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请叫我魔尊大人 > 二十七 远方来到坏消息

二十七 远方来到坏消息

    月上中天。

    金碧辉煌的府邸,已经陷入黑暗。

    露天的窗台之上,打坐很久的苏择,已经不耐烦一遍遍运行心法的枯燥,从地上跳了起来。

    这是苏择目前的心法属性,在苏择被关进监狱的当天,苏择已经将心法的“经验值”蓄满,练到足够升级的地步。但是连续两天过去,苏择依然无法突破**颈,被死死卡在这一关,卡在《太虚剑意》的入门,真正练成剑意的入门关。

    两天不如其门,这并不是苏择的天赋不够好,也不是苏择不够努力,也不是心法难以突破,更是不是苏择的“内力”不够强横,事实上禁元淬炼而成的“内力”,便是在神力之中也是极为强劲哪一种。苏择之所以无法突破,那是因为苏择的“升级条件”没有达到。

    连续两日的打熬,毫无进步的枯燥,让本来耐性就不好的苏择,非常不耐烦。

    他在窗台来回走了两圈,忽然从自己脖子上拽下一块八卦造型玉石,走到窗台前,对着虚空敲了敲,反身做到窗台的护栏上。坐到护栏之上,苏择提着吊坠的红绳,对着八卦吊坠,叫道:“呼叫!呼叫!我是苏老魔,呼叫糊涂大仙。”

    “收到收到!糊涂大仙不在,这里是匪胆小仙。”几乎苏择话音落下,就见八卦吊坠闪动一下,里面传来欢快稚嫩的年幼声音,那个声音听起来年纪不大,但是极为清脆,环绕在苏择的耳边,听起来极具力量。

    “匪胆小仙?”苏择眼睛一亮,说道:“你终于有时间上线了?这么说,仗打完了?真没用,输了还是赢了?”

    “呵呵呵呵!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当然是……”那边称呼为匪胆小仙的“网友”大笑三声,稍稍顿了一下,斩金截铁的说道:“打输了!”

    “打……打输了!”苏择露出一丝惊讶,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们可是举六界之力,合十二方的天界的力量,不谈你们所聚集的天兵天将、佛子魔兵,单单修为已入上境,最擅长打斗的高等剑仙所组成的精锐军团,就号称七千万亿,又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居然输了。”

    “没法子,青阙仙班虽是初建,但是里面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这次东边的那一位,可是亲自出手。”匪胆小仙无奈说道:“你可不知道,如今这一位已经不得了了。祂本是天人之体,纯仙之躯,如今不但身成青帝,更证得水君,且居领青君、遥领水职,可是正儿八经的双身双职四衔道君。自上上代的道门掌教卸任,辞去白帝之位以来,遍数一切诸天,一身居领、遥领多职道果的兼职道君存在无数,但是能够身成、证道的双身道君,也就是这么一位了。”

    “你们也不是没有道君,这次与你们联盟的诸天天界,都是麾下有着无数世界的大势力。”苏择还是难以想象,他问道:“不说其余道君,单单你们十二方天界,就有十二位天帝,实打实的十二位比道君高半格的天尊。他们能够跨界后维持道君格位出手的,最多只有三位。你们单单天尊的数量,至少是他们的三倍。”

    “天尊是挺多,但是多有啥用,能打才行,你见过哪位天尊擅长打架?没有一位。”匪胆小仙叹口气回答道:“莫云天宇一战,我们选了九位最能打的道君,但是东边那一位,以一敌九,生生打死七位,必选转生千世才能回归。剩下两位没死的,也烙下了难以愈合的重创,从道君格位跌落,只怕要等几位转世的道君归来,他们的伤也难以治好。”

    “唯一庆幸,虽然九位道君付出惨痛代价,但也拼死将那一位轰出莫云天宇,打下擂台,投机取巧赢了赌局。”匪胆小仙说道:“让我们可以喘口气,至少在七位道君回归之前,不用再面对那一位。”

    “擦!这么狠。”苏择吓一跳,嘴角抽搐两下,说道:“你可别吓我,我的心脏可受不了。”

    “吓你?”匪胆小仙极为怜悯说道:“这一次,你可真要自求多福了。”

    “坑爹。”苏择忍不住大骂道:“你们……你们这么人盯着他,怎就让那一位,就这么崛起了哪?”

    “你以为我们愿意。”匪胆小仙也忍不住骂道:“马/丹,谁想愿意头顶上突然就这么多出一位大佬。三位大天尊早已不管世事,自从上代道教的掌门人辞去黑帝位,道教几千轮回没有当家人了,我们逍遥自在不知道多开心,谁愿意头顶上忽然空降一位瓢把子?可是没法子,人家本事大,谁能想到他前一刻还陷入地仙劫,在道化边缘徘徊,下一刻便转身脱劫,成就天仙,且实打实凭真本事成就天仙,搂都搂不住,你让我们咋办?”

    “现在祂以青君位挂靠一方天界,组建青阙仙班,摆明车马是要一统道教,做这一代道教的掌门人。”匪胆小仙恨恨说道:“祂也就仗着道教五帝,目前唯有祂一人归位,才敢如此或者非为。道教掌门历来是五帝轮转,黑帝之后正统是黄帝,他也不怕将来黄帝归位,他所做一起,不过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切,人家现在不仅是青帝,还是身成青帝,又是道成的水君,仅次于道家五帝的最高等君位。”苏择挑了挑眉头,说道:“除非是降世黄帝,也必须成就身成黄帝,证道土君的双身道君,才有资格压他半筹,否则,纵然有幸身成土君,证道黄帝的双身道君,也只是有资格与他竞争而已。”

    “那就是不可能了,简直是噩梦。”匪胆小仙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只要想到是这么一个恶劣家伙,成为掌教,就觉得未来只剩一片黑暗。”

    “也不是没办法。”苏择迟疑一下,弱弱的说道:“也许再以无法出现同样是最高等双身道君格位的黄帝,但是并不意味着没有其他格位与他竞争。事实上,能够与他竞争掌教之位的人选,并不是不存在。”

    “谁?”匪胆小仙激动的问道,他几乎兴奋的叫道:“快说,是哪位道君?”

    “呃!”苏择拖长声音,回答道:“是我!我可以与他竞争掌教之位。”

    “你?!”匪胆小仙的气势顿时一泄,不禁气急败坏叫道:“你,你凭什么与祂竞争?谁给你的勇气?我跟你结盟,可不是为了要与东边的那位拼命,你想也不想,连念头都不要给我生,老老实实做你的魔族之王。”

    “反正不是梁静茹给我的勇气。”苏择吐槽道:“你别急,看把你吓的,你听我细细的说。道教掌教,是道教最高阶的天尊之位,所有道教弟子的总掌门人,连三位大天尊,都在一定程度之上受其约束。所以,无论如何咱们一定都不能让东边那位拿到,对不对?”

    “可关键这事,不是你不想,就能够做成的。”匪胆小仙无奈道。

    “非也!道家规矩,讲究身成第一,属于天生格位;道成第二,属于证道道果;居领是假格,属于果位天职;遥领是虚格,属于外道神职。”苏择笑着道:“虽说东边那位,是青帝、水君一体的双身道君,又是这个时代的第一神,但是我也不差。”

    “我是永劫契约结缔者,理论上应视为先天之神。”苏择说道:“虽然这个先天之神是假格,但是终究是先天格位。按照规矩,当我堕天成为魔尊,假格将半筹为实格,便是身成魔尊,得天尊位,天生格位比他先天高半筹。”

    “我的根源之理虽是‘创生’,但是所承天命属玄水,属于世界暗面的救赎之路,自然资格接任黑帝之位。”苏择深吸一口气,说道:“黑帝与青帝同属第三顺序继任序列,我的天生格位又高于他半筹。虽然,按照道教规矩,假格几乎不算,但是我背后是十二亿六千六百位先天神祗的绝对支持,可以拉平假格与实格的差距。”

    “所以,你们若是支持我得黑帝之位,我就有资格跟他竞争。”苏择攥了攥拳头,说道:“只要我一点不低头,他就别想接任道教掌教,成为天尊。若是未来,我有幸证道,道成黑帝。那时纵然我向他低头,他也没有资格接任道教掌教之位。”

    “规矩的确如。”匪胆小仙略微心动,他迟疑一下,说道:“但是我的魔尊大人,这也只是规矩如此。自道教成立以来,不知道经历多少掌教,又有几位是以继承顺序接任?终究是要看力量与权柄,进行实打实比拼。”

    “力量之上,我是不如他,所以我需要你们的支持。”苏择耸耸肩说道:“这对你们也有好处,不说若是我成为黑帝,他便没有资格再摇领水职,可以直接拿掉他的一尊道君格位,单单就说另一个好处,从道家规矩之上来说,我是可以发起对于掌教的竞争,但是实际上,我已经是魔尊,是实打实的天尊格位,自然不可能接任另一个天尊格位的掌教之位。”

    “因为道教还有一个规则,那就是从来不存在双天尊,遥领也不行。”苏择说道:“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拖垮了那位之后,我会成为掌教。”

    “你就不怕那位根本不跟你竞争,直接出手打死你?哦!我忘了,以你与那位的恩怨,纵然比你不跟祂抢位子,他也会打死你。”匪胆小仙用充满幸灾乐祸语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