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37.万事皆俱备

37.万事皆俱备

    这世上,没有憋死的牛,只有憋死的汉,要面子是好的,就怕过了火候,那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第二天,各府州县的报告就交了上来,下面的文书做了简抄,我大概扫了一眼,无非就是前期困难重重,我等谨记巡抚和督办大人要求,披星戴月,呕心沥血推进此事。但一时间积重难返,仍有不足,下一步一定更加努力,确保按期完成任务云云。也有的州县本身做的扎实,倒是更多的说了些确实难以克服的问题和请求,细细看来也确实并非州县可解决,于是我一一记了下来。

    等到收齐,我又和巡抚杨本庵认真碰了一回面,大概给六府十五州八十九县做了个分档,哪些是定可完成的,哪些是或可完成的,又有哪些是完成困难的,哪些是州县自己有想法导致进度慢的,细细谈了每个府州县的对策,一天下来,对省内情况已经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杨本庵甚至已经根据本省情况,对一些需要调换主官的州县做了初步人员安排,看来他被称为干才绝非虚言。

    解决了大多数府州县的问题,我和杨本庵喘了一口气,喝了一晚上酒,又借机谈了谈曲阜、胶州两地的办法,对我来说,我的想法顺理成章,但对杨本庵来说,可能还需要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

    但其实大可不必担心,能干到巡抚,又有哪个是真正一清二白的?谁的手上不沾点儿泥呢?又有谁是靠着一片赤诚、两袖清风干上来的?所以,真的大可不必为他操心。

    喝完酒,我和杨本庵议定,他便去了。我琢磨了琢磨,喊了声:“青莲!玉荷!”

    两个高配版侍女忽而就进了屋,她们知道我是要她们收拾餐具。我看着她俩收拾,突然冷不丁开口说了一句:“一会儿收拾完,你俩原回这里。”

    俩姑娘对视一眼,都露出了颇为玩味的笑容,那意思是,你也有忍不住的时候。两人互相给了个眼色,端着盘子,袅袅婷婷去了,此往日更多了三分妩媚。

    片刻后,二人梳洗打扮的焕然一新,再次出现在我屋内,二人还很熟练的带上了门,燃起一柱香。这香……似乎不简单,闻着让人心里痒痒的,这两个女人,我果然没看错。

    两个人见我仍然坐在椅子上,并不换地方,估计想着我是初哥,尚且不好意思,就扭着腰走过来,一个捏肩,一个捶腿,这是要做足前戏的架势啊!

    我就这么坐着,任她们揉了一阵子,突然问道:“你们,想要自由么?”

    两人没明白我的意思,愣了一愣,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捶腿的青莲和玉荷对视了一眼,才低声问道:“孙大人,奴婢没有明白您的意思。”

    我盯着她的眼睛,微笑着道:“意思就是字面的意思,你们俩,想离开这里,重获自由吗?”

    二人这次听明白了,两人立即并排在我面前双双跪倒,青莲说道:“大人!我姐妹二人本是同乡,幼时家贫,又连年遭灾,家里双亲确实养不活我们,就把我们卖到了市镇里,后来这府里的管事看我二人伶俐,就把我们买了来。一晃已是十二年,今年我俩人已经双十年华了!”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玉荷也哭着说:“府里上下对我们也算是好的,但……但婢女总归不是个归宿”。顿了顿又说:“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孙大人您这么守规矩的……我们,我们过得并不容易。这样下去,恐怕也没有正经人家要我们。只要孙大人您能替我们赎身,我和青莲愿追随您一生一世!不!生生世世!”

    说着,两人就开始磕头。我制止她们,微笑道:“说得出,我自然做得到!只是,我需要你们帮我办一件事情!”

    二人会错了意,只以为我要她二人服侍,二话不说就开始解衣扣。我连忙又制止她们,急忙道:“不是这件事!”

    二人惊奇,深更半夜,青年男女,关门闭户,不是这事,又是哪件事?难道……难道孙大人有别的癖好?二人心想,为了自由,什么也认了!更何况,这孙大人年轻有为,也不惹人讨厌,若跟了他,就算是爱好奇怪一点,也不冤枉。

    于是青莲替两人说道:“大人,您要怎样,我们姐妹都肯的!”

    我无奈的以手掩面长叹,二人见状不解,以为我对她们的表现不满意,顿时就准备先“整理装束”,我连忙制止道:“停!去把那该死的香灭了!闻得我焦躁!”

    玉荷忙去灭了香。我指着椅子说:“你俩坐下,我有话说。”

    俩人却道:“我们跪着就是!孙大人您安排!”

    我沉声道:“坐着说。我不喜说第二遍。”

    二人连忙起来,谢了座,规规矩矩的坐下了。

    我盯着二人,半晌后方道:“我要你们……”

    两人听完,满脸惊奇!想了想方道:“大人,您说的,我们会,但就怕做不好……”

    我说:“无妨,明天一早,你二人还来我这里,我教你们!”

    两人忙应了。青莲又不放心的问道:“大人!我们做完,您定放我们走吗?”

    我点头笑道:“我堂堂四品大员,岂会骗你们!”

    二人大喜,青莲又道:“大人,还有一事,我姐妹二人离家多年,父母早不知道是死是活,我二人也没个落脚的去处,自由了,又去哪里呢?”

    我心想,包教学还包分配呢?算了,俩姑娘也算机灵,便道:“我在周边有些生意,你们要是不弃,赎了身,便到我的店里去做事吧!”

    二人大喜,再次跪下叩谢!我挥手道:“时候不早了,你二人早些回去歇着吧。明日早些来!”

    两姑娘却不移步,我喝了口茶,奇道:“你们还有何事?”

    玉荷开口道:“大人,我二人……若大人不嫌弃,我二人愿侍奉大人!”

    我一口茶喷了出来,擦了擦,连忙道:“不用不用!”说完想了想又道:“我家传混元一气童子功,功成前不可破身的!”

    二人长长的哦了一声,再次叩头,起来非要替我更衣。那就更吧,更完赶紧走,这香闻的人好不焦躁!

    二人走了。我强压下心中杂念,练起了柔息功。半刻钟后,已然入定。

    第二天一早,俩人便来了我屋里,我洗漱完,随便吃了点儿,便开始给她们教授技巧。两人倒是极其聪颖,一点就通,我倒是越教越高兴,一晃就到了晚上,尤自不觉。我估摸着差不多了,就让她二人回去,二人喜滋滋的走了。望着她们的背影,我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一天辛苦,居然为我日后的贸易开展教出两个独当一面的女掌柜!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第二天,布政司后堂人员穿梭,一看就是有大动作。前天夜里,九鬼政孝被我召唤来,我给他安排了一些事,他也已经办妥。现在他和墨也在东厢房,换了明朝打扮。只要不开口多说话,没人知道他们是扶桑人。

    九鬼政孝向我汇报了具体细节,我听的连连点头,越发感叹手下有几个忍者真是开心,办这些事简直熟门熟路。不过据说,居住在伊贺的忍者都是春秋战国时秦朝移民的后裔。所以严格来说,他们用的也是华夏老祖宗的智慧,棒棒的!

    这时,杨本庵杨大人找到了我,看了一眼我身后默默肃立的九鬼政孝和墨,示意我借一步说话,我走上前几步,杨本庵问我:“启蓝,你的安排……没问题吧?”

    我知道,他对这种“非官方”的处理问题方式并不太习惯,所以心里总是不踏实,我哑然失笑,拽着他的胳膊道:“大人放心!这个我有谱的!”

    杨本庵却撇撇嘴,斜睨着我道:“这个还有打包票的?莫非你熟门熟路不成?”

    我嘿嘿一笑,对他习惯性的伸出右手食中二指搓了搓,杨本庵奇道:“这是何意?”

    我嘿然笑道:“小本生意……”

    杨本庵:“……”

    一天很快过了大半,汪泽青和吴本华在下午先后来了我这里,告知阳武侯薛汴和衍圣公孔尚贤均已到了济南府,这会儿正在过来的路上。不过,两人似乎知道对方要来,所以都在拖……

    原因很简单,后面来的人地位高,有面子!所以都不肯先来。杨本庵和我对望一眼,微微一笑,弄得汪泽青和吴本华二人一头雾水。巡抚和督办请客人,客人拖着不来,为何还高兴呢?

    这个嘛,那就是商业机密了,子曰,不可说,不可说啊!

    二人无语,只得又去请。

    之前的帖子上说好的下午五点请客,结果薛汴、孔尚贤这两个豪门大户硬是摆架子摆到七点,最后两人实在挨不到对方先来,结果只得一起来了。也算都没有失了面子吧!

    看着两人,我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就是天堂走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闯进来!瓮已备好,就差主演了!既然来了,那就请君入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