纳米粒子”的力量。只见她掌中的权杖顶部的水晶,发出幽蓝的光辉,光鸟射入蓝光照耀的范围,顿时速度变得缓慢,并且表面生出冰霜,形成冰块,最后在距离女巫不到一尺地方停顿,掉到地上摔成冰渣。

    “纯以太能量都能冻结,这个低温只怕快接近所谓的绝对零度了吧?”

    苏择不禁十分诧异,而直到此刻,人形暗影怪物突袭而来的双刃,才堪堪到底苏择头顶位置,尚未砍中苏择。只见苏择反手向后上方一握,一道近乎虚幻的秘法手臂之影,凭空在苏择的伸手出现,抓住人形暗影怪物的身躯,牢牢抓住它。

    “话说古代龙族的科技水平这么厉害,又怎么会被精灵族灭族?究竟是这群宅龙太废,还是精灵老祖宗们太能干?”

    苏择虚抓的手猛然一握,这只人形暗影怪物顿时彻底捏散。不过这点时间,足够让一位强大的巫师领袖,重整旗鼓。她深吸一口气,高声吟唱着古老的咒语,用尽全身力量举起手中的权杖,对着苏择奋力一砸。

    一股力量在苏择身上油然而生,苏择感觉自己被一股千钧巨棍砸中,整个人被砸飞好几米,重重摔倒地上。狒狒形态的暗影怪物紧跟着凭空成型,趁机一跃而起,高举双臂重重砸向苏择,然后被回援的光鸟分尸,并撞向再次凝聚头颅的暴龙形态暗影怪物,能量碰撞间,同时消散。

    “干的不错。”

    苏择从地上爬起来,被击散的冰霜能量球,已经拧成两枚稍微小一点的冰霜能量球,并且女巫正在吃力操纵着更多冰霜能量粒子凝聚,制作第三个能量球。苏择对此只是打个响指,只见由仅剩一只光鸟绘织的七星芒圆阵,以一化三,变成三座圆阵挡在苏择面前,失去的飞鸟,重新蕴化出来。

    “你的手段只有这点?”

    女巫高举权杖,将第三枚冰霜能量球举到空中,望着苏择面前的三座圆阵,露出一丝凝重。短短不到几个回合的交手,女巫已经察觉苏择的力量强大,但是作战经验似乎不足的底细。她的反应极快,转眼便想到通过对苏择进行激怒,让苏择失去冷静的办法。

    “如果仅仅只有这点能耐,你可不配被称为巫王。拜托,为什么不向我展示你的神奇力量。”

    女巫嘲笑道,她一手控制着天上的冰霜能量球,另一只手对着苏择猛然一推,强大宛如念力的力量,轰然冲击苏择的躯体,犹如狂风吹拂着苏择的面容,让苏择的头发飞舞。念力冲击的效果,让女巫的双眼一缩,她足以推动三人大小的巨石的念动力,居然对苏择毫无效果,让她心底蒙上一丝阴影。

    而女巫的讽刺效果,比她想象要好许多,回应也迅疾许多。

    苏择对此的回应,便是抬起右手,掌心朝天请托状,随后右手一握,微微一扭。立刻众人就听到骨骼交错的响动,女巫顿时惨叫一声,自己的右臂被无限力量扭动,所有关节向外扭曲。入骨的疼痛,让女巫差点跪倒,紧握的权杖,几乎差点脱手。

    她紧咬牙关,强忍疼痛再次站直身体,随即却见苏择再次反手一扭,女巫感觉自己左臂被什么力量抓住,猛然向内侧扭动,所有骨骼仿佛被扭断,左臂随着向内弯曲。又见苏择反手一按,女巫顿时感觉自己的大脑之中仿佛钻进一块烙红的铁块,让她极致痛苦,痛苦到不过半个呼吸,便是彻底晕阙。

    “够了!”

    女骑士望见自己母亲昏阙倒地的惨样,脸色不由剧变。

    她对着苏择猛然一伸手,一股类似念动力形态的力场能,轰然击中苏择的胸口,将苏择狠狠向后推去。苏择轻轻抖了抖肩头,强大的抗性让苏择轻易将这个力量豁免并完全卸去。女骑士并未与苏择动手的意图,她仅仅出手稍微阻挡苏择一下,便飞快走到女巫面前,紧张的扶起女巫。

    “放心,她没事。”苏择侧过头,望着两头手臂都完全扭曲的女巫,说道:“大概明天就可以恢复。”

    “我知道,她身上有庇护咒。这个咒语甚至可以让她受到完全致命的伤害,也能假死复生。”女骑士抱起女巫,但是紧张的情绪依然不减。毕竟,受伤是她的母亲,受到更是看起来十分凄惨严重的伤害。她们母女之间,也许存在着某种尖刻的矛盾,但是并不意味着她们之间的感情,就会出现淡薄。

    “玛法执事,请代我送苏择先生去客房休息一下。”

    女骑士的情绪不太好,先是结盟被拒绝,再是自己的母亲在自己面前,被人生生折断双臂,她自然对苏择难再露出多少好脸色。若非她知道责任并不在苏择这里,只怕态度会更加恶劣。

    苏择非常识趣,他并未提出告辞。

    因为苏择自然明白,女骑士将自己安排在自家府邸的意图,热情好客与合作关系只是一方面,另一半目的则为了监视自己。毕竟,无论是巫师还是守夜人,都是等闲之辈,都是能够一人成军,甚至能够一人屠城的可怕角色。

    伊修利亚自然不惧怕区区几名守夜人或者巫师,即使是守夜人军团来袭,也要打过才知道。但是不惧怕归不惧怕,却不是放任这些怪物在城里游荡的理由。毕竟伊修利亚之内,最多还是普通人,若是不小心触怒这些怪物,随手杀人只是小事,株连灭门亦是等闲。

    对付这样怪物,唯有像圣骑士这些相同的怪物,只有怪物才能看住怪物。

    知道自己下手太重的苏择,老老实实跟着管家,来到府邸的东部偏殿,来到为自己准备的客房。这位女骑士不知道是什么爵位,她家的府邸极大,不但修葺的金璧辉煌,本身也极为雄伟,宛如一座小城堡。

    苏择跟着老管家前往客房,不仅为这座府邸的雄伟与历史感到十分的震撼。老管家玛法执事擅长察言观色,他看出苏择对于府邸很感兴趣,便是带领苏择稍稍多绕一些路,并在路上为苏择介绍这座府邸的历史与沿途之中所遇到出名的画像、盔甲、石雕等等,所具备的古老历史。

    这些历史主要是围绕劳伦斯家族历代成员的故事,也让苏择对这个古老的家族,这个有着每一代必须存在一位圣骑士的传统家训的家族,有了不少的认识。甚至他还发现这个家族,不仅每代都必须有一位女儿成为圣骑士,他们的历代家主之中,大多数家主的妻子,都是女巫。

    这是一个在伊修利亚极具影响力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