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12.效忠与合作

12.效忠与合作

    当对方已经表现出高度的不信任,就没有必要想方设法的去赢得他的信任,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

    面对着满脸疑惑的戚都督,其实我心里是非常同情他的。 为了明朝南征北战一生,到老了居然穷困潦倒至死,也是悲剧。所以我虽然尊敬他,敬仰他,但却绝对没有追随和效忠于他的意思。因为我对大明根本没有什么归属感一说,它的兴衰成败,又与我何干?

    见我不说话,戚都督回到座位上,叶思忠则轻轻咳嗽了一声,我知道,这是在提醒我。看了他一眼,我笑了笑,才转而面向戚都督抱拳道:“都督在上,请容在下陈情。”

    戚帅点了点头,不置可否。我继续悠然说道:“谢大人关爱垂询,但在下是谁,这很清楚,根本不需辩驳,在下也不愿多费口舌。”我根本没去看他的脸色,想必听了这话很不好看,因为叶思忠已经朝我狂打眼色,而我却视而不见的继续说:“叶营官应该向您汇报了我的所有情况,所以对我来说,我留在这里,根本不是为了效忠,而是接受邀请。仅此而已。”

    听了我这话,戚都督怒极反笑道:“哦!不知你有何特长,值得本都督邀请?”

    我见话已说开,正好如我所料,知道今天已经成功了一半,便不答反问道:“自前朝至我朝,倭寇扰民,已成肘腋之患,戚都督匡扶宇宙之大才,多年治寇有方,而今倭寇之患渐息。但,目下鞑靼人复来寇边,扶桑日趋一统,女真人日渐坐大,日后必成我朝心腹大患,不知都督以为然否?”

    戚继光愣了片刻,这几句话正是他心中抹不去的结。他在蓟州整军,名义上是防备鞑靼人,实际上那些草原蛮子早已大势已去,有什么值得大动干戈?他真正要防备的,正是积蓄力量的女真人,和从来就不老实的东瀛扶桑人。只是这些事他压在心里已久,却从不曾说出,今天被我一语道破,他顿时另眼相看,于是心中顿时气消,点头客气问道:“然则你欲何为?”

    我继续侃侃而谈:“鞑靼人因循守旧,不思进取,已是明日黄花,不值一提,都督认可否?”我这几句话说的十足狂妄,因为当前朝廷上下最担心的就是鞑靼人仿铁木真法,复侵中原。但戚都督却明白,这些马背上的蛮族已逐渐被淘汰,再掀不起什么风浪。所以我这几句话虽然狂妄,但却与他不谋而合。

    戚继光心中好感骤起,举起左手道:“所言甚是!坐下说吧。”这句话,已代表了他认可我的话语,说明他被打动了,我当然要趁热打铁,不然留着话下崽儿么?

    我谢了座,在他左下首坐下,才继续说道:“女真人虽日益强盛,但智慧未开,只要我朝谨守关隘,量他们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只不过……”说到这里,我故意买了个关子,停口不语。

    这句话正挠在戚继光的痒处,却见我卖起了关子,他顿时着急,追问道:“不过如何?”

    我看了看左右,笑了笑,方缓缓道:“在下不敢说!”

    戚继光看了我一眼,跟左右吩咐道:“你们先下去!思忠也坐吧。”左右应诺,离开了大帐。叶思忠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戚继光方才继续道:“如何?你但说无妨!”

    我朝他拱了拱手,笑了笑才说:“只不过,我朝内忧外患,疾虽在腠理,却日侵骨髓。首辅多方改革,确是刮骨疗毒,但……但首辅在一日,改革推一日,一旦首辅……”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下,戚都督右手手指猛颤几下,却不开口,示意我继续说。我点头继续:“一旦首辅百年,只怕前功未必可守,后人再难行事。不怕东窗事发,只怕祸起萧墙啊!”

    这几句话说的戚帅背脊发凉,深寒刺骨,大帐中空气一时都凝固了。叶思忠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听的面无人色。戚都督停了半晌,对叶思忠说:“给孙先生上茶。”方才转向我,态度已然十分客气:“此事……可有解法?”

    我叹了口气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得意须早回头,拂心莫便放手啊”

    戚都督有些颓然,却不得不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我等了一会儿,叶营官吩咐人端了茶来,我谢了茶,待下人出去,方才继续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无可奈何,且随他去,只是无论逆风而上,亦或急流勇退,未雨绸缪却都必不可少!”

    这句话又说到戚帅心坎里,此时他已对我放下了大部分戒备,洒然点头道:“正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此事古难全。先生高见!”

    我拱手道:“不敢!至于扶桑人,尔等互相侵伐,已过甲子,大智慧者已崭露头角,一统之大势已成。东瀛扶桑人天性残忍暴虐,狼性十足,实为大患。先父亡于倭寇之手,在下日日研究倭人,窃以为东瀛虽弹丸之地,但自有长处。而今我建立商路,本是抱着引其长处而为我所用的打算。却引都督疑心,实望见谅。”

    说到这里,戚都督已然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继续问道:“不知如何引进?”我心想,最佳捧哏非你莫属啊都督,继续笑道:“不知都督可有雅兴,我们到校场再谈可否?”

    偌大的校场,被围的水泄不通,众人都想看看,我到底给戚都督说了什么大话,闹这么大阵仗。待戚都督坐定,我站在下首道:“大人,请安排营里最佳鸟铳手登场,可否?”

    戚都督点头,吩咐火炮营选最佳射手出列。按照明朝的火炮训练纲领,火炮,也就是鸟铳,火门枪的射击考核距离是一百步。只见那最佳射手出列,按照训练纲领,对着固定靶子连开五枪,上靶四枪。戚都督看着我说:“你以为如何?”

    我拱手笑道:“乞由伙房拿些盘子来!”

    戚都督点头,自有人抱了一大摞盘子到了校场。众人大笑起哄,以为我疯了,要耍把戏给都督看,一时间哄堂大笑者不在少数。戚都督却不言语,他对我已经有了相当的信任,想看看我到底要干嘛。

    我吩咐步营选了个力士,命他站在鸟铳手一百步外,用力将盘子掷向天空。众人顿时明白,我这是要让鸟铳手打移动靶,顿时又是哄堂大笑。原因有两点,一是根据记载,当时的“北人”,就是北方兵相当抗拒火枪,认为火枪不堪大用,不如火箭。二是明朝用的火枪都是缓发,引信燃烧时间很长,要打移动靶,几乎不可能。于是,结果早已注定,五个盘子,飞起,落下,摔碎。枪响了五次,一发未中。

    戚都督看着我,示意我继续。我对着队列最后打了个手势,炙抱着他的燧发枪出列,站在了鸟铳手不远的地方。

    戚都督看了看,对我笑道:“倭人?”我点点头,他便示意开始。只见炙挥枪瞄准行云流水,枪响五次,盘子在空中碎了四个,还有一个击碎了盘子一角,方才落地摔碎。这就是瞬发枪与缓发枪的代差了!

    四座哗然!戚都督更是惊的站了起来!他一生致力于改革军备,明军的缓发火门枪比起倭人落后整整一个时代,这一直是他的心病,今天看到新枪在近,心中如何不惊喜?刚要让炙拿枪过来,我却拦住他道:“都督且慢,还有节目!”

    戚都督点头,按捺着心中的激越再次坐下,示意我赶快。我叫人备马,让那个鸟铳手骑马射击,结果因为鸟铳后坐力太大,那射手射击三次,三次从马上摔下来,而且射击频率很低,一分钟差不多能开一枪,在马上就更慢。而我让炙拿着短枪上马,一分钟开了三枪,枪枪上靶!切行动自如,丝毫不受射击影响!

    全场再次哗然!

    这次,我不等戚都督发话,先一步让人拿了早准备好的长短各一支枪械过来,献给了戚都督。

    戚帅大悦,激动的当场就要升赏我,我却抱拳道:“大人,在下只是为国尽心,却志不在功名的!”

    戚都督表情甚是惋惜,想了想道:“令:管事孙启蓝为本都督直属参事官,享营官俸禄,凡事皆可便宜而行,不受他人节制!”

    这是给了我相当的自由和权限啊!看来他明白了,我根本志不在此,只是合作,绝非效忠。我谢了赏,又凑近戚都督近前,低声说道:“在下还愿每月募捐五百两纹银充当军资!”

    五百两不算多,但也足够养活一个骑兵队。戚都督再次大悦,吩咐手下主官,对我的东洋贸易多加照顾,一时皆大欢喜。我这是拿出三分之一的利润,换一张红色通行证,值!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那就希望我们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