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35.谁更需要谁

35.谁更需要谁

    第二天上午,山东布政司后厅里,我再次谒见了巡抚杨本庵,引路的师爷让人倒了茶水,知道我们有话要说,便先行离开了,出去还带上了门。

    当场就剩下我们俩人,所以很多话也可以说的开。坐定后,杨本庵先是客气了几句,比如什么住得好吗,生活上习惯吗,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啦,这茶很不错尝尝啦,如此这般,我都含笑一一应对了,毕竟这也是人之常情,我又何必不客随主便呢。

    而且话说回来,在清丈土地这件事上,我有着足够的耐心,因为终究我只是个督办者,而作为第一责任人的他——山东巡抚杨本庵杨大人,才是最应该着急的。所以他绕弯子,我就打太极。你不急,我就不急。尽管我立了军令状,但谁都知道,那不过是我说话的一个由头,是敲山震虎用的。如果大明朝办不成事都要提头来见的话,估计朝廷里已经剩不下几个活人了。

    就这样,我们俩坐这儿打了半个时辰的推手,从茶叶聊到绘画,又从绘画聊到女人,漫无边际,没有焦点。作为现代信息大爆炸时代来的人,应对他一个几百年前的老古董那是绝无问题的。我就一个原则,正事儿,你不说,我绝不开口。到了最后,老杨实在墨迹不下去了,方才开口道:“孙大人,对这次清丈土地一事,你有什么高见?”

    闻言我没有做声,却是端起他推荐半天、大为赞赏的清茶抿了一口,哈出一口热气,方悠悠的道:“好茶!果然是好茶!”

    杨本庵杨大人一脸尴尬,他知道我是为刚才他的兜圈子感到不快,但终究他有求于我,于是也跟着赞叹了一句:“茶自然是好的!一会儿我让府里管事拣好的,给孙大人送去!只是——这次清丈土地的事,还要孙大人多费心啊!”

    这时我方笑了笑,放下茶碗道:“在下只见杨大人成竹在胸,只以为山东全省清丈土地一事绝无问题,下官只要等着领功受奖就是了!”

    杨本庵脸色微微一变,他作为二品封疆大吏,平日里谁见了不得弓腰哈背?今天居然被我这么个从四品的小字辈出言奚落,自然忍不住心头火起。他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还要仰仗孙大人在首辅面前多多美言啊!”

    我哈哈笑了两声,又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方才悠悠的道:“美言是自然的,不然受了杨大人这么多关照,内心怎么得安生啊!”

    杨本庵脸色又变了几变,已然要发作,但想起我的身份,心想跟你算账也不在今日,便压了又压,方才忍住,哈哈一笑道:“那就有劳杨大人!那您忙!本官就不打搅了!”言下之意竟是下了逐客令。

    我哼着笑了一声道:“既然大人有数,那下官正好图个清闲,省的再为什么阳武侯、衍圣公之类的劳什子操心。告辞!”

    说罢,拂袖而去。

    杨本庵听到这两个名字,脸色大变,急忙叫道:“孙大人请留步!孙大人!”

    我却是头也不回,出门就上了不悔备好的马,两人纵马出城,直奔临沂的温泉而去。这一路骑马骑的飞快,耳边几乎生起风来。只听不悔大声问我:“启蓝,你这样扔下那巡抚,拂袖而去,似乎不大妥当啊!”

    我控着马,偏头看着他笑道:“怎么,哥哥,你还想在这当一辈子官儿啊?”

    不悔摇头笑道:“那倒不是,但此来事关重大,闹翻了总归不好!还是客气些好!”

    我看着远方的地面,也摇头笑道:“办大事,要的是里子,不是这些客客气气的面子。你看他杨本庵,高高的把我供着,够客气,可打心底里就没把我这小孩子家当回事!再客气又有什么用呢?”

    不悔点头道:“还是面子上过得去为上。”

    我哈哈笑道:“放心,哥哥,启蓝有数。”

    须臾到了温泉,九鬼政孝早在这儿定好了地儿,我进去就是直勾勾进了澡堂,单间独室的感觉真好!我们兄弟俩一人一个单间,九鬼想的很周到。我抬眼观瞧,这温泉古色古香,十分静雅,客人不多,但均是十分客气懂礼,看来这里应该还是个本地的高档消费场所!泡在温烫的水里,喝着鸢拿进来的水酒,真的是十分享受啊!嗯?鸢!你怎么也在这里?你下水干嘛?我……!你……!这个……!

    回到济南府已是第二天,让九鬼政孝和鸢他们继续去忙活他们的,我带着不悔二人进了布政司,门房的卫兵见了我,立即过来拱手道:“孙大人!巡抚大人寻了您一天!您可回来了!还请您速去见巡抚大人,他有要事相商!”

    我淡淡的“哦”了一声,却自顾自的回了东厢房。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至少,我是不急的。而且,我越淡然,自然有人越着急,这大概就是市场规律吧。

    推门进屋,却见桌上规规矩矩放着一个盒子,打开来,是四个小木盒。再打开,却是两盒茶叶,两瓮好酒,想必是那杨本庵让人送来的。我二话不说,喊了声青莲,俩高配侍女便袅袅婷婷的来了。我瞄了她们一眼,指了指酒壶道:“去烫烫!再炒几个小菜!骑了半天的马,可饿死我了!”

    那俩侍女大概还没见过这样挨饿的大人,掩口笑着去了。不片刻,二人端着两个大餐盘,装着四凉四热,一个汤,一食盒的米饭回来了!我一看,全是下酒的菜,顿时食指大动。坐下来正要开动,门响处,却进来一个人,抬头看时,不是别人,正是山东巡抚——杨本庵杨大人!

    我看着他,笑道:“杨大人!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快坐!”

    杨本庵一脸怒气,重重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挥手示意别人先退下,带上门,他方压低声音道:“孙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放下筷子,端起茶抿了一口,眯着眼睛缓缓的道:“杨大人你是什么意思,下官我就是什么意思。”

    杨本庵怒道:“本官是什么意思?我且问你,首辅派你来是做什么的?”

    我放下茶杯,盯着他道:“杨大人以为我是来做什么的?”

    杨本庵怒极,反而平静下来,缓缓的道:“自然是督办本省清丈土地一事。”

    我点点头,直视着杨本庵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但杨大人眼里却没有我这从四品的小子。不然也不会就这么高高供着,这么多日也不谈正事吧!”

    杨本庵脸上一滞,却强辩道:“怎会如此?孙大人你误解了。本官……本官只是……”

    我却毫不客气打断他说道:“向闻山东巡抚杨本庵为人正直,办事丁是丁,卯是卯,前次为清丈土地一事与首辅几乎对仗!后来感于首辅忠义之心,主动请缨北方税改一事到山东试点!不想却是见面不如闻名,也不过就是个徒重表面、沽名钓誉之徒罢了!”

    杨本庵顾不上我的奚落,大惊道:“此事你如何知晓?”

    我重重“哼”了一声道:“我不仅知道这个,我还知道你苦于增税无门。省里抗税的两座大山,你却一座都动不了”!

    杨本庵一脸铁青,却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我却不管他的想法,继续道:“我更知道,山东的税负去年跌至全国十一位,前年还是第五位吧!杨大人,督察院的弹劾奏章文笔可好?”

    杨本庵气的站了起来,指着我鼻子怒道:“说了这么多,你可有解决办法?”

    我也站起来,也指着他鼻子骂道:“没有办法,我稀罕跟你废这么多口舌?”

    杨本庵呆了呆,缓缓放下手,半晌方道:“既有办法,何不早说?”

    我也缓缓放下手,冷冷的道:“若是早说,你便会听?”

    杨本庵听了我这话,脸色变了几变,忽然哈哈哈大笑起来,过来拉住我的手道:“启蓝,原来你在激我?”

    我苦笑着道:“不激你,怎么让二品大员听得进一个毛头小子的疯话?得罪之处,还望大人海涵!”

    杨本庵闻言,急问道:“真有办法?”又歉然道:“启蓝,之前我确是觉得你年纪小,少不经事,我还腹诽首辅怎么派了个娃娃来!若你真有办法,我杨本庵当众向你赔罪!”

    我快速说道:“清丈土地,规范税源,对寻常百姓一般只会减税,于国家增税效果不大。关键是那些虚报土地的豪族!可豪族中,山东又以薛汴、孔尚贤为最,是也不是?”

    杨本庵正色道:“正是如此!但此事牵连甚广,如之奈何?”

    我不答反问道:“杨大人,在你认为,解决这两座大山最直接有效的办法是什么?”

    杨本庵呆呆立着,两眼无神,片刻方叹气道:“最好的办法,也不是没有,薛汴、孔尚贤便是这最难啃的骨头,拔不掉的钉子。若是没有这二人,薛、孔两家也不足为虑。”

    说完他看着我,我却也只是微笑的看着他。杨本庵便继续说道:“我曾向圣上上书参奏二人,但圣上的意思似乎只是敲打二人一下,这终归治标不治本。我又提出改世袭一事,也是石沉大海……”

    说着,他望向我,我却仍是笑而不语。杨本庵纳闷儿,思索片刻,方惊问道:“启蓝,你不会是打这两人的主意吧?”见我不答,只是笑,他急道:“万万不可!薛汴有铁卷金书,非谋逆等大逆不道之事皆可免死!孔尚贤乃孔圣人苗裔,轻易更是动不得!若能动得,我早除了他们!又何必等到今天?”

    我微笑着道:“二人难缠,这不假,但总有个高下,我们何不从这个方面做文章?”说完,定定的盯着杨本庵。

    他细细的揣摩我的话,能走到这个职位,都没有傻人,且必有过人之处,他眼珠子一转,突然一拍巴掌,喜道:“你是说,矛与盾?”

    我笑着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哪个才是真金?”

    杨本庵眼中射出喜色,拿起酒壶,满满的给我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满了一杯,激昂的道:“若能扳倒这两座大山,我杨某人愿陪孙贤弟演这一出戏!”

    我也举杯,待双方酒杯在空中重重相碰时,微笑道:“那就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