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38.便请君入瓮

38.便请君入瓮

    不知道薛汴、孔尚贤二人来赴宴时是什么心情,看着他们趾高气昂的样子,我心里感慨万千。都说宴无好宴,会无好会,你来就罢了,还不知道低调些,大张旗鼓,争风赌气,这不是摆明了让我们搞小动作吗?这多不好意思啊,送上门来的礼物,不收,那不是太没诚意了!

    不曾想,这薛汴和孔尚贤还没落座,就再次发生了冲突———为了座位。

    在华夏的封建社会中,许多事物都有尊卑高低之分,就连东西南北、前后左右也不例外。在座次上,历朝历代对尊左还是尊右是很有讲究的。因为根据旧时礼制习俗观念,等级制度森严,左右为区别尊卑高下的标志之一,普遍实行于各种礼仪之中。由于君主受臣子朝见时,南面而坐,左东右西;臣子北面而立,却是左西右东,朝臣依官位由尊至卑一字排开,在这里就有了区分。

    有的朝代尊右,官位高者在东,卑者在西,这就是尊右贱左;有的朝代反之,恪守尊左贱右。历史上各代情况不一,据考核史籍,夏、商、周、晋几个朝代,也包括春秋战国、南北朝、五代十国,都是文官尊左,武将尊右;在汉、元、清三个朝代,还包括三国时期,则普遍尊右;而在秦、唐、宋,包括我们现在所在的明朝等几个朝代,却是毫不动摇的尊左。

    于是座位之争就开始了。按理说,公、侯、伯、子、男,仅从爵位上讲,似乎是衍圣公更高一些,应该居左。但阳武侯薛汴祖上却是实职,真刀真枪拼出的铁卷金书,比起靠着孔圣人名头一代一代混卷子的孔尚贤似乎又高了很多,也看似应该居左。而且说白了,这两人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都是嚣张跋扈惯了,何曾让过人?在他们看来,不争馒头争口气,这方面绝对不能认怂了!

    而座位这方面,本来摆成圆桌也不是不可以,但为了营造更加热烈的氛围嘛,我们专门把两张桌子摆的分出了主次,而且离得很近,这些细节,却都是有着认真考量的。

    两人就在左席处僵住了,谁也不服,谁也不让,就那么斗鸡似的怼在一起。见这情况,巡抚杨本庵自然不好说什么,那可不就得我出马了?

    我连忙走上前,客气笑道:“二位!二位!何必为这等小事置气?依我看,坐哪都是坐!何必相争啊!”

    那衍圣公孔尚贤斜着眼睛扫了我一遍,方才不屑的道:“你又是谁?小小年纪,还敢穿着四品官服!”

    我微笑着不做声,杨本庵杨大人却开口笑道:“来来来!我给二位介绍——这位,便是受圣上指示、首辅委派的钦差——孙启蓝孙大人!”

    听到圣上两字,那孔尚贤只是眉毛挑了挑,但听到首辅二字,脸上的肌肉却是剧烈抽搐了几下。

    年初,因为自己搜刮民财、沿途贩卖货物一事,首辅已经专门敲打了自己,并启奏圣上,将自己每年上京面圣,修改为三年上京面圣一次。这已经是极大的警告,谁知道自己刚一开口,便扇了这位首辅大人心腹的脸!这!这如何是好!

    正在孔尚贤踌躇之际,那薛汴眼珠一转,却是极其热情的过来,熟人似的拉着我的手,哈哈大笑道:“久闻孙大人威名!今日方得一见,薛某甚感荣幸啊!”

    我见这人这么有礼,立即也拉着他的手道:“薛大人承祖上勇武,乃我辈武人楷模!快请坐!容下官给您斟酒!”说着,把薛汴请到了左席上座上,言笑甚欢,却连眼角都不扫那衍圣公孔尚贤一眼。

    薛汴心中大喜,心道这个小子果然上道,回来可以好好打听打听路数,倒是可以结交一番。他哪里知道,我自然是上道,不然如何能当了决定他生死的判官?

    那孔尚贤气得脸色发青,当场就想发作,但转念又一寻思,分明是自己先行无礼在前,这小子薄待自己也属人之常情,旁边那么多人看着,再加上巡抚杨本庵还在上面高高杵着,自己若是太过分,只怕面子上也不好看。于是只得闷闷的哼了一声,坐在了下首的右席上。

    等二人坐定,我和薛汴又客套几句,便转身返回自己的席上。扭头时,我的目光与杨本庵略微一触,却快速分开,不过,我们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了喜悦之情。

    等众人纷纷坐定,音乐响起,两队绿衣侍女踏着乐点,从后厢里飘然而出。打头的不是别人,却正是我面授机宜的青莲与玉荷,与众不同,着着一红一紫的衣裙。再加上刻意装扮,显得格外妖娆。而且话说回来,这两个女子已经双十年华,在古代应该己经嫁为人妇多年,身上多了成熟的韵味,却比那青涩的小姑娘更诱人。

    薛汴和孔尚贤二人眼睛都看得直了!两人虽然家大业大,但终归是在乡里,又有多少美女让他们挑?尽管数量不少,但质量上却不忍卒睹。更何况,我昨日那么倾囊相授,两姑娘又学的精细,自然多了乡下姑娘难以梦见的风情。这一出场,就引得薛、孔二人坐立不稳,生怕这俩女子落入别人坐席。

    可正如他们所愿,两位把他们魂儿都勾走的美女,却正分别落座在在他们身边。薛汴、孔尚贤一时间大喜过望,喜不自胜。青莲、玉荷坐定之后,满满给二人斟了一大杯酒,端起来送到嘴边。两人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线,此时莫说是酒,便是毒药,估计二人也二话不说干了!

    一气儿喝了三杯,两人酒气下肚,热气上涌,又闻着这俩女子身上香气极为诱人,登时就有种按捺不住冲动,看看着就想上下其手。杨本庵重重咳嗽一声,又清了清嗓子,薛汴和孔尚贤方才忍住,回头望着杨本庵。

    却听杨本庵道:“薛、孔二位贤弟!这二位女子,乃是我家中自幼养大的歌姬。然而她二人虽名为歌姬,但实际上,我却视如己出,一直当做姑娘养着。”说着顿了顿,眼神慈爱的扫了两位姑娘一眼,方继续道:“不过,既然她们与两位贤弟有缘,便让她们侍候着二位贤弟,但求一个衣食无忧的未来罢了!青莲,玉荷,可要好生侍候二位大人,你们的前途,可就着落在他们身上了!”

    青莲、玉荷立即柔着声音,含羞带怯的道了声:“是!”却又双双给面前的“未来老爷”再斟了一杯酒!薛汴、孔尚贤闻听杨本庵有将二人相赠之意,明知道杨本庵是为了清丈土地一事,但为了眼前的美人,便退一步也是值了!于是更加没有顾忌,而且似乎越发控制不住自己,巴不得这就拉她们入室,一快朵颐!

    而就在此时,杨本庵却发话了:“二位贤弟,为兄尚有一事相商!”

    那薛汴似乎反应慢些,尚未答话,孔尚贤却已不耐烦的道:“不就是清丈土地一事吗?我愿缴纳三百亩土地税负!若无他事,我便先告辞了!”

    看得出,我们下在酒中的“佐料”已经见效了,这孔尚贤已经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举止言行,而玉荷也在此时娇媚一笑,却又做不依不饶之状道:“孔大人,玉荷这么大个人,却只值三百亩的税负,说出去羞煞人呢!”

    见时机来了,我心中暗叫一声“好玉荷”!便接口道:“孔大人虽算得上有钱,却也不过就是尔尔,三百亩已是极限,你还不知足?他又不是薛大人,如何拿的出那么许多?”

    这话说得薛汴惊喜交集,他与孔尚贤号称山东两只虎,一直的愿望就是处处压对方一头,但双方山高水远,一年两载也见不着一回,又上哪里去打压对方?今天来这里,虽然不是什么高兴事,但这个小钦差着实有意思,几次三番给自己长脸,爽!

    于是薛汴哈哈哈哈大笑数声,红着双眼指着我道:“孙大人!孙钦差!孙贤弟!你是最知我的!他孔家攒鸡毛凑掸子才出三百亩税负,我,阳武侯,薛汴,出一千亩税负!”

    青莲闻言,激动的尖叫一声,顿时就扑在薛汴怀里,一个劲儿撒娇,惹得薛汴更加激动,仰天大笑不止。

    而玉荷却受了气一般,哼的一声,撇下孔尚贤,愤愤的道:“我们姐妹自幼事事公平,凭什么要去人家了,却分出了高下?青莲就值一千!我却就值三百!哼!”说着,扭过头去,却不看孔尚贤。

    说道这里要讲一下,我们在二人酒里下的东西,乃是东瀛伊贺忍者专用的兴奋剂,又掺了一些“东西”,再加上些海狗油,这酒一温烫,任哪个男人喝了都要眩晕癫狂,因为这药就是直接对着神经去的,人根本就难以自持。再加上两姑娘衣服的熏香里也夹了不少“货”,更是勾的薛汴、孔尚贤魂不守舍,且格外激动!而且由于两人身份特殊,可远远排在其他人之前,隔得尚远,根本影响不到别人。

    酒、药、女人,加上新仇旧恨、恩怨交织,那孔尚贤哪里受得了,扯着玉荷衣领大叫一声:“他薛家出一千亩,我便出两千亩!”

    不等别人答话,我哼的冷笑一声:“就凭你,也出得起两千亩?你还道自己是薛兄么?”

    薛汴高兴的几乎癫狂了,右手食中二指直戳戳指着孔尚贤笑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凭你个收破烂卖一路的东西,也配跟我争!”说完扭头看着我,哈哈笑道:“孙贤弟!这厮若出的起两千亩,我便出四千亩!但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我哈哈大笑道:“哥哥!却别那么比,跟他比,丢了自己身份!”

    薛汴喜得站了起来,端着酒杯就要过来跟我碰杯,嘴里还嘟囔着:“贤弟说的是!咱们喝酒!跟他孔尚贤同席,那是自降了身份!”

    孔尚贤听得这话,心头无明业火越烧越旺,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仿佛山洪决堤!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抽出腰间佩剑,就向着薛汴后心刺去!

    我见状,高叫一声:“薛兄小心!”立即身体前扑,紧紧抓住薛汴双臂!我这一压是运上了柔息功的,薛汴想躲背后的剑,却也被我压得动弹不得!见得剑到,我还假做去拉薛汴,实则脚下一绊,反将薛汴向着剑锋方向斜斜推了过去!

    只听“噗嗤”一声,那剑,直戳戳扎进了薛汴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