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20.演一手好戏

20.演一手好戏

    一路飘摇在没有风浪的海面上,忽然觉得很多事都不重要。每天人们所看重的金钱、地位、权力、美色,在那样的天地之威下,面对着生死的时候,真的渺小的可怜。许多人在遭遇大难、突逢大病之后,都会看破红尘,显得清心寡欲。但一朝得势,却又将之前的信誓旦旦忘得一干二净。这恐怕就是人性。

    风雨过后,天空碧波如洗,再检查一遍船只状况,一切无恙,便再次扬帆起航!这次的心情,比之方出海是大不相同,一个是新舟快马,一个是劫后余生,同样的启航,却有截然不同的心情。不过看船上的老水手们一个个面无表情,想必这些人都是见惯了的。包括昨天落水被救、险死还生的弥次郎,也是一脸淡然的擦着甲板。这就是经验吧。

    顺风顺水,船只按十四节的速度稳稳的航行着,没过半日,就看到了远处影影绰绰的建筑物。那里是肥前国吧!由于我急着去出云,船只在肥前国港口寄港,略一补给,便再次启航,开往出云。不过在海上漂了几日,看到建筑物,仍然免不了心情大好的!

    出云是日本本州岛中国山北部的城郭,按照现代的行政区划,大部分属于岛根县。出云国(いずも)是日本古代的令制国之一,属山阴(和谐)道,现代又称云州。在古旧的传说中,有许多神灵居住于此,所以出云绝对是一个神奇而瑰丽的地方。

    出云几乎一步一景,在这里,让人总是不自觉的心情舒畅。而且饮食上非常有爱,北面大海,海产极为丰富;南靠大山,山珍充裕非常!而且由于优厚的地理位置,与朝鲜半岛隔海相望,地形颇似天然港口,风雨不骤,真的是得天独厚的好地方,居住的久了,人们会想是否真的有神灵居住在此,难怪林崎甚助会选择来这里悟道!

    出港第四天夜间,船只在出云寄港了,我甫一登临,在此等候的砂便迎接上来。为了随时掌握林崎甚助的行踪,砂自接到命令后,便与百地三太夫派出带队的上忍石川五又卫门一起,在近幾、关东、中国等林崎甚助经常出现的地区进行了拉网式的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近一个月后,他们终于在出云找到了正在面对大海、感悟境界的林崎甚助。于是他立即讲消息告诉伊东商会,随着即将出港的商船一起,来到广宁,通知了我。等我千里迢迢赶来,林崎甚助还在这里,没有离开。

    我暗道一声谢天谢地,便随着砂回到了早已定好的宿屋。

    随便吃了几口热食,我便让九鬼政孝通知核心的几人,到我的屋子召开内议。砂却悄悄提醒我,我曾答应百地三太夫,找到林崎甚助,我当以一关系生死的大事相告。我点点头,让他叫石川五又卫门单独进来。

    等他进屋,我请他坐下,石川五又卫门却拒绝了,向我行礼道:“向闻先生所言不虚,还请先生赐示,石川好尽快回去禀告主上,早做准备!”

    我点点头,对衷心的手下,我总是敬佩的。于是我正色道:“自去年百地丹波守率众击退织田军后,织田氏一直怀恨在心。据可靠线报,织田军近期即将对伊贺众进行大规模报复!”

    听到这话,石川五又卫门顿时色变,急问道:“先生!此事干系重大,消息是否确切?”

    我盯着他的双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我建议,这次……不要硬抗。根据现有的情报,这次若没有更好的计划,硬拼下来,估计伊贺众……下次再见,就要靠烧纸了……”

    说到最后,我的语气已经相当森然。这一点上,我是完全没有必要骗他的,因为历史上,就在几个月后,伊贺众就被盛怒的织田军彻底扑灭,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石川五又卫门急急忙忙的去了,留下四名下忍,帮助我们工作。看着他的背影,我突然觉得内心有些凄凉。人生不易,且行且珍惜吧。

    内部军议上,我提出的唯一议题是:“如何获取林崎甚助的信任。”

    对这个问题,众人一时都没了招法。这个时代的剑豪普遍性格古怪,但总有癖好,有的好酒,有的好名,有的好色,但林崎甚助……他终身未婚,致力于修行,可见并不好色;终身未开道场,游走四方,可见并不好名,钱就更不必提了;至于酒……不可考,而且也不用指望喝酒能喝出真感情。对这样一个没有**的人,所有人都觉得,宛如老虎吃天,无从下口。商量了半天,也没有个结果,最后只能一起看向我。

    这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琢磨林崎甚助这个人,我一直觉得,他和我很像。他是为了为父报仇,苦练剑道。我又何尝不是为父报仇,潜心训练了二十多年?我总觉得,我和他是一类人,接近他之后我们会很投缘,需要的只是一个契机!于是,我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打算,我扫视一圈众人,如此这般交代了我的打算!

    ……

    又是一个凉爽的早晨啊!起身,穿衣,开门,到屋外打套拳!嗯,浑身都热起来了!换好道服,去听海吧!自从父仇得报,光复了我林崎氏的声誉,我便再无挂碍。无论别人如何评价我林崎甚助,我都将在居合剑道上不断探索新的高峰!

    配好“信国”,打开院门,我信步向海边走去。开春了啊!我在海风的咸凉中似乎闻到了一丝温暖的味道!啊!这万物枯萎中的一线生机,不就是我要体悟的“道”吗?多么好的善缘!不知今天会有什么奇遇!这片杉木林,唉,上次路过这里是什么时候了,光阴如梭啊……嗯?什么声音?过去看看!

    快步绕过面前的密林,前面……嚯!这个年轻人居然敢向那么多人包围的首领挑战!胆气过人!有我当年的风范!

    嗯……这年轻人头上扎着白绫,他是为复仇而决斗?且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果然,果然是为父报仇的决斗!这孩子,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和我当年相当啊!对面豪族的头目,嗯,三十岁左右,正值壮年,使枪,看架势,估计……估计这孩子很难取胜啊!

    动手了!这孩子,嗯,基本功还是扎实的,看不出流派,有些像京都的霞流,又不像……那汉子,嗯,这是宝藏院的枪术啊!哎呀!这一下剑身振幅小了!再上半步啊!唉!真的是!谁教的这孩子剑术!危险!算了,不能看着他大仇未报,郁闷而死啊!抽刀!斩!

    ……

    我被乔庄成豪族头目的砂,用枪尾狠狠击倒在地!终于,终于引得他出手了!

    那道白色的身影快若闪电,一击便化解了砂的进一步攻势!砂大惊倒退,他周围的几个人,嗯,就是伊贺众那几个下忍,纷纷拔出武器,对着林崎甚助叫道:“混蛋!你到底是什么人?敢对今川大爷动手!”一时间喝骂身四起。

    林崎甚助淡淡的望了一眼对方,他是不屑于和这种杂兵动手的,于是便默默地走过来,将我从地上扶起来!

    乔装的一人假装认出了林崎甚助,大惊失色的在砂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砂立即“脸色苍白”,嘴唇都开始微微颤抖!

    我心道,尼玛真会演!都是奥斯卡影帝级的角色啊!然后在砂的带领下,对面众人一起后退,退出一定距离,开始撒腿就跑!临跑远了还不忘拽了一句:“你等着!我会报仇的!”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吧,太能演了,作为先生,我也不能示弱啊!于是我咬紧牙关,捂着胸口站了起来,颤巍巍的用剑指着他们逃离的方向大喊:“回来!混蛋!我要杀了你!为我父亲报仇!回来啊!别跑!”说完,因为疲痛交加,双腿一软,又一下子又跌倒在地!武器也掉在一边。屈辱不甘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啊!”我仰天大叫,继而用拳头猛击地面,发泄着心头的怒火!

    远处林中的鸢对岚说:“先生演的真像啊!”

    岚:“……若不是知道剧本,我都信了!”

    鸢:“……”

    林崎甚助拉着我的胳膊,低声道:“要想报仇,就振作起来!”

    我晃动着胳膊,想要甩开他的手,叫道:“你根本不知道我要怎么办!别管我!”

    林崎甚助手上加力,我顿时没有反抗之力的随着他的力道站了起来!他看了我一眼,低声道:“男儿要想复仇,首先要战胜你自己!我没有杀他,就是把他就给你自己去复仇!拿起你的剑,跟着我来吧!”

    我默默的捡起地上的剑——是把很普通的剑,我不可能拿着影秀在林崎甚助这样的剑豪面前晃悠,那是自寻死路,于是我就面上一脸悲戚、心中欢天喜地的跟着他去了!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