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17.难耐武者心

17.难耐武者心

    战况正如我们的估计,在战线崩溃之后,鞑靼人土默特部再没有建立起有效的防线,换句话说,他们被我军疾风迅雷般的突击打的完全没有了斗志。

    而尤其让鞑靼人纳闷的是,三名他们的顶尖武者,被寄希望能改变战局、力挽狂澜的顶尖武者,除了迭目汉在攻城战斗中有所发挥,其他两名基本没有什么表现。特别是被称作“黑死神”的木尔温,更是几乎连人都没有见到,就像沉了水的石头,看不到一点儿浪花就消失了。

    是役,我军依托坚固工事和有力时机,对敌军突击大获成功!共歼敌33500余人,俘敌11700余人,另有5000余人被我军围困于锦州北普陀山,敌军给养已断,杀马而食,歼敌只在早晚。我军阵亡11442余人,伤23009余人,可谓大胜!杀伤死亡比达到了4:1!一时间满营欢腾!

    此役发挥出色的诸将军得封赏。戚都督官至从一品,已是武职外官的顶峰,封无可封,再往上就只能进京,方有领侍卫内大臣或掌銮仪卫事大臣的职位。但无论张居正还是戚都督自己,都知道他并非京官的料子,还是在外当名主官来的合适,于是只能封赏他的子侄,又加封土地田帛罢了。

    其他人我不关心,关心的人里,叶思忠战前计划有功,辎重守备尽责,迁正五品守备;姨夫和不悔因为战斗中发挥极其勇武,升迁把总;而我也因为战前计划居功甚伟,加上又在战斗中斩杀敌军酋首木尔温,连升两级,来到了从五品,任宣抚使司副使。一时间,众人皆来道贺。可是我的心里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打发走外人,一个人躲在房子里独自郁闷。

    因为还在大年里,叶公、姨夫和燕珠也回到营里,和我一同过节,众人聚在一起,见我有所思,叔父和不悔都很纳闷,燕珠还噘着嘴说:“谁知他是不是寒热症尚未好闹的!”惹得大家大笑,不悔拍了怕燕珠的脑袋,让她不要胡说。

    叶思忠作为朋友、战友也感到奇怪,我在战场上表现出色,奋勇无双,为何回到驻地,反而愁眉不展?看我强颜欢笑,大家都觉无奈。我心里堵得慌,却又不想说,直到汉语越发顺溜的九鬼政孝和砂俩人一商量,因为他们二人是跟着我一同经历了战斗的,居然猜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九鬼政孝操着仍略显蹩脚的汉语对众人说:“依我之见,先生是为自己的武技发愁。”

    砂也拐着奇怪的强调补充说:“先生的武技更适合突袭与暗杀,在战场上,受限制太大了。”听到这话,我被说中心事,重重的又叹了一口气。

    听到这个,叶公和叔父皱起了眉头,他们是武者,知道武者的心思。叶思忠是名武官,接受的正统武职教育,严格意义上还不能算是一名武者,于是他笑着说:“我当是何事!这大营里,别的不多,就是会武的多。以启蓝你的名头,好生将人请来,学习切磋,不就迎刃而解了?”

    我没有做声,叶公却接口道:“启蓝作战用的是弧刀。此刀源自汉唐,却强自东瀛。中原自汉唐时重视刀法,而自宋时起,朝野上下独尊枪术,于刀上却稀松了。刀法基础的刺、挥、劈、带、斩五种伤人之法,而今惯常刀法只余劈砍,近几代也未见刀法大家现世。”

    叔父也接口道:“父亲所言甚是。反观扶桑人,几乎但凡武者人人练刀,近百年来尤其为甚,故单就刀*,大明已非东瀛扶桑人之对手。营中能寻得的师傅,想必也就尔尔吧。”几句话,说的叶思忠不再吭声。

    而我听了这些话,心中郁闷稍解,缓缓说道:“是夜战斗激烈,险象环生,我(前世所学的)的刀法诚如诸位所言,长于刺杀,短于阵战。若非九鬼二人奋力护我,单凭我的刀法,恐万难支撑到最后。尤其与木尔温对阵,单就气势威压,我就只觉手脚冰凉僵硬,若不是冷箭伤敌在先,则我必为之所伤。我细思,人生于乱世,岂可凭依着运气过活?故,我欲于近日向都督告假,前往东瀛。为期三个月吧!”

    叶公捻须思索片刻,摇头晃脑的道:“此计可行。但常闻东瀛武馆,彼方唤之曰道场,四处林立,良莠不齐。但凡开宗立派的正经门户,却又不收心智不明者为徒。启蓝此去东瀛,可有明确目标?”

    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我早已经有了自己的目标。东瀛剑道馆林立不假,但真正出类拔萃的就那么几家。

    上泉信纲、柳生宗严的新阴流,塚原ト传的新当流,富田勢源的中条流,伊东一刀斋的一刀流等等流派,其实都是更适合武士的流派,而我在考虑的,是作为武士的同时,更兼顾自己的清洁工身份,说到底,我不能放弃本身的优势,完全去以己之短、击敌之长。

    所以我抬头看着九鬼政孝,郑重的安排到:“可否联系百地丹波守首领,帮我查找一下林崎甚助的行踪?”

    听到林崎甚助这个名字,九鬼政孝有些诧异,但还是马上接受了任务。在当时的环境里,东瀛的知名武者与明朝并不互通,不像现代,互联网无比发达,任何东西都逃不开网络的搜索,那时候却是邻国不相闻。

    见大家并不了解,我便解释道:“林崎甚助幼名民治丸,幼年时父亲被同藩的食客坂上主膳偷袭所杀,民治丸立誓必报父仇,然而坂上主膳本人是当时有名的一流剑客,六岁的民治丸欲报父仇实非易事,于是民治丸开始苦练剑术,因为年龄和经验上的差距,民治丸要击败坂上主膳不能依靠一对一的剑击格斗,展开持久的对攻对于民治丸来说是很不利的,那么唯有速战速决,争取在短时间内击倒坂上主膳才有成功的可能。”

    说着,我拔出影秀比划着补充道:“于是民治丸在讲究纯粹的“一击必杀”的鹿岛新当流刀法基础上,苦练十二年,终于在十八岁时,依靠领悟的拔刀术,在敌人拔出刀前,一合击杀仇敌,为父报仇!我想找到他,向他求学居合刀法!”

    听了这个介绍,除了几名知情的忍者,别人都比较吃惊,还有这样惊人的刀法?砂补充道:“林崎师范的流派叫做林崎明神梦想流,但林崎师范向来不开馆、不设道场,收徒均为口口相传,找到他恐怕并不容易。”

    我点点头,望着九鬼政孝道:“所以,务必拜托百地三太夫首领。若事成,我当以一决定生死之事相告!”

    九鬼政孝闻言惊诧不已,但越发重视这件事,听我说完,立即拱手调头去了。

    随后的一段时间,我很是有些茶饭不思,每天把自己沉浸在基本功的锤炼中,每天通过加大训练量来缓解等待的煎熬。叶公见我这样状况,与叔父商量后,决定现在就传我叶家家传的柔息功。我想,单纯的等待太煎熬,而我经过前段时间的刻苦锻炼,身体已经完全能适应进一步的强化,于是欣然接受了两位前辈的厚爱,开始修炼柔吸功。

    柔息功,是一门高深的吐纳功法,强调抱元守一、意守丹田、以息运气、呼吸锻炼。严格意义上讲,属于辅助功法,练至大成,对各类外功均有极大加成,更有增智明目、延年益寿的功效。

    我开始不知道这门功法到底有没有这么神奇,但甫一练习,我就感受到这门功法确有清心、明智、静思、凝神的神奇功效!以往我练习匕首刺杀,十次扎在靶人身上,分别在十个不同位置,而随着柔息功的深入,刀与刀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越来越精准,出刀、收刀也越来越迅速!经过一个月的静修,叔父和叶公说我已经入门了,我大喜问道:“入门之后还有那些层次?”

    叔父笑了笑,很轻松的说,入门之后,还有熟识、小成、混元、大成、忘我、归一几个层次。他练了三十年,不过在大成境界,而练了五十年的叶公,则已达到忘我的境界。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叶公,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伯伯,竟然还真是内家高手?

    看我如此表情,叶公依然是一副笑呵呵的表情,轻轻拍拍桌子,就和叔父准备告辞。临走前,还告诉我,练柔息功,切不可急躁,要稳住心神,循序渐进。

    我点头称是。等他们走后,我突然发现,刚才叶公轻轻拍击的硬木桌面上,居然深深的凹下去一块人手形状的凹陷!我把手放进去,正好是手掌大小!这这就是柔息功真正的威力?

    痴迷,我完全痴迷在这份功法的修炼中,每天除了定时去点卯,必要的体能训练和技巧恢复训练,我几乎把所有时间都投入了柔息功的修炼中!但奇怪的是,之前我几乎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但到了一个时期,却无论如何修炼都找不到感觉。我知道,**颈期来了。

    就在此时,九鬼政孝突然返回营区,悄悄告诉我说,百地三太夫派出精干忍者队伍,于五日前,在出云地方发现了林崎甚助的踪影!好!真是天助我也!我立即向都督告了假,名义上是归家祭祖,实际上,却第一时间,做好了远赴东瀛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