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拜寿

    虽然叶引歌不住的告诫自己,就当这是一次表演课了。

    可是当她面对季家的人时,还是紧张的一塌糊涂。

    那感觉,真有点丑媳妇见公婆的味道。

    豪华席位里,坐在正面主位上的,是个神态安详,神清气爽的老人。

    头发花白,颌下留了一小撮胡须。

    身上穿的是一身洁白的仿古小褂,手里拄着一根淡红色的木质拐杖,左手大拇指上,还有一颗巨大的祖母绿玉扳指。

    不说别的,就那颗玉扳指就价值连城了。

    老人脸上有些老年斑,大眼袋非常重,但是眼神清澈,一点也没有八十多岁该有的浑黄和无神。

    他的右手边,坐着一对中年夫妻。

    夫妻俩男的英俊成熟,女的风韵犹存。

    不用想,一定是季小川的父母了。

    再旁边,坐着一个一身嘻哈风的娇美少女,浑身透着古怪精灵劲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叽里咕噜乱转。

    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主儿。

    剩下的其他人,叶引歌也懒得再留意了。

    无外乎就是家里的亲戚,又或者是重要的客人。

    她现在脑子里唯一记得的,就是过去以后,要目不转睛的看着老人,等季小川介绍完了自己,再跟老人说几句拜寿的话,今儿的任务大体上就算完成了。

    整个过程中,一定不能跟季小川的妈妈有眼神上的接触。

    这是季小川一再叮嘱的事。

    不过,人其实是很莫名其妙的动物。

    你越是叮嘱某件事,她就越是不自觉的想去做。

    就在跟着季小川往他爷爷身边走的过程中,叶引歌满脑子想的都是不能跟他妈妈对视的念头。

    可是越这么想,这心里就越长草。

    就好像他妈妈脸上长了一朵花一样,不住的吸引着叶引歌这只大蜜蜂。

    终于,两个人走到了近处。

    在季小川刚一开口介绍的瞬间,叶引歌如同魔怔了一样,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孙亚芹。

    “……”

    也没什么呀?

    很普通的一个富家太太嘛。

    保养的很不错,应该快四十岁的年纪了,可是看着还是跟三十刚出头似的。

    皮肤嫩的吹弹得破,好像比自己还水嫩。

    生了一张瓜子脸,眉眼端庄,神态温和。

    很正常啊。

    叶引歌心里暗自嘀咕,干嘛不让自己跟他妈妈有眼神上的接触呢?

    想到这,她又瞄了一眼孙亚芹的眼睛。

    结果,两人的眼神一接触上,孙亚芹的神情就变了。

    好家伙,这女人的眼神还真是生动传神啊。

    赤果果的不屑和鄙视。

    那眼神看着自己,就好像自己是从哪个垃圾箱里翻出来的一样,连带着她的神情都好像是在嘲讽一样。

    什么鬼?

    这女人是在鄙视自己吗?

    “歌儿,别走神了,不是有话跟我爷爷说吗?”

    突然,身边的季小川轻轻碰了碰叶引歌的胳膊,这才让她恍然回神。

    连忙扭头正视着季文石,逼着自己露出一副甜甜的笑脸,轻声笑道:“爷爷您好,我是叶引歌,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呵呵,好好,谢谢。过来,一起坐吧。”季文石神态谦和,笑呵呵的招呼叶引歌坐下。

    叶引歌立刻扭头看着季小川。

    坐在这张桌上?

    那自己的屁股不得长钉子?

    “坐吧,爷爷让你坐一会,那就坐一会。”

    季小川拉着叶引歌的手,直接坐在了一旁。

    叶引歌轻轻一笑,没柰何的坐下了,可是心里却一直有个声音在咆哮:“季小川,你个死骗子,不是说拜了寿就可以走了吗?王八蛋,你敢骗我,你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