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43.贼在卧榻旁

43.贼在卧榻旁

    闻声赶来的叶不悔看着地上的尸首呆了一呆,随即反应过来,低声问道:“青莲怎么会是内应?”顿了顿又问:“茶里有毒?”

    我点点头,又摇头道:“她不是青莲!”

    不悔疑惑的正要再次开口询问,忽然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立即警觉,将刀抽出一半,护在我身前!我心中感动,轻声道:“不要紧张,是自己人!兄长!”

    推门进来的,是九鬼政孝,后面跟着砂和墨,他们俩架着一个已然昏迷、口中仍塞着布团的人,最后跟着鸢和炙,炙一身黑衣,黑蒙面,要不是双手抱着他的短管骑枪,我几乎没认出来!

    扔下那个人,九鬼政孝向我拱手道:“先生!就是这个人!”

    我点头,望着不悔道:“兄长,请你速去请巡抚杨大人来!嗯……记得让他带两个亲信护卫!”

    不悔领命去了。我借此机会,定定的观察着地上躺着的这个人。男性,四十岁左右,似乎有些面熟……好像在哪见过!

    外面很快再次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转眼到了门前。我头也不回的道:“兄台,门没锁!”

    杨本庵推门而入,跟着他的是不悔,两个亲信却被他留在门外镇守!

    看着地上的“青莲”,他十分惊骇,半晌方道:“她!她竟是奸细?”

    我摇摇头道:“不!她不是青莲!”

    杨本庵惊疑不定,看长相,似乎是,但我说不是,他便拿不定主意。又扭头看看一边躺在地上昏迷的人,眼神里露出愤恨之色,却不做声,等着我先开口。

    我对着九鬼政孝道:“护手给我一副!”

    九鬼政孝探手入怀,拿出一副皮手套递给了我。

    我戴上手套,活动活动手指,蹲了下来,伸手探向“青莲”脖颈下,一边轻轻摸索,一边解释道:“此人化妆做青莲,进门与我对话时,一句称呼便录了马脚——自为她赎身后,我已命她俩随九鬼政孝等人一样,称呼我先生!”

    摸到了!仿佛皮肤的凸起!喝!不错的易容术啊!我一边慢慢揭开她的脸妆,一边继续说道:“而她的称呼则完全是另一回事。另外,我说让她夜里相陪,她便应了!”

    说到这里,我已经接下了她脸上的伪装,变成一个素没谋面的女人,同时我回头望着杨本庵笑道:“而真正的青莲却认为和相信,我练的是混元一气童子功,又怎么会这么爽快答应我的要求?”

    杨本庵忍不住“噗嗤”笑出声道:“我只道你看上她们两个方才要人,谁知你还要装君子!”

    我笑了笑,扭回头看着那女子道:“我并非君子!但,至少干正事时不会分心!”

    杨本庵上来端详那女子半天,方道:“这个人,似乎是……是他新纳的小妾!”说着,指了指旁边躺着的那人。

    我看了杨本庵一眼,又扭头瞟了他指的人一眼,等着他继续说。于是杨本庵指着那人说道:“此人乃是山东整饬兵备道按察使司副使钱五清!”说着望向我,问道:“这么说,他就是主谋?”

    我摇摇头,笑道:“不!他只是个马前卒罢了!真正的头目……”我对着杨本庵亮了亮右手掌心,杨本庵捻须不语。

    “只是没有想到,敌人竟然就在卧榻之侧啊!”我感叹道。杨本庵点点头道:“只是……这钱五清是朝廷命官……”

    我微笑着回答道:“所以,会很干净的!”

    就在这时,门被扣响,听脚步声是慕容沁。门被推开,正是慕容沁,带着她从慕容家同辈旁支里延揽的两个优秀人才——慕容曦和慕容文君。一男一女,各背着一个人进了屋!

    我抬眼看,那被背着的人,却不是青莲玉荷又是谁?

    让二人把青莲玉荷放在我的塌上,慕容沁朝我笑道:“先生!我救了你的小蜜!说吧!怎么谢我!”

    我一个爆栗凿在她脑袋上,佯装气道:“什么小蜜!快说怎么回事!”

    慕容沁双手捂着头,委屈道:“先生您让我和这帮木头——哎呀就是九鬼他们啦,一起埋伏在周围。方才我听到偏厢里传来一声闷哼,似是有人被偷袭击倒!正要去看,又想起先生交代的话,就先以暗号向九鬼他们示警了!”

    九鬼政孝笑着向我和杨本庵解释道:“接到示警,我们猜想敌方有所行动,就把人手撒开,密切监视出入口!不曾想,却碰到这个人,鬼鬼祟祟偷窥着东厢房,我们便潜伏过去,将他制度后拿下了!”

    慕容沁撅着嘴继续说道:“我们三人赶到东厢房时,正见这假青莲端着茶走了出来,我们朝屋里一瞅,青莲玉荷都倒在地上,想必那才是真的!另外还有一个黑衣人,准备伪造二人互杀的假象!于是,我留下小曦和文君应对那人,我自己便悄悄的跟着那假青莲,一路来到你这屋子的窗外!”

    我挑了挑眉毛,笑问道:“你知道茶里有毒吗?”

    慕容沁哼了一声,傲娇的道:“这点雕虫小技,焉能瞒得过我!”

    我装作凶恶的问:“那你为何不出声示警?不怕我真个喝了吗?”

    慕容沁瞥了我一眼,不屑的道:“这点儿小伎俩都伤了你,那你还不如死了算了!哼!我不是听你调戏这小娘皮么?知道你已察觉,不然!”

    她举起左手,赫然捏着一把弹弓,傲然道:“不然,我就只能在最后时刻美女救英雄啦!”

    原来如此,我又回头问慕容家另两人道:“她们俩怎么样了?”

    慕容沁怒道:“喂!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一声感谢都没有,就去关心你的姘头!有没有良心啊!”

    一屋子人都强忍着笑,慕容沁脸一红,急道:“她们只是昏厥啦!嗯,文君你帮着照顾下吧!我先走了!”

    说完,一溜烟跑出屋门,不见了踪影。

    杨本庵捻须笑道:“不曾想,贤弟身边竟有如此奇人逸士,难怪能处处先人一手!可喜!可喜!”

    我也笑道:“都是我的伙伴,一路互相扶持罢了!”

    听到这话,九鬼政孝的手似乎颤抖了一下,我却没有多想。

    就在此时,慕容沁又从门头探进头来,说道:“忘了说,那死掉的女人应该是蜈手派的,这一派只收女子,专攻易容和毒物!杀了她,最好处理干净,若是留下痕迹,那一派可毒的很!”说完,真的走了。

    我默默无语,翻看了一下那女尸,果然是年轻女子。想必她嫁给钱五清当小妾,也是双方之间交易的幌子吧!

    杨本庵开口道:“贤弟,这钱五清,你来审问?还是我派人审问?”

    我回头望了九鬼政孝一眼,他点了点头,我便回头对杨本庵说:“兄长,这等小事,就交给我吧!放心,专业的!不过却需要兄长提供一辆随时能进出衙门的马车,方便使用!”

    杨本庵笑了笑,点头道:“有情况随时告诉我!”说完,拱手去了。

    我看了九鬼政孝和墨一眼,安排道:“你们速去审问!”又回头望了其他人一眼道:“鸢和文君照顾她俩一下,其他人仍然加强警戒吧!”

    马上一会儿就到了,九鬼政孝等人带着钱五清和那具女尸走了。我靠在太师椅上假寐着。

    没想到,贼人竟然就在眼皮底下!看来以后衣食住行都要格外小心!可不能终日打雁,却被雁反啄了眼啊!只是,审问结果出来后,我又当如何处理?难不成,就这么大张旗鼓去拿人?那肯定是不行的!

    我得去趟京师!找一趟张居正,让他来决定吧!我暗自想到。而后,望了那边靠在塌旁的鸢和慕容文君,又望了眼靠坐在门口长椅上的不悔,心中一宁,安心的睡去。

    大概夜里四点左右,还不到吧,按时辰算应该还算丑时,九鬼政孝他们回来了,拿着一张写着密密麻麻字迹的纸。我从头看了一遍,暗自心惊!抬头问九鬼政孝:“可靠吗?”

    九鬼政孝向我行了一礼,郑重道:“先生,伊贺的技艺!”

    我点点头,对着不悔和九鬼政孝道:“走!”

    我们三人穿庭过院,一路上很明显加强了防护,杨本庵很警觉,不过肯定对兵丁有所交代,我们一路畅行无阻,直接到了杨本庵屋门口。

    两位亲随正是刚才一起过来的,见是我们,立即把我们请进正堂,另一名却进里屋去请杨本庵。

    片刻,杨本庵披着衣服出来了。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问道:“这么快?”

    我把那张纸递给了他,杨本庵看着,一会儿眉头紧皱,一会儿又攥紧了拳头,我知道,对于山东,我终归是个外人,但他却在此经营多年。没想到一下子出来这么多二心之人,岂能不痛心?

    过了许久,他反复看了三遍,方才递还给我,问道:“可靠吗?”

    我点点头。

    他眼神一黯,旋即又振奋精神,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我答道:“兹事体大,小弟不敢擅自做主,准备即可启程赴京,面见首辅!”

    杨本庵略一思索,附身过来,轻声道:“可以!我建议,你可以这样……”

    说了一刻钟,我们分头行事。我带着不悔、九鬼政孝、墨和一队精兵,即刻启程,赶赴京师。而杨本庵则留下来,做其他一些事。

    夜风很凉,骑在马上,只感冷风从领口里直灌进来!我不禁打了个哆嗦。抬头看天,黑夜正浓,且得冷一段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