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26.热情的春天

26.热情的春天

    把马匹交给两名骑兵,我换回熟悉舒适的忍者黑装束,轻快的走在山间的小路上,时而疾走,时而攀缘。身后是四名同伴,有新同伴,有老同伴,但我们的目的是完全一致的,那就是——凤凰山麓的鞑靼人黑石炭部粮仓!

    自从遇到这位几乎与我同岁的先生,啊,其实就是我的主上,他要我们叫他先生,客观的说,他的确是一名优秀的先生!他教会了我太多!我九鬼政孝向来心高,不服人,但这次我是真的服气了!先生他是先知吗?为什么任何事都能算无遗策?他真的是我的同龄人吗?这真的好令人难以理解,为什么都是这个年纪,我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父辈的感觉?

    鸢和岚也说,他是个特别的男人,不像别的男人那么急色!鸢努力了很多次才得手,哈哈,这个傻妞!

    “你在笑什么?”鸢在身后问道。我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知为何忍不住笑。

    鸢很纳闷的看着我,脚下却不停,追问道:“你在想什么坏事?”

    我揉了揉脸,赶紧道:“没事没事。看路看路!”但想起第一次,先生说对柴火妞没兴趣时鸢的囧样,忍不住又“噗”的笑出声来!

    “你到底在笑什么?说清楚再走!”慕容沁轻声说道。

    我停下脚步,抬头望着天,轻声说:“我在想先生!他真是个神奇的人!”

    慕容沁奇怪道:“先生?就是启蓝哥哥吗?”

    鸢似乎也笑了笑,摇头道:“可惜,他不属于我。”

    墨接口道:“继续努力吧!”

    砂也笑道:“看好你!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先去端了他们的老巢为好!”

    我点点头,示意大家保持安静,因为骑兵李告诉我们,翻过两个山头,就要到达目的地了!

    谷口有卫兵啊!至少一个小队!硬闯估计是不行的,可以翻过去吧!我向墨和慕容沁打出手势,他俩便一左一右去寻路了。片刻,墨回来了,打出手势,表示可以翻越!我们等慕容沁回来,这边却似乎不行,太陡峭,于是便一起向墨那边潜伏过去。

    确实可以上去!我看着那片乱石坡,一招手,几人很默契的排成一路,在墨的带领下,静静地向上爬去!这石头好冰!不过作为伊贺最优秀的忍者,对我来说却并非不可承受。大概过了一柱香的时间,我们终于爬到了坡顶!

    大神在上!下面就是敌军的粮垛啊!我打出手势,让几人都藏好身形,确定下具体实施方案。

    下面有……嗯,至少两队巡逻兵!想完全避开他们是不可能的。而只要被一个人发现,我们就完了!怎么办?先生那边应该已经到了山前,他等的就是我们的成果!快!想个办法!

    我抬起头,这山谷形状就像个漏斗,对面的坡顶……从前面应该可以绕过去!绕过去……有了!

    我把几人叫过来,如此这般一交代,几人看了看下面,都觉得可行!

    于是,我们每个人都拿出自己备用的登山绳,接续在一起,使劲拽了拽,可以!然后又拿出每个人身上的火油,全交给慕容沁——原因很简单,她最瘦,最轻巧!

    最强壮的砂,和比较瘦弱的鸢去了谷口对面,我和墨留在这边,我们两队人分别拽着绳子两头,等他们到对面站好,我们示意,慕容沁可以行动了!这小姑娘估计也就我一半重吧!估计还不到!我们双方死死把绳子拽紧、拽直!

    只见她双手抓住绳子,左右手交替前进,一会儿就到了绳子中间!我们努力身体后倒,基本确保了绳子的高度和弧线。等她到了中间,我们一起,慢慢放松绳子,直到慕容沁轻轻落在了中央最大的粮垛上!

    一共有三个粮垛,这一个,就顶旁边两个的两倍!这姑娘站稳,对我们做了个妥当的手势,我们便再次把绳子拽直!由于粮仓周围严禁烟火,所以这里基本是漆黑的,夜色是我们最好的保护,巡逻的战士也无法关注到头顶十米以上的细微动静吧!

    慕容沁……似乎掏出一把短匕首,在粮垛顶上划了个口子,然后深深的把火油埋了进去,又拿出几根粮草,搓了搓,搓成一个长长的条,沾了一点火油,平平的搭在割开口子的防火布上面,另一头,塞进了火油**里!这是……缓发引信!?这姑娘真够聪明的!先生真没看错人!她拿着火擦子,几下,火就着了!看那悠悠燃烧的“引信”,至少能烧半柱香!

    我们见大功告成,立即把绳子放下去!慕容沁一把抓住!我们用力一拽,绳子抬了起来,我们两边一起朝前走,很快驮着慕容沁到了第二个粮垛……

    第三个粮垛……

    等我们把慕容沁拽上来的时候,三个粮垛的顶部,已经几乎同时开始了燃烧!这姑娘,三个引信长短不一,正好差不多同时燃尽!

    看着兴奋的慕容沁,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让她和我们一样趴在山谷顶端,静静地等待着火势发起来!

    这时,山谷外面似乎起风了!我双手合十,诚心期盼风势能大些!吹进谷里!喝!是东北风!正好!

    只见那原本微小的火苗在打着旋儿的东北风作用之下,“呼”的旺了起来!越来越快的燃烧向火油罐!我听见周围的人都在默念:“快点!快点!快点!”终于,“轰”的一声,最大的粮垛火油罐着了!几乎就一瞬间,那偌大的粮垛整个顶端都燃烧起来!

    “轰!”又一个着了,可第三个却被吹灭了!该死!就在这时,下面的战士发现了火情,开始喊叫着,估计是救火的意思!我低吼一声:“阻击他们!”于是同来的几人纷纷掏出手里剑、飞镖,对着下面的救火人员就掷了下去!下面惨叫声一片!可人员依然前赴后继赶来!我们又掏出烟玉,对着火势最旺的地方无差别投掷!就在这时,我听到山前一阵爆吵!是先生,他们开始进攻了!

    山下的鞑靼人成了无头苍蝇,他们无法确定,该先救火还是该先迎敌!我们的手里剑扔完了,便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块,狠狠地扔了下去!而下面,则是毫无准头的朝上胡乱射了几箭!

    “碰!”最大的粮垛四散炸开,引燃了没有点着的那个粮垛!我这才放下心来,这样,才算真正没救了啊!

    下面火势好旺!半边山都红透了!烤的我脸皮发紧!啊!这是多么热情的春天啊!

    ……

    骑兵队静悄悄的行进着,不出半个时辰,我们便看到了凤凰山!山谷口有哨兵,但防备极其松懈,想必他们认为,在我军守兵大部中伏被歼,余部拼死守城的情况下,竟然还有余力来突袭他们的老巢!很轻松的拔掉他们的哨卡,我带着一百精选的南兵摸到了营门处!

    不知九鬼政孝他们办的怎么样了!想必不会让我失望吧!如果到了天将亮的时候还不成功,我们便强攻吧!因为天一亮,我们便没有了保护色,只余强闯一途!

    那边……似乎……着了!哈哈,好大的火!整个敌营内乱做一团!大部分守兵被调去救火!太好了!我一挥手,精锐南兵分做两队,一队持弓,待另一队准备拨开鹿角、撬门之时,一排齐射过去,敌楼上的几个哨兵顿时没了!大门已开!

    我命人全力击鼓!顿时鼓声响彻山谷!十息的功夫,我军大队的骑兵已然杀至!每个人左臂上缠着一块白布条——天还没亮,这是唯一的辨识!杀将进去,敌军尚不知发生了什么,待察觉到敌袭,黑夜中又不知敌人有多少,只觉得到处都是来敌,于是大呼小叫、四处胡乱冲撞,他们自己造成的混乱,倒比我们杀出来的更大!

    我命骑兵高喊:“活捉尼兰!活捉尼兰!”见到胳膊上没有白布条的就杀!我专门安排了不悔,让他带骑兵营直奔帅帐,擒拿敌首!我则带着其他人杀奔粮仓而去!

    到了粮仓,我们遭遇了一些抵抗,但都是一些下了马的骑兵,能有什么能耐?我们风卷云残、摧枯拉朽般击溃了他们的防御,一边追剿残敌,一边把火把扔向已经在燃烧的粮垛和草堆!烧吧!烧吧!让风与火来的更猛烈些吧!

    半个时辰后,我们已经完全控制了敌军大营。除了尼兰的皇妃、幼子,其他人已经被我们剿灭一空!当然,放了几个人出去,让他们把这个喜讯带给尼兰!尼兰带兵去攻城了,大概他想享受近年来第一次攻破大明城池的荣耀吧!可惜,明军已不是那个明军,因为,多出一个我!

    等九鬼政孝他们从山谷下来向我复命,我命全军整队,在之前的战斗中,一共折损了十四人,这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损伤!于是,我带着士气高昂的队伍,直接沿着尼兰他们出兵的路线,杀奔鞑靼人的后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