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66.土默特挽歌

66.土默特挽歌

    阿勒坦可汗带着无比的志得意满,骑着他精选的乌骓踏雪,昂首进了辽阳城北门。此时的他处在人生的最巅峰——自忒没真之后,他是第一个真正攻陷了南人二级以上城池的鞑靼人可汗,这是一个足以载入史册的功绩!他几乎想好了,要在忒没真墙边上为自己再树一面墙!

    阿勒坦几乎觉得自己踩在云端!有了这个支点,自己的草原铁骑就可以在明朝北部逐渐拓展!肥沃的土地,聚集的人群,肥美的水土,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神往!至于尼兰,那个黑石炭部的可怜虫,此时正在后面的平原上吃土吧!居然还想利用自己,作为他攻击明朝桥头堡的炮灰!我倒要让你知道,谁才是真正的炮灰!

    土默特族的可汗进门就下了马,他要第一时间登上城楼,感受祖先曾经拥有过的、俯视众生的感觉!

    阿勒坦背着手,在几名从人的带领下登上了辽阳城北门楼!他扶着女墙,得意的仰天大笑!他狂妄的对着城外的旷野叫道:”可笑的戚继光,还想让我作为你夹击黑石炭部的傀儡!你以为我为什么一再让你增兵!到头来我还不是一石二鸟!哈哈哈哈!”

    得意的大笑回荡在空荡荡的辽阳城街道上!他的骑兵队伍已经先后进了城,阿勒坦狂了一阵,忽然想起来,叫过自己的副官道:“告诉各万夫长,约束好自己的部下,这才是我们进攻中原的第一站,收集战利品不要太过分,要尽量克制,不要弄坏了名声!以后有的是机会刮地三尺!”

    副官领命,脸色却有些迟疑。阿勒坦此刻正在兴头上,看着副官的脸色觉得奇怪,便问道:“怎么了?辽阳城不是拿下来了吗?怎么还一副愁眉苦脸?”

    副官额角渗出了汗珠,颤抖着声音道:“大、大汗!骑兵队已经在全城搜索了大半,一个一个人都没有发现!”

    阿勒坦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有一丝眩晕,继而他狂叫道:“你胡说!这么大的辽阳城,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副官低着头不敢说话,阿勒坦几步冲到城墙靠里一侧,却只看到一片断壁残垣

    尼兰坐在我面前的马尸上,拿起水囊喝了一口水,却吐出半口血水。他愤然把水囊扔向一边,抬起头,看着站在三米外的我。

    我定定的站着,旁边是叶思忠,身后跟着拉克申。尼兰呵呵笑了两声道:“你是拉克申?你也投靠了这个小子?眼光不错!”说着,又吐了一口血。

    他是在逃跑时从马上栽了下来,估计受了内伤。拉克申咬着牙,我几乎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响声。然而他的声音却出乎意料的平静:“是啊,我的眼光一向不错,当初我就建议父汗,不要与你合作,可惜他不听!”

    尼兰似乎低着头回忆了一下,才笑呵呵的说:“阿拉坦乌拉是个好人,可惜,他并不是一个好的可汗!所以你们的灭亡是一定的。不是我,也会有别人。”

    拉克申点头道:“你说的对,所以现在轮到了你!”

    尼兰眼中突然放射出摄人的光线,他沉声道:“我的族人一定会替我报仇的!一定会!”

    拉克申忽然笑了,笑的很开心:“不,不会的!”

    尼兰疑惑:“你说什么?”

    拉克申上前一步,朝我行了一礼,才扭头对尼兰说道:“你已经没有高于车轮的了族人了!先生英明!”

    尼兰愕然了两秒钟,突然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他盯着我,拔出腰刀,在手掌上狠狠的划了一道口子,低声道:“我要把血溅在这里!我的灵魂要看着草原人踏过这里,征服中原!”

    说完,高叫着挥刀向我冲来!

    一道银光闪过,一切都结束了

    阿勒坦呆呆的站在城楼上,属下的汇报让他的大脑陷入了完全的空白,情况比刚才知道的还要差得多,城里不仅没有了人口,连一间完整的房子都没有!一粒粮食都没有!牛羊马匹,没有!可用物资,没有!甚至连城中的水井都被填满了动物尸首,彻底的无法使用

    阿勒坦的心中只有四个字:“坚壁清野”,而这样反过来用的坚壁清野他却是第一次见,甚至是第一次听说!

    坐在城主府废墟边上的阿勒坦正在发愣,忽然周围的士卒聒噪起来,他心中怒火丛生,喝道:“你们在叫什么?”

    副官踉踉跄跄奔了过来,几乎带着哭腔道:“大汗!辽阳城辽阳城被包围了!被明军彻底包围了!”

    阿勒坦飞也似的上马,奔到城边,噔噔噔噔跑上城楼,往外一看,顿时一阵天旋地转!只见在离着城墙两箭远的地方,明军的战车一辆连着一辆,正在组成一道围墙!而围墙上面伸出来乌光闪闪的,赫然是一支支火枪的枪口!

    车上面,更是有两组以上的火枪手待命,可以想见,只要自己的人敢出城,迎接自己的,一定是如雨下的子弹!

    阿勒坦的嘴唇在微微颤抖,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明朝人,戚继光居然会如此阴毒,采取自毁一城的方式引诱自己上钩,并走上绝路!这不可能!这不是明朝人的做事风格!他们不是一向讲究仁义道德的吗?

    阿勒坦心中的怒火再也无法抑制,他拔出弯刀,举起来虚劈了两下,对着城外的明军喊道:“你们这帮狡猾的南人!我是草原的子孙,我不怕你们!你们来啊!”

    就在此时,忽然车队里响起“碰”的一声枪响!一颗弹丸划过三百步的距离,“噗”的一声击中了阿勒坦抬起的右肩!这个可怜的大汗惨叫一声,仰头便倒,手中的弯刀“镗啷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和叶思忠的骑兵队伍换好装束,让一队人先将尼兰和阵亡将士的尸身送往蓟州,再派出五千骑兵,分作五十队,四处追缴敌军逃兵流寇。剩下的一万人则由我俩带着,一路赶奔辽阳城。

    到了城下,我们问清中军帐所在,便急急的赶了去。前军主帅李成梁听说我俩来了,出帐迎接,我二人与他握手拥抱,喜气洋洋的进了中军帐坐定。

    听完我们的汇报,李成梁笑着道:“二位贤弟此次立了大功,黑石炭部全军覆没,从此化为过眼云烟;土默特部被困城中,也不过是瓮中捉鳖,自此草原为首的两大寇均已消灭,边疆可望安宁!二位贤弟当居首功!”

    我和叶思忠连忙逊谢。叶思忠开口道:“李将军,表功的事以后再说,料想朝廷不会薄待我们,眼前的当务之急,是要解决城中的这些草原人!”

    李成梁点头道:“不错!据探子回报,土默特部还有大概两个月的粮草,但水源却不多。由于现有水源都被污染,目前他们正在全城打井!但想必无法完全支撑,只是一时半刻,恐怕也不至于遽然崩溃!”

    我笑了笑道:“李将军担心的是两个月后到了深冬,他们在城内尚有避风之处,我们在城外却只能干熬着,是也不是!”

    李成梁点头叹道:“东北的冬天,滴水成冰,极为难熬啊!”

    我点点头,却笑而不语。

    李成梁和叶思忠见我的表情,都感奇怪,两人对望了一眼,李成梁给了叶思忠一个颜色,老叶知道,这是因为他和我关系好,李成梁让他问我的意思。

    叶思忠咳嗽了一声,问道:“启蓝,你到底有什么主意!倒是说来听听啊!”

    我站起身,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夕阳道:“办法已经有了,但是,这招数太过凶厉,只怕有损阴德啊!”说完,不住地摇头。

    李成梁追问道:“什么办法!就当是我们一起想的,要损,我们一起损好了!”

    我“噗”的一声笑出声来,扭头忘了这位二品大员一眼,笑道:“地藏王还能分清主谋与合谋?”

    叶思忠急道:“别贫了!当兵打仗,哪有不犯杀戒的,再说你在龙台金帐已经犯过了,多一次少一次也就那样!到时候小鬼索命,你让他们找我便是了!”

    我闻言哈哈大笑,摇着头指着它们,笑的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我缓过气来,轻轻的说:“我和戚都督当初商定坚壁清野计谋,在撤走百姓、拆毁房屋、填埋水井、烧毁物资之前,还做了一件事。”

    李成梁和叶思忠同时问道:“什么事?”

    我定定看了二人半天,方低声道:“我们让人在辽阳城各处埋下一些东西,引线用竹管统一承载,填埋后延伸出城外,点火口,就在城西土地庙的塑像身后”

    两人呆了一呆,李成梁问我:“放了多少?”

    我探头看着顶篷道:“集合了华北的所有,足以把辽阳城犁一遍!”

    屋里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叶思忠忽然道:“虽然是敌人,但他们好歹也是将近九万条生命!我们这样,会不会有些”

    我苦笑着道:“谁方才说,若是小鬼索命,就让找他来着?”

    屋里又是沉默。

    就在此时,屋外忽然来了传令官,李成梁忙唤进来,却是戚都督派人送来的亲笔信。

    李成梁拆开,看了一眼,表情古怪的递给了叶思忠。

    叶思忠看了一眼,表情古怪的递给了我。

    我接过书信,展开一看,就四个字:“让启蓝点!”

    我:“”

    沉默了一会儿,我说道:“还是尽力劝降吧!实在不行再走最后一步也不迟!”

    李成梁和叶思忠都同意这个办法。

    第二天,我们对着城内展开了宣传攻势,用喇叭喊话,将箭头去掉,绑上宣传单射到城内,甚至还派出使臣,去当面痛陈利害,表示我们愿意接受投降,但是需要他们付出一些代价。

    恼羞成怒的阿勒坦命令处死了使臣!并表示作为忒没真的子孙,不愿再投降!他们还没有输!当天中午组织骑兵突围!结果刚一出城,就被火枪和大炮的集火当头棒喝!扔下三千多具尸体,重新龟缩回城中!

    我们三人商议,既然阿勒坦斩使、求战,那么,我们便没什么可客气的了!

    当天夜里,我们悄悄通知包围的部队,后撤三里,找好隐蔽。

    子夜时分,我带着几个人去了土地庙。在李成梁、叶思忠的注视下,我点燃了那隐藏在泥塑后的引线!

    半刻钟后,此起彼伏的闷响传来!地动山摇!远在数里外都觉得双腿剧烈颤抖!那声音仿佛有人在自己头上套了一个厚厚的铁桶,又用金属重锤在上面不断地重重敲击!无数的碎土块、小石子从天而降,洒的战士们满头满脸都是!

    待震动停止,我们就着月光再看时,曾经的辽阳城……已经成了冒着青烟的断壁残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