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21.忘记你自己

21.忘记你自己

    “我可以教你的东西,很简单。就是走路、坐下、拔刀、挥刀、收刀。剩下的,要靠你自己去理解和领悟。”跪坐在偌大的竹林中间,林崎甚助如是淡淡的说。

    清风拂过他的白衫,仙气四逸。作为一名在二十一世纪信息爆炸社会中走过来的老练选手,我见惯了各种品牌的装x,但却唯独被他这不食人间烟火的独门装x给撩到了,但考虑我的立场,我还是用充满敬意的声音答道:“明白了!师匠!”

    林崎甚助先生只是微微一笑,却不开口,而是用行动代替了语言——他的右手搭上了左肋下的刀柄。我被这无声的装x二连再次击倒……

    “刷!”配在他左肋下的“信国”不知何时已然出鞘,此刻正平端在我的颈前两厘米处。只听林崎甚助先生口中淡淡吐出两个字:“专注!若有杂念,不如不练!”

    我顿时一凛,对阵之时,最可怕的就是不专注,思想上的瑕疵是任何武技都弥补不回来的!而我既然诚心来学艺,又为何要抱着这样无稽的想法?于是,我暗地里狠狠咬了一下舌头,我发誓,从现在起,一定要打起最集中的精力来学习!

    似乎是感受到我气场的变化,林崎甚助先生微微一笑,他的声音再次传来:“首先,是持刀。”他把刀调整到合适位置,插在左肋下的剑带里。这个是我很难接受的一点,试想,如果回到明朝,我每天在左肋下插着一把东洋刀……那似乎有些不打自招的意思……

    于是我双手前探,低头做了个认错的姿势,诚恳的说道:“师匠,我在亡父灵前发誓,一日不为他报仇,一日刀不离手!所以,我无法做到把刀插进腰带!请您谅解!”这当然是个借口,一个善意的借口。

    林崎甚助又是微微一笑道:“片持(单手持)也是可以的。世人总对我的刀法有误解,认为必须双持,实际上,片持、双持对于居合来说并不重要。你看!”

    他将信国从腰带里抽出来,左手单持在手。我认真观察,他的刀刃是向下的,据说现代流行的刀刃向上的持刀法,那是他的若干代传人所创,而正统的林崎凝神梦想一刀流的持刀却是刀刃向下的,这说明刀刃在上在下,并不会直观的影响到拔刀的速度,只是技术不同吧。

    忽然,我发现他的胳膊似乎……似乎不是单纯的直直下垂,而是带着一丝微微的内扣。我学着他的样子,微微含着胸,左臂微微内扣,将刀带在自己左胯旁边。

    他看了我的动作,眼前顿时一亮!轻声说,很多的武士,总是秉承着崇高的气节,每一个动作都交代的很清楚,动作上也是横平竖直,殊不知居合的要义就在出其不意四个字,本来就是暗杀剑法,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形象上的功夫。

    见我明白,林崎甚助先生点了点头,又说:“我的刀法,与其他人不一样。要学好居合,就要先忘记你自己!”而后,他身体微微左倾,把右手轻轻搭在刀柄上,很随意的样子。无论是谁,也不会从他的动作上看到拔刀的迹象。就在此时,似乎他的左手微微一晃,我眼前一花,他手中的刀又到了我的咽喉前!

    这……这是!我的眼光不由得盯向他的左手。林崎甚助第一次笑了:“你很有悟性!我要教你的,正是鲤口之切法”!

    所谓鲤口之切法,指的是推刀锷离开鞘口的动作。居合,就是拔刀术,它的灵魂就是刀方出鞘的这次攻击!利用刀身与刀鞘的摩擦,使刀尖在到达目标时达到最大的伤害!

    所以,隐蔽的拔刀就是居合的起点!如果右臂的动作太大,或者左臂送的太远,那就失去了突袭的意义,林崎甚助先生想要教给我的,就是右手稳静缓慢的从刀柄由上到下、由拇指和食指托住刀柄,左手拇指将刀锷向右斜前稍推,静悄悄的不使对方感应行动的送刀方法。

    “接下来,就是拔付”。林崎甚助先生的声音再次传来,所谓拔付,就是拔击,也就是刀刃拔出脱离鞘口瞬间横一文字的最初一刀。

    刚才说了,这一刀即为居合之生命。在居合的世界里,刀刃的拔出速度按照起初稳静缓慢,至中段时变快,及刀尖快脱离鲤口时,如疾风闪光般的快速,尤其是,林崎甚助先生演示的十分明白,正是按照顺序“徐、破、急”的要领完成拔击,方能制敌机先,发挥一刀必杀的锐利刀法!

    “再然后就是切下”林崎甚助先生演示到。切下,就是斩下,目标是刚才已经受到受横一文字一击的对方,而发出的完全斩倒对方的致命一刀!这一刀从对手头顶起,描绘上段的大圆弧,用迅猛的一竖砍斩直至对方的胸口!这一刀可谓荡气回肠!如果是跪坐着,这一刀就讲究与地面的距离和角度,那是更高深的技术了!

    而后,他又演示了血振、残心和纳刀法,换句话说,也就是甩掉刀上的血、追讨残敌,并将刀快速收回刀鞘的技术。至此,我已经完全被他的刀术所折服!我相信,这是用生命才可以领悟到得神奇刀法吧!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所做的事情就是,推,拔,斩,斩,振,收。

    从早到晚,我整个人都沉浸在了这神奇的刀术里。慢慢的,我似乎忘掉了从前的刀法动作,而在拔刀术上越来越精进。慢慢的我体会到,人们对居合刀法有误解,许多人认为,居合刀法就是拔刀攻击这一次的刀法,实际不是。每种流派的刀法都有居合这个过程,换句话说,居合并不是人们说的拔刀、收刀,而是代表着势与势、动与静的转换!只不过林崎明神梦想一刀流更强调和突出了拔刀的攻击,但并不是放弃了其他持续攻击。

    在此后的训练中,随着林崎甚助先生慢慢交给我步伐、呼吸等技巧,我越发对这一点感受深刻——居合刀法,就是让爆发代替持续输出、以最少爆发换取最大输出的搏命刀法吧!

    每天的训练我都很疲惫,睡觉似乎越来越解决不了我的疲惫问题,因为这种疲惫既来自身体,也来自心灵。于是一天夜里,我就用修炼柔息功的方式来代替睡觉休眠。没想到,效果居然出乎意料的好!

    第二天,当我神采奕奕的出现在训练场,林崎甚助先生眼睛里发出了奇异的光芒!但他是高傲的武者,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日复一日的传授我刀法心得,而我在刀法不断精进的同时,柔息功似乎和居合刀法产生了融合!二者似乎在相辅相成,互相呼应,慢慢融为一体!这种感觉很奇妙,但这个过程似乎永远在路上,没有终点一般。直到有一天,林崎甚助先生掷出一枚铜钱,我仿佛福临心至,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量、气势在一瞬间融合为一!推刀!拔刀!横斩!竖斩!血振!纳刀!一气呵成!我能感觉的到那种完美无瑕!

    “丁丁丁丁”!连续四声脆响,那枚铜钱被我临空斩为四瓣!那一刻,我感到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水*融,带给我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快感!

    “啪!啪!啪!”轻轻的掌声响起,当我逐渐回过神来,我看到林崎甚助先生站在我面前,轻轻的鼓着掌,他微笑着说:“启蓝,你的刀法入门了!恭喜你!在心法上也取得了突破!”

    放在之前,我一定会为这样的进步而欢呼,但此时,我似乎平静的异常。代之为轻轻跪坐,双手伏地,向着林崎甚助先生深深一个敬礼!

    林崎甚助先生双手扶我起来,微笑着说:“启蓝,你是我见过最有天分的学生!我一直都知道,你并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但我从你的眼里看到了真诚和真实,我相信,无论你是为何而来,你一定不会用我的刀法去为恶!我知道,你该走了,临别前,我再赠你一招!”

    说着,林崎甚助先生向后退开十步,示意我拿好刀,方才一步步向我缓缓走来!顿时,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晚上,面对木尔温的那个晚上,我感受到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

    只见林崎甚助先生将到我两米位置,我却恐惧的忘了拔刀!眼前一闪!林崎甚助先生已经到了我身后!我呆呆的不敢动,片刻,方感到左肋下凉嗖嗖的!这……这是什么刀法!

    林崎甚助先生已经转身回屋了,他的声音却飘了出来:“这是我居合流的奥义:一闪!回去体悟吧!等你想明白后,再来找我!”

    我知道,这是要道别了,心中突然翻滚出无限的不舍!这两个多月,林崎甚助先生对我的照顾可谓无以复加!他不问我的出身,不问我的来路,他教我这么多,只是因为相信!我的喉咙有些哽咽,半晌方问道:“师匠!我该去哪找你?”

    又一道声音传来:“天下,并不大。”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恭恭敬敬跪下去,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方才退着出了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