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小将很嚣张 > 第二十三章 嘿嘿阎柔(单四)

第二十三章 嘿嘿阎柔(单四)

    问了系统等于白问,赵信索性就自己摸索。吩咐朱童在范阳城内寻找几个手艺精湛的打铁师傅,自己跟着印象中潘森的长矛画了个图纸,请工匠照着模样打造。

    半日后,长矛打造完毕,自有士卒送到赵信手中。只见长矛与一般弓箭差不多长短,这打铁师傅倒是个爽快人,听说是赵信的吩咐,免费为三跟长矛做了个易于挂在后腰的矛壶。

    拿到长矛之后,赵信忍不住立即实验,庭院里面的一切都成了赵信瞄准的目标。

    庭院中的下人一开始还挺感兴趣,围观赵信训练,直到赵信一矛扎出去,不禁脱靶,还她孃的插死了一只小黑狗,这些下人方才作鸟兽散!

    “她孃的,什么50%的命中率啊,放狗屁!老子明明瞄准的是靶心,为什么扎在了靶杆儿上!”任由赵信吐槽,这长矛飞掷的技能,还是难登大堂之雅。

    身为范阳令,赵信也开始接手政务,不得不说,这正午一类的事情,真是脑瓜子疼。每天各种琐碎的事情,忙不完理不清,赵信忽然感觉到压力山大。

    身边的朱童、周仓、杜江等人皆是糙汉,如何做的了文字功夫。朱童还要,至少认识点儿字,也有算账功底。周仓这个蛤蟆皮,自己名字都写不清楚,这就让赵信很生气了!

    直接强令周仓每天学会十个字,每天晚上赵信睡觉之前,还把周仓叫到床前当场默写!可把周仓给哭死了,同样身为军司马的魏烈,见周仓日子过得如此苦涩,多次出言取笑。一日周仓在赵信床前默写完之后,故意把此事告知赵信。

    赵信嘿嘿一笑,索性让魏烈一同陪练!

    几个人这样玩,日子过的倒也挺快。但赵信焦急的不行,因为这些日子下来,他充分感受到自己麾下没有个像样的文官,便是一个秘书都找不到!

    “不行!必须要找个能文善武的,阎柔就不错,且让来试试看。”

    正午时分,阎柔正在家中用饭,忽有军士前来传叫,阎柔不知何事,急忙放下碗筷赶到赵信官衙府。赵信揽着阎柔的胳膊,一番巴结,阎柔还真的听有些不习惯。

    “主公,您有何事只管吩咐,您这样,阎柔收受不起啊。”

    赵信嘿嘿一笑,也不多说,拉着阎柔一起吃了顿饭之后,方才不好意思的说出自己那方面的需求。阎柔听闻之,连道“阎柔惶恐!心有余,但惧力不足也。”

    赵信大手一挥,没事儿,我带着你一起做。

    就这样,阎柔整天就像是赵信的私人秘书,跑前跑后的办事儿。

    数十日过去,赵信一如既往的治理政务,却是忽闻有一名叫鲜于辅的人前来投靠。对于鲜于辅,赵信并不怎么关注,但至少知道其姓名。依稀记得,鲜于辅是现任中山国国相刘虞的人。

    三国演义中,刘虞被公孙瓒所杀之后,鲜于辅联合刘和,乌桓峭王,鞠义等打败公孙瓒,随后听从田豫计议,归顺曹操,一生虽无大功名,至少也尽了忠全之义。且让他进来看看,若有真本事,自当用之。

    很快,士卒带着一个身材修长的中年人走进大堂,赵信笑着起身相迎接,“哈哈,今日我又得一臂助也!”

    鲜于辅身材修长,长着一张国字脸,下颚留着稀疏胡须,倒是一番相貌堂堂。

    “草民鲜于辅,见过刺史大人。”

    “好好好,不必多礼,快快上座送茶。”赵信哈哈笑着吩咐道。

    鲜于辅落座之后,拱手道:“刺史大人,草民突有些气力功夫,望能在大人麾下,有所建树。”赵信一愣,暗忖道:刚来就跟我要位置了?

    好!

    “我赵信虽无大才,但也知道唯才是用的道理。只要有足够的才干和相应的品行,便是这f县令之位,我便让之又有何妨。公既来,则亮一亮本事,也好服众。”

    鲜于辅闻言,颔首点头,站起身来,看向站在赵信身侧的朱童,道:“早问朱司马身负神勇,鲜于辅斗胆,今日欲要请教之,还望朱统领给某这次机会。”

    朱童哈哈一笑,道:“好!在范阳呆了那么久都没动过手,早就痒痒的很。来吧!”

    二人径直走到庭院之中,摆好阵势,赵信也在周仓等人的簇拥下,站在正堂门口观战。

    二人皆赤手空拳,活动一番手脚之后,打声招呼,立即拼搏一处,你来我往,各自使出本领。只是很明显,鲜于辅并不是朱童的对手,赵信和朱童朝夕相处,自然知道其本领大小。朱童在交手过程中,分明退让着这个鲜于辅!

    五十回合过去,朱童微微一侧身子,躲开鲜于辅的拳头,同时一个顺拐飞速而出,正中鲜于辅腋下!鲜于辅嘴巴一顿,倒退三步,整条胳膊没了力气,咧嘴一笑,拱手道:“辅佩服!”

    赵信着重观察这个鲜于辅的身手,心道此人应该和杜江、王揆差不过,而且众目睽睽之下战败之后,落落大方,毫无恼羞成怒的模样,看得出来是个沉得住气的人。

    既如此,那这个鲜于辅自己便先纳入麾下吧。

    “哈哈!好一场精彩绝伦的对战,让某心悦臣服。鲜于辅之武艺可堪军司马一职,可明日赴任。”赵信哈哈笑着,上前对二人笑道。

    场中其他人也是纷纷鼓掌祝贺。

    “鲜于辅谢主公!”

    本来鲜于辅和朱童交战输了之后,没想过自己还会得到如此之用,既得主公如此赏识,自当效犬马之劳,尽忠义之事。

    收下鲜于辅,赵信在范阳的日子平淡了许多,但朝廷却是发生了大变。

    原来十常侍掌握重权,互相商议,朝廷之中若有不服从者,皆杀之!赵忠、张任差遣宫中太监充作天使,向破黄巾者的将士所要金帛,不乖乖上交者,皆被上奏罢职。一时间,怨恨纷纷,朝中各部皆敢怒而不敢言。

    皇甫嵩、朱儁二人乃是破黄巾之主要战将,耿直脾气,对所谓的天使不予丝毫金帛,竟然都被皇帝罢免了官职,剩下的人见老资格都被十常侍摆成这个造型蹂躏,想象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无奈只得相从。

    汉灵帝罢免皇甫嵩和朱儁之后,把车骑将军之位封给了赵忠等人,张任等十三人皆封为列候。朝纲崩坏,百姓嗟怨。天下再起动乱,长沙黄巾贼区星作乱,渔阳张举、张纯谋反,张举自称天子,封张纯为大将军!

    天下各地告急奏章如雪瓢入京,却被张让十余人尽皆隐匿下来。

    某一日汉灵帝正在后花园和十常侍喝酒赏花,谏议大夫刘陶不顾士卒阻拦,径直入内,跪地嚎哭奏报:“天下危在旦夕,陛下何在此与宦官共饮也!”

    汉灵帝恼怒,怒斥道:“尔两眼盲呼?国家承平,有何危机?”

    “四方盗贼并起,侵略州郡,其祸皆由十常侍买官害民,欺君罔上!朝廷贤人皆去,小人更上,大祸不远矣!”

    十常侍皆退去头冠跪伏在地,张让慌乱道:“大臣不相容,臣等不能活矣!愿乞求得性命回归乡里,尽将家产资以军助!”说完,伏地痛哭!

    汉灵帝怒指刘陶,骂道:“汝家亦有近侍之人,何独不容寡人也!”当即招武士,拖出刘陶,要将之斩首!

    被士卒后拖着的刘陶大呼:“臣死不足惜,可怜汉室天下四百年,到此一旦休矣!”

    士卒刚要行刑,忽来一人断喝:“住手!”士卒看去,却是司徒陈耽,径入后花园面见汉灵帝。

    “刘谏议得何罪而受诛?”

    汉灵帝眯一下眼睛,冷哼道:“毁谤近臣,冒渎朕恭。”

    陈耽手举东方,道:“天下人,皆欲要吃十常侍之肉!独陛下敬之如父母,其身无寸功,皆封列候。况封湑等接连黄巾,欲为内乱。陛下不自省,社稷眨眼崩催矣!”

    汉灵帝道:“封湑作乱,其事不明,十常侍中,岂没有一二之忠臣?汝特意过来辱寡人呼?”说完,汉灵帝下令,将陈耽拖出,与刘陶一并斩首!

    陈耽怒哼一声,甩开士卒之手,双眼狠瞪张让等人,随后一头撞死阶下。

    今日酒席,不欢而散。

    当日晚,张让、赵忠等十一人于暗中商议区星作乱一事。张让道:“区星作乱,当可即刻处之,否则朝廷攻破,你我亦无富贵可享也。”

    众人皆称善,却不知究竟用何人征伐。

    赵忠道:“厨亭侯新任范阳令,让其统兵征伐渔阳张举、张纯,敌军势大,为保万一,

    再让代州刘恢派兵支援。至于长沙区星,当取孙坚除之。”

    众人没有意见,倒是赵忠自己嘿嘿笑着道:“那赵信登上了范阳令之位,对我等竟无一丝一毫表态,等其讨伐张举、张纯之后,当谏刘虞为幽州牧,以此牵制。”众人皆坏笑称善。

    次日一早,张让等人便假帝诏,命赵信、孙坚破敌。

    赵信收到消息已经是五日之后,得到诏命,赵信立即召集众人商议攻伐张举、张纯之事。

    渔阳就在范阳北部,之间路程不过三天。

    张举、张纯举事之时,赵信不是没有想过去征伐,只是阎柔进谏,此时不宜动手!

    赵信询问原因,阎柔道:“其一,主公新任范阳令,妄动兵马,只恐城内大小士绅不愿出资以助军;其二,张举、张纯二人造反,响应者足有五万人,若讨之,非短时间内可成功。若失败,朝廷奸宦追责,只怕主公范阳令之位不保,何图大计也。”

    赵信心想也是这个道理,故而在等朝廷旨意。

    领命后,赵信令朱童、杜江守城,自率一万五千兵马,良将有周仓、阎柔、鲜于辅、王揆、杨休、罗琦、魏烈,并唐磊、唐顺两个舅老爷。

    出征前,赵信担心征战日久,故而提前与唐雨举行了正式的婚礼,一番新婚燕尔,赵信折腾了一夜,直把唐雨折腾的死去活来方才罢休。次日一早,赵信雄赳赳气昂昂的跨上战马,引着大军,浩浩荡荡的开往渔阳。

    渔阳城内,张举和张纯二人一个是皇帝,一个是大将军,还真的挺有那么一回事情。

    赵信引兵来到城外,张纯倒是有些计谋,趁着赵信大军立足未稳,安营扎寨之时引兵来袭,幸得赵信早有预料,阎柔和王魁领兵自侧翼杀出,张纯知道赵信已有防备,故而混乱厮杀一番边走。

    赵信不知敌军是否后面有埋伏,不敢下令追击,吩咐士卒抢建寨营,一夜有惊无险渡过。

    次日一早,张举打着御驾亲征的旗号,引兵三万出城迎战。

    两阵对圆,张纯拍马而出,刀指前方喊话道:“贼将可敢出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

    “谁于我拿下此贼!”赵信目视张纯冷漠喊话道。

    王揆闻声而出,拍马提刀飞速冲了出去,张纯亦是拍马迎来,两相交合,厮杀起来。不十合,张纯一刀斩王揆于马下!

    赵信见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心脏漏了一拍!

    王揆和赵信相识时日可不算短,就这么被张纯给杀了,赵信一股子怒火冲上脑门,刚要拍马冲出,朱童却是早已大喝一声迎去!

    朱童与张纯怒战至五十回合,张纯一记长刀撩月,刀口撩在朱童胯下战马头部,战马嘶鸣一声倒地,朱童也随马翻滚在地,

    张纯大喝一声,举刀就要将朱童当场斩杀!

    危机关头,赵信冲出,同时低喝一声:“长矛飞掷!”

    咻的一声,长矛直奔张纯面颊,张纯只得舍弃朱童,拨刀荡开赵信的飞矛,眨眼功夫赵信已然冲到其近前,张举担心弟弟张纯有危,急忙引兵冲杀。周仓、魏烈、唐磊、唐顺、罗琦等人也是引兵冲上。

    赵信救起朱童,一并与敌军厮杀。

    一番厮杀直至傍晚,月色降临两边各自收兵。

    今日赵信折了王揆,心情不免悲戚了许多。“主公,飞河(王揆字)死得其所,还望主公不要过度悲伤。”

    落马摔断了胳膊的朱童,见赵信心情低闷,不禁出声宽慰道。

    赵信点点头,眯着眼睛道:‘狗贼害我长河,我定要让其血债血偿!’

    “主公,敌将张纯武艺不凡,当智取不可力敌。”阎柔此时出声道。

    “广阳(阎柔字),你可有何计策?”赵信问道。

    阎柔道:“敌将张纯虽说颇有武力,但今日看之不过一匹夫逞强志也。明日攻城之时,当正面交战之时佯败!渔阳东部齐山有一官道,两侧高悬,道路足有五百米之距,那里,便是张纯身死之地。”

    赵信点头应允,并依计谋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