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62.神的右勾拳

62.神的右勾拳

    有道是老马识途,更何况是一匹满心复仇的老马。在阿西格的带领下,我们的队伍像一柄手术刀,庖丁解牛一般,在可能出现敌踪的区域边缘划过,锋锐的向敌人心脏直插过去!

    当然,路上不可避免的遇到了几队敌人的小规模斥候,我们的对策很简单——不放走一个!

    一开始有的搞不清楚情况的敌人骑兵还仗着骑术好,想和我们迂回周旋,却在炙那一队人马的火枪骑射技能下,无不死伤惨重!

    而等到他们回过神来,再想调头拼命,情况已经完全在我们的掌握之下,他们的反冲锋就像扔进大海的石子,掀不起一点浪花,就消失不见了。

    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再次提高行军速度,因为这种分散的斥候小队有两种作用:一种是发现情况,主动向总部汇报示警。另一种作用,便是当某个方向的斥候小队大面积消失,那就说明这个方向出现了大规模敌情,属于被动示警。

    所以,我们一定要赶在对方斥候的收队时间之前到达龙台金帐!

    于是我们不再休息,用战马能够承受长途奔袭的最高速度向敌人大本营袭击过去。就这样,路上还不断有战马嘶鸣着倒下,为了不暴露身份,战士们还不得不亲手杀了倒地的战马,含泪草草掩埋,骑上备用战马继续赶路。

    就这样,我们在第二天临晨三点左右,赶到了黑石炭部龙台金帐十五里外的丘陵上!

    望着远处连成一个小镇的火把,轻松巡逻的卫兵,我知道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所以,我命令全军修整一个时辰。而后全军突击!

    其实在这种状态下,战士们都处在亢奋的状态下,根本感觉不到累,但战马不行,战马的体力跟不上,这对将要到来的战斗很不利,所以必须休息。

    一个时辰,已经是最短时限,再长,我怕会不安全,怕会出纰漏!

    战士们都休息了,我坐在土坡上,披着披风,望着下面的灯火出神。忽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很好奇,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我没有回头,我知道,是拉克申。他见我不回答,干脆坐在我旁边,继续自言自语道:“黑石炭部进攻你们的边境,据说土默特部也被联合了,所以我想……”

    他伸手指了指下面的龙台金帐,笑着道:“这里面住着的都是一些老朽、妇孺和贵族,即使全歼他们,对你们……不,对我们前线的战事其实没有什么影响。但这支队伍之所以千里迢迢乔庄而来,目的只有一个!”

    他伸出一根手指,这个不大的孩子笑着道:“你们要装扮成土默特部,这是在两个部落之间点火!”

    我看着他,笑着没说话。他继续道:“孙将军,我不需要你承认什么,但我希望你明白,我对你的感激就像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清。”

    我笑着,没有作声。

    他站起来,望着下面的灯火道:“我本以为今生再也复仇无望,却没有想到,会在潦倒落魄到极点时遇到了你!你是我命运中的神使!孙启蓝将军,我愿意追随您!相信此生一定不凡!”

    我笑着朝远方扔了一块小石子,问道:“哦!那么拉克申,你能带给我什么?”

    他朝我单膝跪地,抬头看着我道:“忠诚、智慧、奉献!”

    我看着这孩子,他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火焰,我被打动了!我不知道草原上的规矩是怎样的,于是我效仿西方的骑士效忠礼,拔出影秀,放在拉克申的肩上。

    “我接受你的效忠!”我沉声道。

    “您一定会为今天的决定感到庆幸!主人!”拉克申道。

    “叫我先生!”我严肃的道。

    “是!先生!”拉克申道。

    不远处的阿西格见我们这样彼此认同,微微叹了口气,擦了下眼睛,扭头回了自己的位置……

    冲锋的时刻到了!我在黑暗中将骑兵分为两队,一队我带领,一队庞届元带领。在一声隐隐的号声之后,我们的战马展开四蹄,向着灯火方向冲去!

    战马的四足都裹了布,跑起来声音很闷,不再像平时那样,马掌打在地上“卡嗒卡嗒”的脆响,而是一种“噗噗”的声音。再加上夜里忽然起了风,西风,我们的马蹄声正好逆着风,不会被吹响龙台金帐方向!

    真是天佑我也!

    等到对方的哨兵发现了不对,开始大喊大叫的示警时,我们已经逼近到了两里地左右!对于下坡之后全速冲击的骑兵,那只是一分钟的事!

    黑暗中,龙台金帐里乱成一团!找不到衣服的,没穿裤子的,呼儿唤女的,抱头大叫的,形形*,百人百态,但却始终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说实话,黑石炭部长期在呼伦贝尔海拉尔一带称王称霸,只有他打别人主意,啥时候轮到别人琢磨他?所以龙台金帐的防御从根本意义上讲,不过是纸糊泥捏,根本上不了台面!他们的防御更多的靠着威压,不需要这样真刀真枪!

    左右两路骑兵向两支锋利的剑,直插入龙台金帐内部!所到之处,四处放火,不留活口,寸草不生!

    我带领右路,一骑当先冲入了地方大本营!开始几乎没有遇到阻拦,杀到三重营帐以后,开始遇到零星的有组织的抵抗。

    一个衣衫不整、却着了大部分骑兵甲的敌方骑士,呼喝着带领一队哨戒骑兵向我侧翼袭来!敌势不强,但速度极快,如果让他们冲到跟前,势必对我们的队形造成影响!

    我奔驰中高叫一声:“炙!”

    就听见一声枪响!那带头的骑兵立即仰头坠马!接着又是一排枪声,那一队哨戒骑兵顿时死伤过半!余者立即四散而去!

    于是我们尽力前冲,同时我方士卒开始用鞑靼人的语言高喊:“呼伦贝尔是土默特的土地!黑石炭滚出去!”“呼伦贝尔是土默特的土地!黑石炭滚出去!”

    这是我让翻译们交给其他战士唯一会的一句话。但效果很好,千军万马一起喊出来,当真是响彻云霄!

    我们此行来龙台金帐,目的并不是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而是要制造影响。就龙台金帐里那些老贵族,杀死是十个,也不如消灭一个育龄男女强!所以我们在龙台金帐里大肆放火,大喊大叫,看着四散奔逃的敌人骑兵,自然有人会把这个消息带给尼兰,我想我们的目的达到了!

    等到整个龙台金帐开始燃烧,天色已经开始放亮了。我们最初的意图就是就这,但我总觉得,千里迢迢跑来,就这么象征性的打一架就结束,似乎太草率了!

    于是我把首要人物叫到一起商议。拉克申道:“对草原人来说,最大的财产是牛羊!我们应该向四周扩散,毁灭他们的牛群羊群!”

    我点点头,这是个很好的办法,也只有深仇大恨才能想到这个。

    阿布鲁道:“我们可以向腹地进发,扩大搜索范围!”

    我又点点头,还是不说话。

    大家都很奇怪,我到底想要什么。阿西格老于事故,又是智囊级的人物,他看了看我的表情,心中有数,捻着山羊胡试探着道:“当年忒没真西征时规定,对攻克的部落和城市,凡是高于车轮的男子……”说到这里,便没了声息。

    我接口道:“便都不存在了!”这正是我想听到的。想要一劳永逸,就要釜底抽薪!毁掉一百个龙台金帐,也不如消除一百个成年男女有价值!

    我继续说道:“从现在起,全军分为四队,向四方搜索。凡是高于车轮的男女……不用我解释吧!三天后,在昨夜露营的黑森林处集合!”

    众人略一沉默,立即领命去了!

    拉克申跟在我身后,等众人都去了,低声道:“先生,你似乎很着急,这样做的确见效最快,但后遗症也不小啊!”

    我沉默了一会儿,对这个聪明的孩子,我还不是很放心,所以想了想才道:“我曾经说过,愿以一人之名节,换边陲三十年安宁!”

    回头看向拉克申,继续道:“我只是兑现诺言罢了。”

    拉克申毫无畏惧的迎上我的目光,过了一会儿笑道:“先生似乎对我还有顾虑。这很正常。汉人有句话,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先生总会明白我的。”

    我点点头,我喜欢这种明事理、知进退的人。我继续向前走着,拉克申跟着我。我有意无意的问道:“你觉得,这些草原民族……嗯,我不是针对你,你觉得前景如何”?

    我说这话,其实是想考考拉克申,看看他的见识到底如何。

    拉克申微微一笑,笑声里充满了苍凉,这不像是一个十几岁孩子的笑声。他想了想方道:“随着火器的兴起,马背上的民族已经逐渐势衰,总会被淘汰的!”

    我心中一惊,这孩子的见识竟然如此超前?

    拉克申猜到了我的疑惑,笑着道:“我自幼便按父亲要求,游离中原。还曾去过西方,去过不列颠群岛和西班牙。见证了他们的崛起,和海军的雄壮威武。”

    他往前走了一步,几乎和我并肩,缓缓道:“我知道先生要问什么。未来是属于大海的!只有大海才有着无限的可能。”

    拉克申继续道:“我曾随着一支奥斯曼船队出海,见证了他们贸易、战斗、劫掠,也看到他们开拓新的疆土,建立新势力,寻找新的资源。”

    “所以先生,我知道你的心里有大海,因为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与众不同!你的眼睛里对现实没有诉求,所做的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嗯,诺言吧。你的表情告诉我,你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绝不是眼前的小泥潭!”拉克申最后道。

    这孩子的最后几句话,已经深深说进了我的心里,我决定,这样的人一定要用,而且要毫不怀疑的用。

    于是我扭头望着他问道:“那么,你愿意随我出海吗?拉克申?”

    拉克申单膝跪地,右手捶胸道:“是的!我愿意!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