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29.你问我对错

29.你问我对错

    尼兰犒赏了前来通报消息的明朝使者,得知午时之后,李成梁将率部前来给己方送行,而早晨去领粮草的队伍正在城中装载近几日的给养,一会儿一道过来。

    送走使者,尼兰笑道:“这是不信我们会撤兵,要来监视我们离开呢。”

    博尔旺也道:“南人心思曲折,不可料也!”

    尼兰脸色慢慢冷下来,冷笑两声方道:“且回去,待我们与土默特部联手,再来报今日之仇吧!”

    一旁的肃齐沉默半晌,突然说:“父汗,我们一定要再找南人报仇么?”

    尼兰笑道:“那是自然,你父汗岂是俯首称臣之流?快则今年,慢则明年,我定要血洗明朝,以报今日之辱!”

    肃齐却不吭声,良久方道:“儿臣是觉得,南人似乎不像之前那么软弱了,只怕……”

    尼兰断然喝道:“闭嘴!我们乃是成吉思汗的子孙,岂可因为一朝失利就丧失勇气?此话再勿提起!”

    肃齐默然。

    这时,下人进来禀告,说明朝人的欢送队来了。尼兰恶狠狠的咬咬牙道:“迎接!”

    寨门打开,我带着一千人,携带着二十车酒、二十车粮食、二十车肉食进了营寨。中军帐走出几人,笑呵呵的前来迎接,我立即下马迎了上去,拱手道:“尼兰可汗,我是明军大营副官孙启蓝,李将军着我先行送来粮食酒水,他们须臾即到!”

    尼兰看着这一车车货物,似乎心中最后一丝疑虑尽去,大笑着过来和我拥抱,行了草原的礼节,我也十分配合,过去与他热情拥抱,不知道的,只以为我们是多年未见的好友,知道的却是我们恨不得立即拔刀相向、手刃对方,心中却已经让对方死了一百遍!

    自拥抱松开,尼兰可汗仍然双手抓着我的两臂笑道:“久闻孙将军大名,今日一见,方知将军如此年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我也赞道:“可汗实乃人中龙凤,在下一见倾心,敬服不已!”

    说完两人同时哈哈大笑,双方分开之后,尼兰可汗道:“孙将军远道而来,先进来喝杯酒水吧!”

    我立刻拱手道:“不敢!可汗!在下还要去迎候李将军!稍后再来!”说完,我就示意队伍往门口走,不片刻便退走了。

    尼兰站在寨门口,望着我远去的背影,默不作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是博尔旺:“可汗,酒、粮、肉食均无毒!”

    尼兰点头道:“将士们苦了数日,一人发些酒食吧!”

    博尔旺领命去了。

    我带着队伍,在鞑靼人大寨五里外的小山后隐藏着。算了算时间,问墨道:“这两种半毒该见效了吧!”

    墨笑道:“黑石炭部饥渴日久,早已断粮,今日见了酒肉,必难忍耐!今日的半毒,加上昨日粮草中的半毒,至少可保鞑靼人三个时辰浑身无力!这两种半毒均为伊贺专有,单独检验均无问题,加到一起嘛,却屡试不爽,很有些意思!”

    我点点头道:“那就如期进兵吧!”

    我带着千人队,再次回到大路上,等了半刻钟,便侯到了准时而来的李成梁和叶思忠。这五千人马,加上我的一千,正好是六千,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再多就怕敌军起疑了。敌军虽然还有四、五万,但身负异毒,想必已然没有了太强烈的反抗能力。再加上,昨天给他们的草料里也加了东西,马匹看似如常,却没有力气,更是万无一失的举措。

    鞑靼人营寨到了,我依旧带了一千人前去叫门。尼兰带着人出来迎接,自己也跟在后面。刚打开门,却听后面有人叫道:“可汗不可开门!酒饭里有毒!”

    但门以张开,我一挥手,左右骑兵涌上,一枪戳死门卫,几下把寨门开到最大!

    “杀!!!”一声呐喊,千人队在我的带领下直冲尼兰可汗!这老贼倒也真是十分警觉,一见不对,飞身上马,调转马头就往后跑!两翼的士兵涌上来,但明显毒性开始发作,走起路来七扭八歪,武器都举不起来!但却依然视死如归的冲了上来,用生命为尼兰争取了片刻逃命时间!

    后面的五千人马也进营了,兵分三路,像三把尖刀直插敌军后营!并且到处放火,制造混乱!敌营中一时间乱成一团!

    敌军中约有85%的人毒性发作,还有些人可能只吃了一样东西,没有中毒,但终究形不成规模,零零星星,很快视野内的残敌被我们剿灭一空!

    敌军开始破开栅栏,企图从营后逃脱,但那里,却有我们埋伏已久的火枪队和步兵队!但凡冲出去的,都着了道儿,绝难幸免!我军的北方士兵,十个里倒有七八个与鞑靼人有血仇,此时更是毫不手软,更都知道此时绝不能有妇人之仁,故鞑靼人营中,但凡能喘气的,一个不留!只是杀了半晌,却未发现尼兰的身影!

    我带队反复冲杀,寻找尼兰,忽然有人说找到了,其本人就坐在后军帐中,并不逃走。我心中大为疑惑。这尼兰向来被称为草原蛇,这种舍生取义的事是断然不会做的!但我还是决定去看看,到底是何人装神弄鬼,便带人去了后军大帐。

    果然有一人背对着大门坐着,我踱步过去,却是一个不认识的人。我问他:“尼兰呢?”却听背后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父汗已经走远,你们不必追了!”我回头看时,却是肃齐。我笑着走到他面前,看着这个七八岁的孩子,问他:“那你为何不走?”

    肃齐微笑着抬头看着我道:“我自幼便被告知,我是铁木真的后人,自然要纵横捭阖。但自从被你擒获之后,我突然觉得,不能与你为敌!所以我留下来了!”

    我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样,吓唬他道:“我杀了你这么多族人,为何你笃定我不会杀你?”

    肃齐幼小的脸上却笑的很淡然:“你杀我的族人,是因为你不相信父汗会诚心投降,这是对敌人。但我相信,你不是对妇孺下手之人,所以我自然敢留下,由你发落吧!”

    这家伙如此淡定,倒让我十分无语,我拍拍他的脑袋,笑着道:“你用言语挤兑住我,为你父亲争取时间,其孝心可佩!但你当知,明军并非我一人,其他人亦可去追讨你父亲!”

    肃齐却笑着摇头道:“只要不是你,别人不行的!”

    我:“……”我真的应该留下这个后患么?

    战后统计,经此一役,加上之前的战斗成果,共剿灭鞑靼人黑石炭部六万人,俘虏一万人!这数字,相当于黑石炭部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虽然尼兰逃脱,但其元气已大伤,至少未来十年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换言之,这贼首倒是命不该绝。对内,也只说是鞑靼人出尔反尔,欲偷袭辽阳城,被我军识破,最终歼灭。至于他们回去的几个人怎么说,谁在乎呢?

    班师返程时,众军士士气高昂,兴高采烈,我却有些怅然若失。这次虽说是防患于未然,但我心中其实也颇为不忍。尤其是面对没有抵抗能力的敌军,真的难以下手。至于那个孩子……我催马赶上叶思忠,与他并行。叶思忠看了我一眼,笑道:“启蓝,你累了,回去好好歇歇吧!”

    我点点头,却不言语。

    叶思忠见我表情,想了想,笑道:“你是为那个孩子?”

    我点头:“该怎么处置他呢?”

    叶思忠笑道:“自然是公事公办,交予戚都督处理吧。”

    我长叹一声,看了叶思忠一眼道:“那孩子,总让我想起过去。我怕,有朝一日,他会成为另一个我!”

    叶思忠大笑道:“还有你怕的?启蓝,我一直认为你天不怕地不怕,既然你决定放过他,那便由着他。若他有朝一日找你寻仇,咱们接着便是了”!

    听了他的话,我心中突然豁然开朗!是啊,都决定了的事情,何必前怕狼后怕虎?随他去吧!

    心情放开,我再不郁闷,笑着对叶思忠说:“你光会吹大气,可敢跟我比比骑术脚程?”

    叶思忠翻白眼道:“让你两只手!”

    我们快马加鞭,开始比赛,一路越过大部队,到了前头。此处道路越发狭窄,两侧的灌木丛尤其茂密,我们放慢马速,缓步向前。

    突然,清洁工的本能让我察觉到一丝杀气!我叫了一声:“小心!”便听周围“嘣嘣嘣”三声弓弦响!我身体往下一倒!便听“噗噗噗”三声箭矢中的之声,胯下战马“稀溜溜”一声惨叫,立即倒地暴毙!箭上涂了毒!

    我高叫一声:“有刺客!快来人!”

    后面本来距离也不远,闻声迅速赶至!我以马尸为掩体,又躲过了一轮射击,叶思忠已经下马,向着树林冲去!不片刻冲到贼人跟前!那三名贼人穿着鞑靼人打扮,见计划失败,高叫一声:“尼兰可汗会为我们报仇!”便服毒自尽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抽出马尸里的箭矢,箭头在阳光下呈紫青色,闻了闻。微微发甜,这可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啊!是谁这么爱我,给我准备了如此厚礼?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