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54.贪婪是原罪

54.贪婪是原罪

    贪婪到底是不是原罪?这个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果机会来了,但与风险并存,一个人勇敢的上了,他成功了,那么这个人便是勇于把握机会的成功人士。可如果失败了,那便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所以,贪婪到底是不是原罪,要看这个以结果论英雄的世界怎么评定。

    一声长长的牛角号声响起,炮火停止。海面上只剩下远处燃烧的声音和人们的呐喊声,那声音被风吹的忽远忽近,而且耳朵里突然安静下来,有一种不适应的难受。

    百地三太夫望着那逐渐蔓延开来的火蛇,沉吟道:“熊野水军这么多年屹立不倒,除了精擅水战、运势过人之外,只怕自身过硬的指挥和判断也是必须的条件。”

    我颇感兴趣的问道:“百地前辈,能否具体说说你的想法?”

    百地三太夫捻须道:“至高兵书《孙子兵法 计篇》有云: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说完,不再做声。

    我脑海中想着他吟诵的这段经典,眼睛望着逐渐散开、却也逐渐靠近的敌船,总觉得若有所悟。忽然,我脑海中灵光一闪,大感不妙,高叫道:“岚!右满舵,全速向西南四十五度前进!”

    岚不明所以,但很快按照我的要求传达了下去。船首的二副带着水手拉起船锚,又听忽的一声,水手长带人从桅杆顶部松开绑绳,主帆落下!固定后略一调整方向,便立即兜满了风!脚下的船身开始动了起来,逐渐加速!

    此时,我的心才慢慢放下,五分钟后,我们的船队逐渐驶出了迷雾,我定定的望着后面,直到三条巨大的铁甲舰冲出迷雾,像身后潜伏的捕猎巨兽般,令人胆寒!

    幸亏!幸亏百地三太夫提醒了我!我在最后时刻选择离开!否则,一旦被这披着厚厚铁甲、装满白刃战水手的大船冲到跟前,那么注定,我们只有全军覆没的下场!前面的所有战果就都等于零!

    我的背后不断渗出冷汗,很是感激的看了百地三太夫一眼。这位老者面色平静。但是从他逐渐放松的呼吸来看,他的心情并不像面色这么从容。

    更不要说旁边吓傻了的九鬼政孝等人。

    就在这时,后面的船上传来一个声音:“政孝!你跟了一个好主人啊!”因为他是逆风,声音能传这么远,肯定用了喇叭一类的东西。

    九鬼政孝脸色微微一变,对我说道:“是兄长!”

    我点点头,示意他回答。而我则悄悄唤过岚,耳语了几句。

    九鬼政孝大声喝道:“嘉隆兄长!刚才的炮火没有打中你么?真可惜!”

    对面哈哈大笑道:“如果这么容易,我又怎么会威武到今天?政孝,你准备好受死了么?”

    九鬼政孝也笑道:“兄长,刚才你的船队完整,你都奈何不了我,何况现在!”

    随着他们的对话,我们借着夜色,将船队的航行角度由正西南,调整为西偏南六十度!

    九鬼嘉隆又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这些没有营养的场面话根本不重要。我对九鬼政孝急声说道:“引诱他暴露位置!”

    九鬼政孝略一思索,明白了我的意思,他跑过去,从一名火枪手手中要过一把火枪,对着后面高喊:“嘉隆兄长,今日且放你一条生路!我九鬼政孝对天发誓,一定要击败你,为澄隆长兄报仇!政孝鸣枪为誓,你可敢应么?”

    说完,举起火枪,对着天空“碰”的开了一枪!

    后面顿时传来九鬼嘉隆的声音:“我必擒住你,让你好好去给父兄守灵!”说完,三条铁甲舰居左的船首处,有样学样的对天放了一枪!

    顿时,我们三条船上百分之七十左右的炮火开始向着那个船头集火射击!

    那艘铁甲舰的船头顿时冒起了火光!有至少十四、五发炮弹击中了那个位置!顿时对面传来一阵喝骂声!而爆裂的船头也让船速突然慢了下来!

    九鬼嘉隆的声音再次传来:“政孝!我必杀汝!”

    但声音已然没了刚才的底气,他的船队也开始转舵规避炮火!

    我们的船队则停止了炮击,因为但凡炮火,只有第一轮效果最好,后面几轮加起来也不上第一轮齐射,这是规矩。

    我没有让九鬼政孝回应他的话,这种口舌之利没什么意思。而是指挥岚加速,按原航线尽快离开。

    刚才,在九鬼政孝和他哥哥开始口舌之争的时候,我给岚的安排是,略微减速,稍微左转舵,等到确认九鬼嘉隆的位置后立即开始狙击!

    岚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因为按照原来两船的角度,我们的船只有船尾三门炮的最大倾角可以满足射击条件,其他炮位的倾角均无法射击。而把船体向左转三十度左右,则船尾和船腹的炮位都可以射击,一下子就等于多了百分之五十的火力!

    同时又兼顾了航行角度,不至于打横船身,被对方追上。

    也不得不说,九鬼政孝确实是有急智的,他吸引火力的嘲讽手段的确一流!值得嘉奖!

    这一次,我们可以安心的离开了。朝着西南方向又航行出半日,后面的熊野水军完全没有了踪迹,我们才调头向西北,准备返回锦州——当然,是一条船。另两条船我有别的安排。

    三号舰交由百地三太夫带领,直奔南洋,去他的儿子处落脚了。

    而我在分别前,应他非要报答我的心愿,给他提了一个要求——在南洋,准确的说,他儿子现在在雅加达做生意。我要求他到了雅加达之后,开始为我训练忍者!为我效忠的忍者!

    当然,我会在前期给予他财力支持。百地三太夫接受了我要求。不过他也提出,他的年龄大了,是隐退的时候了,所以这支忍者队伍该由石川五右卫门带领。

    而石川五右卫门有感于我的仗义相救,又有前头领命令,便愉快的宣布向我效忠。我也愉快的接受了。

    我要求他们,在选择忍者苗子方面,既要有当地人,还要有亚洲人,要有欧洲人。我要求他们不管用什么办法,要么请,要么“请”,要找到教授他们各种语言的教师。我要让自己的情报机构慢慢的向外扩张!

    石川五右卫门愉快的接受了我的命令。

    二号舰我交给了陈奎,让他带着一个从堺港邀请来的翻译。我要他去趟欧洲,希望他能顺利带回我要的东西。

    而我本人则带着九鬼政孝和炙他们,尽快返回锦州,路过高丽时,还特意去买了一些上好的高丽参。

    到锦州寄港后,我并不急于返回,因为我在养伤嘛,当然要有个过程。于是我让不悔带着精心包装的高丽参,先后跑一趟蓟州和京师……至于去干什么,那还用说吗?呵呵。

    接下来这段时间,我每天钓鱼、遛弯、习武、撩妹,过得好不惬意。我突然觉得,干嘛每天把自己弄得那么累?这样慢悠悠的生活不好吗?

    但在悠闲的同时,我发现自己的刀法很久没有进步了,自从领悟了一闪之后。看来压力才是武艺精进的最好动力啊!

    林崎甚助师匠行踪成迷,这个也强求不来,只能慢慢找吧。

    这天,我闲来无事,就带着九鬼政孝和鸢,准备去游览锦州笔架山。

    这笔架山乃是道教名山胜地。山有三峰,二低一高,形如笔架,故而得名;每至潮退之后,山与海岸之间便现出一条三十余米宽、二公里长的“天桥”,可通车马,故也称“天桥山”。

    我们信马由缰到了山下,果然好风景!寄存了马匹,我们逶迤上山。这一路悬崖峭壁奇秀,自然风光迷人,自下而上由山门起,依次观览了真人观、吕祖亭、太阳殿、雷公祠、电母祠、五母宫、方丈院、三清阁。真可谓风景这边独好!

    我们进了主峰的三清阁,予了那守阁小道士几个银钱,他欢喜的带我们给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三清叩了头,还赠我们一人一个符纸包,说是遇到危险时烧了,可逢凶化吉。

    这样的东西,不管有没有用,反正是不嫌多的,我便谢了那小道士,让鸢收下了。

    拜完三清,我拉着那小道士继续问道,这山上还有哪里好玩。那小道士倒也是个顽主,告诉我,东、西、北三个方向下去,各有妙处。唯独南山坡不要去。

    我奇怪问道,这却是为何?莫非有什么不方便?

    那小道士却说,去了麻烦。多话却不再说了。而后便神神秘秘的去了。

    我这人就有个毛病,经不起挑逗,你越不让我干嘛,我还就越想干嘛。

    于是,我们假装从西边下山,绕出一节,便转而去了南峰。我心道,自己背着影秀,揣着离霜,还有九鬼政孝和鸢两人在侧,便有些什么动静也绝对应付的来。于是便大步向山里去了。

    这一路上,端的是杳无人烟。不像其他几个方向都有建筑,这边真的荒凉的紧。而且这南峰似乎绵延向下老远,我们一路走着,看看日头就西坠了。估计今天是回不去了,我们便准备找地方露营。

    我们三人找来找去,找到一块巨石。那石头怕不得有几万斤,上面平滑如桌面,躺下十来个人大小都没问题,而且颇有高度,也不怕猛兽袭击。

    我们三人分头找了些柴火,九鬼政孝还不知用什么方法打了两只野兔。三人其乐融融的开始了野炊。等到兔子肉烤熟,天色已然大黑。我们拿出随身携带的佐料往烤好的兔子上一撒,简直香的我们口水直流!

    正要开动大快朵颐,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那声音似乎是猴子,又像是什么奇怪的动物!离我们很近!

    我们放下兔子,拿出武器,三个人呈品字形对外警戒!

    过了片刻,什么都没有发现。估计是虚惊一场。我们长出一口气,转过身来,准备继续吃饭,却被眼前的一幕惊的睁大了眼睛——就这一转身的功夫,放在我们三人中间火堆上的兔子肉……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