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28.咱们是朋友

28.咱们是朋友

    预想当中的议和很快就到了。我方的议和主使是李成梁,副使叶思忠。黑石炭部的议和使者是副丞相博尔旺,一个明朝通。

    尼兰最初相当的傲慢,提出的条件也相当没有诚意——他们退兵,不再进犯,而我们则送回他的妃嫔子嗣,当然,还要提供他们五天的给养。对这样的条件,我们没有太多表示,只是给尼兰送去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小截幼小的右手小拇指。

    而尼兰的态度和条件马上就变了,变成了什么条件都可以,我们提。于是就有了接下来这些来来往往的使者,带着各怀鬼胎的书信,在敌营和我军城池来回穿梭的场景。

    我们知道,尼兰最后一定会妥协,因为,他们快没有粮草了!可是如果得不到协议,他们的撤退就相当于自杀!而如果尼兰放弃了眼下的这些,自己逃遁了,那是一定可以安全返回的,但在茫茫的草原上却永远没有了他的一席之地,他会永远为人所唾弃。对他这样的人来说,那还不如杀了他更利索。

    于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是纯粹的以逸待劳,以不变应万变,而鞑靼人黑石炭部,尼兰,则会越来越焦躁。

    傲慢的一方很快从鞑靼人变成了我们,因为他们自己的粮草已经将尽,而现在靠着的是我们一日一提供的口粮。在第二天下午,最终的谈判到了。

    地点就在辽阳城外一里,临时搭成的大帐里。双方议和代表相对而坐。大概四点的样子,谈判开始了。我作为议和事参议官,也参加了会议。

    这一次和鞑靼人面对面坐着,看着他们谦恭的表情,谄媚的嘴脸,这真的是以前无法想象的事,可见力量才是一切对话的前提。那博尔旺媚笑着,上来第一句话是:“李都督安好!叶将军安好!”首先,先给二人戴了一顶高帽。二人若为此谦虚,则气势上必然弱了;若不谦虚,日后若传回有心人耳中,恐怕还是一番难缠!所以鞑靼人虽然是抱着议和的名头来的,双方的交锋却仍从第一回合就开始了!

    李成梁和叶思忠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二人却有口难言,那么便由我来吧。于是我一拍桌子,右手食中两指戟指着博尔旺大喝道:“直接说你们的态度!废话不要再讲了!”

    博尔旺一愣,没有言语,他身后护卫的武将却是大怒,“嚓”的一声将弯刀拔出一半,对我怒目而视。我身后的不悔和砂则直接将刀拔出,往前走了两步,已经接近了攻击距离!我嘿嘿冷笑道:“看!我早就说这帮蛮子是假议和!要我说,你们回去,我们继续打!我压根就不同意跟你们这帮蛮子议和!”说着,我抽出影秀,指着博尔旺道:“还等着我请你们滚吗?”

    博尔旺面色数遍,他知道自己这次是为活命而来,本来只是语言上想抢一个先机,没想到却惹出这么一个混人!他没接我话,而是看向了李成梁,十分客气地叫了声:“李将军……”

    李成梁估计也想见好就收,轻轻咳嗽了一下,缓缓的道:“启蓝啊,我看,还是继续谈议和之事吧!”

    我哼了一声,用影秀指着那武将道:“自己留下一只右手!”

    那武将呆滞当场,博尔旺也是尴尬异常,求助的眼神再次望向李成梁。李成梁知道我在表演,就索性低头端起茶,微微抿了一口。

    博尔旺见救兵没了,便直接笑着问我:“不知这位少年将军怎么称呼?”

    我嘿嘿冷笑着,压根没看博尔旺,死盯着那武将道:“我就是烧了你们粮草、抓了你们少主、踏平你们左军后军的孙启蓝!今天你这蛮子不留下一只右手,那便整军,我与你们死战到底!”

    一听是我,博尔旺和那武将的脸上都是抽了几抽,这两天,他们营中的领导层几乎把我骂了个天翻地覆,但却不知道具体是何人所为。见了真人,却是这么年轻,想必那烧粮的事也是一时脑热。但这样的愣头青最难面对面招呼,于是博尔旺就准备拖!沉吟道:“这个嘛……”

    我“啪”的一拍桌子,忽的站了起来,两人吓了一跳!却见我对着李成梁一拱手,愤然道:“将军,我不谈这劳什子议和,这就下去整军备战了!”

    说完,大踏步转身就走,博尔旺咬碎钢牙,却无可奈何。此时再起战端,固然能狠狠咬我们一口,他们却绝对死无葬身之地!于是博尔旺赶紧站起来高叫道:“孙将军!孙将军留步啊!”

    我却不理他,径直往前走,博尔旺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李成梁。李成梁知道戏演的差不多了,就开口平声叫了句:“启蓝!”

    我立住脚,回头看着博尔旺,冷冷的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博尔旺连忙道:“达尼冲撞孙将军有错,便让他割右手折罪吧!”说着,回头扫了一眼武士达尼。

    不等那达尼下手,我却回身叫道:“方才是一只手,现在我要他的脑袋!”

    博尔旺愣了一下,狠狠地握了握拳头,却又慢慢松开!笑着道:“将军说的是!就依将军之言!达尼!”

    他回头轻声道:“你的儿子,我会请可汗按亲王待遇养大的。”

    那达尼也知道自己的命、自己全家的命都在博尔旺一念之间,顿时脸色涨红,高喊一声,自刎当场!周围地面登时染红!那博尔旺不忍去看,扭头缓缓坐下。我却决心将坏人当到底,彻底打消鞑靼人的妄念,于是高叫道:“把那肮脏的肉拖出去喂狗!”

    这一次,所有鞑靼人使团的成员都怒不可遏,一个个对我怒目相向!但在我的威压下,在现实面前,他们最终还是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任由军士把达尼的尸体拖了出去,外面响起了激烈的狗吠声……

    等我回到座位,鞑靼人其实已经没有什么谈的必要了,他们在气势上已经完败,于是全盘接受了我们的要求——退兵、称臣、纳贡、送质。彻底签订了抛弃尊严的城下之盟。

    庆祝晚宴开始了,在热烈的音乐中,李成梁和博尔旺执手上前,宣布两家永结盟好,互相扶助,我们是朋友!永远是朋友!

    众人一起举杯高呼!朋友!朋友!朋友!而尼兰的儿子肃齐也被我亲手送给博尔旺,我还抓起肃齐的右手让博尔旺看,完好无损,我笑着说:“以前是敌人,现在是朋友,我是不会伤害朋友的!”博尔旺自然表现出十分的感激,连续敬了我三杯酒,还偷偷送给我一个盒子,入手十分沉重,估计肯定不是什么便宜货吧!

    是夜酒宴俱欢而散。回到城里,我和叶思忠一起来到了李成梁屋内。李成梁已然微醉,见我二人来,十分高兴,拉着我俩的手说:“思忠,启蓝,这次多亏有你二人!以后咱们是一家人!快坐!”

    我二人连忙逊谢,坐定后,我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交到李成梁手上。李成梁不解,打开书信,看了几眼,却是惊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我,满眼的不敢置信!半晌方道:“如今我们与黑石炭部已是盟友,若是行此不义之举,只怕惹天下人耻笑啊!启蓝,三思啊!”

    他看的,正是我当初写给戚都督、让不悔送回去的信,我写的是:都督在上,启蓝拜启:常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今鞑靼人势孤,必然称臣。但若信其之言,放其回归草原,正是放虎归山,养虎为患,都督不见昔日顺义王乎?鉴此,启蓝愿舍一人之名节,换北疆二十年安宁!此情日月可昭,望都督明鉴!

    戚都督就回了四个字:“一切从权。”

    李成梁盯着我,我也盯着他,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半晌,李成梁方才道:“你待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我微笑道:“自然要合情合理。”

    李成梁眼角跳了几跳,扭头望着叶思忠,问道:“你也是这个意思?”

    叶思忠望着顶棚,轻轻的道:“先父亡于鞑靼人之手。”却不再多说话。

    李成梁长叹一声,放下书信,又拿起来看了一眼,递回给我道:“做干净些!”

    我和叶思忠拱手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鞑靼人派了一队人马,到城下来取粮,这也是盟约的一部分。一日供给他们精粮三百斛,粗粮五千斛。到城下,他们按量清点无误,便拉着粮回去了。约定他们明日自本地启程,返回草原,这两日却主要是将养伤员。

    第三天早晨,鞑靼人依样来了一队人马取粮,这次的粮草质量大大却不如昨天,多是糟糠,一个鞑靼人军官骂了句脏话,却被交粮守军听到,立即骂了回去!

    鞑靼人此次吃了败仗,又受了憋屈,正是火头上,听守军骂的难听,拔出到来就向骂人的守军哨长挥去!那哨长猝不及防,被一刀砍翻在地!旁边的军人见状,立即拔刀,同时高叫:“鞑靼人反了!鞑靼人反了!”那些取粮的鞑靼人觉得不对劲,但被守军这么一喊,也是心慌,拿着刀对着守军就高声辩解!守军中自有人高呼:“看!又要砍人!鞑靼人人面兽心,不知好歹!反了!反了!”

    为首的一个鞑靼人见状,也是心头火起,冲进去就要抓那个喊话的人,却被城头上早有准备的弓箭手一箭射中,跪倒在地!后面的鞑靼人一看,顿时拔刀向前,却被城头的弓箭手一阵齐射,最终一个不留!

    城防军迅速将此事禀报了主将李成梁,李成梁却望向我。我淡然道:“整军出战!剿灭反贼!”

    传令官自去整军,而我则走到窗边,太阳多温暖啊!可惜,鞑靼人或许再也看不到了。昨天送去的粮食和草料,口味还吃的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