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山河枕(长嫂为妻) > 158.第158章

158.第158章

    正版不易,生存艰难, 请到晋江多做支持。  “她马上要出嫁了, 这样跪着, 跪坏了怎么办?!”

    “我听不得你说这些道理不道理,我就且问她如今半步迈出将军府未曾?!既然没有, 有什么好罚?!”

    “如今打也打过, 骂也骂过, 你们到底是要如何?”女人声音里带了哭腔:“非要逼死阿瑜,这才肯作罢吗?!”

    是谁?

    楚瑜思绪有些涣散,她抬起头来, 面前是神色慈悲的观音菩萨,香火缭绕而上,让菩萨面目有了那么几分模糊。

    这尊玉雕菩萨像让楚瑜心里有些诧异, 因为这尊菩萨像在她祖母去世之时,就随着作为陪葬葬下了。

    而她祖母去世至今,已近十年。

    若说玉雕菩萨像让她吃惊,那神智逐渐回归后, 听见外面那声音,楚瑜就更觉得诧异了。

    那声音, 分明是她那四年前过世的母亲的!

    这是哪里?

    她心中惊诧,逐渐想起那神志不清前的最后一刻。

    那应该是冬天,她躺在厚重的被子里, 周边是劣质的炭炉燃烧后产生的黑烟。

    有人卷帘进来, 带着一个不到八岁的孩子。她身着水蓝色蜀锦裁制的长裙, 外笼羽鹤大氅,圆润的珍珠耳坠垂在她耳侧,随着她的动作轻轻起伏。她已经年近三十,却仍旧带着少女独有的那份天真明媚,与躺在病床上的她截然不同。

    她与面前女子是一前一后同时出生的,然而面前人尚还容貌如初,她却已似暮年沧桑。她的双手粗糙满是伤痕,面上因长期忧愁细纹横生,一双眼全是死寂绝望,分毫不见当年将军府大小姐那份飒爽英姿。

    那女子上前来,恭恭敬敬给她行礼,一如在将军府中一般:“姐姐。”

    楚瑜已没有力气,她迟钝将目光挪向那女子身边的孩子,静静看着他。

    那孩子看见楚瑜,没有分毫亲近,反而退了一步,颇有些害怕的模样。

    楚瑜呼吸迟了些,那女子察觉她情绪起伏,推了推那孩子,同孩子道:“颜青,叫夫人。”

    孩子上前来,恭恭敬敬叫了声,大夫人。

    楚瑜瞳孔骤然急缩。

    大夫人?什么大夫人,分明她才是他的母亲!分明她才是将他十月怀胎生下来那个人!

    “楚锦……”楚瑜颤抖着声,她本想脱口骂出,然而触及自己妹子那从容的模样,她骤然发现。

    谩骂并没有作用。

    此时此刻,她早已失去了手中的剑,心中的剑,她想要这个孩子唤一声母亲,需得面前这个妹妹许肯。

    她恳求看着楚锦,楚锦明了她的意思,却是笑了笑,假装不知,上前掖了掖她的被子,温柔道:“楚生一会儿就来,姐姐不必挂念。”

    楚瑜知晓楚锦是不会让她听到顾颜青那声母亲了,她一把抓住她,死死盯着她。

    楚锦静静打量着她,许久后,缓缓笑了。

    她挥了挥手,让人将顾颜青送了下去,随后低头瞧着楚瑜的眼睛。

    “姐姐看上去,似乎不行了呢?”

    楚瑜说不出话,楚锦说的是实话。

    她不行了,她身子早就败了,她多次和顾楚生请求,想回到华京去,想看看自己的父亲——这辈子,唯一对她好的男人。

    然而顾楚生均将她的要求驳回,如今她不久于人世,顾楚生终于回到乾阳来,说带她回华京。

    可是她回不去了,她注定要死在这异乡。

    楚锦瞧着她,神色慢慢冷漠。

    “恨吗?”

    她平淡开口,楚瑜用眼神盯着她,给予了回复。

    怎么会不恨?

    她本天之骄子,却一步一步落到了今日的地步,怎么不恨?

    “可是,你凭什么恨呢?”楚锦温和出声:“我有何处对不起你吗,姐姐?”

    这话让楚瑜愣了愣,楚锦抬起手,如同年少时一般,温柔覆在楚瑜手上。

    “每一条路,都是姐姐选的。阿锦从来听姐姐的话,不是吗?”

    “是姐姐要私奔嫁给顾楚生,阿锦帮了姐姐。”

    “是姐姐要为顾楚生挣军功上战场败了身子,与他人无干。”

    “是姐姐一厢情愿要嫁给顾楚生,没人逼姐姐,不是吗?”

    是啊,是她要嫁给顾楚生。

    当年顾楚生是和楚锦定的娃娃亲,可她却喜欢上了顾楚生。那时候顾家蒙难,顾楚生受牵连被贬至边境,楚锦来朝她哭诉怕去边境吃苦,她见妹妹对顾楚生无意,于是要求自己嫁给顾楚生,楚锦代替她,嫁给镇国侯府的世子卫珺。

    那时候所有人都觉得她疯了,用一门顶好的亲事换一个谁见着都不敢碰的落魄公子。疼爱她的父亲自然不会允许,而顾楚生本也对她无意,也没答应。

    没有人支持她这份感情,是她自己想尽办法跟着顾楚生去的乾阳,是顾楚生被她这份情谊感动,感恩于她危难时不离不弃,所以才娶了她。

    顾楚生本也非池中物,她陪着顾楚生在边境,度过了最艰难的六年,为他生下孩子。而他步步高升,回到了华京,一路官至内阁首辅。

    如果只是如此,那也算段佳话。

    可问题就在于,顾楚生心里始终记挂着楚锦,而楚锦代替她嫁过去的镇国侯府在她刚嫁过去时就满门战死沙场,只剩下一个十四岁的卫韫独撑高门,那时候楚锦不愿为了卫炀守寡,于是从卫家拿到了休书,恢复独身。

    顾楚生遇到了楚锦,两人旧情复燃,重修于好,这时候楚瑜哪里忍得?

    在楚锦进门之后,她大吵大闹,她因嫉妒失了分寸,一点一点消磨了顾楚生的情谊,最终被顾楚生以侍奉母亲的名义,送到了乾阳。

    在乾阳一呆六年,直到她死去,满打满算,她陪伴顾楚生十二年。

    楚锦问得是啊。

    她为什么要恨呢?

    顾楚生不要她,当年就说得清楚,是她强求;

    顾楚生想要楚锦,是她仗着自己曾经牺牲,就逼着他们二人分开。

    他们或许有错,但千错万错,错在她楚瑜不该执迷不悟,不该喜欢那个不喜欢的人。

    风雪越大,外面传来男人急促而稳重的步子。他向来如此,喜怒不形于色,你也瞧不出他心里到底想着些什么。

    片刻后,男人打起帘子进来。

    他身着紫色绣蟒官服,头戴金冠,他看上去消瘦许多,一贯俊雅的眉目带了几分凌厉的味道。

    他站在门口,止住步子,风雪夹杂灌入,吹得楚瑜一口血闷在胸口。

    她骤然发现,十二年,再如何深情厚谊,似乎都已经放下。

    她看着这个男人,发现自己早已不爱了,她的爱情早就消磨在时光里,只是放不下执着。

    她不是爱他,她只是不甘心。

    想通了这一点,她突然如此后悔这十二年。

    十二年前她不该踏出那一步,不该追着这个薄情人远赴他乡,不该以为自己能用热血心肠,捂热这块冰冷的石头。

    她缓慢笑开,好似尚在十二年前,她还是将军府英姿飒爽的嫡长女,手握□□,神色傲然。

    “顾楚生,”她喘息着,轻声开口:“若得再生,愿能与君,再无纠葛!”

    顾楚生瞳孔骤然急缩,楚瑜说完这一句,一口血急促喷出,楚锦惊叫出声,顾楚生急忙上前,将人一把揽进了怀里。

    他双手微微颤抖,沙哑出声:“阿瑜……”

    若得再生……

    楚瑜脑子里回荡着最后死前的心愿,恍然间明白了什么。巨大的狂喜涌入心中,她猛地站起身来。

    旁边正在诵经的楚老太君被她吓了一跳,见她踉跄着扶门而出,冲到大门前,盯着正在争执的楚大将军夫妇。

    楚夫人谢韵正由楚锦搀扶着,与楚建昌争执,楚建昌已濒临暴怒边缘,控制着自己情绪道:“镇国侯府何等人家,容你想嫁谁就嫁谁?顾楚生那种文弱书生,与卫世子有和可比?莫要说卫世子,便就是卫家那只有十四岁的卫七郎,都要比顾楚生强!别说要折了镇国侯府的颜面,哪怕没有这层关系,我也绝不会让我女儿嫁给他!”

    “我不管你要让阿瑜如何,我只知道她如今被你打了还在里面跪着!”

    谢韵红着眼:“这是我女儿,其他我不管,我就要她平平安安的,今日若跪出事来,你能还我一个女儿?!”

    “她自幼学武,你太小看她。”楚建昌皱起眉头:“她皮厚着呢。”

    “楚建昌!”

    谢韵提高了声音:“你还记不记得她只是个女儿家!”

    “所以我没上军棍啊。”

    楚建昌脱口而出,谢韵气得抬起手来,整个人脸色涨红,正要将巴掌挥下,就听得楚瑜急促又欣喜的呼唤声:“爹,娘!”

    那声音不似平日那样,包含了太多。仿佛是旅人跋涉千里,历经红尘沧桑。

    两人微微一愣,扭过头去,便看见楚瑜急促奔了过来,猛地扑进了楚建昌的怀里。

    “爹……”

    温暖骤然而来,楚瑜几乎要痛哭出声。

    还活着,大家都还活着。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的人生,完全还可以,重新来过。

    楚瑜点了点头,她当年也曾了解过大楚各将领带兵的风格,卫忠风格的确如此。卫韫继续道:“对峙不过七日,太子便来了前线,持圣旨任监军,太子曾言,如今国库空虚,需速战速决,但父亲并未同意,两人曾在帐中有过争执。但因父亲固执不肯出兵,太子无法,倒也相安无事。”

    “不日后,姚勇来了白城。”

    “姚勇为何会来白城?”楚瑜皱眉,姚勇本是青州统帅,白城死守并无压力,为什么姚勇会出现在那里?

    卫韫摇了摇头:“我的品阶不足以知道。但我清点粮草,管理杂物,我知道,当时姚勇是偷偷带了九万精兵暗中过来。他的军队没有驻扎进入白城,反而是躲在了周边。”

    楚瑜听着,细细捋着线索。

    上一世,卫韫最后是提着姚勇的人头去见皇帝的,可见此事必然与姚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姚勇在卫忠守城时暗中带兵来了白城,而卫忠明显是知道的——连卫韫都知道了。也就是说,卫忠那时候就没打算只是死守了,他和姚勇必定合谋布置了什么。

    楚瑜抬了抬手,示意卫韫继续。

    卫韫一面回忆,一面思索:“后来北狄便来叫阵,那一日于城门交战,北狄很快便溃不成军,父亲带兵往前,我听闻之后,赶忙前去阻止。北狄之勇,决不可能这么快溃败。然而父亲却一个劲儿叫我放心,还道北狄二王子在那里,要抓回来庆功。”

    “公公为何知道二王子在那里?”

    楚瑜迅速反问,卫韫抿了抿唇,明显是不知道,却也从楚瑜反问中察觉出不妥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