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网游小说 > 头号前锋 > 第三十章 三男一女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三十章 三男一女不得不说的故事

    凯撒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女孩挤了进来,接着房门就被她给关上了。

    延斯·巴默尔紧张地注视着凯撒的房间,突然开始有些后悔答应格林了。

    时间回到格林的派对上。

    “什么?”巴默尔看着格林身边的那个女孩子,低声道:“把她送到凯撒那里?开玩笑,那我不成拉皮条的了。”

    格林说:“说啥呢表哥,人家娜塔莎可是正经女孩子。”

    被叫住娜塔莎的姑娘端着酒杯倚靠在格林身上,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正经女孩子。

    延斯·巴默尔觉得自己可能有些落伍了。

    说不定现在正经女孩子的标准就是:喝酒、蹦迪、泡男人呢。

    “你是球队核心,那些保安肯定不会拦你。叫娜塔莎把头蒙上就行,鬼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到时候我们捉奸在床,看凯撒有什么说的。我就不信你们那个狗屁教练会眼睁睁地看着球员把女朋友带到宿舍里来?”格林摊摊手,像个生意人似的提议道。

    延斯·巴默尔有些犹豫,如果说计划真能成功,乌克绝对会把凯撒开除的。

    毕竟球队里有这个规定,别说在宿舍了,就连在外面玩过头了,都会被乌克惩罚一顿。

    可是。

    自己真的和凯撒有这么大的矛盾吗?

    仔细想想,一开始自己就是因为格林被他殴打才知道凯撒这个名字,后来从表弟嘴里得知,他可怜的女朋友差点被凯撒等人**了。

    虽然自己非常信任格林,不过万一这小子在骗自己呢?

    延斯·巴默尔的犹豫被格林看在眼里,他凑过身去,小声道:“想想吧老哥,现在那个凯撒不知道给你们教练灌了什么**汤,你现在还是核心,可是以后呢?你能保证那小子不会觊觎你的位置?”

    巴默尔翻了个白眼:“他是前锋,我是中场,怎么抢?”

    格林笑道:“延斯啊,我虽然不懂球,可是中场不就是为了帮助前锋而存在的吗?你能忍受自己前面站着这么一个人吗?而且还要给他传球、帮助他得分。”

    延斯·巴默尔回想起了今天比赛的那个丢球,如果换做别人,自己早就把球传过去了。如果是别人,自己也不会因为愧疚而拼命奔跑,差点抽筋。

    “干吧,把那小子搞走把,他根本不配踢球。”格林揽住延斯·巴默尔的肩膀,低声道。

    犹豫半天,巴默尔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娜塔莎也不知道和格林是什么关系,知道了计划之后还欣然前往。

    “我还没有和职业球员做过呢,听说你们个个身强力壮,真的假的啊。”娜塔莎看上去岁数不大,也就20出头。可说起话来,一点都不含蓄。

    延斯·巴默尔被她摸了一把,皱着眉头躲开了。

    这种女孩如果是好女孩,那我宁愿单身一辈子算了。

    随后,延斯·巴默尔就带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娜塔莎去了球队宿舍。成功躲开保安的目光之后,送到了凯撒门口。

    接着,他就在门口坐下了,等着进去捉奸。

    “你是怎么进来的?”凯撒退后两步,他妈的德国也有仙人跳?

    娜塔莎冲着凯撒抛了个媚眼,接着就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下来。

    凯撒瞪大了眼睛,这家伙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

    不不不,还是穿了的。

    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内衣。

    “喂喂喂,你是不是喝醉了?”凯撒跳到床上,这到底什么情况?

    “这么着急上床吗?好,我也来。”娜塔莎笑嘻嘻地坐在床上,不小心摸到一手卫生纸,挑逗地看了看凯撒。

    后者老脸一红,一把抢过来:“最近有点感冒了。”

    “嗯你这里好热啊。”娜塔莎刻意地伸展身体,暴露着诱人的曲线。

    凯撒这间宿舍的空调是全新的,开足了马力,一点都感受不到外面的寒冷。

    “来嘛,我们上来慢慢说。”娜塔莎钻进被窝,只露出一张美丽的面庞。

    凯撒退后两步,这绝对是个阴谋。

    球队宿舍外人根本进不来,除非

    难道是大十字送自己的礼物?

    没道理啊,他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欢太成熟的,怎么还找了这么一个球霸过来。

    不不不,大十字的工资都补贴家用了,他哪来的钱叫小姐。

    凯撒还没有想到巴默尔那里去,却不知道人家正堵在门口,就等着他出糗呢。

    “我说,小姑娘。”凯撒陪着笑脸,娜塔莎掀开被子:“小?哪里小了。”

    “不不不,我说姑娘,要不你先回去,咱们日后再谈?”

    娜塔莎笑而不语,凯撒不禁一阵菊紧。

    冷静!

    这一定是陷阱!

    可是,我特么怎么出去啊。

    凯撒正站在空调的出气口边,热风吹出来,搞的他都出汗了。

    娜塔莎抛着媚眼:“怎么那么热啊,要不要我帮你降降火?”

    降降火?

    有了!

    凯撒立刻套上了羽绒服,一脸淫笑地看着娜塔莎:“我先给你降降火吧!”

    说着,他将空调调到了16c,然后如女孩所愿地把她的被子掀开了。

    巴默尔在门口算着时间,却正好遇到了走过来的乌克。

    最近球队状态不错,乌克的心态也很放松,刚刚出去喝了两杯,打算去找凯撒聊会天。

    “诶,延斯?你在干啥?”乌克的声音在清净的走廊里如同炸雷一般,吓得巴默尔差点跳起来。

    “没没没、没干什么!!”巴默尔惊慌失措地挥了挥手,该死的,要是被乌克知道了

    等一下,我不就是想让乌克知道这事、然后驱逐凯撒吗?

    他自己跑过来,不正合我意吗?

    延斯·巴默尔立刻换上一副千年难遇的笑脸:“我听到有奇怪的声音,过来查看一下。”

    乌克打了个冷战,一部分是因为喝了酒,被冷风激的。另外一部分原因就是延斯这家伙是不是喝多了,竟然给了自己一个笑脸。

    还是说刚刚过去的情人节上,他还有未完成的遗憾,所以在这里等着自己?

    此刻的气氛有些尴尬,一个在想怎么把乌克引进去,一个在想对面那家伙是不是在想怎么爆自己菊花。

    正当两军交锋的时候,凯撒的房门突然被从里面打开,一个只穿了内衣的**一边气急败坏地怒骂着相当难听的话,一边冲出房门,直嚷嚷着:“冻死我了!冻死我了!”

    乌克一脸懵逼地看向凯撒的房门,后者从屋里出来,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哈哈哈!有本事别跑啊!”

    这、自己是不是喝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