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想抱你回家 > 33.继续想x3

33.继续想x3

    她桌上书多,雨又都是斜着落, 她倒好, 不先管自己, 而是从第一排顺着关。

    “都是一个教室的,大家的桌子被淋了也不好的, ”她抿抿唇, 有些焦急地看向他, “你别站着不动,也帮忙关几个呀。”

    他垂着眼睑,忽而笑了声, “你还挺会使唤我。”

    程迟破天荒地帮人关了两个窗子,一转身,就看到她站在自己身前, 摊开白嫩手心:“带手机了吧?”

    他以为她是找自己借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看她这幅理所当然的模样,又极为新奇地勾勾唇,舌尖沿上齿内滑了圈儿。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递过去, 他吊儿郎当地打趣她:“喏,您请。”

    她一言不发地接过, 然后背过身。

    他不悦地眯了眯眸,还真使唤上瘾了是吧?

    他倾身,侧在她耳边:“有没有人告诉你, 借了别人的东西要说谢谢?”

    可谁知道, 她竟是帮他把黑板上的知识点拍了下来。

    手机还回他掌心, 她鼻尖点了点:“人是有遗忘曲线的,只有多温习才不会忘记,千万别以为今天学会了就搞定了。”

    停了一下,她似是反应过来什么,明眸皓齿地笑开:“不用谢。”

    程迟抬了抬眉。

    看着乖乖巧巧的人,没想到也有这么伶牙俐齿的时候。

    今日任务完毕,二人出了班门准备各回各家,站在门口,对着延绵不绝的雨,程迟不爽地揉了把头发。

    “妈的,这垃圾天气真烦。”

    她无辜地眨眨眼:“是吗,可你刚刚才夸天气好诶。”

    他被她说得竟是哽了一瞬,这才道:“带伞了?”

    “带了。”

    最近天气热太阳大,她常备着太阳伞,下雨也能用。

    “那你先走吧。”

    “你呢?”

    “我等会。”

    她也没细问,“噢”了声,这才撑着自己那把格子伞走进雨幕。

    板鞋踩在薄薄雨水上,溅起层层水花,她在大风雨中更显瘦弱。

    真怕风把她吹跑了。

    ///

    雨下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到校时还落着蒙蒙细雨,阮音书收了伞刚进班门,便迎来一众人的询问。

    “书书,黑板上是你写的吗?”

    “嗯,不好意思啊,我忘记擦黑板了。”

    “没事没事。就是,你在黑板上写这个干嘛啊?”

    “程迟问我作文,我就随便讲了讲。”

    “靠哦,程迟居然真的会问问题,我好震撼。”

    “我忽然有了危机感哈哈哈!”

    “随便讲讲就这么多知识点,音书是真学神啊,我服了。”

    ……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早读开始后便安静了下来。

    今天早读英语,大家念了会单词,就开始背课本上的three a部分。

    第二节课的时候天气终于放晴,稀薄日光冲破云层,气温逐步回暖。

    雨停后过了一阵子,程迟才姗姗来迟。

    这次他和邓昊是从后门进来的,要不是拉椅子的声音传入阮音书耳中,她还没有发现。

    刚好背到“xx地多雨湿润”的部分,她恍惚想着,程迟没有伞,也不知道昨天怎么回去的。

    恰好邓昊也开了口:“你昨天还真是淋着雨回去的?感冒没?”

    程迟嗤了声:“我没你那么弱鸡。”

    “你也不知道买把伞么?”

    “没必要。”

    “不是我说,早点走不就没这些破事……”

    “闭嘴,睡你的觉。”

    “行吧,”邓昊耸肩,“为了等你回消息我三点才睡,困死了,除了吃东西别叫我啊,我睡会。”

    后排归于安静,只剩下程迟打游戏时均匀的呼吸声,和阮音书演算物理题的声响。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有男生搬着一摞习题册进来了。

    “语文课代表是哪位?”

    门口的人往阮音书的位置一指:“第三组倒数第三排外边。”

    阮音书察觉到什么似的抬头,男生正好走过来:“课代表吗?”

    “嗯,对。”她点头。

    “这是你们班的作业,殷老师改完让我搬来了,”男生把习题册放到她桌上,“今天的作业她写好夹你本子里了,你叫什么来着?”

    “阮音书。”她普通话很标准,咬字清晰。

    男生却顿了顿,像是听到了熟悉的东西。

    “音书?‘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音书漫寂寥’的那个音书?”

    头一次瞬间被人猜中名字由来,她惊喜地笑了笑:“对的。”

    “真巧,”男生指了指自己,“我名字也是从诗里起的,我叫郑平池,你能猜到是哪首诗吗?”

    阮音书思考了一会:“《画堂春》吗?‘落红铺径水平池,放花无语对斜晖’?”

    郑平池打了个响指:“聪明!我们真是太有缘了!”

    程迟在后面冷眼旁观。

    有缘个屁,郑平池这名儿起的跟脑筋急转弯似的。

    程迟还没说话,邓昊忽然从半梦半醒间猛地抬头问:“什么漫鸡?焖鸡?花无鱼?新出了什么菜吗?!好吃吗?!”

    郑平池把两句诗又念了一遍:“是诗,不是菜。”

    邓昊:“哦,我还以为上菜了。”

    程迟眄他一眼:“垃圾文盲。”

    “你还说我呢?你会吗?”邓昊不满地抻长脖子,“不就是会吟几句诗吗,至于吗,了不起吗?”

    说完邓昊又哼哼两句,继续趴着睡觉:“现在真是,会两句诗就可以撩妹,跟漂亮妹子聊天了哦。”

    下课,邓昊被程迟拍醒。

    邓昊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程迟面无表情阐述:“我要出去。”

    免得又说自己独自行动不喊他。

    “好啊好啊,”邓昊以为他要走了,忙不迭应下,站起来的时候因为睡太久还有点天旋地转,“我去!”

    邓昊美滋滋地跟着程迟出了校门,大摇大摆,春风得意,甚至连等下要打几盘吃鸡都想好了。

    程迟左拐,他也跟着左拐。

    程迟走进了一家书店,他也走进了……

    嗯???

    书店????

    邓昊惊悚地抬头,看着面前琳琅满目的精装书,感觉自己浑身上写写满了四个字——格格不入。

    他他妈的五百年没来过这种书香云集的位置了。

    他为什么要来这种跟他垃圾富二代人设极度不匹配的位置?

    邓昊凶神恶煞地扯了扯程迟的袖子:“我们来这里砍人吗?”

    程迟没说话,老板走过来:“要什么?”

    “诗。”

    “诗?”老板怔了怔,“诗集还是古诗词?还是高中必备古诗?”

    “都行,”程迟揉了揉后脑,“都拿着吧。”

    邓昊原本以为是什么暗号,或者只是程迟随口说着玩儿,直到程迟搬着那一摞小山似的书去收银台付账的时候,他才大梦初醒般地——

    打了自己一巴掌。

    这他妈……程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魔幻现实主义了?

    程迟正付完钱,有人路过,本来是神情正常地扫了一眼书店的宣传牌,结果又看到程迟在里面,以为自己眼瞎了,又确认似的重新看了眼书店的牌匾。

    “我操。”

    “哟,少爷来买书呢?”

    他们揶揄两句又散开,但无一例外地表达出对现下场景的震惊。

    出了书店,邓昊还处在茫茫然的情绪中没出来,指了指程迟手里的东西:“这些书和你有仇吗哥?”

    “……”

    “那人家摆在书架上好好的,你干嘛要把人家买下来?花一百多买回去糊墙吗?”

    程迟没理他,走到校门口,邓昊继续一惊一乍:“诶诶诶,我们还进去啊?!”

    程迟抬眼:“不然呢?”

    “不是回基地打游戏吗?”

    “谁跟你说的。”

    邓昊如遭雷劈:“合着我是出来陪你买这堆天书的?我特么的刚刚睡醒站都站不稳,脑子都没开始运转,整个人跟个傻逼似的,义无反顾陪你出来,你告诉我你他妈出来买书的?我钥匙都掏出来了你给我看这个?”

    程迟掀了掀唇角:“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睡醒了也是个脑子不转的傻逼。”

    “……??”

    程迟抱着书回了班,那会儿正要开始最后一节课,阮音书一抬头,看到他手里满满当当的书籍资料,愣了片刻。

    似乎颇有些满意她的反应,程迟抱着书走到自己位置上,书放在桌上砰一声响,像是不满之前的什么,又像是放给她听。

    她的神思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过去。

    邓昊看程迟坐下了,神色为难,又忽而严肃:“程迟。”

    他很少这么叫程迟,程迟也怔瞬半晌:“什么?”

    邓昊循循善诱,紧张地咽咽口水,小声道:“被人绑架了就眨两下眼睛,我来救你。”

    “……”

    “闭嘴,草包。”

    等了一会老师还没来,班长去找人,回来后在讲台上说:“语文老师还有一会就来,大家先读读书吧。”

    此话一出,大家纷纷拿出语文书开始读,这次跟早读不同,读的内容比较自由,想读什么都可以。

    程迟随手翻开一本刚买的诗集,映入眼帘的就是她那一句。

    人事音书漫寂寥。

    出自杜甫的《阁夜》。

    阮音书翻到后面的古诗,正准备挑一首背的时候,忽然听到后面传来程迟的声音。

    少年声线低醇浅冽,像夏末一阵掠过的穿堂风,带着微微的青草和柑橘气息,穿过发梢,悠悠飘往远处。

    几分漫不经心,几分撩拨,和几分痞里痞气的坏。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旧山松竹老,阻归程。”

    重音在程。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

    重音在迟。

    顿了顿,又笑意绵长继续念——

    “来雁带书迟,别燕归程早。”

    这都不是这本课本里的内容啊,他在做什么?

    阮音书带着满腹疑惑往后看,对上他微挑的眼。

    “猜猜看。”他说。

    阮音书:“什么?”

    他握着书身子前倾,眼神牢牢锁住她:“猜猜我的名字——出自哪里。”

    程迟把书卷起来,作势就要往邓昊头上拍。

    李初瓷手肘抵了抵阮音书:“老师来了!”

    阮音书只当他们是在闹着玩,便也没说什么,转过头开始上课了。

    后来一直到下课放学,阮音书都没有再回头看他,似乎当他那个问题不存在似的。

    等她背书包走了之后,程迟烦躁地把书扔在桌上。

    妈的,什么破书。

    “呵,”邓昊发出欠揍的笑声,“我就知道你买书肯定不是拿来读的,果然是为了发泄买来的减压玩具。”

    “那你知道我压力最大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邓昊忙不迭问。

    “是认识了你这个狗东西。”程迟冷静陈述。

    “……”

    说话就说话,干嘛骂人呢。

    反正终于得偿所愿能够放学,邓昊是满心的欢喜,路过小吃街的时候买了一大堆烧烤,带去基地。

    程迟冷眼睨他手上那一大串撒着孜然的东西:“我什么时候让你在里面吃烧烤了?”

    “我知道你嫌弃它满屋子飘着味儿,但是——”邓昊试图讲道理,“到时候开窗透透气就好了嘛,买都买了,总不能扔了吧?”

    程迟睫微点:“谁说不能扔了?”

    邓昊笑容霎时凝固。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死皮赖脸地把烧烤带进了基地——以做一周基地卫生作为代价。

    除了他们俩,其余的人早就到了基地,现在正各玩各的,快活得很,一闻到烧烤的味道,惊诧于居然还有此等福利,赶忙跑来。

    “一边打游戏一边吃烧烤,人生还有比这更惬意的事了吗?”

    一众人围在桌边满嘴跑火车,程迟一个人皱着眉坐沙发上,那股子黑气跟起床气似的浓郁,生生冲淡了点房间里的欢欣雀跃。

    有人问他:“不来吃吗?”

    “吃不进。”

    撂下三个字,他抄着手持续输送恶魔气场。

    众人倒也习惯他这脾气和性格,没有表示太惊讶,但还是不免有人小声问邓昊:“地狱使者今天怎么了?没完成阎王给的任务吗?”

    “程迟要知道你给他起了这个外号,非把你打死不可,”邓昊抽了串烤鱼,“我也不知道,他最近奇怪得很,动不动就高兴,动不动就生气,还爱上了吟诗和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