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工柱国 > 第八十三章 入主文渊阁

第八十三章 入主文渊阁

    首辅的丧事料理完毕后,徐宝禄与钱进在李府随便找了个地方和衣睡下,这一睡就是大半天。徐宝禄本来一路北上,还没来得及歇口气便赶去见首辅最后一面,这些日子又几乎没怎么合眼,人早已累脱了。

    至傍晚时,徐宝禄睁眼第一件事便是李府这一大家子的安顿问题。

    李府这座宅子是先帝赏给首辅的,到时候皇家要不要收回去还是个未知数。徐宝禄虽然已经荣升首辅,可若是常住在李府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待此间事了他便准备搬到广东同乡会馆去。因此,李管事和五十多名仆人,以及常住在李府的那个戏班子的去留必须有决断。

    两人在东书房用了些斋饭之后,便开始商议。钱进见徐宝禄面有难色,便提议道:“世伯,首辅去了,不能人走茶凉,这些人若是愿意,晚辈养他们便是。”

    “那些仆人帮着干点活还可以,可戏班那十来位年轻女子如何处置?”徐宝禄问道。

    “晚辈其实也没想好,到时候再说吧。”钱进笑了笑,说道:“倒是那些女子是何身份,晚辈一直有些疑惑。”

    “都是首辅收留的一些落难女子而已,别想歪了?”徐宝禄有些不悦地说道。

    “那就好办,若是她们愿意学一门手艺,晚辈正好开了间裁衣坊,就在正南坊。”

    “你开作坊的事我也听首辅说起过。你说你来京城几个月,怎么净琢磨这些事了?”徐宝禄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若不是晚辈有几间作坊,李府这些仆人怎么安顿?”钱进含笑反问道。

    徐宝禄叹了口气,说道:“也只能如此了。”

    钱进喝了些茶,打算把破除海禁的事跟徐首辅商量个章程出来。海运之事太后和陛下都已经准奏;李首辅又曾说过徐宝禄来京城便是他准备的第二把火,至于这把火要怎么烧,李首辅却从未说起过。于是,他将几个月前与李首辅商议破除海禁的事说了下。

    徐宝禄闻言思忖了一番,片刻之后连连抚掌赞道:“妙啊,不愧是恩师的决断。”

    见钱进面露疑惑之色,徐宝禄笑着解释道:“四个月多之前,有许多异人因为海禁之事曾到广东布政使司交涉,我当时也难以决断,便给首辅去了封书信。首辅回信里只说将这些异人全部带到京城,却没说如何处置。如今听你一说,我倒是已经明白了首辅的用意。”

    “世伯是说让这些异人入京,好让太后与官员近距离了解他们?”

    “正是。我陈国号称天朝,眼高于顶,看不到异人的长处。只有让太后他们走近了看,知道别人也有我朝需要仿效的地方,这海禁才有破除的可能。这几天我找个机会促成一下此事。”

    “这破除海禁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世伯不多休息两天?”

    “国事耽误不起。”徐宝禄对着那副猛虎下山图沉默了半响,良久后才说道:“首辅半生辛劳,如今他老人家去了,我辛苦点又算得了什么?”

    钱进听了这话不由得也有些伤感。

    首辅生前最大的期望便是归隐,如今西去了,他这个做门生的自然得想办法成全。略一思忖,钱进起身对徐宝禄说道:“世伯,如今您兼着吏部尚书的职,晚辈正好跟您告个假。等明年春天一来,晚辈便打算将首辅的灵柩送回他苏州老家安葬。”

    徐宝禄返头盯着钱进看了片刻,点头说道:“世侄有心了。如今我尚未入朝,确实有些走不开。”

    两人又商量好起灵的日子,还有相应的人手配制。

    …………

    第二天清晨,一场明争暗斗正在奉天殿上演。

    早有人得到消息,徐宝禄将出任内阁新一任首辅。一个地方大员直接出任首辅,这在陈国也是头一遭。

    王尚书归隐后,内阁副首辅的位置一直空缺;李首辅仙逝,首辅的位置也空了出来。朝堂之中不少大员满心期盼,这段日子也经常去太后那里说项,明里暗里的法子都用了,为的就是争这两个位子。

    大臣们的这些心思,太后心里自然清楚。

    陛下新登大宝的时候,有大臣跳出来说陛下年幼不能打理好朝政,更有甚者还有人说要迎接明王入京。那会是李首辅杀了几个出头鸟才压下。

    如今,太后威势已然养成,又岂会让朝堂的权力更迭出现变故?因此,今日太后破天荒的参加了早朝,为的就是堵住众位大臣的嘴巴,为徐宝禄接任首辅之事站台。不光是首辅,副首辅的位置太后也拟定了人选,直接点了翰林院大学士郭广明出任。

    徐宝禄趁热打铁,递上了一份吏部补录官员的人选。黑衣人夜袭镇抚司的时候,将柳侍郎一干人等杀了个干净,吏部都快成了个空壳。昨夜,徐宝禄心中一盘算,将补录官员的名单造册,今儿个一上朝便呈给了太后。

    新任首辅的第一份奏章,太后自然要给些面子。另外,吏部如今已经成了徐宝禄打理的地方,太后也不会多加干涉,只象征性地划掉了几个名字,其余的一概准奏。出任吏部左侍郎的便是钱进参加广东秋闱的主考官林佑堂;右侍郎依然由安如海出任。

    这右侍郎本无甚实权,安如海又是个老学究,因此平安度过了这次大清洗。徐宝禄也不想给人留下任人唯亲的骂名,便决定干脆由他继续出任右侍郎。

    对于徐宝禄的这份官册,群臣虽有怨言,奈何有太后帮着说话,最后也不了了之。

    太后深知打一棒子要给个甜枣的道理。

    接下来,她又钦点了六十多个人名,多是前些天大臣们去仁寿宫跟她提起过的。虽然当时她没表态,但其实心里一直有本谱。若是确实有些才华的,她也不拦着。一来算是给这些大臣们一个补偿;二来,也是为了填补大清洗后的官员空缺,以实现朝堂的平稳过渡。

    如此安排之后,得到好处多的自然是暗自窃喜;没有得到实惠的也只能怪自己去太后那里走动的少了。

    这样一来,徐宝禄在朝堂之上总算有了立足之处,接下来他需要办几件大事才能彻底站稳脚跟。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他已经早早地备下了,只等着鸿胪寺的折子一到皇宫,他便开始发力。

    退朝之后,徐宝禄去了文渊阁。

    望着首辅呆了几十年的值房,还有桌案上高高堆起的那些奏章,徐宝禄心里没来由的冒出来一句从钱进那里听来的口头禅: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天若要塌下来,就让我徐宝禄先撑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