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14.将计必就计

14.将计必就计

    对这几个鞑靼人审问的结果,与当初的设想几乎一致。因为人们都说,明朝北方有两条长城,一条是砖石的长城,一条就是戚都督这条血肉长城。自戚都督调到北方戍边以来,将由山海关至北平的长城修的气势恢宏,加上治军极严,能征惯战,着实令草原诸部胆寒。

    鞑靼人在南下愿望严重受阻的情况下,不得不想尽办法来破坏明朝的钢铁长城。而他们最希望破坏的环节,就是作为灵魂存在的戚继光。只不过鞑靼人生性粗野,除了个别精细的角儿,别人并不适应做这些有技术含量的事情罢了。根据探子来报,鞑靼人土默特部近期集合大军进犯,兵马已到锦州周边,戚都督责成辽东总兵李成梁严加防范,而我所在的广宁部、后方的蓟州总部也相应加强了防范。

    大年初二上午,戚都督在中军帐召开年会,把总以上参加,我作为参事,自然也是列席了的。作为主官,戚都督先说了一番拜年的话,众人自是欢腾,各自祝贺。散了会之后,戚都督的亲兵却找到我,要我到后帐一叙。我暗想,都督一定有机要事谈,便让一直随身护卫的砂先回去,独自去了戚都督营房。

    到了门口,卫兵见是我,知道我虽无实职,却是戚都督身边红人,便直接放入。我进屋一看,屋里早有多人,不过气氛凝重,全不像刚才年会那么轻松愉快。我打眼一扫,全是戚都督亲信,除了辽东总兵李成梁不熟悉,别的都是老熟人了。待我落座,戚都督方道:“成梁,你把情况说说吧。”

    李成梁四十岁左右,高大魁梧,圆瞪眼睛,一把络腮胡子,十足的北方悍将模样,见我到了才开会,略感诧异,表情也十分不悦。所以我观察他时,他也在观察我。

    听戚都督讲话,他便拱手讲道:“鞑靼人土默特部集结十万大军,屯于锦州外百里山中。近期雪大,不利骑兵前进,估计待雪停后将大举进犯,我部将誓死迎敌!只是请都督早发救兵,予以后援为上!”

    戚都督点点头,不置可否,又问道:“诸将还有何意见?”一时间各人发言,但无非就是深壕高垒、囤积粮草、早发救兵一类的意见。戚都督都点头认可,却不表态。一直听众人都说完,还是一言不发。沉吟良久,戚都督突然看向我,笑问道:“启蓝,你有何建议?”

    我看了戚都督一眼,依旧沉默着,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其实并不是不知所措,而是不知道该不该在这时候多嘴,毕竟我志不在此。历史上李成梁最终打赢了这一仗,伤亡却也是极为惨重。可我此时若多言,胜负难料不说,还容易得罪了这员悍将,凭空为我之后树一个敌人,所以戚都督叫我后,我只能装聋作哑,并不打话。

    戚都督见我不说话,心里大概知道我的想法,却也只是微微一笑,就这么等着我说话。

    我一看,呦呵,这……这架势,看来躲是躲不过了,难道真要出头?实在不行就说说吧。谁知我还没开口,李成梁冷冷的哼了一声,瓮声瓮气的道:“都督向来谨慎,今日何必问计于黄口孺子?我看恐怕是都督多虑了,如此小子,能有何计谋?不过巧言令色、迷惑众人罢了。不知各位以为如何?”

    听了这话,帐篷里诸人都表情怪异的看着李成梁。其实换在之前,有不少人是这种想法,但自从我校场一役后,再没人敢小看我这个黄口孺子,即使心中有微词,却也不会当面说出。所以李成梁说出此话之后,帐中一片寂静,到弄得李成梁十分诧异。

    到了此情此景,我再不说话就有些矫情了,于是我开口问道:“请问列位同袍,土默特部在鞑靼人诸部中形势如何?”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开始思考,我问此话是何意。

    片刻后,叶思忠微笑着答道:“鞑靼人世居草原,民智不全,除忒没真(铁木真的旧译)超卓于群外,余者皆不以智见长。然隆庆五年,土默特部被朝廷分为顺义王,但土默特部不思感恩,反借机日渐做大,且处事颇为隐忍,实为我方大敌!该部一日不除,一日北方不宁。”

    我心中暗自为叶思忠喝彩,这正是我要的答案。于是我悠悠的道:“不知敌军几何?”

    叶思忠又答道:“号称十万。实则不下于七、八万。”

    我扭头望向李成梁道:“将军拥兵几何?不知当如何破敌?”

    李成梁大怒道:“我兵力虽不如人,但誓死以抗,绝不负朝廷重托!”

    听到这话,我不禁哑然失笑道:“将军忠义之心可昭日月,然草原诸部,来去如风,若死战即可灭之,那自秦朝起,历朝修长城又有何用?请将军示下!”

    李成梁大怒,但我的话他确实没法反驳,只能恨恨的道:“那你道如何是好?”

    我回头望着戚都督,朗声说道:“昔日都督初到蓟州,鞑靼诸部皆不以为然,都督两次,皆以八千壮士破敌数万,威震北方!如今相拒多年,鞑靼诸部尽皆胆寒于都督威势,故不敢进攻蓟州,转而攻打锦州。”

    这句话拍了戚继光一个大大的马屁,也损了李成梁狠狠一刀,我的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教你做人。李成梁气得想吐血,但碍于戚都督面子,无法发作。我却装看不见,继续说道:“土默特部如群狼,而我大明如猛虎。若猛虎与群狼游斗,则虎必伤。必须擒其首领,一鼓破之!而当下此时,恰逢天赐我良机,若不趁机行事,乃不敬天恩,必遭天谴!”

    戚继光双眼放出光来,大声追问道:“良机何在?”

    我笑道:“良机就在都督你昨日被刺重伤!”

    听了我这话,满营帐的军官尽皆哗然!有人大叫道,你怎可诅咒都督,更有人指着我喝骂出声。就在此时,戚都督突然大力一拍桌面,众人立即安静下来,只道都督要怒而制裁于我,却不料戚都督大笑道:“正是!昨夜鞑靼人刺客夜袭我寝帐,致我重伤,军中密不相告,但四处寻求名医。为防止军中有变,诸部即日换防,不得有误!”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戚都督是什么意思。我看了一眼叶思忠,这位文武双全的将才略一思索,随即道:“都督是要将计就计?末将认为可行!还可派出一队人马,沿途散布谣言,只说都督不治,李将军独木难支,将固守锦州不出!土默特部必围而攻之,予我一鼓作气、破敌之机!”

    我接口道:“而广宁、蓟州各部则皆以换防借口迂回绕后,趁土默特部粘于锦州之机,断其后路。待鞑靼人疲敝,三面围攻,必可破之!届时围三缺一,再以轻骑追之,可获大胜!”

    戚都督奋而起身,叫道:“如此必获全胜!望各位不惜己命,戮力破敌!诸将听令!”

    中午时分,营中突然隐隐骚动,多支人马向外派出,不知何故,四散去寻找名医。各部队开始做换防准备,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军中有传言,说戚都督被刺重伤前日宴席上,所有人都看见戚都督无事,所以谣言虽然传的凶,却不甚影响士气,这也要感谢军事演习的鼻祖——戚继光戚都督日常训练有方,在营中树立了绝高的威信!

    到下午,大部队开拔,向彼此新防区机动。只是出了营门,具体去了哪里,却无人知道。

    晚间,李成梁回到锦州,下令深壕高垒,固守不出。

    戚都督被刺重伤的消息就像插上了翅膀,昼夜之间,整个华北地区都在风传,戚都督不治,鞑靼人将大举进攻!民众一日三惊,又见部队仓皇无措,更是加重谣言威力。据探马报,土默特部驻地烟尘渐起,看来,鱼儿即将咬勾了!

    站在围墙上,看着太阳渐渐落下,不远处炊烟袅袅,我心中感叹万千。在这战争时节,人命如蝼蚁,上位者一个念头,就有千万人要流血牺牲,家破人亡。但这就是现实,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不吃人,就有人要吃你。所以,还是奋起獠牙,做那个胜利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