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19.怒海沧澜曲

19.怒海沧澜曲

    我自幼生长在横滨,应该说,我是见惯了大海的,就算是海啸也并不鲜见。记得前几年,宇都宫大海啸,整个东海岸都受到波及,巨大的浪头像山岳、又像高墙般向城市压过来!

    我记得几乎只是一瞬间,海岸线上的几座木屋就消失了!海边路上的几辆小汽车被海浪一卷,就像被巨手抓走了似的,一忽儿就不见了踪影!沿海的各家,包括钢铁樱花酒吧,都用厚重的木板钉住窗户,因为柔软的塑钢板根本不起作用,那次,我正好在那喝酒,应冈本先生请求,帮他们给窗户上钉了木板,还留宿了一夜。唉,不知道他们知道我死了,会不会难过,尤其是美奈子……

    是的,海啸很可怕,可那时我终归是在陆地上,即使再不济,我也可以躲进远离海岸线的牢固屋子里。可今天!我遇到这可怕的情况,是在无依无靠、听天由命的海上!

    我和岚、九鬼政孝、陈奎、鸢五人一刻不敢离开的守着指挥室!墨和夙则寸步不离的看着甲板下的动静。船舵已经交给了陈奎,因为对这种情况,他最在行!岚虽然自幼学习航行,但终归年纪太轻,经验总是不足的。风帆早已撤下,否则一个浪头过来,船就必然翻了!能撤下的辅助桅杆也全部收了起来,我们所做的,就是尽可能缩小自己的截面,让整条船更“干净”的迎接风浪!

    一个巨浪又打了过来!就像一辆卡车撞上来一样,整条船被掀的一个幅度巨大的侧仰!感觉这船就要从左边翻进海里了,桅杆都已经触到了海面!海浪一过去,船就像装了弹簧,在船舱货品配重的作用下,须臾又正了回去!

    如果不是明知道,每一波巨浪都可能把我们卷到海底!而我们是在挣扎求存!我真觉得,这一切就像老天在跟我们开玩笑似的,翻来覆去折腾的要死要活,却始终给你留口气!

    我紧紧抓着立柱,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的黑暗,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想放声大笑的感觉,于是我就笑了!陈奎握着船舵,听我大笑,他居然也大笑起来!旁边另外三人有些奇怪,这样的危机下还能笑出来,这是……啥情况?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个大浪打进指挥室,呛了我好大一口水,其他几人估计也差不多,吐掉口中的海水,我和陈奎再次大笑起来!这次其他三人也受到感染,开始跟着我们大笑!

    我能感觉到,随着笑声,我似乎,我是说似乎不那么害怕了!但身体依旧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恐惧!就在这时,甲板上突然一阵骚动,有人在高喊:“有人坠海了!”

    我急忙扶着墙壁快步跑到门外,却刚好看见两个身影,“扑通扑通”两声跳下海去救人!我心里一阵无法抑制的感动!只听水手长罗升高叫道:“扔浮板!把有系绳的浮板扔下去!”只见两个水手冒着巨浪,从舱门旁边拽下浮板,一手抓着门框,一手尽最大力气,把浮板向着坠海者方向扔去!

    我定定的看着,只见那浮板周围什么都没有!三人似乎都被卷到了海底!我心中极其不忍,但又觉得不该这样放弃希望!于是依旧定定站在门口,望着那无边的深海中,那无比渺小却又无比重要的浮板!

    突然,浮板边上忽的冒出两只手!一只是左手!一只是右手!两只手相距甚宽,绝不是一个人的!我惊喜的看着他们,是跳下去救人的两个人,一人一只手伸到浮板上,纷纷露出头来!接着二人的另一只手在水下用力一拽!顿时,最先落水的那人就露出了水面!两人又一用力,才把昏迷的伤员扔到浮板上,这样二人才真正腾出手来,抓紧了浮板!

    就在这时,又一个巨浪打来,我只觉得一股巨力打在身上,身体不由自主就往前飞!而船身也顺着海浪一斜!我几乎要抓不住了!就在这时,两只手拉住了我的手腕!我回头一看,是九鬼和鸢!他们扒着门框,死死抓着我的手腕!我终于从浪头的扑咬中找回了自己,顺着他们手拉的力道,向着指挥室里面一冲,顿时巨大的惯性力量将我扔进了指挥室!九鬼借机关上了门,而我则立足不稳,和鸢一起,在地上滚做一团!

    帮着陈奎把住船舵的岚见状,见浪头稍小,便跌跌撞撞跑过来,把我二人扶起来。她伸手一拉,我借势就站了起来,又趁势拉起了鸢!终于站稳了,我心中感叹,情急之下却全然没有发现,三人的手依然紧紧握在一起……

    就在这时,陈奎突然喊道:“前面那块陆地!那里有个小岛!我们应该在那里靠岸!这里的水域我来过!暗礁很少!”

    闻言,我挣开二人,跑了过去。前面果然有一块小岛!风雨中看不清全貌,绝对不会太大,但我们这样的船只靠岸是足够了!于是岚依旧过去帮助把住舵,九鬼政孝跑出去通知了甲板,我们的船开始向着那边岛屿慢慢逼近!

    担心的暗礁一直没有出现,我们的船终于缓缓靠在了岸边!下锚!几个水手跳到岸上,把缆绳紧紧系到岸边的树干上!

    终于安全了!这样的情况下,任他怎么刮风下雨,只要这岛不飞了、这树不没了,我们就不会有事!而给养,足够我们这些人再吃一个月!落水的三个人也回到了船上,首先落水的也救了回来,一查人,一个不少,真是皆大欢喜!

    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休息了。我告诉岚,安排好人值班,让木工检查一下船只,轮流休息,而后便回到了我的单间。这半天的折腾,我只觉得心里非常疲劳,现在就需要好好的休息。感受着船体微微的摇晃,我的心却十分平静。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是谁呢?又发生了什么事?

    “进来!”我叫道。推门进来的,是鸢!她径直走到我跟前,轻轻说道:“先生,让我伺候你更衣吧!”

    我笑道:“鸢,其实你不必这样的!”

    鸢微笑了一下,一边伸手帮我解开衣带,一边轻声说:“作为忍者,在我宣誓向你效忠时,我便全是你的。包括我的身,我的心,我整个人。服侍主家,是我的职责。我不需要你的回报,这只是我应该做的而已。这……是惯例,也是我们女忍者的宿命!”说着,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才说道:“我是干净的。”顿了几秒钟,又低着头说:“岚也是。下次是她来。”

    见我沉默不语,她帮我除下外套,又开始解开被雨水彻底打湿的腰带,一边忙活,一边接着说:“每个女忍,在宣誓效忠时,其实就已经是主家的私人物品。即使你现在要我死,我也毫不抗拒的去死!我自幼便是孤儿,我从生下来,就是作为工具被培养。对我来说,能在出仕时能到一个珍惜自己的主家,是我最大的幸运。先生,遇到你我很知足!”

    她的眼神里没有杂质,或许,之前我对她真的是有误解吧。等到湿衣服全部褪去,她抱住了我的腰,身体轻轻的贴着着我,脸庞靠着我的胸口。而我,也慢慢的、紧紧的搂住了她的肩背……

    那一夜,暴风雨格外的狂暴。

    第二天,风似乎小了,雨却大了。我们依然泊在此处。木工检查了船只,修好了损坏的部分,只要雨停了,随时可以出航!在指挥室里,我们打开海图,岚和陈奎认真的分析着航线。只要暴风雨过去,我们只要再有一天就可以到达肥前,再走一天,便到了出云。我点点头,转头问了句,别人还有什么意见?众人都表示同意。

    鸢还是那样安静的站在一边,让我忽然觉得心里很宁静。从某种意义上讲,我挺感谢这场暴风雨,因为这独特的压力和环境,特殊的际遇和心情,让我终于告别了三十年的……嗯,其实在前世那么开放的环境里,这似乎是件很丢人的丑事,便不提了吧!

    期间,我们还穿着雨披,趁着雨水稍小时登上了小岛。这岛屿真的不大,但丝毫不影响我脚踏实地时的愉悦。那感觉,就像之前脚底踩着厚厚的棉花,忽然换成了木地板的踏实感。这岛屿大概也就是两个足球场大,没什么大型动物,植物却很茂密。

    岛屿另一边有座小山,居然还有不大不小的一个山洞。我们几人钻进山洞,听着外面哗啦啦的雨落声,想起之前的种种,真觉得恍若隔世。我伸手出去,接着雨水,喃喃的说:“其实,要是有吃有喝,有地方住,和爱的人待在这么个小岛上也挺好的啊!”

    岚嘿嘿的笑道:“先生就不怕跳出个女妖怪,生吃了你!”

    而后她便和鸢一起,吃吃的笑个没完。

    我却没想到,这句话居然在不久的将来一语成谶!如果提前知道了……我想我还是会说吧……

    那天晚上,岚进来帮我更衣……

    突然有些希望暴风雨不要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