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招供

    叶引歌逃之夭夭了。

    原本站在门外,跟黑泽聊天正渐入佳境的肖妍也被她拽的一个趔趄,差点跌倒,接着两个风一样的女子就这样溜之大吉了。

    黑泽一脸懵逼。

    他眨了眨眼,转身回到办公室里,小心翼翼的看着主子。

    脸色不善啊。

    那个女人到底做什么了?

    “主人,你……没事吧?”

    “嗯。”

    顾君寒面色冰寒,用鼻音重重的‘嗯’了一声。

    “主人,叶引歌她……”

    “跑了。”

    “呃,她……为什么跑了?”

    “因为无聊的原因。”

    黑泽一愣,奇道:“无聊的原因?是什么?”

    “你的话真多。”

    顾君寒凤眸一扫,眼神冰冷。

    黑泽吓得赶紧恭身低头,低声说道:“主人,属下该死。”

    “这里是人间,别总该死该死的。”

    “是。”

    “一个月之内,探清楚家的一切,我不希望有人能影响到叶引歌。”顾君寒漠然说道。

    “是,主人。”

    “侮辱叶引歌的人,不饶。”

    “是。”

    “出去吧。”

    “主人,那叶引歌……”

    “不用你管。黑仆,你现在话真的很多,我看你在外面跟那个少女聊的挺欢啊。”

    顾君寒扫了他一眼。

    “主人,属下只是……”

    “无须解释,本座自有道理,出去吧。”

    “是。”

    黑泽迅速转身离开办公室。

    出去之后,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里啧啧称奇。

    没想到,主人大罗金仙的心境,居然被那个女孩儿气成这样?

    那个叶引歌到底做什么了?

    不行,改天碰到她,一定要问清楚。

    否则以后说不准哪句话又触碰到主人的逆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唉,真是孽缘啊。

    黑泽摇了摇头,转身迅速离开了。

    ……

    ……

    半个小时后,女生寝室里。

    肖妍,苏雅和方芳,三个风姿迥异的少女全都一脸严肃的盯着叶引歌。

    而叶引歌则神情惊慌,有点六神无主。

    半晌,肖妍敲了敲桌面,瞪着叶引歌怒道:“叶子,你到底说不说?”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嘛。”叶引歌一脸委屈。

    “实话实说。”苏雅一脸淡然。

    她说话一向言简意赅。

    “我……哎呀,反正那个顾君寒是不能再见了。”

    “为什么?”肖妍奇道。

    “他……他让我去,绝对是有阴谋的。”

    “啥?有阴谋?难道顾君寒认识你?”方芳一脸稀奇。

    “应该算是认识吧。”叶引歌神情有些迷惘,似乎在回想什么。

    “什么叫应该,认识就认识,不认识就不认识,叶子,你给我清醒一点,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了。”

    肖妍意外的很激动,用力的揉了两下叶引歌的脸。

    “哎呀,讨厌死啦。好吧好吧,我说啦。”

    叶引歌挥手拍掉肖妍的手,突然站了起来,接着一脸古怪神色的说:“其实,我见过那个顾君寒。”

    “什么时候?”

    “在哪儿见的?”

    “那你怎么还说不认识他?”

    三个姐姐同时开口问道。

    叶引歌苦恼的挠了挠头,喃喃说道:“我确实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他就是顾君寒,但是我……我偷看了他洗澡。”

    “啥?”

    “what?”

    “你偷看人家洗澡?”

    三个姐姐一脸懵逼神色。

    连最谨慎淡定的苏雅都张大了嘴。

    寝室里,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