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65.末路黑石炭

65.末路黑石炭

    燃烧的怒火,让我几次动了寻找尼兰和博尔旺进行暗杀的念头,但终归觉得大局为重,强行按捺下了快意恩仇的冲动,对黑石炭大营整体布局做了查探后,便带着几人撤退了。

    回去的路上,我的整个人都在燃烧,我心里想了一千种方法去击败这些鞑靼人,但终归只能用一种。代价最小、成果最大的一种。

    对我来说,敌人不仅是黑石炭部,而是黑石炭加上土默特!所以,我们要做的,是一举击溃、甚至摧毁这两家!

    第二天中午,我们找到叶思忠的队伍之后,把情况一说,叶思忠更是气的三尸神暴跳、七窍里生烟!几次问我何时发兵为上?

    我摇摇头道:“还不是时候!我得去见一趟戚都督!”

    在叶思忠愕然之际,我带着几个心腹,马不停蹄赶回了蓟州大营。赶到时已是第二天中午,我顾不得休息,直戳戳去找了戚都督。

    听完我的叙述和想法,戚都督深思了一会儿,问我道:“你的办法,有几成把握?”

    我不敢冒进,低声道:“五成!”

    戚都督摇头道:“太低了!太低啊!”

    我沉默不语。我的想法的确有些成本偏高,但那一定是一劳永逸、解决这两个部落的最好办法!

    最终,我和戚都督达成了一致的想法,他定定的盯着我,半晌方道:“启蓝,我们这是在用一座城换和平啊!”

    我盯着戚都督双眼道:“但是绝对值得!”

    戚都督又看了我半晌,叹了口气道:“的确,这个办法,不失为长期有效!去办吧!”

    当天,戚都督就派出传令官,直奔辽阳方向。同时命使臣前往土默特部,商议协同进军一事。

    之前,土默特部一直对我方的军势不满,认为我方派兵太少,难以对黑石炭部形成合围。所以这次,我们拿出了足够的诚意,将抽调蓟州、锦州一半兵力,辽阳九成兵力前往围歼黑石炭部。

    之所以辽阳派兵最多,主要是因为——近!土默特部对我方这次的决策十分认可,双方开始对三面合围黑石炭部,以及之后的利益分成做出讨论。

    我方使臣开始表现的十分强硬,在土地、牛羊、人口等问题上寸步不让,但为了大局,在两天后做出让步,最终充分满足了土默特部的胃口,双方终于达成了一致。

    在进攻的时间上,土默特部倾向于从速进攻,而我军则一再申明,需要至少三天的准备时间。土默特部终归不愿自行进攻,所以答应了我方条件。

    据使臣回报,土默特部听到我方派兵比例后,在态度上大为改观,表示愿意承担西南两路的进攻任务。而我军仅需要承担东侧的策应包围任务。

    这个条件对我方来说无疑是十分有利的,毕竟进攻面积越大,承担的伤亡就越多。我和戚都督听了,也只是相视一笑。

    既然已经谈妥,我便告别戚都督,准备北上返回行营。戚都督含住我,叮嘱道:“启蓝,小心为上,不可冒进!复仇之事绝不可过于看重。毕竟战争中,哪有不死人!切记!切记!”

    我骑在马上,对戚都督一拱手道:“末将得令!”便催马一路向北而去。

    第二天下午,我赶回了行营,听我说完计划,叶思忠目瞪口呆。半晌方道:“启蓝,这个代价,是不是有些大?”

    我望着西边的火烧云,正是残阳如火,沉声道:“我认为,值得!”

    叶思忠叹了口气道:“如今木已成舟,我只是心疼……”

    我打断他道:“没什么心疼的!现在是两国交兵,每个人都有为战争付出代价的义务!”

    叶思忠点头道:“既如此,我们便做好准备,随时出击吧!”

    当天夜,我们两支部队已经整备完毕,入夜时分悄悄开拔,向着兴安岭西面出征!

    第二天临晨,土默特部派出轻骑一万,趁夜绕道兴安岭黑石炭部营地以西北,以火箭引燃树木!

    时值秋末冬初,树枝干燥,落叶满地,这一片火雨入林,顿时引发了森林大火!

    借着狂猛的北风,火势越烧越旺,直向着山麓的黑石炭部大营焚烧而去!

    黑石炭部不明所以,半夜里惊醒便见大火烧来,立即集合救火。但野火已然呈燎原之势,却怎么救得灭?

    尼兰命人将向火一面树木尽皆砍伐干净,形成隔离带,却不料火势灭了,烟雾更浓,整个黑石炭部的营房陷于一片烟雾缭绕之中!

    昏暗里尼兰就听见外面响起了排山倒海的喊杀声!顿时惊觉,这火并非自然引着,而是有人刻意放火!他更清楚,混乱中如果自行崩溃,则兵马自相踩踏,势必造成更大伤亡!

    而且,由于粮草不多,已经没有纠缠的空间,尼兰当机立断下令道:全军向南方突击!突破后,向西机动撤离!

    于是,急于冲出火场的黑石炭部和在西、南两侧围堵的土默特部发生了激烈交火——这与土默特部的打算有巨大出入!

    本来,他们在西面放火就是违背了约定——约定是在背面放火。他们的目的是将黑石炭部逼向东面、我军防守的一线。却不料,我军在东面将兵车连结成成,用火把照的透亮!

    而黑石炭部只能反其道而行之,向着原本认为根本不可能的南方冲击而去!

    只能说,尽管我们和土默特部还是名义上的盟友,但互相的算计却一刻没有停过!而这一切,都在我们的意料之中,并不足为奇。

    这些动向,都在我派出的忍者队伍侦查范围内,再以骑兵送信,我们的信息其实只比实时延迟了三个时辰!这在当时已经是不可想象的高效!

    天亮后,黑石炭部除前军之外各部彻底集结完毕,开始向着土默特部全力冲击。土默特部也是抱着趁机击溃自己草原最大劲敌的目的,也是力战不退!

    我军见状,开始逐步由东侧前压,进一步将黑石炭部推向土默特部的怀抱!

    是役黑石炭部被火烧、烟呛、踩踏以及两方攻击,伤亡近两万五千人!土默特部伤亡一万四千人,我军仗着兵车和顺势,只伤亡近一千五百人!

    黑石炭部终于冲破土默特部阵形,残部开始向西撤退,却被土默特部衔尾追击!我军尽管大多为战车,机动力远远不如草原二部,但依然全力向敌军追击!却离自己的防区越来越远!

    土默特部追杀黑石炭部近一百五十里,杀伤黑石炭部三万人!原本八万人的黑石炭部逃出生天时,其实只剩了三万左右!而十二万的土默特部,也损失了近三万之众,目前尚有九万左右兵力。

    而令黑石炭部奇怪的是,后面衔尾追击、正在不断扩大战果的土默特部突然不追了,而是调头,一路向南而去!

    尼兰掐指一算,毕竟草原人最了解草原人,他心中灵机一动,看了看地图,右手食指顿时指向了辽阳!

    土默特部是要借机攻陷辽阳!如果让他得逞,那么从此以后自己的黑石炭部将彻底失去与其掰手腕的资格!因为,这一仗自己损兵折将,元气大伤。而土默特部一方面重创了自己,一方面又夺得了进攻中原的最佳据点,那么形势……

    想到这里,尼兰下令全军调头,开始向着土默特部展开反追击!

    而土默特部见黑石炭部调头,虽然惊讶,但此时他们的第一要务是拿下辽阳城!所以留下一万人断后,其余大部向着辽阳全速杀去!

    剧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原本的猎人变成了猎物,而原本的猎物却变成了猎人!双方在辽阳西北一百里处开始混战!

    这一仗,直从下午打到半夜!土默特部的一万人几乎覆没,只剩下不足二千仍在顽抗。而黑石炭部的两万残兵也是精疲力尽,成了强弩之末!

    这时,黑石炭部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队骑兵!尼兰借着月光一看,竟是自家的装束旗号!看起来约摸有不足两万人。虽然不知道这支军队从哪来的,但想必是龙台金帐被袭击后,长老们集合人马,向自己派出的援兵吧!

    见有生力军支援,黑石炭部士气大振!开始全力剿灭土默特部残军!

    背后的这支部队离自己越来越近,几乎已经看的见对方的脸面,尼兰心道,不知是哪位将军带队。抬头看时,忽然他发现一丝不妥——这支部队的大旗上……没有字号!

    尼兰高喊:“那是敌军!转身御敌!”

    可他的声音太小了,一瞬间只引起了周围众人的疑惑。而那支奇怪的军队却突然加速,向着黑石炭部后军直插过来!离着还有半里地时,那支军队忽然爆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杀!!!”

    是汉人!

    这是黑石炭部后军很多人的最后念头,便被借着势头冲过来的部队踩成了齑粉!

    我挥舞着影秀,充当着整支队伍的箭头,毫不犹豫的插进了前面部队的后心!不管你是黑石炭部还是土默特部,都是我的敌人!只要头盔上没有那道白布条,便只有一个字:

    “杀!”

    西北风呼啸,却遮挡不住北方大地上无尽的厮杀!

    连月亮仿佛都被染成了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