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她是我的星辰 > 25.不说再见20

25.不说再见20

    购买比例不足80%的会看到此防盗章  刑信晗坐在沙发上,乖巧地给刑晗珺捏肩捶背, 这会儿不管母亲说什么她都毫无条件地应下, 这才让刑晗珺慢慢地不再说道她。

    “对了, 小晗,你这次在家里呆几天?”

    刑信晗叹了口气, 将手放下来, 待刑晗珺转过身来, 她挽住刑晗珺的胳膊,歪头靠住母亲的肩膀,“也不多吧, 就两三天。”

    “九月初就要去唐县拍摄山区的那一部分。”

    刑晗珺问:“那多久才能回来?”

    “最少一个半月,具体还是要看拍摄的进度。”

    又和刑晗珺聊了会儿,刑晗珺就回了房间睡觉, 刑信晗在客厅里吃着水果看电视,过了会儿,被她放在旁边的手机的屏幕闪亮了下,刑信晗放下果盘, 拿起手机来,看到了苏南的消息。

    刑信晗回道:

    她扬起笑,打字:

    随后又紧接着发来一条:

    刑信晗轻笑,回复了他一个“ok”的手势。

    约好了见面的事情, 两个人又闲聊了许久, 一直到电视剧都播完了, 刑信晗消灭掉了水果好一会儿,都要起身回房间去睡觉了,才互道了晚安结束聊天。

    隔天下午,刑信晗打扮好自己,下楼后看到了母亲,她心情愉悦地对母亲说:“妈,我去找诺然玩儿。”

    “晚上还回来吃饭吗?”

    “回!”刑信晗对刑晗珺说:“就在家这么几天的时间,我肯定要回来陪妈妈吃饭的!”

    “等我回来和你一起吃晚餐啊妈妈!”

    刑晗珺笑了笑,“好。”

    刑信晗到了甜品咖啡屋就让杜诺然给她做了块草莓芝士,店里不忙,两个女孩子就坐下来聊天,杜诺然问了问关于刑信晗近期行程的问题,随后道:“你这次怎么这么有良心,知道临走前过来瞅瞅我?”

    刑信晗边吃边笑,说:“我哪次没良心了!我的心里一直都是有你的!”

    “你可拉倒吧,”杜诺然用手指戳了戳她的脑袋,“你心里指不定有哪个医生呢!”

    刑信晗:“……”她有点羞赧地嗔杜诺然:“诺然!”

    杜诺然挑挑眉,悠哉悠哉地喝了口咖啡,“怎么?我说错啦?”

    刑信晗解释:“我和他没什么的,就……朋友啊!”

    杜诺然点点头,敷衍地笑,拉长音说:“好~就只是朋友……而已。”

    “而已”两个字特意咬了重音,略带调侃。

    傍晚苏南带着鹦鹉出现在了甜品咖啡屋,杜诺然见到他就“哟”了声。

    苏南嘴角含着笑意对杜诺然点了点头,问:“她在哪个包间?”

    杜诺然笑道:“上楼左转第二个。”

    苏南微微颔首,“谢谢。”

    等苏南上了楼,杜诺然边往后厨走边自言自语道:“我就说嘛,这丫头片子怎么就跑这里来了,原来是约了她那个医生,啧。”

    苏南到了包间外面,礼貌地敲了敲门,随后才推开,豆子在看见刑信晗的那一瞬间就开始叫:“欢迎回来!欢迎回来!”

    刑信晗惊喜又开心,她望着苏南,问:“你教它说的吗?”

    苏南只是笑,问:“怎么样?开心吗?”

    刑信晗嘴边的笑意又扩大了几分,她点头,“嗯!”

    她忍不住用手指点了点鹦鹉的脑袋,“豆子,你怎么这么聪明呀!”

    “你有没有想我呀豆子?”

    豆子:“想你了!”

    刑信晗蓦地笑出声,苏南坐在她的对面,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眉开眼笑的模样,满心欢喜。

    “你是九月初就又要走了对吧?”苏南抿了口咖啡问她。

    刑信晗点点头,“嗯,这次离开就要去唐县那边了,要到一个山区里拍摄。”

    苏南的手放在桌下,他有点紧张地搓了搓手心,抱着点期待问道:“那你这两天什么时候有空,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刑信晗漂亮又璀璨的眼睛扑闪了几下,她咬了咬嘴唇,有点为难道:“这次……可能不行,”刑信晗很愧疚地对苏南解释:“我回来才发现我妈这段时间的身体状况一直就不太好,我想多陪陪她,哪怕只能多陪她吃一顿饭……”

    她不知道该怎么对苏南讲清楚她现在的心境,就在刑信晗打算再说些什么时,苏南就打断她,很理解地笑道:“我知道,懂你的感受。”

    刑信晗愣了下。

    他继续说:“我也经常因为工作繁忙的原因很久都不回家一趟,能安安心心坐下来好好地陪他们吃顿饭更是奢侈。”他扬了扬嘴角,“我妈有时候实在太想我,就会劝我让我回家住,她说这样她就能常常见到我。”

    苏南顿了顿,笑的无奈:“可我回去住的话,万一半夜有急诊需要我立刻去医院,我就必须得马上爬起来开车出门,但我妈向来睡眠浅,有个什么声响她就会被惊醒。”

    “所以我宁愿在外面住,有空的时候回去看看他们。”

    刑信晗抿了抿唇,微叹,然后又舒了口气,她的脸上漾开笑,转了话题问他:“我今晚把豆子带回去好不好?临去唐县前再交给你。”

    “当然可以。”苏南不假思索地答应。

    刑信晗转头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对苏南说:“为了感谢你这段时间帮我照顾豆子,”她把那个小物件放到桌上,“这个送给你。”

    苏南看着被放在桌子上钥匙扣,微微讶异。

    刑信晗目光闪烁了下,对他说:“从海城临回来之前逛街偶然间看到的,虽然不贵重,但……”

    “很好看。”苏南拿起来翻来覆去地看了看,发现挂饰上刻了一行英文,是很简单的祝愿:wish you happy everyday。

    他的嘴角翘起来,说:“我喜欢。”

    刑信晗眉眼弯弯,笑吟吟道:“你可以把它挂到车钥匙上,或者家里的钥匙也行。”

    她的话音还未落,苏南就拿出了车钥匙,直接将钥匙扣挂了上去。

    随后他拿着车钥匙晃了晃,又说了一遍:“好看。”

    两个人又坐了会儿,刑信晗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对苏南说:“不早了,我要回家了。”

    “行。”苏南应声。

    刑信晗笑着说:“你今晚没别的事的话,也可以趁机会回家陪你爸妈吃晚饭呀。”

    他低笑,点头,“嗯。”

    刑信晗站起来,挎起包包,拿了鸟笼,“那我先走啦?”

    苏南“嗯”了声,“再见。”

    “再见。”刑信晗笑语盈盈道。

    就在她从她身侧走过去正要打开包间的门时,苏南突然起身拉了她的手腕一下,“诶……晗晗……”

    刑信晗的心猛然一滞,那一瞬间仿佛缺了氧,待她回过神来时,苏南早就手忙脚乱地收回了握住她手腕的手,但他掌心的热度还在,灼的她肌肤都在发烫。

    刑信晗扭过头来,仔细瞧的话,会发现她的眼神有那么点不自然。

    苏南努力保持着镇定问她:“那……等你走之前,我们还约在这里?”

    刑信晗唇边漾开笑,“嗯。明天傍晚来这儿,我把豆子交给你。”

    “好。”

    苏南站在门口目送着刑信晗离开,他的内心忍不住窃喜,在刑信晗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后,他抬起刚才抓住她纤细手腕的手来,垂头看了看,仿佛还能感受到刚才那一抹有点软很顺滑的感觉。

    刑信晗出了甜品咖啡屋,从包里拿出了车钥匙,她低头看了眼车钥匙上的长方形挂饰,偷偷笑了下。

    可能是因为要进剧组拍戏,应该好长时间不能和他见面了吧。

    杜诺然问完凑近刑信晗,好奇又八卦地说:“小晗,你该不会是……”

    “没有!”刑信晗打断,“当初和公司签约时就明确有一条说27岁之前不考虑恋爱的。”

    杜诺然哈哈笑,“你心虚什么呀?我也没说你和他有什么吧?”

    刑信晗:“……”

    她的脸悄然红了红,似乎是想要掩饰心里的不安,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香醇的咖啡。

    杜诺然知道适可而止,也不再闹刑信晗,反正她是旁观者清,看清楚了这个她当作妹妹看待的女孩子此时的状态。

    哪怕还没到喜欢的地步,对这个送她鹦鹉的苏医生有好感总不会错了。

    杜诺然陪了刑信晗一会儿就又去楼下的后厨忙去了,刑信晗依旧坐在包间里安安静静地等着苏南。

    她其实从小就最讨厌等人,因为会害怕。

    父亲是一名缉毒警察,她很小的时候每天都和妈妈还有哥哥等父亲回家,每次父亲答应她要带她去哪里玩,最后都去不成,那个时候的刑信晗还小,只知道是因为父亲有任务在身,要去抓坏人,所以才不得已失约。但每每看到父亲平安回家来同他们团聚的身影,她就会很高兴,心里也会如释重负地松一口气,尽管父亲并不常回家,这样能一家四口团聚的时光也极少。

    直到她11岁那年,父亲在抓毒贩团伙时不幸牺牲,虽然那时的她少不经事,但这场变故,对刑信晗的影响很深。

    后来哥哥选择了干消防,开始和父亲一样每天忙于工作,总是答应了回家来却做不到,因为他要去救人救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