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47.踏破的门槛

47.踏破的门槛

    回到京师,得到消息,首辅张居正偶然疾病,正在修养。但是他着人告诉我,他在府邸不远的地方为我准备了一套小院,作为对我的嘉奖。另外,在职务上也另有任用,让我静候。

    随着张府的管事,我到了位于前门外、张居正为我准备的这套别院。院子不大,却非常精致。两进的院子,共有三间正房,六间厢房其他的各类配置一应俱全。

    首辅大人还特别贴心的为我配上了仆役、侍女一应人等,令我备感暖心。不过这里就得吐槽一下明朝的薪酬制度。

    作为一名堂堂从四品的朝廷命官,我的月俸居然只有区区二十一石!按照现代的购买力折算,我的月薪差不多将将月入一万元……这在现代的大城市,特别是京师这样的大都市,租房都过得紧紧巴巴,更别说偌大的四合院,加上成群的仆役侍女了。

    如果再有些交际呢?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一定会让你过得怀疑人生。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就要从明朝第一任皇帝朱元璋说起。这哥们儿是地地道道农民出身,对前任元朝官场制度的腐朽深有体会,对之也是深恶痛绝。

    所以他当上皇帝后,对官员的治理达到史无前例的严酷,专门制定法令,用于限制明朝官员的言行,此外朱元璋自己生活也算比较节俭,一直保持农民本色,他对明朝官员生活成本的判断偏于保守,直接导致明朝官员薪酬极低。

    这样的制度当然有好有坏。好的方面,整体官方一般性支出较低,财政供养压力小,也是在弘扬节俭之风。但反过来讲,这样的俸禄绝不是吸引人,或者说让人甘于清贫的干着朝廷的事业。

    所以客观的说,在朱元璋过世后,明朝其他阶段的贪墨之风相当严重,而到了明朝中后期,这种贪墨之风已然形成了一种传统。可以说,连张居正、戚继光这样的英雄豪杰都不能免俗。

    而唯一的例外,海瑞,只能说他在夹缝中求存的办法太多了,而且,命数还算平稳吧。

    所以,要养活这么大一个家业,仅靠着朝廷的俸禄是不可能的。不过辛亏我还有海外贸易的底子撑着,倒也不至于捉襟见肘。

    新家里,首辅给我派了个管家,名叫乔汉生,山西晋城人氏。个子不高,微髯,眼睛不大,却显露着精明。对于首辅给我安排一个九毛九管理家业,我是很满意的,这样我可以省很多心,很好!

    我把管理宅院的大任交给了乔汉生,涉及经济的事,我让他直接和岚夙联系,毕竟,夙才是我孙家商会的首席执行官和财主。

    在住宿分配上,主院当然是我和几个心腹居住。而后院,则被我改造成了闇影的聚集地,当然今后肯定还要扩张,不过不是现在罢了。

    据风水先生说,当日就是良辰吉日,于是我当即便搬了进去。按照规矩,请风水先生做了料理,收拾了宅院。其实我真的不是很看重这个,但张府的大管家却说这个少不得,于是便做了。

    是夜,我在前院里宴请部属和朋友,摆了组组八大桌!一不小心,原来我已经有这么多从人了!当然,也只算是从人,真正的追随者,恐怕还在一手之数吧。

    喝了一点酒,这也是我的习惯,绝不喝多,出于安全考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生活我总觉得心里隐隐不安。细细思考,我觉得还是因为没有归属感,总觉得自己随时会离开,不知何处是我家吧!

    宴后,我静静地靠在卧室的软榻上,品着清茶。我没有掌灯,因为我怕越明亮、越寂寞。就这样黑着,我反而感到心里踏实。

    忽然有人敲门,我听得出,是鸢。听到我的回答,她推门进来。借着月光,我看见她穿着一袭白衣,步伐款款,加上束在脑后的长发,十分美好。

    她走近前来,在我身边轻轻坐下,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脑袋轻轻靠在我肩上。我无声的笑了笑,伸出左手,把她楼在了怀里。就这样,静静地。

    月光皎洁,树儿轻摇。

    本以为我的生活就要这样继续平稳下去,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我的平静生活就被彻底摧毁了——还不到九点,就有人来求见,她的身份是——媒婆……

    对于媒婆,我是既陌生,又不陌生。说不陌生,是因为前世的影视作品、特别是农村题材的影视作品中,媒婆是一个常见角色。而要说不熟悉,却是因为轮到自己,却是扎扎实实的第一回!

    来找我的媒婆姓秦,据说是东城一片的老媒人儿,撺掇成了不计其数的喜事。这就不由得我不肃然起敬了。说白了,她们就靠着一张巧嘴,硬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丑的说成俊的,傻的说成贼的,坏的说成好的。

    由于古代婚前不相见的传统,多少青年男女在媒婆的撺掇下走到了一起。以至于结婚当夜,当新郎掀开新娘的盖头,第一句对白往往是这样:

    “啊!你……你不是城南有名的美女吗?怎么长成这样?”

    “啥时候毁容的?”

    “怎么是你?”

    “骗子!”

    “说好的肤白貌美气质佳,活儿好不粘人呢?”

    “不是说你身高八尺么?怎么站起来还没茶几高?”

    “你的腿呢?”

    ……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而在古代,又多讲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所以,唉,都是眼泪。

    因此我对这媒婆是相当恭敬客气的。坐在偏厢里,我就听这位五十多岁、一身大红、头上簪花、脸上贴着颗痣的媒婆白话。

    这位秦大媒人用力嘬了一口旱烟,借着喷吐出的烟雾,眯着眼,笑眯眯的打量了我半天。我自认为,长得不算俊俏,但是随着不断地锻炼,也算身板儿结实,五官端正,但却被这媒婆看的轻微紧张。

    秦媒婆开口了:“孙大人!”

    这一嗓子,让我身上汗毛根根倒树!

    这分明是猫头鹰啊!

    秦大媒婆却不以为意,她抖落着烟枪,吱吱哇哇的说道:“我是替参知政事吴定权吴大人来说媒的!要我说,孙大人你真是有福气啊!吴大人那千金年方二八,那长得!啧啧!”

    她用力拍了一下大腿,夸张的道:“也就亏了老生是个女流,若老生是个男子,再年轻三十岁,卖了老宅也要把她娶回家啊!”

    说的兴奋,她被自己喷吐的烟雾呛得剧烈咳嗽了起来。咳了半晌,她端起茶杯,嘬了一口茶,又把着烟袋猛咂了几口,方才兴奋的接着说道:“孙大人那!”

    不知为什么,每次她叫我我都觉得一阵恶寒,我缩脖子的动作被身后的鸢看见了,捂着嘴在那偷笑。

    秦媒婆继续说道:“吴大人官居二品,又是中书省大员,娶了她的千金,也不辱没了孙大人你!更何况,人都说吴大人千金是东城一枝花,说媒的都快把吴家的门槛踏破了!要不是想着有孙大人您!只怕这闺女早就被哪家王府重礼聘走了!”

    我连忙喝了口茶压压惊,心道忽悠!你接着忽悠!谁知那媒婆还真的接着忽悠上了!

    她放下烟袋,神神秘秘的从怀里拿出一块儿布来。粉红色的,叠起来的,展开估计是个四方的。秦媒婆凑近一点儿,神秘的对我说:“孙大人!按说夫妻婚前不能相见,但为了让大人您放心,我还悄悄带了吴家千金的画像来”!

    我一听,呦呵!免冠近照么?美图秀秀么?我只要素颜好吗?却见那媒婆歪嘴笑着,把那粉色的帕子往我面前一送,相当舍不得的展开来!果真有画像!

    待秦媒婆把帕子完全展开,我接过来定睛一看!

    “噗!”吐了一口鲜血!

    居然!居然是tm绣上去的!要我说,即使我分不出绣工好坏,但话说回来,谁绣上去都是这模样好吗?根本看不出美丑好吗?你拿这个来忽悠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捧着帕子,双手微微颤抖,秦媒婆硬是理解为心情激动!我……激动你老母!她又歪嘴一笑,收回帕子,捂着嘴笑道:“孙大人,瞧你看的魂儿都没了!这帕子我得收回去!免得坏了规矩!”

    我的头晃了一下,我自己都说不清是点头还是摇头,那秦媒婆以为我欢喜的紧,接着说道:“孙大人,那这门亲事就算定了?”

    此刻我方完全清醒!我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脑袋一转,想出一个办法,便对秦媒婆拱手道:“是这样!女儿家样样一流,我自是没啥异议!只不过……”

    那秦媒婆往前探着脖子问:“只不过什么?”

    我正色道:“婚姻乃终身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皆不可草率!我父母早亡,一直是姨夫养大,我一直事之如父!如今,姨夫出海贸易未归,我不好自己仓促决定!待得姨夫归来,我一定如实禀报,尽快决定!如何?”

    秦媒婆听了这话,心道也是符合规矩,那张擦着厚厚粉底的老脸便立即笑成了一朵花儿,呲着牙、撅着嘴说:“那就依孙大人之言!老生先告退了!”

    说着,扭着腰就往外走,我连忙起身相送!快走到门口了,她突然又回头笑道:“孙大人可得催催贵姨夫,不然这好姑娘可就落到别家了!”

    我口中是是是!好好好!行行行!答应了半天,心中却道,这我姨夫,怕是今生都不回明朝了!你就且等吧!

    终于送走了媒婆,我长长出了一口气,身后的鸢笑道:“孙大人,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你啥时候娶回家啊!”

    我伸手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正要反唇相讥,管家乔汉生忽然又报:“大人!又有人求见!”

    何人?什么!又是媒婆?

    于是,我开始了漫长的接待工作。三天时间里,我硬是接待了十七拨上门说媒的!疑似亲家也涵盖了京师绝大部分衙门的头目人物。

    而媒婆的嘴里,哪家千金不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哪家家主不是门当户对、前途无量?只让我觉得,放弃了谁都是一种罪过!不可饶恕的大罪!

    我此时只觉得,应付媒人远比上战场打仗更辛苦!而对她们,我一律回应:家中长辈不在,无法贸然答应!于是,也算勉强过关!

    我无数次在心底呐喊:“首辅大人!您倒是快点儿好起来啊!启蓝知罪了!您让我干什么都行!”

    除了见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