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25.最难解人心

25.最难解人心

    第二天一早,所有军职在议事厅集合。戚都督坐在上首,笑的依然让别人如沐春风。作为不知情的人,一定会觉得今天依旧是平常的军议罢了。我和叶思忠对了下眼神,不知道戚都督准备如何处理这件事。于是只能静静地等待着。

    戚都督与诸将说了半天军中的逸事,一点儿不见着急,半晌方道:“来来来!说正事!”众人顿时肃静。我偷眼看了看闫崇泗,他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脸庞。想必他还没发现锦囊被盗吧!人心那!我真的看不懂。

    戚都督朗声道:“今天主要有两件大事。”众人洗耳恭听。

    “第一,由于近来屡历功劳,朝廷擢升叶思忠为宣抚使。可喜可贺!”众人齐声道贺。

    叶思忠愣了一下,起身拱手道:“谢都督!思忠愿效死力,为国尽忠!”又是恭喜之声四起。

    叶思忠归座。戚都督看了众人一眼,笑道:“思忠,你且莫欢喜,晋了四品,便是朝廷命官,还要担着责任。这次演习你本是副指挥,升了职,我就要你做指挥使!与其他三位指挥使一道,决个高下才是!”

    叶思忠起立抱拳应诺,我心中隐隐约约明白了,戚都督到底要干什么。只听戚都督继续道:“每次演习,都是我出科目,这一次,你们四个指挥使自行出科目!自行演练,我只看结果!”

    说罢,让四名指挥使自行选择演习方向。叶思忠心领神会,选了北方,其余三人分别选了东西南三个方向。

    按照戚都督的部队编制特点,每个指挥使都是马、步、车、辎重各一个营。戚都督大笔一挥,为了考验叶思忠的指挥能力,将他一开始从南方沿海带来的三千南兵,再拨给叶思忠一半!

    众人面面相觑。那三千南兵可是戚都督的命根子。别人想要几个人去当教练,都得多次恳求,方才借他几个,最后还得要回来。这次居然一次拨给叶思忠一半!众人不由得开始猜想,这叶思忠是否……和朝堂里那位大人攀上了什么干系……

    分配完方向,戚都督又问道:“你们四人,每人再选一员副手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果不其然,叶思忠眼光看向我,指着我道:“我还是要孙启蓝吧!”

    众人都知道,我和他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所以也不奇怪,戚都督也允了。

    散会之后,我依例去了叶思忠那里报道。他见我来,苦笑一下道:“启蓝,又要你陪我冒险了!”

    我也苦笑一下,拱手道:“在下愿效死力,为国尽忠!”赫然正是他方才在众人面前说的。叶思忠听罢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我只得跟着摇头苦笑。

    笑了一阵,我问道:“你说……”

    叶思忠打断我的问话,说道:“戚都督不可能那么莽撞的。”听这话,我知道他明白了我的意思,于是沉默着等他说话。他继续说:“那封信,没有落款,而且来路不正,就算来路正,戚都督拿着这封信去朝堂参奏么?这事若捅出去,足够颠覆朝政,戚都督不敢如此莽撞啊!”

    我点点头,戚都督身居高位,却时时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份苦,真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我不理解的是,那个人为了打击戚都督,竟然卖国求荣!这份恶毒的心思,岂是那么容易下的来的么?

    此时想这么多没意思了,我和叶思忠商量,辽阳此刻恐怕正在旦夕之间,万万不可再耽搁!我们手下,一共有约六个营的兵力,其中马营和那一千五百南兵可以乘马,另外三个营则为步行,所以这次,我们只能分兵!

    叶思忠看着我道:“启蓝,我先带兵去,你在后面,一定要督促着步行队伍速来!”

    我摇摇头,笑道:“岂有大将冲锋,属下乘凉的道理?还是我带马队走!”

    叶思忠正要说什么,我打断他道:“莫非你信不过我?”

    这句话,噎的叶思忠开不了口,最终点了点头。

    来不及和姨夫他们道别,我只能和叔父、叶不悔说了一声。叔父怎么都放心不下,非要带着不悔跟我一起去,哪怕这把总不要了。我好说歹说,才说服他留下,但他的底线,是不悔必须和我一起去。我没办法,只得跟叶思忠说了,叶思忠也痛快,跟不悔所在营的上级打了招呼,不悔便调到了我这里,任我的副手,这也算是圆了大家的心愿。

    经过紧张的整顿,全部准备完毕已是下午。叶思忠集合所有人做了动员讲话,而后,便指令由我先行带马队前进,步行队伍后续跟来。戚家军治军极严,任何人也没二话,于是喝完壮行酒,我带着马队便连夜出征了!

    四月的东北,夜风如刀。我用棉巾捂着脸,紧紧跟着斥候小队。从这里到辽阳,骑马得一夜半天。但我不能让马队过于疲惫,因为到了就要打仗,不能成了疲兵。行军参谋也建议,寅时当让马队休息,我同意了。在这之前,我让传令兵分做两路,一路奔辽阳去,告诉总指挥王必达不要轻举妄动,另一路奔锦州,向李成梁求援——辽阳一带防务也归李成梁全权管理,但愿他没有冲动吧!

    同时,我还向前三十级派出探马,以便随时掌握动态。

    这一夜,我走的心烦意乱,因为背叛。人生真的处处都是背叛,古往今来,古今中外,哪个维度都有这样的事情。哪里有人,哪有就有江湖,真是够了,真想去一个没有纷争的地方啊!

    寅时,大队已经到了辽阳城外三十里处。我下令,全军就地休整。我自己却无法入睡,就在中军附近走来走去。忽然,探马来报,辽阳城守王必达守敌军引诱,出城应战!

    我一阵烦闷,挥手再探,探马飞也似的去了。我心中暗骂傻缺!但愿,但愿这傻缺没有追出太远!

    须臾探马又报,敌军一触即溃,王必达率军追赶!

    我心头不由火起,怒道:“再探!”

    难道历史又要重演?历史上,王必达追入峡谷,中伏后全军覆没!李成梁在敌军围困辽阳城时赶到,及时入城苦战,方保的辽阳不失!而鞑靼人黑石炭部进可攻、退可守,虽然后来退去,却丝毫不伤元气,年内又进犯我广宁、锦州一线。那么现在呢?我该做些什么?这些行军参谋,只知道谨慎啊,稳重啊!说这些废话,真是百无一用!心急如焚,我原地踱着步子,很是苦闷难耐。

    见我发愁,不悔、女扮男装的鸢和九鬼政孝走了过来,看到他们,我忽然心里一动,仿佛抓住了什么,却又难以说清。九鬼政孝说道:“先生,此去辽阳,我们是帮助守城,还是奇袭敌后?”

    我沉思着,守城,太浪费骑兵;突袭,却又不够看。该如何是好呢?

    鸢见我不语,也感挠头,良久方道:“还是忍者简单,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跑不了,就来个影分身,让他不知我到底在哪!”

    这句话,就像一道闪电,直击我的脑海!我激动的真想抱着鸢亲一口,一想这里大庭广众,她又是男装打扮,顿时忍住,倒是吓了鸢一跳,吃吃的笑着。

    伊贺忍者可以影分身,我为何不能由忍术而入兵法,让部队也影分身呢?

    见我脸色,不悔问道:“兄弟,莫非,你想再分兵?”

    就在这时,探马再报,王必达追敌甚深,不知所踪!敌军精锐由凤凰山后潜伏,此时尽出,全力攻打锦州!李成梁部已抵达锦州,正全力抗击!

    我闻言大喜!立即下令,选出三个精干队长,每人二十骑,不干别的,速去砍伐树枝,将之缚于马后,分东、南、西三个方向靠近辽阳,来往奔驰,不得靠近城池十五里!这疑兵足以拖住敌军大队,让他们一时不敢太过冒进。而我则带其余全体,突袭凤凰山!

    理由很简单,铁木真时期的蒙古军队不设辎重队,来去如风。但其后人在元朝时期养成了习惯,部队随身只带两日口粮,其余皆存于大营!我有理由相信,敌军的粮草,或者说,敌军的大营就在凤凰山!因为他们此时已经全无顾忌,只有辽阳城一个目标!所以大部队离开大营,那我就给他来个围魏救赵,火烧乌巢!

    众人领命。我问参谋官,骑兵里可有辽阳人,熟悉凤凰山地貌的。结果仅马营就有十七个!我详细询问了地形,原来,凤凰山除了山前一条大路,山后还有一条小路,均可直达山麓平坦处!只是山后小路极其难走,寻常人上不去!

    我闻言大喜!寻常人上不去,可我手下有不寻常的人!我叫来九鬼政孝,让他带着鸢、墨、砂,还有新加入的慕容沁,带两个身手敏捷、头脑灵光的本地骑兵,走小路,潜入进去,到粮仓放火!遇敌不用接战,制造混乱,便是首功!九鬼政孝领命,飞也似的带人去了。

    事到如今,只余前进一途!我命人整合全队,将目标下达后,命令人衔枚,马裹足,全军保持肃静,全速向着目的地——凤凰山突袭而去!

    历史,就由我来改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