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越之母凭子贵升职记 > 第47章与雷王妃和离,将娶姜紫萱入府

第47章与雷王妃和离,将娶姜紫萱入府

    陆轩辕回府后,磨墨写了和离书递给王妃雷丽娟,再附上千两银票让她带着雷老头回老乡,他不希望在燕郡城再看到他们父女两。

    雷丽娟叩谢王爷慷慨,她每月拿着二两月例也是煎熬,一下有千金伴身,去哪也好过再待王府。

    陆轩辕的人盯着他们父女离了城,他才放下心来。

    三年国丧制的简化,用以日易月,全国范围内国丧三日,百官奉事者服丧三十六日,陆轩辕才不用再等三年,等过些时日便可以着手准备八抬大轿迎娶姜紫萱入府了。

    姜紫萱以前看过一个土豪姐妹是古风婚服和婚礼,有些羡慕,她可不可以白天穿婚纱呢?晚上再穿红嫁衣敬酒呢?应该可以,方正大家都了解她的古怪脾性。

    对了,到时她可以弄个婚纱店,希望上下花轿那半会功夫,把她穿及地婚纱的美展现给路人,到时她开店肯定会大买,因为这是燕郡王妃引领的时尚潮流品牌。

    也不知道和陆轩辕一说会不会被挨批,毕竟拿婚礼做广告,是对王府更是对他燕郡王的不尊重。

    老王妃日日有陆霖和陆清婉,陆清纤三兄妹的做陪,心态倒是越活越年轻。

    对姜紫萱的偏见,本就慢慢减弱,在先帝下葬那日庆王叛乱,她虽知轩儿有自己的主意能护她们周全,可掀帘看到一批又一批的护卫慢慢倒下,她的心也是慌的不得了。

    再望到寒冷清那个老贼要刺杀新帝,轩儿可能觉得上前帮忙,是小瞧了陆川井的实力,便按兵不动。是姜氏大打出手,她就算武功不如新帝,但她有炽热的护主之心。

    再到她冒险去挑衅庆亲王,虽然她不贤惠不端庄大方,但她这个儿媳妇她接受了。

    姜紫萱本就对婆媳关系不抱太大希望,看在老王妃对孩子们都那么重视的份上,她也不好对她老人家不尊重。

    她在这个时空没有亲属,只能自己上阵和老王妃谈婚事。

    日子陆轩辕都挑好了,就是等着婚服,他也准备了彩礼,准备过几日送过去,递清单给她过目一下。

    她没收,开口解释:"王爷,你我都那么熟了,这些就免了,彩礼抬来抬去怪折腾下人们。"

    老王妃倒是对姜紫萱越来越感兴趣了,赞同道:"轩儿,姜氏说的在理,你送彩礼,她带嫁妆过来时还要捎上彩礼,这多费力。姜氏除了三个孩子,也无亲戚在世,祖宗说的彩礼是给女方家里的,既然姜氏孤伶一人,那彩礼就免了吧!"

    陆轩辕点了点头,把册子放在一旁。

    因为燕郡王是一城之主,亲戚也都在宫里,只能邀请墨迹和以前同门师兄弟出席婚宴。

    女方家属是武馆上下还有烧烤店员工;陆轩辕见姜紫萱这样,他也要效仿她宴请王府上下,特训营的人就另寻他处做乐吧。

    陆川井因为政务繁忙,便信鸽致歉不能见证他们的幸福时刻了。

    皇上不陪同,秦莲儿这个皇后只然也要在身旁监督伺候他,免得他不分昼夜地操劳国事。

    太皇太后见证了数个孙儿和先帝的离开,虽然轩儿大喜,她也高兴不起来,只能让人提前送些贺礼过去,以表心意。

    她也是在先帝下葬那日,才对姜氏有了浓烈好感,轩儿就是个冰山男,而姜紫萱活泼好动,有着路见不平一声吼的直率性格,和轩儿互补般配得很。

    太后先前是荷妃时不受宠,但她在后宫不兴风作浪,安分守己,加上栽培太子有功的份上,没人敢借机欺凌,克扣她宫殿的吃穿用度。

    从小养成的性格,也不会因为升为太后而藐视王法,和众太妃相处十分融洽。

    太后以为庆王那日势在必行,还好燕郡王府在后面帮了一把,不然她的下场,还有她身后数百族人的性命都难逃一死。

    燕郡王和姜紫萱大婚,她送的礼比太皇太后的还厚重,不是她不把老人家放眼里,而是她除了送礼不知如何表达她的真诚的谢意。

    秦莲儿这个皇后,不需要怎么管理后宫,每日去给太后和太皇太后请安便是。

    打算再过三年守孝期,再给皇上添个嫡子,好让皇位有传承之人,也免得太后和太皇太后着急。

    临近婚期,姜紫萱又来了趟王府,老王妃摇了摇头,教导她说:"姜氏,古人云‘婚礼前见面,婚后不相见‘出嫁前就不要见轩儿了。"

    她点了点头,准备出府,被陆轩辕抓个正着,他和老王妃请安后,便把三个孩子丢下,拽着她去朝阳苑。

    关上房门坐下后,把她扯落到他大腿上,在她耳边呼气问:"陆姜氏,近期可有想念本王?"

    姜紫萱在他手上,不得不认怂,目视他真诚地答:"有郡王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那方才怎么跑那么快,没见到本王便抬步出府?"他陆轩辕不是那个好哄骗的主!

    嗲嗲地抱怨一下:"是老王妃说,婚前男女不得相见,这是老祖宗定下规矩,不然婚后生活不和谐!"

    "老祖宗他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相见是怕一方或双方悔婚,所以不予相见,你同本王与他们不一样,这规矩不守也罢!"说完便啄上她的小嘴唇!

    ……

    门口三个捣蛋鬼,正扑在未内拴的门外,从门缝看看爹娘在做什么?

    他们三先前给祖母请了安,看爹娘走远后,陆霖便和老王妃告辞说:"祖母,孙儿多日不见娘亲,思念得很,我带妹妹们去闹闹她~"

    老王妃都听这小鬼这么说了,哪还有留他们三的道理,挥手让他们早去早回。

    梅姨觉得这样不好:"小姐,指不定小王爷和准王妃在做什么羞于见人的事,这让孩子们见着,那不是……"

    她抬手打断心腹的后面要说的话:"无碍,轩儿他武功高强,知晓方圆几里的动静,他自知分寸!"

    这下梅姨放心了,扶着老太妃起身回院子念佛经。

    陆霖带着两个走路一晃晃荡荡的妹妹们,觉得她们走得太慢,浪费他的时间,只能对翠儿和芬儿吩咐:"你们抱着小郡主跟上!"

    他跑在前面带路,院外的守卫拦着说:"小世子,王爷和准王妃在里头,容小的通报一声!"

    他叫住说:"不必了,爹爹在正厅说了,让我带妹妹们随后过来~"

    翠儿和芬儿两人合计眼色,不知会不会坏了王爷的兴致被挨板子,可是守卫已经放小世子进去了。

    房间门口随时待命的左一,看到了这个小祖宗又来坏好事了,本想拦住他,谁知小世子开口便说:"本世子放你一日假,你走好!"

    翠儿和芬儿也放小郡主们下地,陆霖和妹妹说:"嘘!"让双胞胎慢慢跟上,不要弄出声响。

    两丫头和左一扎堆站着,左一批评两人:"你们两怎么不拦着点小世子?"

    翠儿吐槽:"你不也是没拦住,放心吧,小世子一人做事一人当,不会牵连你我。"

    陆轩辕的唇一路向下,手也抚上她胸前,……耳听八方的他动晓隔门有耳,把手放规矩了,唇亲吻到她锁骨也停了下来。

    姜紫萱不满地问:"怎么不继续了?"

    他拍了拍她屁屁,示意她起身,再对门口的人说:"进来吧!"

    陆霖在想,被发现了吗?他很小心,妹妹们也很乖乖听话呀!

    还是推门而入,最后进的小郡主,倒是乖乖地把门合上。

    姜紫萱尴尬不已,这三个孩子怎么可以这样呢?也不知道他们三到了什么画面了。

    走上前蹲下讨好问:"宝贝们,你们用过早膳没?"

    两小郡主跑去陆轩辕脚边,只有陆霖回答她:"娘亲,霖儿同妹妹们一起用过早膳才去正厅给祖母请安!"

    姜紫萱很欣慰,还好陆霖还黏着她,不然她分分钟被两小郡主气死。

    她牵着霖儿坐下,关心起他的功课来:"霖儿,近期怎么又如此清闲?"

    "娘亲,夫子他授课张弛有度,不能死读书,不然就成书呆子,霖儿读书也不为功名利禄,只求知识!"他已经很努力了喔,只是他努力的时候,大家都看不到。

    "我儿言之有理,玩乐才是孩子天性,霖儿你知道吗?娘亲以前6岁左右开始念书,20岁才离开学堂,之后都不愿再看到书本之类的东西,头疼的很!"一生中最美好的时间都束缚在学校里了。

    陆清婉先大哥开口说:"骗子~"

    姜紫萱瞪陆轩辕一眼,示意管管你女儿。

    陆霖知道娘亲是魂穿人,所以她说的都是她以前的事,但妹妹们不知情,现在和她们两解释不清,可能要等她们再长两三岁。

    陆轩辕把拍了拍左右两旁的空椅,让两姐妹坐上来,问大郡主:"为何说你娘亲骗人?"

    她伸长手拿了块不远处碟子装着的漂亮桃花糕,浅尝一口答道:"爹爹,娘亲蠢,读书少,骗人~"

    姜紫萱呕心沥血,不就是分不清她们两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吗?

    陆清纤嘴馋望向大郡主问:"姐姐,好吃吗?"

    老二点点头:"妹妹,你也吃!"说完,用另一只手拿起一块,递到小郡主面前。

    老三双手捧过,甜甜地说:"谢谢~"小咬一口,嗯,真好吃~

    陆轩辕问两丫头:"婉儿,纤儿,是不是早膳不合你们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