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52.背后的死神

52.背后的死神

    夜幕即将散去,晨曦就要升起。经过一夜的休整,百地三太夫的精神状况似乎好了很多,不再像刚开始来时那样麻木不堪,而是恢复了些许生气。

    坐在旗舰的船长室里,百地三太夫喝着清茶,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望着我道:“人生几十年,又有多少起起落落,却不过都是风景吧。”

    我放下茶碗,微笑了一下道:“百地首领能有如此心境,当真是可喜可贺。不知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百地三太夫笑道:“相信启蓝小友已经有了合适的安排吧!”

    我哈哈笑着拍了几下手掌道:“百地首领果然慧眼如炬!”

    百地三太夫苦笑道:“早已没有什么百地首领了!既然离开了扶桑,就表示我放弃了对伊贺家的管理,剩下的事,就交给孩儿们去做吧!”说着,他端起茶碗,抿了一口,望着我笑道:“现在的我,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老头儿而已。”

    这句话说的我心潮澎湃,因为我突然想起了父亲,当年,我父亲孙哲恒带着我漂洋过海,坐着闷罐船偷渡过来,不也是这样一种心态吗?我呼吸顿时急促了,百地三太夫很是奇怪的看着我。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微笑道:“无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人,一些事。”

    百地三太夫微笑着道:“启蓝小友年龄不大,心思却重的很。”

    他从我的眼神里看出了悲伤,所以说这句话时,语气已然柔和了很多。

    他继续说道:“其实正如古语说,往事如烟不可追。启蓝小友,你的一世还很长,当要更多向前看才是啊!”

    这句话一下说到了我心坎里。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以前世界的种种,我会想,父亲到底遇到了什么人?为什么铃木叔叔那么恐惧?当年的协议当年的协议又是什么?所谓五十年的果报,又是指什么?我的心里总是一团乱麻,然而客观的说,现在再想这些,似乎都已经是没用的事了。

    正如百地三太夫所说,我应该更多的往前看,珍惜当下,珍惜现有的,最起码,我没死,我又活了过来,有了再世为人的机会,为什么不珍惜呢?

    想到这里,我的眼神再次焕发出光辉。百地三太夫看着我,微笑道:“恭喜启蓝小友,想通了纠缠已久的问题吧!”

    我朝着百地三太夫一拱手道:“百地前辈!此事还要多谢你!”

    百地三太夫一摆手道:“能想通全靠你自己!外力,终归是外力。”

    我点了点头,他沉浮一世,又大难不死,想必比我看得通透的多,所以我也不多话。只是朝他又拱了拱手。笑道:“关于百地前辈的去处,我还正有一个好地方”

    话音未落,九鬼政孝和岚一起冲了进来,这是出了什么事?

    九鬼政孝来不及行礼,急声道:“先生,敌人追上来了!”

    我和百地三太夫同时惊道:“怎么可能!”

    岚接口道:“是九鬼嘉隆的熊野水军!”

    我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如果说我此次东瀛之行有什么顾虑,那就是九鬼政孝的亲哥哥,同父异母的哥哥,家族嫡出的哥哥——九鬼嘉隆的熊野水军。

    应该说,东瀛的水军几百年来发展并不大,主要用作运粮和运兵,最多弹压一下周边的海贼。到了十六世纪,东瀛水军基本上还和平安年代、源平合战时的水平差不多。但是进入战国之后,由于战争需要,东瀛的各位大名开始积极仿制明朝的船只,已经可以小规模的仿制如“遮洋船”之类的中型战舰。

    但是客观的说,由于东瀛的大名,或者说,有水军需求的东瀛大名,他们面对的都是一些海贼,或者与自己实力相当的其他大名,因此即使有海战——或者叫做水战更合适,也大多是在内海,或者最多在近海,因此并不注重船只的远航能力和稳定性。

    他们在船只建设中,均为木板装钉,没有龙骨,上面覆盖着厚厚的竹子、木头,甚至是铁甲。而为了攻击需要,船上的井楼却是越树越高,所以他们的船只并不适宜远航,更不适合海战。

    但是熊野水军是一个例外。尾张的大傻瓜、第六天魔王、吉法师、三郎、上总守、上总介、右大将、右府,无论你怎么称呼他,但这些名号的所有者——织田信长,确实在水军的发展上快人一步。

    织田家的所属水军——熊野水军,经过几十年发展,成为了东亚地区海上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除了东瀛水军通用的小早船、关船、安宅船之外,还有自己独有的舰种——真熊野船,那是一种轻便的海船,是海上的鬣狗,是其他小型船只的终结者。

    而且,熊野水军还在安宅船的基础上,研究出名震东瀛的铁甲舰。这也是若干年后,继承织田信长衣钵的丰臣秀吉进攻高丽时的主力装备。

    而我们随着九鬼政孝和岚跑到操舵室远远观望,后面跟着的船队数量可真不少!

    概略的看,有十支左右的小早船,这种小舢板不足为虑,后面的十来支关船和安宅船也不足为虑,比较让人挠头的,是那六、七支真熊野船,和隐隐跟在最后的三艘铁甲舰!

    我不仅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阵容,已经足够打一场中等规模的海战了,他们居然用来追我们三条船?这也太看得起我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九鬼政孝,哼了一声说道:“政孝,你这位哥哥还真是给面子啊!”

    九鬼政孝拱手道:“他一向如此,猛虎搏兔亦要竭尽全力,所以大仗是跑不了了!先生!”

    我点点头,看向岚,又扫了一眼陈奎,问道:“敌人还有多久能追上我们?”

    陈奎显然更有经验,他沉声道:“我们都是逆风,所以速度都不会太快。他们在下风,应该说在弱势,但是数量太大,所以我方反突袭属于自杀。而且他们的船只当中,大部分属于翻浆并用,而我们的船只能依靠风力,所以在逆风状态下,肯定比我们要快一些。至于追上来的时间”

    陈奎抬头看了看太阳,才继续道:“目前是正午,按照我们的速度和风向来看,估计他们追上我们……可能还需要三个时辰,也就是太阳将要下山的时节。”

    我点点头,问岚道:“上次我跟你说过,让你规划一个方案,就是专门用作应对这种形势的那个。昨天你说的方案我同意,现在我问你,你有几成把握?”

    岚紧紧咬着下嘴唇,半晌方道:“如果夜间能有一场雾,我有八成把握!如果没有雾,我有五成!可如果下雨”

    她看了我一眼,不无担忧的说:“那边只有三成了!”

    我还没有发话,陈奎断然道:“绝对不会有雨!但可能有雾!”

    我们对陈奎的海上经验是极其佩服的,他说没有雨,那么十之**就不会有雨。至于到底有没有大雾,那就看天意吧!

    于是我们心下稍安。让岚和陈奎他们再商量一下方案。我便带着百地三太夫等人准备返回船舱。

    我还叫上了九鬼政孝。我想听他说说,他的哥哥,九鬼嘉隆,这位习惯高挑“八幡大菩萨”白色旗帜而得名的“海贼大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九鬼政孝讲道,“九鬼”是一个比较稀少的苗字。九鬼氏出自熊野八庄司之一,属于熊野三山别当家之中的新宫氏支族。由于世代居住在纪伊国牟娄郡九鬼浦,所以将九鬼当做了家号。

    九鬼氏本是纪伊地方的豪族。到了九鬼隆实之子隆良一代,九鬼氏进入到志摩国波切村,这就是志摩九鬼氏。九鬼隆良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物,他率领自己的亲信九鬼党,在不长的时间里,反复进攻志摩地区大大小小的海湾,赶走了被称为“志摩七岛众”的当地原土著豪族,成为了当地一霸。

    九鬼党此前就以擅长操纵船舶而著称,进入了志摩地区,获得了良好的海滨营盘的的九鬼党,便“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海贼。

    九鬼嘉隆是从隆良一代以后、五代目当主九鬼定隆的次男,嫡出,生于天文十一年,而九鬼政孝是三子,庶出。当时的志摩九鬼氏掌握了整个志摩一国。但之前被他们赶走“志摩七岛众”再次回马一击,九鬼氏遭遇重创,父亲战死,兄长病故,于是九鬼嘉隆成为了九鬼家的家主。

    而九鬼政孝一直怀疑,他和九鬼嘉隆的兄长——九鬼澄隆是二哥嘉隆害死的,所以兄弟离心,互相攻讦。

    可最终,势力弱小、尚且年幼、又是庶出、在家中地位较低的九鬼政孝不敌兄长,不得不逃离了熊野水军,无可奈何之下找到了自己母亲的家族——伊贺一族。

    经过多年辛苦努力,九鬼政孝终于成为了伊贺忍者众的一员,一名专门指挥作战的中忍。

    而后来,重新夺回领地的九鬼嘉隆投靠了声势日大的织田信长,九鬼政孝却在织田家死敌——伊贺众的路上越走越远,所以,这两兄弟今生注定是要斗争到底。

    从他的语言里,我能听出,九鬼嘉隆是一个沉稳、狠辣、机智又有野心的人。这样的人最难对付,但是我没有选择,从与伊贺众搭上线、答应了百地三太夫开始,我们就注定成不了朋友。

    所以该来的,就让他来吧!

    太阳逐渐西沉,背后追踪不放的那片阴影也越来越近,看来,一场大战,就在今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