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45.彷徨的内心

45.彷徨的内心

    子夜时分,首辅要留我住宿,我却坚持拒绝了,名义上我要尽快赶回山东,实际上却是不想面对他不经意间的盘问。对生死大事,即使强如张居正这样的大明一相,也难以真正坦然面对,这也是人之常情吧。

    出门,上马,在首辅大院管事的注视下一蹬马刺,马儿稀溜溜一声长嘶,我一拽缰绳,扭头向着东面下去了。一路上,耳边的风就像瀑布的激流,不断的灌进我的领口,迎面打得我有些呼吸困难。我略微低了低头,用嘴深深呼吸了两口,又吐出一口浊气。刚才在首辅府中的一幕幕又重现在我的眼前。

    张居正得知了自己的宿命,虽然并无确凿证据,但是自家知自家事,首辅大人比谁都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他知道,我所说的话绝非虚言。看得出,有好几次他都用言语试探,看是否有破解之法,而我都没有正面回答——这没法回答!一个人的寿命,要怎么去改变呢?我不是司生的南斗,也不是司死的北斗,更不是朱笔写阳寿的阎罗王,在这件事上,我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做不到。

    我知道,历史上的张居正最大的败笔,在于没有培养一个合格的接班人,或许,他培养了很多盟友,但严格意义上讲,都不能算是撑起一片天空、继承他遗志的正主。所以他死后不久,他所建立的“理想国”就那么分崩离析了。当明神宗用他积攒下的一点家底打完万历三大征,明朝实际上已经回光返照。有人说明朝不是亡于清军入关,我完全同意这个说法。

    因为,明朝根本就是死在自己手上!如果不是一代一代的明朝君王比赛着昏庸,如果不是明神宗这个神人主动破弃了张居正变法——这一根明朝最后的稻草,又怎么会被风起云涌的民变拖垮?泱泱大国,又怎么会败给靠着一本《三国演义》夺取天下的女真鞑子?

    可怜张居正一世英明,却因为没有合格继志者,让好端端的一针生长剂,却变成了明朝的最后一剂强心针。实在是可怜!可悲!可叹!

    突然好想喝一口酒!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记得上杉谦信死前曾写绝命诗道:一期荣华一杯酒,四十九年一睡间。生不知死亦不知,一切只是如梦中。我此刻的心情突然像极了这首诗的所言,感叹万千,却苦于没有出路啊!

    脑海中浮现起想起张居正愤懑的表情,我的心里一下子感到无限的彷徨。甚至希望马儿奔跑的这条路,永远不要有尽头,就这样,直到地老天荒!

    然而,路总是要走到头的,虽然地球是圆的,但是目的地却就在不远的前方。靠着首辅文牒出了城,来到城外五里外的土地庙,与不悔和九鬼政孝一行汇合。我们继续扬鞭策马,准备连夜赶往蓟州。

    到了蓟州城已然是黎明时分,我们一路过了燕郊,赶过三河,过了兵马庄,一路向着东北,经过西关,便来到了蓟州城的西城门。我们沿着东西马路,直奔戚继光戚都督位于盘山脚下的别院而去。

    来这里其实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把我与张居正的谈话告诉戚继光,并问问他的打算。

    进了戚家别院,不用通禀,我随着管家直奔内堂。

    进门后,戚继光坐在主座,左右各坐着一个年轻人。左边下首是一个三十多岁、将近四十的汉子,皮肤粗糙,满脸伤疤,眼神里透着精悍之气;右首下的人更年轻一些,看起来年龄三十上下,眼神灵动活泼,充满朝气。一看二人便都是军中战将,骁勇精干。

    我带着不悔和九鬼政孝进了大堂,戚都督见了我,哈哈大笑道:“来来来!启蓝,我给你介绍两个人!”

    我笑着对戚继光拱手行礼,唤道:“都督!”而后又对着两个陌生人拱手为礼。

    戚继光笑着指了指左手边的中年汉子,笑道:“这位是台州卫指挥佥事陈大成!”又指了指右手边的年轻人,尚未开口,那年轻的汉子自己抢着道:“我是朱钰!弟兄们都管我叫朱先锋!”

    说着跳了起来,过来拉住我的胳膊道:“你是孙启蓝吧!大帅一直说你,终于见到活人了!”

    我一时间居然有些汗颜,这卿也太热情了。可能是人类文明进程不断革新的原因,到了现代,人们已经熟悉了一套人与人之间距离的规则,每个人都戴着厚厚的面具。像这样发自肺腑的交流方式,一时间让人难以接受,但熟悉了之后却又十分亲切。

    我想跟他握握手,突然想起现在不流行这个,便抬手也拍了拍他的胳膊道:“我正是那个活的孙启蓝!”

    众人一时大笑不止。笑了一阵,戚继光指着朱钰道:“你这家伙,三十的人了,还像个孩子!看看人家启蓝,比你小了一轮,却不是沉稳的多?”

    朱钰却不以为意的道:“哎呀!沉稳的自当大帅,我这不沉稳的自当先锋,这不影响。要不然先锋谁干呢?”

    一句话竟说的我无言以对,但略一思考后便拱手道:“久闻朱先锋在缴倭之战中勇斗倭寇首将,一人连灭八人!谁又不知勇士朱钰的大名?久仰!久仰!”

    朱钰跳着脚道:“你知道我?”

    我点头笑道:“那是自然!”

    朱钰却又指着陈大成道:“那你可知道这个闷葫芦干过什么大事?”

    我笑了笑,对着陈大成一拱手道:“陈将军善于统兵,精于治军,又英勇善战,屡立奇功,实乃中军大将之才”!

    陈大成微微一笑道:“却不比启蓝贤弟束发之年,便立下破军数万的不世之功!”

    我连忙逊谢道:“破敌乃是戚都督指挥有方,我不过就是个马前卒罢了!”

    陈大成刚要说话,戚都督却笑道:“你们互相恭维到什么时候?快免了!都坐!启蓝,你方从京师赶来?有何急事?”

    我没有开口,毕竟涉及首辅,而在场还有其他人。

    戚都督略一思索,笑道:“大成和朱钰是我心腹,任何事但说无妨!”

    我点了点头,坐下后,开始说起与张居正谈话的情况。说道遇刺的事,戚继光笑道:“你没有再去灭了人家满门么?”

    我无奈笑着摇头。陈大成和朱钰也笑,朱钰还伸出大拇指道:“那闫崇泗上次还着门人扮做倭寇袭击戚帅,虽然有线索直指向他,但因为身份问题,最终不了了之,我们还伤了十几个弟兄!你替我们报了仇,得机会我要多敬你几杯酒!”

    我只得抱拳客气。

    当我说道敌方全面攻势正在筹备、已经蓄势待发,我已经提醒张居正培养后继之人、做好长期斗争准备时,戚都督沉默了。半晌后方低声道:“你跟他说了?你师父预测首辅阳寿之事!”

    我点点头。戚都督沉声问道:“他如何答你?”

    我细细回忆首辅的言语,学着他的语气道:“文臣虽多俊杰,却无扛鼎之人。武将虽能出类拔萃,却难当统筹总揽之任。容我三思!”

    戚都督和众人都沉默了。

    我继续道:“都督,而我此来,主要是将情况汇报于你,还望您要做打算,与首辅遥相呼应,方可成大事”!

    戚都督点头,也是那句容我三思。我也知道,我带来的消息需要时间消化,便不多言,也不留下用饭,告别众人,带着一行人直奔山东方向而去。

    入夜前,我带着剩下的几个人,住进了就近的旅店,休整马力。那一夜,我几乎失眠了,一直在思考何去何从的问题。直到第二天清晨,我带着心中的无奈和迷茫,迎着迷蒙的朝阳,再次踏上征程。

    我得做些什么!我知道,我不是在朝堂上与人互相算计的能人,但我却可以做到很多别人做不到的事。比如,清洁工的老本行,比如,拉个黑名单,让他们一夜之间人间蒸发,似乎都是很不错的选择啊!

    看着路边敞怀饮酒的路人,洒脱而行的老人,我突然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什么。

    前世,我为了复仇隐忍了半世,最后却不明不白含恨而终!而现在来到这个世界,这个我本来就不属于的世界,我何必再约束自己,为什么还要循规蹈矩?我应该活出我自己的样子!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写一本我自己的书!

    管他什么对与错!理他什么是与非!从今以后,我的意志就是我的法律!我的决定就是我的规则!至少,等到以后,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这个世界,至少我可以摸着胸口说:“我无憾!我无悔!”

    我勒住缰绳,整个马队停了下来。我把九鬼政孝叫了过来,叮嘱了几句,九鬼政孝政孝领命,带着墨向着锦州港口方向策马而去。

    我又叫过慕容沁,同样悄声安排了些事情,慕容沁点头,带着慕容曦,往天津卫方向去了。

    而我,则带着不悔和那几名护卫,向着山东方向疾驰而去。

    人就是这样,心里没有方向,走路昏昏沉沉;而一旦定下了决心,我的心不再迷茫,我的眼便不再迷蒙,整个世界仿佛都充满了光明!

    望着前路,我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这世界都听到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