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妖孽王爷,庶女要逆天 > 第97章 两者相遇

第97章 两者相遇

    冷风独自一人潜入宋国公府,他要与宋国公商议此事,他知晓自己的父皇喜爱贤才之人,所以一直没有将慕晋书发配,只是再给他一个机会为自己辩解,不让他人提起只是,不想让他人知道他对慕晋书的偏心。

    冷风来时吓坏了正在书房里的看书宋国公,他不知为何六皇子会亲自前来,有些许受宠若惊的感觉。

    “臣参见六皇子,六皇子光临寒舍有何事?”宋国公给这个穿着一袭黑衣的六皇子行礼,他一向不会轻易的露面,只是让自己的属下前来。

    “起来吧,听说招兵一事已经被发现了,你可知是何人告知?”

    “六皇子一位拥护四皇子的大臣告知,但那人藏得很深,不知是何人。”

    “那就是宋国公没有查出咯。”

    “是的六皇子,但我已将慕大人拉下水,他那日还以臣,一路跟随着,只好将他当做替罪之羊。”

    “父皇还是对于他留有偏心,没有立马的处置他,一直拖着没有发配,你要尽快将此事解决,不可暴露我与你之间的关系。”

    “是,臣明白。”宋国公一直为六皇子办事,没有人知晓此事,他还是拥护着六皇子,一直在背后偷偷的为他办事。

    冷风从书房的窗户离开,他感受到有人在跟中自己,加快了速度,他没有回府,要将后面的人甩掉,他知晓是四哥的人,来到一处角落,将后面的人抓住。

    “你是何人?”冷风掩盖住自己的面貌与声音,看着同自己一样的黑衣人,拉下他的遮挡之物,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之上。

    “你又是何人,我只是已是好奇而已。”黑衣人没有被他的刀所吓到,依然傲娇的回答着面前的人,他不可以暴露自己,他早已将藏在舌下的毒药随时准备好。

    “不必和我说谎,你可是四皇子之人?”

    “不是,难道你是?”他当然不是啦。

    “还在嘴硬。”冷风以为他在说谎,刀子更加接近了他的皮肤。

    冷风不知冷傲龙的人已在暗处,他用剑瞄准着冷风等待着时机,他在不备之时,后背感觉有些凉意,一支箭直朝他的要害射去,冷风眼疾手快的避开了剑,没有射中他,他看见暗处有一人离开,因为黑衣人已在他不备时逃了,他目的达成也离开了。

    冷风盯着手上刚从黑衣人那儿撤下的黑色口罩,抓的很紧,眼里满是愤怒,“四哥真是厉害呀。”他不经的嘲笑着冷傲龙的手段。

    慕言溪的手下小心的潜入到王府像慕言溪汇报着情况。

    “回王妃,刚已和一直在宋国公府书房的黑衣人碰面,发现并不是一个人。”那日之人没有冷风的武艺高。

    “你怎么逃脱?”慕言溪不是不相信自家的人,而是被找到就很难逃脱,所以每个黑衣人身上或舌下都备有毒药,以便有什么不测。

    “回王妃,我本想在暴露之前咬破毒药,可是在暗中还有一人,射箭分散了他的注意力,才已逃脱,那人不是我们的人,估计是四皇子的。”

    “你可知出入宋国公的是何人?”

    “不像是侍卫,像是主人的口气。”

    “估计是另一个皇子了。”慕言溪没想到冷风会亲自去宋国公府,估计是有什么事情了,真是心机呢。

    “那人,问我是否是四皇子的人,估计应该早已知道四皇子在暗中观察。”

    “你小心实行,必要时掩护着四皇子的人,不要暴露自己,下去吧。”

    “是。”黑衣人不动声色的离开了王府,继续回到了宋国公府监视着。

    慕言溪坐在凳子上,不是的摸着剑,想着送剑的人,想必他也知道了有我的人在监视这吧,他为何没有质问我呢,估计冷傲龙的人一边监视着,一边保护着慕言溪的人不让其暴露吧。

    他们都知晓了对方的秘密,可是都默契的用着同样的方式保护的对方的秘密,装着不知晓。

    宋国公府,慕言诗已经受够了这个嬷嬷,她要反抗,现在的自己竟然连一个嬷嬷都敢欺负,以后她还能好过吗。

    慕言诗晚上坐在床上等着季崇高回来,她要要回自己的侍女。她摸着肚子里的孩子,她想将他扼杀在自己的肚子里让他不再生长,生不出来,但是季崇高一直都给她喂着安胎药,嬷嬷一直在旁监视着,她好几次都想服用堕胎药都被嬷嬷阻止了。

    慕言诗很是不甘,她看着季崇高推开门径直的走到床上,没有之前的一身酒气,很是清醒,慕言诗没有理会他,就只是在床上坐着,不为他的羞辱而感到生气,她面无表情。

    “将我的人还给我。”慕言诗不带任何表情的命令着季崇高。

    “你这是在命令于我吗?你这对我没有任何用处。”季崇高没有任何理睬她的意思,还是像往常一样,欺身上前,将她扑到。慕言诗摸着身旁的匕首放在季崇高的脖子上,让他不得动弹,可是季崇高没有任何害怕,反而大声的嘲笑她。

    季崇高反手就将匕首抢走,“你求我,我就不再欺负你,并将红绡还给你,你看如何?”

    “你休想。”

    “真有骨气。”季崇高打量着手上抢过来的匕首,打量着这个充满仇恨眼神的慕言诗,真是有趣。

    “不然,你喝了它,我就还你。”季从高想到了好玩的游戏,他将药在慕言诗的眼里倒在碗里,送到她的面前。

    慕言诗知道他现在是不会毒死自己,一言不发的将茶喝了下去。

    季崇高看着她竟然喝了下去,露出了笑容,“你都不问是什么药?”他打量着慕言诗等待着药物的反应。

    “你会毒死我吗?”慕言诗反问着季崇高。

    季崇高没有上床,也没有在打扰慕言诗,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毕竟等会儿会有好戏看。

    “没事儿就滚。”慕言诗不想看着眼前的那个滚蛋,自己看着都觉得恶心。

    “谁说我没事了,我在看着好戏呢。”季崇高不没有离开的意思,因为她知道不就就回有好戏了,她也不会厉害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