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27.我既为刀殂

27.我既为刀殂

    遥望着辽阳城,它就像一座浮雕,嵌套在初升朝阳的光晕中,升起的狼烟,沸腾的呐喊,穿梭的骑兵,咆哮的枪响,都是这座巨大浮雕的附属品,这一刻仿佛是永恒——这就是我,带领着所部兵力,在辽阳之西、鞑靼人黑石炭部人马背后的丘陵上建立工事时的心情。

    叶思忠带领的步行营队已到达辽阳,在辽阳城西南用两个半营的兵车扎成营寨,和辽阳城互为犄角之势,顽强的抗击着鞑靼人黑石炭部如潮水般的袭击!

    双方都已收到了粮仓被毁的消息,就在那一瞬间,我军被拧成了一股绳,而敌军则分裂成三部分——一部分主战,一部分主退,一部分主和。主战的人很明显最终占了上风,他们的目标是全力尽快攻下辽阳城,实现就地补给!所以他们攻击的相当疯狂。

    可是,历史上只有李成梁部,也坚守到了最后,更何况现在——叶思忠就像一根钉子,狠狠地扎在黑石炭部的腰眼上,让他们无论攻击辽阳哪个方向,都要顾虑身旁这只伏虎的感受!更何况,背后还出现了一支骑兵!就是那支攻击了粮仓的骑兵!该死,他们怎么来的这么快?至少比预计的早了两天!

    根据计划,锦州、广宁的援兵是在考虑之中的,但那是在伏击消灭了辽阳守军大部、我军已经攻占了辽阳城的基础上,他们作为攻击部队,而我军以逸待劳的形象出现的——黑石炭部可汗尼兰如是想到!

    该死的明朝人,他们不是会牵制戚继光吗?为什么他们来的这么快!而且居然知道了我们大营的位置!还抓走了燕妃和肃齐我儿!燕妃倒也罢了,女人么,谁叫她非要当第一个住进明朝城市的妃嫔!可肃齐……那是我最优秀的孩子啊!此时……此时只有速战!拿下辽阳方有资格讲条件吧!可是,这些守城的明朝人居然这么顽强!他们不怕死吗?

    李成梁站在敌楼上,他已经得到了敌军粮库被毁的消息,他的心中是百感交集的。一方面,是庆幸,自己麾下的王必达是员猛将,但似乎和自己一样,太过勇猛,总是忘了忍耐。

    幸亏有戚都督的援军,这次的天平已经完全倒向了我们一边!只要坚持住两天,不,一天!我们就必胜的!另一方面……奇袭粮库的是那个小子,从一开始我就看他不顺眼,可是……他是真有本事啊!这次回去,就要看他的脸色了吧!唉!先打吧!回去的事,回去再说!

    想到这里,李成梁高喊一声:“开水!沸油!滚木!擂石!给我往下死命招呼!不要留着!”霎时间,城下的敌军再次遭受重创气势为之一滞,攻势顿时缓了下来!

    城下的车阵里,叶思忠带着三排火枪手,按照炙教给他们三段击的方式,一轮一轮的收割着敌军骑兵的生命!叶思忠的心在燃烧!这就是装备代差的威力!管你是什么忒没真的子孙,在压倒性的火力面前,一样会把你们撕成碎片!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一幕,就与东瀛早些年发生过的事情一样!武田信玄军的精锐骑兵——赤备铁骑,在织田信长的火枪队面前,被扫的渣都不剩!因为科技,先进的科技,才是决定战争胜败的最有力杠杆!等到叶思忠手下炮队的将士们架好虎蹲炮、千斤佛郎机,开始轰击的时候,这些草原蛮子其实是气数已尽了!

    我骑着马,站在山头的简易工事后面,静静地看着下面的一切,我不需要做什么,至少现在不需要,就这样,站在黑石炭部背后,就是对城中城下友军的最大支持!

    戚都督把一半南兵交个我们的时候,心里肯定在滴着血,所以我不能挥霍他的宝贝财产,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城头的反击极其猛烈,城下的攻击也令敌胆寒!我需要等待!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我在山头,从晌午等到了午后,将士们都坐在马上吃了午餐,这是骑兵的传统。我们还在等待。突然,我发现本来还算紧凑的敌军阵势出现了一丝裂纹——左军的一支骑兵队开始撤离了!他们的方向是正北,那绝不是去包抄的路径!他们……嗯,似乎和其他人装束不一样,帽子上多几缕黑色的带子!看来是附庸的部落啊!这些蛮子,攒鸡毛凑掸子,还以为是几百年前的时代吗?

    我静静地看着传令官在本队和那支脱离的分队之间穿梭,冷笑着。城堡总是从内部崩坏,黑石炭部的末路就要到了!“准备进攻!”我下令道。

    所有骑兵统领收到我的命令只是十息之后的事!我盯着黑石炭部的动向,就在这时,左军的另一支部队也开始动摇,出现了逃跑的现象!本队的督战队甚至处决了几个人!好啊!来吧!等的就是这个!果然,敌军开始用处决的方式制止逃兵——没有了补给、丧失了信心的逃兵,他们的大队就离崩溃不远了!

    刚想到这里,就见敌军左路开始发生激烈内讧!而这种恶劣的情绪,已经明显波及到了前后右中其他四阵兵马!时机来了!我举起了影秀,重重呼出一口浊气,大喝道:“全军,跟我冲锋!”然后便一马当先,冲下山坡,目标——敌人左军!奔腾的骑兵就像滚滚的洪流,带着迷漫的烟尘砍向敌人左军!就让我来扮演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敌军登时发生了更大的混乱!背后这支骑兵他们一早就发现了,但他们不敢去撩泼,因为他们的军心经不起三面接战!可此时!真要命!督战队拼命的约束着逃兵,但根本起不到什么太大作用!更要命的是,三轮火枪齐射、两阵火炮袭击之后,敌军竟然开城出战了!也是骑兵!可在城下攻城的,都是鞑靼人下了马、充当攻城步兵的骑兵啊!

    冲锋途中,我看到辽阳开城出战,心中暗叹一声,李成梁还是有真材实料的!便举起影秀,准备接敌!而我身后的骑兵们则放平了长枪,身体俯在马背上,准备冲击!

    来了!敌军的骑兵在犹豫不决之际,被一路下坡、加速到极限的我军瞬间斩入!就像热刀切黄油,我们的进攻几乎不可阻挡!骑兵们收起长枪,拔出马刀,开始挥砍!我作为锥形冲锋阵的锥尖,一把影秀,几乎杀得鲜血扑满全身!就在此时,我突然看到前面一空!凿穿了!我带着骑兵队顺利的凿穿了敌人动摇的左军!

    继续向前奔驰,我带头,整个队伍兜了个圈子,调转了队形,再次形成面向敌军的锥形阵!而此时的李成梁部已经击溃了敌人前军,直奔中军大帐而去!支援他们!我举起影秀,再次高呼:“目标!中军!冲锋!”

    敌人被我军气势所摄,开始崩溃,各自为战的迹象已经遍地开花!叶思忠的长枪队跃出车阵,开始对敌军反冲锋,进一步压缩了敌军骑兵的空间!剩下的,交给我们吧!

    我在即将接近敌人中军时,忽然发现,敌人中军似乎……效仿我军摆了鹿角!虽然不多,但是足够对冲锋的队伍形成影响,降低速度!好吧,那我就削你的肉!我的刀锋向右一拐,目标由中军变成了后军!

    但凡任何部队,前锋永远是最强的,中军永远是最稳的,两翼永远是最快的,后面永远是最弱的!我的刀锋所指,本来就胆寒的敌人后军居然开始主动避让,甚至开始整建制的调转马头,开始撤离!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上去,收割他们!至于难啃的中军……李成梁哥,拜托你了!

    收割是愉悦的!收割背对着自己的敌人简直是一场盛宴!挥刀的同时我甚至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迷恋上这种感觉!敌人后军开始崩坏!看架势就知道,这部分一定是当初主退或主和的部队!但对我们来说,他们都是鞑靼人,就是我们必须消灭的敌人!

    两次穿插,后军除了散去的,都已经被歼灭了!而此时,敌人的中军开始移动——向北!这是要撤离战斗的意思!好吧,看他们的中军,还保持着极好的状态和战斗力,那边的李成梁损失不小,收获平平,已经在向城内撤退了!好吧,一鼓作气歼灭敌人,还只是个幻想啊!

    于是,我也在敌军撤离后进了城,与众多兄弟部队汇聚在一起。我命令骑兵抓紧休整,战马尽快保养,因为我知道,一切还没有结束,因为敌人主力还在!

    但是,他们的给养只够一天半,而他们到达最近的补给点需要至少三天!骑马,三天!可他们支撑不了那么久的;而且他们还要时时担心我们的追击,这是最要命的。更何况,尼兰的宝贝儿子还在我手上,我捏了捏这小伙子的脸颊,看着他惊恐的表情,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所以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求和!而且就在眼下!而这,就是历代朝廷大臣、边塞大员们梦寐以求的结果吧!

    想到这里,我让不悔带着我连夜撰写的一封亲笔信,尽快赶回广宁,亲手交给戚都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