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豪门强宠:秦少的首席甜妻 > 第421章 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要你嫁给我

第421章 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要你嫁给我

    他冷哼一声,“谅你也不敢,你要有是爆料的本事也算有种了,当然不是你做的,是沈非瑜做的。”

    她的身体僵了一下,仿佛被泼了一桶措不及防的冰水,冰渣子顺着衣领滑落,浑身湿透。

    呵,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震惊和意外的地方,从她设计她和这个男人发生关系那一瞬间开始,不管她做什么,哪怕再过分,真的,她都不会意外了。

    沈非瑜要报复沈遇,程清池才是那个无辜的受害者,用过以后,一方丢弃,一方嫌弃。

    “简单明了一点,我让你来,是想商量一下结婚的事,家规如此,我不是什么乱玩的人,睡了你我承认,所以对你负责我也认了。而且外界的传言得很难听,对沈氏的形象不利,最好的公关手段,就是我结束单身,对象是你,用不着多大的力,就能堵住悠悠众口。”

    “当然,除非你很确定,一个天下皆知的被沈公子睡过的人,还能找到下一个心甘情愿接盘的,那么,嫁不嫁都随便你。”

    前面的话对程清池来说,比起从前受过的打击,她都觉得不算什么了,甚至连沈遇接下来要说什么更难听的东西,她也做好准备了。

    可她却完没有想到,他说,要结婚。

    和她?

    程清池震惊,脸色瞬间就变了,忍不住往后轻仰了一下,接连东奔西跑,没有好好休息,早晨匆匆忙忙起来,也顾不上吃早饭,大概是有些低血糖,晃动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晕眩。

    “先生,我有喜欢的人。”

    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虚浮。

    “你以为,我就没有了?”

    他觉得分外可笑,如果不是她,他的齐乔会这么委屈?

    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真他妈也是矫情。

    修长的手指交错在胸前,他颇为嫌恶,轻描淡写地瞥了她一眼,“用不着和我说这些无关紧要的废话,我需要的只是和你的一纸婚约关系,哪怕你喜欢个智障呆逼残疾我都懒得管。”

    他的口吻很是嘲弄,“程小姐就别祸害老实人了,何必让以后的男朋友或者丈夫心里有一道坎?还是说你希望以后每吵架一次,他就拿艳照的事来刺激你一次?”

    “还有,偶像剧看多了以为说这种话就可以吸引我的注意,让我对你感兴趣?”

    其实这也是沈遇脱口而出的,至于眼前这个女生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样想的,他并不知道。

    不过,看她死命咬唇的模样,又红着脸憋不出一个字,倒还真是挺有趣的。

    “我没有。”

    他忽然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没有,那你脸红什么?”

    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回应。

    “如果只是为了解决你公司危机的话,应该还是有别的办法的,不一定要——”

    况且,沈遇他看上去,也并不情愿,既然如此,何必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那个男人却收敛住一副带着玩味的表情,他的语气变得很不耐烦,“你他妈是听不懂人话还是脑子有问题,我不喜欢做浪费时间又损失金钱的事,和你的婚姻关系是目前最省时省力省钱的方法,我和你这个丑八怪扯上关系都没哀声哉道,你他妈扭扭捏捏个什么劲,以我的身价背景,委屈你了?”

    程清池张合了一下花瓣似的唇,这个男人,嘴怎么这么毒?

    “我没想要嫁给你,不过就是一夜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沈遇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这个土鳖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让他负责还她清白,用上世纪的思想绑架他,倒还略微出乎意料。

    哪怕到了最后,程清池依然礼貌地和沈遇说了声再见,然后才推门离开。

    那抹单薄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沈遇沉默了几秒,嗤笑一声。

    说的倒是容易,沈公子婚讯早就昭告天下,各大媒体都在等第一时间的消息,他和她都骑虎难下。

    助手忍不住问了一句,“先生,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他蹙眉,“这种事还需要来问我?”

    男助手心惊胆战地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程清池的状况不断,先是花姐告诉她,以后用不着再去花厂工作了,接连请那么多假,她们不养闲人,她还未来得及解释,花姐便匆匆忙忙地挂断了电话。

    程清池没有了工作,后来,本已经敲定下来的房子也陆陆续续颇感抱歉地通知她,已经租给了别人。

    正规中介似乎都约定好了似的,都说没有房源,到了最后,大街上的小广告上面刊登的租房信息,程清池只能一个一个打着上面的电话,结果连这条路都被封死。

    她半夜回到旅馆,发现外门的锁似乎有被人撬开过的痕迹,那一瞬间,所有的恐惧和委屈都涌上了心头,再也忍不下去了。

    程清池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打算换个地方住,这里太过危险,尤其是她身上明显还有在外人看来,可虎视眈眈的一笔钱。

    “看样子是发现了啊,我们刚踩完点准备动手,人就已经跑了。”

    她下楼,便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流里流气的声音。

    程清池大惊,一边庆幸自己的反应还算快,察觉到不对就干脆利落地走人,一边又软着腿,彷徨无助,在没有出这片区域以前,都不安全!更何况,楼下很有可能还有几个放哨的。

    她沉沉地吸了一口气,硬着头皮推开破落旅馆的门。

    一辆肮脏的面包车上,倚着好几个抽着烟的流氓泼皮,她不是没有见过。

    他们看上去似乎是在等着谁,程清池的心一阵狂跳,紧紧握着双肩包的背带,表面上却装作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低头走过。

    流氓们盯着程清池,她的脊背发凉,竖起了根根汗毛,连眼皮都在颤抖,她一步一步走着,再过几分钟就可以走出这条巷子,她不知道,身后那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反应。

    “操他妈的,把她给我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