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22.谁才是肥羊

22.谁才是肥羊

    有的人,只有分开了,才知道可贵。当心里只觉得理所当然,那么即使彼此再好,自己也会丧失了发现和感受恩情的眼睛,只剩下抱怨和无所谓。这样,注定是长久不了的。

    对林崎甚助先生,我的心中充满的感激和感恩,但与他的分别依然让我心中十分悲怆!因为,他让我想起了铃木叔叔,想起那个在以前的世界,曾经对我最好、最真挚的人。返回港口的路似乎很短暂,又似乎很漫长,他们跟我说什么话,我都充耳不闻。直到上了船,九鬼政孝走上前来问我:“先生,我们直接回大明吗?”

    是啊,总得回去,毕竟,那里似乎才是我的家,至少,现在还是。我点头,看着窗外,轻轻的说:“回去!”

    等船启航,我才慢慢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夙告诉我,来的时候,船上夹带了一些货物,主要是茶叶和丝绸,买的很好!尽管这些是违规的,但是夹带一趟,可以提高一个来回40%的利润,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抗拒。而回去的这一趟,则装载了锦州、广宁周边人们最爱的梅子酒,另外,还有少量只面向达官贵人的艺术品。预计这一趟,只要宣传得当,就能得到净利润800贯!

    也许是在出世的环境里静心修炼了两个多月,我对金钱似乎格外的不敏感。点头淡淡的道:“嗯,保证安全,钱不着急。”

    夙见我没有兴趣,忽然笑着神秘兮兮的说了一句话:“先生,我们很偶然的机会,从行脚商人那里买到一把刀,嗯,可能比寻常武器要贵些,但我总觉得不是凡品。拿到道场一鉴定,没想到,居然是……”说到这里,竟然卖起了关子!

    我不由微笑问道:“是什么?村正?”一句话让夙蔫了半截,半晌方才支支吾吾的道:“是菊一文字则宗!”

    我“哦”了一声,是把极其优秀的打刀,皇室精品,可我并不喜欢那样的刀形,便兴趣不大。夙看出了我的心思,继续道:“先生,林崎甚助先生用的正是打刀啊!”

    我听到这话,猛的站起来,睁大了眼睛!急忙道:“对!赠给林崎先生!停船!快停船!”

    夙却笑道:“先生,林崎先生已经和我们同步离开出云了。我记得您说,理解了奥义还要来寻找林崎甚助先生,我想不如下次您当面献给他吧!”

    听到这话,我又颓然坐下,他说的有道理,我只能点点头,不说话,情绪有些低落。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我都在拿着影秀参详刀法,夜里,鸢要来帮我“更衣”,我拒绝了,因为我完全没有心情,而是选择了修炼柔息功。

    最近一段时间,我几乎已经用入定代替了睡眠,不,这样说不准确,应该说,我在修炼柔吸功的过程中,似乎本来就处在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中,修炼效果出奇的好,也许,我现在无欲无求的心态,正好复合了柔息功圆润如意的先天要求吧。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出定,突然就被一阵嘈杂声惊的回过神来!九鬼政孝没敲门,便直接推门闯进来急声道:“先生!我们被倭寇盯上了”!

    我皱了皱眉,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九鬼政孝答道:“还不清楚,但他们有整整一艘安宅船的兵力!速度太快,我们逃不掉的!”

    我扯着嘴角笑了笑道:“逃不掉,那便不逃了吧!”

    说完,提起影秀,随着九鬼政孝上了甲板。

    刚上去,从船舱探出头,我便听见“嗖!”的一声从耳边划过,我本能的一闪,却见一支羽箭钉在了面前的门框上。我伸手拔下那支箭,正在端详,就听见“轰隆隆”两声炮响,是船首的曲射炮开炮了!

    我走上甲板,很快在左舷发现了倭寇的身影,一艘吃水很深的安宅船!这种船就像一只大王八,是严格意义上的帆桨并用船,在这样风不甚大的水域,我们的商船是甩不掉对方的!

    两炮轰过去,打中了一炮,在对方的船舷上开了一个大洞,但并不影响那艘船的行动。而另外两门炮安排在船尾,两门千斤佛朗机属于违禁品,还在仓库里盛灰呢!

    许多倭寇站在甲板上,扬着刀向我们嗷嗷的叫嚣,无非是一些污言秽语,看意思他们准备搭板近战夺船了。我叫过九鬼政孝,悄悄在他耳边耳语几句,九鬼政孝却道:“先生,那太危险了!”我却笑道:“照办吧!”

    九鬼政孝一咬牙,点头下去了。我提着刀,走上甲板,众人见是我,纷纷围拢上来。我看了一眼敌船,他们很明显是想马上搭板登船,如果让他们上来,那势必是一场血战,看来我刚才的计划是对的!于是,我走到船舷边,指着对面相距二十步船上的倭寇大叫道:“看看你们,一帮土狗和赖皮犬也学会打劫了吗?”

    之所以说得这么含蓄,这么土的掉渣,完全是因为这帮倭寇没文化,只有这种土鳖的叫阵法,他们才听得懂。果然,我的话音刚落,对面就响起了震天的笑声!一个大嗓门倭寇叫道:“小孩!滚回去吃奶吧!叫你爸爸出来!”

    对面船上又是一阵大笑。我微微一笑,大声道:“你们这些吃垃圾的土狗,睁开眼睛看看!我就是这条船的船长!”

    对面嗷嗷叫了几声,又是那个大个子喊道:“小孩子船长,我们会杀光你们的男人,抢走你们的货物和女人!你们跑不掉的!”

    我不等他继续喊叫,大声道:“你们可敢与我搭板决斗?赌上彼此的船!”

    这种方式,是东洋海盗间的处事方式。双方停船,在彼此船舷间搭一道木板,双方选人出来,站在搭板上决斗,输得一方,或者说,死掉或坠海的一方将输掉赌约。不过很少赌上身家性命,这种情况更多的出现在两伙海盗看上了一只“肥羊”,大家在不伤筋骨的情况下完成利益分配时用的。

    而我此时提出这个建议,赌约还这么大,对面的倭寇一时间都沸腾了!他们完全把这次决斗看成了找乐子,因为如果他们赢了,他们会过来接受我们的船。如果他们输了,他们就过来抢了我们的船,唯一的区别,就是事先可以找些乐子,仅此而已。

    两条船相距10米停船了,倭寇很快在两船之间搭了搭板。这搭板宽约70厘米,厚约5厘米,很结实。接着他们便鼓噪起来,纷纷拿着刀跳上甲板,准备看我怎么被分尸暴死。

    我在心底冷笑了片刻,方提着影秀上了搭板。对面见真的是我上来,都开始起哄,有几个倭寇大叫道:“大作!去把他砍成两段!晚上给你多加一壶酒!”

    一个粗壮的倭寇闻言,欸了一声,提着一把格外长的*,就摇摇晃晃上了搭板!他应该至少比我高半个头!在平均身高一米五的扶桑人当中,他的确是高大威猛的!

    我见有人上来,便开始缓缓向前移动,那个叫大作的家伙见我并不害怕,露出一口大黄牙,粗鄙不堪的说:“小个子!我要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我并不打话,只是默默地走到了搭板靠近中间的位置。那家伙见状,回头向同伙做了个喝酒的姿势,引起一阵哄堂大笑,方才摇摇晃晃向我走来!离我还有一米五左右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咧嘴笑着说:“小子……”话刚说一半,却见眼前一花!

    此时,我的右手已经搭上刀柄,在他废话的时候一推一拔!在他手还未搭上刀柄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利落之极的横一文字斩!等他反应过来去捂咽喉,我已经还刀入鞘,高声道:“下一个!”

    只见这笨家伙脖颈处噗兹喷出鲜血!他用双手捂着脖子,却毫无作用!喉头上咳咳两声,便一头栽倒,掉进海里!居合刀法对上这种蠢材,真的是大材小用!对面全船倭寇大惊!他们根本没看到我干了什么!于是喝骂声再起,就准备直接上来夺船!

    我朗声道:“你们这帮吃垃圾的土狗,就这点儿本事吗?回去吃奶吧!”

    垃圾话,对垃圾人格外有效。对面的倭寇群情激奋,忽然,他们开始呼喊一个叫做“墨菲”的名字。外国人?在我疑惑之际,一个暗黄色头发的白种人跳上了搭板!

    真是个白种人。其实人们对倭寇有个误解,一直认为倭寇就是扶桑海盗,其实不是。初期的倭寇的确是以扶桑人为主,但也有明朝人、朝鲜人、越南人、缅甸人,甚至还有葡萄牙人、荷兰人等白色人种。到了后期,倭寇中倒以明朝渔民为主了。我面前这个,估计是就是欧洲那两国部队的逃兵吧!

    只见他挺着一柄西洋刺剑,一步步小心的向我挪过来,到了一米五左右时,停住了脚步!十分警惕的举剑防备着我。我笑了笑,看着他不言语,忽然,我用英语问他:“你是英国人吗?”

    那家伙估计很久没听道英语了,一愣神,手上有所松懈,反问道:“什么?”

    我见他注意力稍有放松,推刀、拔刃,抬手就是一刀横斩!

    血振、收刀时,这家伙再次带着满脸不甘,捂着脖子掉进海里!

    对面船上再次鼓噪起来!他们又在喊一个名字,我知道,那是他们选出来准备和我决斗的人,而我却没有了兴趣,因为,我听到九鬼政孝的声音:“准备完毕!先生!”

    我回撤几步,跳回自家船里,一脚把搭板这头踢下水!对面船上大声叫骂起来!而我并不在乎,只是淡淡的说了声:“开火吧!”

    随着九鬼政孝一声令下,四门曲射炮,两门千斤佛朗机炮,还有十支火枪,十把火箭,一起向着对面的安宅船轰过去!在震天响的轰鸣声中,只一轮,对面的安宅船便被打的几处着火,船舱进水!更主要的是,火枪的集火瞬间打坏了安宅船的尾舵!

    就在对面倭寇的惊呼声中,第二轮轰炸又来了!他们急于开船逃走,或者靠上来拼命!但,静止状态、坏了尾舵的船,还有什么更多追求呢?

    决斗,不过是为了争取时间,把所有火力集中到一面,顺便让这帮傻瓜蛋自己停下来,安心当活靶子!三轮过后,安宅船开始下沉了,看着许多跳入水中、或者企图划小船逃跑的倭寇,我下达了一个不留的指令。

    愚蠢的家伙们,让我们看看,到底谁才是肥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