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风水大师 > 第0050章 翻手为云

第0050章 翻手为云

    “轩仔,你先别生气,我去找阿嬛说说。”何孝哲尬笑道。

    “我们楼下等你。”王梓轩微微一笑,率先走入电梯,甄慧敏几人赶忙跟上。

    “难怪晋芳姐看不上你,哼!”何琼欣也跟进了电梯。

    何孝哲苦笑,这事闹的,怎么最后他成了受害者。

    从走廊走进赌场,迎来的是人声鼎沸的场面,那齐刷刷的**映入眼中,而在每台**前还站满了想要参赌的人们。

    娱乐场可自由进出,不用入场费,但18岁以下的游客及21岁以下的本地人士不准进入,如果不是身份特殊,还有助理陪同,王梓轩她们只有甄母与何琼欣可以入内。

    在大厅的边上有个柜台,那是换赌筹的地方,见那些想参赌还没换赌筹的人们在柜台前排起了长队,王梓轩让甄慧敏三人等候,自己去排队换筹码。

    王梓轩正仔细打量周围,身后的赌客推他一下:“别傻站着,快换筹啊……!”

    他回头一看,竟然是未来的金牌绿叶吴梦达。

    王梓轩微微一笑,“换,怎么换?”

    “靓仔,你第一次来啊,最少10元换一个筹,100元也只能换10个,我换100,来都来了,碰碰运气。”吴梦达说道。

    王梓轩恍然,掏出钱包,里面厚厚一沓金牛看得换筹服务生满眼期待。

    “劳烦,给我换一个筹。”

    他将10元青蟹,拍在台上,砰的一声,气势仿佛拍下金牛一般。

    “靓仔,你真是来玩的。”身后的吴梦达咧嘴,竖起大拇哥。

    王梓轩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见服务生头都不抬丢出一个10元筹码,还问道,“怎么没给我碗!”

    换筹的服务生差点呕血,斜眼瞪他,“才一个,还要……碗?!”

    周围赌客哄笑四起。

    不远处张望的周小寒看得捂脸。

    “阿敏,轩仔会不会赌?”何琼欣见此心里也没底了,风水王梓轩肯定厉害,但这是赌钱啊。

    周小寒插言,“阿哥四脚麻将可是不行,已经被起了两个绰号。”

    “什么绰号?”何琼欣好奇。

    “经典一炮和点炮王!”周小寒撇嘴。

    “啊?”

    见王梓轩过来,甄慧敏四女迎上前。

    “阿哥,你就换10块?一个筹?”周小寒咧着嘴。

    王梓轩抛着筹码四下打量,往里面走去,“小赌怡情,大赌伤心,强赌灰飞烟灭!”

    输钱的心虚,周小寒见甄慧敏打眼色,也不吭声,四女默默跟在王梓轩身后,现在她们已经对赢回五十万已经不抱希望了。

    王梓轩摸了摸衣服里,可以增幅眼光定力的虎眼玉貔貅项链,表面从容,心里却在苦思对策。

    大话说出去了,但怎么才能赢钱?布催财局还是破财局?到处有看场黑衣监视,条件不允许。

    前世他吃喝玩乐把妹在行,但他真不会赌啊。

    不知不觉来到**前,左侧站着的一对男女有一碗筹,女的塞了几个男的再塞,看样子已经花了不少的钱。

    凝神望气!

    王梓轩看向那个男的,那男人头上一团火,左右肩头各有一团火,虎眼玉貔貅的增幅眼光定力起了效果,时灵时不灵的望气术竟然发挥作用,王梓轩心中顿时大喜。

    却见那男人忽然转身,看向墙角正对的一台**,往那里走去,越走近,男人肩膀的火团就越旺盛。

    王梓轩双眼一眯,抢先一步上前将筹码投进**,向下一拉摇杆。

    周小寒捂脸,心说阿哥真是不懂啊,都没摁键选项,突然,那**竟然吐筹了,一个,五个,十个……

    周小寒与何琼欣抱在一起,欢呼雀跃,叫嚷起来,“赢了,我们赢了……!”

    周围赌客们看得哗然,皆是羡慕王梓轩的好运,看场工作人员们慌乱过来,“快,快关机!……”

    待看到王梓轩身后的助理向他悄悄摆手,工作人员临时改口,“故……给这位先生换大筹!”

    100万筹码送上来,一直恬静的甄慧敏都难以克制情绪。

    “老公,你好厉害!”

    紧握胸口貔貅的王梓轩手心发汗,心砰砰直跳,还好给面子,不然糗大了,他面上却神情淡然的微微一笑,“运气好!”

    旁边的男人双手抓头,一脸追悔,而他的女伴看他没了钱,已经离他而去,“刚才我要投的,就差一步!”

    王梓轩看他头顶,果然火团暗淡,丝丝黑气飘来,辣眼睛。

    心中一凛,难怪算命的瞎子多,他可不想做瞎子,王梓轩微微一笑,随手将五十万筹码塞他手上,拍他肩膀朗声道,“贝者是人不是人,因为今贝起祸根。有朝一日分贝了,到头成为贝戎人,回家吧!”

    甄慧敏与甄母面面相觑,周小寒想要开口,却被何琼欣拉住,王梓轩如此做一定有他深意。

    那男人看着手中五十万筹码呆若木鸡,忽然抬头看向王梓轩的柔和目光,眼圈一红,“多谢高人点拨,我偷了父亲看病的钱出来挥霍,差些做出毕生憾事,我今日开始戒赌,如若再赌,天诛地灭!”

    众目睽睽之下,男人竟然咕咚一声跪倒在地,给王梓轩磕了三个响头,起身捧起筹码,头也不回。

    王梓轩背负双手,一派大师气度。

    赌场中雅雀无声,不少人在口中嘀咕王梓轩之前的话,“贝者是人不是人,因为今贝起祸根。有朝一日分贝了,到头成为贝戎人……“

    ‘贝’‘者’是赌字,‘今’‘贝’是贪字,‘分’‘贝’是贫字,‘贝’‘戎’是贼字,赌博最后的下场只能是个贼!

    不少来碰运气的赌客幡然醒悟,默然离开赌场。

    吴梦达却眼睛一亮,挤开人群凑过来,涎着笑脸搓手,“靓仔,发达了啊,一看你就是楚留香转世,我胡铁花啊!也给我些翻本吧。”

    王梓轩发笑,“老胡,快回家吧,你儿子快被你赌没了!”

    “靓仔,你讲我会有儿子?”吴梦达一脸懵逼,他最大的心愿就是为老吴家传宗接代,后来更是娶了四个老婆,一个赛一个漂亮。

    王梓轩微微一笑。

    “我也不赌了!”吴梦达随手将筹码丢弃,头也不回的往外快步走,有赌客被他带动,也跟他一起离开。

    助理脸色难看,欠身道,“大师,你们的50万已经拿回,还多赢了50万,见好就收吧。”

    果然风水大师招惹不得,这么一会竟然走了不少客人。

    “让你家小姐过来跟我讲!”王梓轩微微一笑,“走,听说楼上是大户室,我们上去看看。”

    “好耶!”周小寒与何超欣欢呼。

    虽然不知王梓轩为什么给出五十万,但她们现在对王梓轩充满了信心。

    “老公,原来你以前打麻将点炮,都是哄我们开心。”甄慧敏兴奋的小声道。

    王梓轩当然不会出卖自己,“小赌怡情嘛。”

    楼上是大户室,门大多关着,有敞开门的房间,周小寒四人探头张望,看到大户们在妖艳女人的陪伴下在下注,而放在桌上的赌筹都是方的,有各种颜色,还摞得高高排成行。

    王梓轩停到一间大户室门口,眯眼看了下庄家额面,迈步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何超嬛正怡然自得喝着咖啡,而何孝哲正在劝说。

    “阿嬛,轩仔不是凡人,你这样得罪他没有好处……”

    何超嬛嗤笑一声,“二哥这话说得,我又没逼他赌,开门做生意,有赔有赚,有本事就自己赢回去,赢了多少,我保证由他取走,我何超嬛说话算话!”

    话音未落,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助理快步进来。

    “出去,讲不讲规矩!”何超嬛拍案而起,沉声呵斥。

    “小姐,王大师刚赢取一百万,还将五十万随手给人,更两句话劝走不少客人!”助理没管那么多,直接沉声道。

    即便何超嬛是老板千金,但如今她还未接手家族生意,更何况赌场还有其他董事。

    “什么?!”何超嬛神情一滞。

    “呵呵,阿嬛,二哥记着你刚才说的话!”何孝哲闻听也不劝了,转身出门。

    夹在里面两边不是人,还不如去王梓轩那里助威站场,我何家的人,今天谁也别想动!

    “他收手了没有?”何超嬛脸色难看,她没想到王梓轩的报复会这么快。

    “王大师说,让小姐自己过去和他讲。”助理面无表情,暗自埋怨这位何大小姐惹事生非。

    风水大师岂是好得罪,何况对方还是老板亲自请来,原本他鼓动对方家人参赌,是想按照以往套路,将钱大度还回去,让对方欠下人情,却不想这位犯了大小姐脾气,将好好的事情搞成一团糟。

    “他现在哪里?”何超嬛目光一凝。

    “现在去了二楼的大户室。”助理如实相告。

    “快,调监控录像。”

    “是!”

    很快,电视上出现王梓轩所在的大户室,只见屏幕中的何超欣与周小寒,正抱在一起欢呼雀跃,王梓轩身边一堆筹码,显然已经赢了不少。

    观察了一会,何超嬛看向助理,“他出千!?”

    “不可能,他的手没有碰过牌!掀牌是何小姐为他做的!”助理看得更是心惊。

    何超嬛正要再问,忽然心中骇然,屏幕中的王梓轩似乎察觉她的目光,正看向她莫测高深的一笑。

    王梓轩看向墙角转过来的监控头,习惯的微微一笑,现在就这么高科技,葡京赌场不愧亚洲第一。

    “不要!”王梓轩都没有翻牌看,便弃了牌。

    二十一点,王梓轩哪里会,他又不是神仙,王梓轩只是凭借望气术,看众人运气,庄家和其他赌客衰运,他便跟,不看自己牌面如何。

    王梓轩的高深做派,镇住了大户室中的所有赌客,他们都不再玩牌,起身围到他身后观瞧。

    庄家直擦汗水,认定自己遇到赌坛高手,短短十多分钟对方已经从他手中赢了两百多万。

    “王大师!”何超嬛带人风风火火进来,看到王梓轩身边的筹码更多了,咬牙切齿的道。

    “大师?”一众赌客不禁惊呼,难道是赌坛哪位大师,竟然这么年轻?

    王梓轩转过头,微微一笑,“何小姐。”

    “我劝你见好就收。”何超嬛面带笑容,凑近王梓轩压低声音道。

    “好!”王梓轩起身,示意周小寒抱筹码,揽着甄慧敏离开。

    没成想,王梓轩竟然这么容易答应,何超嬛暗呼一口长气。

    忽然眼睛一瞪,只见王梓轩出门,却往里面其它大户室走。

    等何超嬛跺脚跟过去,发现另一间大户室中,刚坐下的王梓轩,身前的筹码又多了,成了五百万。

    如今可不是三十年后,五百万不是小数目,何况再赢下去就是五千万,五个亿!

    王梓轩身后不少看热闹的赌客,在窃窃私语,目光敬畏,纷纷数说王梓轩的厉害。

    何超嬛挤进人群,附到王梓轩耳边,“你到底有没有完?”

    她现在气的抓狂,恨不得咬王梓轩一口。

    王梓轩还未开口,他身后的何孝哲抱着肩膀,揶揄道,“阿嬛,你还让我们怎样啊,开门做生意,有赔有赚,我们有本事自己赢回来,还不行,让你一次不行,还赶两次?”

    何孝哲心中畅快,身边有个神队友,就是爽!

    “二哥,你!”何超嬛嘴角抽动,被挤兑的胸口起伏不定,这些都是她之前说过的话,竟然被何孝哲用回来了。

    王梓轩同情的看她一眼,起身往外走,周小寒不用再指示,笑眯眯去赌台抱起筹码。

    何超嬛见王梓轩离开,慌忙跟上去,一大群赌客也忙蜂拥赶上。

    王梓轩出来走廊,面对三楼阶梯,转回身打量何超嬛,冷酷笑道,“今日,我便翻手为云,一路踏去顶层,之后挨个你何家赌场,碰碰运气!”

    这是要横扫濠江!?

    走廊里一片哗然,跟出来的赌客们面面相觑,他们亲眼所见,人家牌面都不看就一路连赢,赌技要有多高?何家这是不知怎么得罪了高人。

    “挨家赌场?”何超嬛脸色变了又变。

    如果之前王梓轩说这番话,何超嬛还会认定对方胡吹大气,但王梓轩以十元筹码,短短时间赢了五百多万,如果真任由他继续下去,何家的博彩生意不用做了。

    一时间二楼的走廊鸦雀无声,一触即发,只听手拿话机的看场人员匆匆赶来的纷乱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