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13.除夕夜风云

13.除夕夜风云

    之后的这两天,自是相安无事。最大的事也就是戚都督命人找我,让我带着炙去找他,给他讲解新式长短铁炮的使用。我的存在更多的是作为翻译,但这样也好,我也跟着学了不少知识,更加深了与这位明朝北方军事主官的感情。尤其是在扶桑人、鞑靼人、女真人的未来走势上,我还做了些大胆预测,其实就是把历史隐晦的说了说,却深合戚继光之心。

    但是,每每当他问起本朝前途,我却笑而不答,惹得他摇头叹息不已。为此,他还赏了不少银钱、武具给我,我知道,这是作为我提供枪械模型和教练的对价,而我则向他请示,将这些赠品统一置换成几套贴身软甲。戚都督不明何意,我却直言不讳,如今风云际会之际,突发情况常有之,要钱财这些身外物意义不大,一套宝甲却无异于一条命。

    戚都督大笑道:“你却惜命!”

    我微微一笑道:“在下胆小。”惹得他哈哈大笑。前世作为清洁工,尤其是一名擅长暗杀的清洁工,我没少把人的喜事变成丧事,节日变为祭日,所以每逢年节,我总是格外小心。

    根据目前营区的防御状况,以我一个专业人士的眼光来看,实行刺杀并不很难。尤其是这几天,九鬼政孝和墨——就是那个特别擅长隐匿刺杀和情报收集的下忍,二人多次提醒我,近来营区周边突然出现了不少形迹可疑的人,貌似不通文字,言行举止粗鲁,曾有同伙二人在集市酒馆里喝醉,当众自相摔角为乐,十分相似于鞑靼人,让我多加小心。

    作为参谋的鸢更是让砂——就是几人中武技最强的男下忍化妆成我的家僮,留在我隔壁厢房随时保护。于是我将这些顾虑告诉了戚都督,他点了点头,却表示无大碍。我自然不再多言,只是私下里告诉九鬼政孝,加强对商队的保护,叶公、姨夫和燕珠都在那边,更让人稍后把软甲带给叶叔父和不悔——这些装备,他们的级别是不可能装备的,所以我把他们也考虑了进去。

    软甲到手时一共八套,一套银丝甲,七套钢丝甲。我拿起钢丝甲观瞧,这种软甲其实就是个钢丝坎肩,用金属线与兽筋紧密穿引而成,又在前后心加了一些叶子甲片作为加强,入手很轻,大小可由肋下系带调节,穿在外套里面绝不显眼,也几乎不影响活动,却可有效抵挡匕首、短刀这些轻型武器的割裂攻击和一定程度的穿透攻击,十分有益。

    而银丝甲大致相当,只是更柔韧,更轻便,更坚固,只有参将以上武官才有资格申领。戚都督给我的这套银丝甲,固然形式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却也绝对是格外开恩了。

    我想了想,命人把这套银丝甲给叶思忠拿了去,他作为营官,只有钢丝甲,我送这份礼不可谓不厚。他开始推辞不受,我坚持要送,最后他不得已才收下,便命人送了两套钢丝甲、两柄精钢短剑给我,我也受了。另外,前几次聊天时我还说过,自己擅长弓弩射击,他还命人私下送了副机械弩给我,叮嘱我一定收藏好。这也是违禁品,他这样做,却是不欠人情的意思了,倒是个有意思的人。

    一晃到了除夕。自上午起,天上就纷纷扬扬的下起了雪花,到了下午竟然下的大了。到了傍晚时分,整个天地竟是一片银装素裹。忽然有些想家,那时候的除夕,总是我和铃木叔叔,有时会去钢铁樱花,冈本先生和美奈子也是唯他二人,我们四个人会一起过节。记得有一次,美奈子在除夕夜放了首二泉映月,二胡的曲调几乎听的我落泪。从那以后,我就在艺术课里央求铃木叔叔增加了二胡。

    昨天我就想起这事,让夙告诉姨夫,帮我寻一把二胡,啊,对!现在叫奚琴。没想到,市镇上寻遍了也没有找到,直到晚上在醉仙楼吃饭,卖艺的师傅用的恰好是奚琴,姨夫软磨硬泡,最后用市价的一倍买下了这把琴。

    人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校了校准,我试着拉了首二泉映月,听到前世的音乐,我一时激动,情不自禁,几乎要落泪。一曲毕,却听掌声在侧响起,回头看时,却是叶思忠和叔父,后面跟着不悔。我连忙起身,叶思忠赞道:“启蓝文武双全,可赞可叹!不知此曲何名,竟从未听过。”

    我刚要回答,却听外面哈哈笑着进来一人,正是戚继光戚都督,他边走边说:“引子之后,此曲旋律由商音上行至角,随后在征、角音上稍作停留,以宫音作结,旋律如微波起伏,恰似老者端坐水边沉思往事。且容我一猜,此曲可与止水有关?”

    我连忙起身逊谢:“回都督!都督慧耳,此曲名为《二泉映月》,乃我师傅独家所做,尚未传于市面,不想却被都督一语道破!在下佩服!”

    戚都督接过二胡,仔细端详道:“此琴多流传于北地,你师父想必游离极广。嗯……与授你武艺者可是一人?”

    我回答:“正是。”铃木叔叔买的教学视频,也算一人。我在心里补了一句。

    戚都督感叹道:“高人!可惜难得一见!此曲曲风悲凉,想必作曲之人怀着半世愁苦。唉,好曲!不过今日乃是除夕,不拉这悲曲!”说着拍拍我的肩膀笑道:“走!夜宴将始,你随我去,届时再奏一曲助兴罢!”

    我哪有不从之理,就让砂做琴童抱着琴随我去,我们二人自然是身披软甲的。

    席上觥筹交错,自不必提,期间还有战士组队,以剑盾为舞,以鼓声做和,当真是威武雄壮。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戚都督站起来向众人敬酒致辞。致辞毕,他指着我道:“不曾想,营中尚有一位能人。启蓝,你来演奏一曲,给大家助兴吧!”

    我忙应诺起身,抱着琴,坐到场地中间,刚摆好的椅子上,想了想,拉了一首《赛马》。这些几百年后的新曲子,曲风灵活,曲调欢快,对明朝人而言属于闻所未闻,一曲下来众皆大喜!一时间敬酒、应酒更为热烈,很多人跑来给我敬酒,我都以不胜酒力为理由,尽可能的躲了,因为我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就在众人喝得七荤八素之时,突然外面有人大喊:“走水了!走水了!”混乱渐起,我心说话:“真的来了!”放下二胡,暗暗摸了离霜在手,与砂一起退到角落。抬头看戚都督,却见他稳稳坐着,正看着我,朝我微笑。我的心瞬间放下了。大帐里一时间人员杂踏。

    闹了一会儿,戚都督忽然站起来,大声吼道:“都不许妄动!违令者斩!”戚都督治军甚严,此话一出,自有人相互传达。本军军人都听到命令自然就肃立一旁,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哪管这个,反而越发猖獗。一动一静,分外明显!戚都督又叫道:“将不安分者立即拿下!违抗者,就地格杀勿论!”

    话音刚落,就见约三分之一的侍者忽然抽刀,向闹事者扑了上去!几个回合,就将闹事的人全部拿下!

    看来戚都督早有准备啊!倒是我虚惊一场。我看了一眼被抓的汉子,皮肤黢黑,骨骼怪异,不像是中原人,应该是鞑靼人无疑了。

    戚都督哈哈大笑道:“些许小贼,也敢班门弄斧,推上来!”

    却见两个刀斧手推了一个青年人上来,戚都督指着他说:“此人乃是鞑靼人先锋营斥候头领兀那儿,多人都认得。这些蛮子却派他来做这精细活儿,岂不可笑?”

    一时间笑声四起。戚都督指着他道:“严加拷问!拉下去!”

    又端起酒杯道:“些许蟊贼,不足挂齿,莫坏了雅兴。启蓝,你再来一曲吧!”

    我心说话,果然是盛名之下无虚士,仅就这份胸襟,这份淡定,就值得我学半生。于是抱拳应诺,到中间又拉了一首《良宵》,又名《除夜小唱》,表达的是除夕夜欢聚时的欢乐之情,此曲音乐形象单一、抒情、清新、明快,给人以怡然自得之感,众人渐渐忘了方才的事,继续欢庆,共同守岁,是夜俱欢而散。

    第二天早晨,戚都督找我过去,笑着说感谢我当初的提醒,他一查之后果然不妥,又不想打草惊蛇,方才设了那个局将计就计。那些鞑靼人居然也学人下毒,只是被早有准备的守兵发现了。我心中暗道:“没见我都是等了好久才动筷子吗?怕的就是这个。”

    但我心中还有些担忧,戚都督见我不说话,出言询问,我回答,担心对方一计不行,又起一计。戚都督闻言,稍作沉默,就叫手下人去安排,到市镇上、毗邻地区悄悄搜索,查到鞑靼人,不论好坏,一律逮捕。内部也是外松内紧,格外戒备。

    果然,鞑靼人初一晚上又闹了一次,却被很快全灭。至此方才彻底消停。而我也因为这件事,得到了戚都督真诚的信任,心中再无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