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进击的巨人之逃杀 > 第71章信念

第71章信念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表姐毫无办法的盯着屏幕里徐世雄的表现,徐世雄总算鼓起勇气敢去抓住赑屃,然而赑屃毫不理会大天使,单手抓住赑屃后背的大天使被拖走往前滑行,大天使踩在地上。脚后跟镶进土地里勒出一道深深沟壑。

    父亲沉稳的声音响起;“轰炸机马上要出发了,徐世雄准备好没有?”

    “马上。”表姐不知道怎么回答,明明勾引这么简单的任务,徐世雄偏偏完成不了,表姐认为父亲这次看错了人。

    为什么偏偏军部和父亲都想要这个一事无成的家伙?表姐郁闷的想着。

    计划开始前,本来以为轰炸机比较难得到,新教没有轰炸机,父亲只说了一句话;“借。”找谁借?表姐万万没想到父亲找军部借轰炸机,而且还成功了。

    cc努力的打开营养舱门,会员机甲胸部机械弹出营养舱,里面的营养液从迸射的漏缝中流出,新鲜空气顿时充斥狭窄的营养舱,望着静谧的夜空,cc长出一口气,闭上眼努力呼吸氧气。

    赑屃已经接近臃肿的会员机甲,他同样看到弹出的营养舱,伸出手想将营养舱抓住,跟在身后的徐世雄当然也看到了弹射出的细长管状白色舱体,心知cc就在其中,见抓不住赑屃,干脆放开手猛然跃起,凌空一脚踢向赑屃。

    赑屃一个踉跄往前,摇摇晃晃的走了几步,伸出的手抓空了营养舱。

    cc听到外面沉重的声音,连忙钻出一枚头看向外面,赑屃总算又注意到徐世雄的存在,它嗓音发出奇怪的撕裂声,重新转头看向大天使。

    “来啊!”徐世雄朝赑屃单手挥挥,赑屃终于恼怒,不顾一切趴在地上,手脚并用朝大天使猛扑而去,徐世雄已经,连忙驾驭大天使转头狂奔,夺路而逃。

    表姐看到赑屃终于被大天使吸引,连忙对父亲道;“轰炸机可以行动了!”

    “你有没有告诉过徐世雄,他只有一分钟时间飞出喷射范围?”父亲询问表姐。

    “我告诉过徐世雄,一定要尽快逃离火山灰覆盖区域。”表姐点点头,她都交代过徐世雄,只希望徐世雄能够好好遵守。

    父亲嗯了一声,他又道;“天眼那边我也安排人处理完毕,你给宇航员打钱没?”

    “打过去了,迦南留下了漏洞吗?”表姐问。

    “你检查一下。”父亲指挥。

    黑漆漆的指挥室内,一直在外开会的老头回了来,他看见一直坐在指挥室神情紧张的三人,笑呵呵的问;“怎么?赑屃很难处理吗?”

    “倒也不是关于赑屃,我们头疼的是新教。”有人回应。

    “新教刚刚来了电话,他们知晓我们一切。”

    “真像蛔虫啊!”

    “军部和他们合作了。”他们一言两语的解释。

    “合作?”轮到刚回来的老人惊讶了。

    军用运输机穿过厚厚的黑色云层,经验老道的机长牢牢把控着方向舵,稍微有一点摇晃他就立马调整参数。

    钟炳航脸色苍白,他戴着耳机,闭着眼睛,努力想象自己坐在空旷的大草原上,只有这样才能稍许给他内心带来片刻的宁静。

    弦也许感受到钟斌航的难受,她突然发问;“你为什么选择成为硬核驾驶员?”

    “啊?你在问我吗?”钟炳航睁开眼睛,坐在窗口的弦紧盯自己,钟炳航理所当然的认为弦在询问自己。

    “我当然是在问你。”弦点点头。

    钟炳航扯下一只耳机道;“你呢?你又为什么?”

    弦想起跳楼的那天,军部的直升机找上自己,从直升机上跳下一个戴着墨镜的西服男人,他梳着渐变飞机头,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

    “你不要的命,我来帮你续上如何?”男人说的话如此中二,然而在弦的耳朵里却并没什么奇怪,弦反而模糊的点点头,男人向他伸出手,直升机降临至与天台平行,男人牵着弦的手一跃而进机舱,弦也没问什么,第六感告诉她相信这个男人,可是自从到了军部后,再也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我,当时在上课睡觉,有人打在我头上,我这人有起床气,就算老师打我我也会骂回去,但是抬头看是个男人,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当时我就消气了,那个男人带我来军部,说反正我也不好好学习,还不如为世界和平效力。”钟斌航气鼓鼓的想起那个男人。

    白荔插嘴道;“虽然你没好好学,但是各科成绩依然领先前十名,为什么要隐藏自己?”

    钟斌航笑笑,拔下耳机,里面放着纯音乐《love theme from》,“迪迦奥特曼片曲”。

    “你居然听这个?”高沁噗嗤一声笑出来,钟斌航童心未泯。

    旋律婉转,听起来带着莫名的感伤,钟炳航不以为然的跟哼着,有人和他聊天让他暂时忘记了恐高症。

    “这是我弟弟小时候看的。”高沁讽笑着说;“我还记得我弟弟看到最后一集,奥特曼变成石头沉入海底,我说奥特曼死了,他居然还哭了!”高沁哈哈的大笑。

    钟斌航没有说话,或许高沁不知道的是,当年迪迦在孩子们心中的分量。

    “知道吗,有一则小故事,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海啸像怪兽一样扑向了福岛海岸。救灾队员在一面承重墙下发现一个十岁左右男孩弯曲身体保护住了妹妹,手里紧紧捏着神光棒。生命最后一刻,他变成了光,变成了迪迦,用信念守护自己的妹妹。”钟炳航的一番故事让高沁彻底闭嘴。

    高沁尴尬的啊了一声,她顿顿道;“我不知道。”

    钟斌航暂停音乐,空气变得肃穆寂静,偶尔发出铁器的抖动声,那是气流造成的。

    “孩子们的世界很单纯,知道为什么我愿意答应那个男人加入军部吗?很小的时候我怕黑,我特别梦想自己成为奥特曼,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我更希望自己在心仪的女生面前变身迪迦,获得他们的崇拜感,所以当男人说出我可以不好好学习,但是可以守护世界和平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没错,越来越大,才发现人类世界愈发残忍,但是我愿意去守护,这是平成奥特曼们告诉我的,更是圆谷英二留在当年孩子们心中的理想。”钟斌航毫不犹豫的说出。

    小孩子们的信念,不值得忽视。

    高沁张张嘴道;“抱歉啦!我不是故意的。”

    “你又为何加入硬核部队?”钟斌航反问高沁。

    高沁默默笑笑;“毫无理由。”

    白荔看到气氛不对,连忙缓场道;“好了,认真思考自己作战任务,别想这么多了。”

    钟斌航按下播放键。

    小时候的梦想依旧回荡在机身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