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明海殇 > 67.背后的暗箭

67.背后的暗箭

    第四天的中午,我们赶回蓟州大营,向戚都督复命。

    今天的蓟州披红挂彩,喜气洋洋!听说悬在头顶的二十万大兵烟消云散,不光是军人,连蓟州全城百姓都喜不自胜!

    作为百姓,最希望的就是安稳。如今首辅张居正强力推行的一条鞭法开始实行,穷人身上的税负进一步减轻,由于免除了强制徭役,也有了相对自由的时间,人们刚开始看到幸福生活的苗头,却又轮上了草原人大规模入侵。

    这真是一日三惊!一会儿说鞑靼人攻陷了边防,打进了关内,一会儿又说鞑靼人被驱逐了。鞑靼人三个字,当真治的了蓟辽一线小儿夜啼!

    直到今天前线消息传来,官方宣布,入侵的鞑靼人全军覆没!百姓立即奔走相告,全城陷入了欢乐的海洋!

    我们入城的时候,听说了消息的全城百姓沸腾了,自觉自发的夹道欢迎,看着他们兴奋快乐的笑脸,让我这颗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心都火热起来!

    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我们过了百姓夹道欢迎的区域后,一路快马加鞭,向着盘山脚下、渔阳街边的守备府赶去。

    进了府衙,戚都督出门相迎,在一片道喜声中,我们一行先后进了正堂。

    坐定之后,戚都督开门见山道:“诸位辛苦”!

    我们一起答道:“为国尽忠!愿效死力!”

    一时间群情激昂!

    戚都督朗声道:“国家有难,我辈军人挺身而出,抛洒热血,驱除鞑虜,保我河山稳定、百姓安宁!此诚男儿之本色!本都督敬你们!”

    我们一同起立,敬礼致意!

    戚都督又道:“这次诸君有功,我已据实上报朝廷!昨日里下了圣旨,着我部有功之人明日赴京,陛下大殿宣功,大行封赏!”

    众人欢呼。

    李成梁道:“这次驱逐鞑靼人的作战,启蓝居功甚伟,当为首功!”

    这句话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都说理当如此!

    都督闻言,看了我一眼,片刻后方笑道:“那是自然!想必朝廷会论功行赏!”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句话听起来没毛病,但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意思却不是那么简单。于是我不露声色,并不做声,旁观着会议的进行。

    戚都督又说了许多勉励的话,众人也纷纷表了决心,余下便是酒宴了。

    会后,酒宴前,我悄悄来到戚都督营房。见我进来,他大手一挥道:“启蓝来了!坐!”

    我一拱手,谢了座。在他右首下坐下。

    等从人上了茶,戚都督抿了一口,笑问道:“听出问题了?”

    我喝了一口茶,赞道:“好茶!”

    戚都督一笑,我继续道:“不知道是哪方面出了问题?”

    说完,微笑着望着戚都督。他放下茶碗,问道:“启蓝,你可知道,我为何修书,让你点燃引信?”

    我没想到他会问这个,略做思索后方道:“在下愚钝,也只能想到两个方面。”

    戚都督笑道:“但说无妨!”

    我一拱手,沉声道:“两个方面,无非是好的方面和坏的方面。”

    戚都督点点头。我继续道:“好的方面,您是想让我占全功,不想让人分了去!”

    戚都督点头道:“正是!此计源出于你,理应由你竟全功!岂有与他人分划直理?”

    说完又道:“坏的方面呢?”

    我微微一笑,端起茶碗抿了一口方道:“只怕这次我摘的果子太大,有人心怀不满吧!”

    放下茶碗,我又接着道:“估计此人并非一般人,闹了不小的动静!都督你估计也是左右为难。”

    戚都督微笑了一下,叹道:“见微知著!启蓝,你可称为行家!”

    我微笑不语。戚都督接着道:“你这次居功甚伟,前日首辅保荐你入京为官,封三等子爵,擢升正三品兵部右侍郎。”

    我笑着摇头道:“首辅着急了。”

    戚都督点头道:“此议遭到激烈反对!张四维唆使几名言官御史联名上奏,说你没有文武功名,出身布衣,如此擢升有违惯例。如此云云,当真是乱的非常!”

    我点头道:“实属正常!若非如此,我反而心头不安。”

    戚都督微笑不语,只是看着我。我抿了一口茶,并不作声。

    戚都督忽然问道:“听说你在草原上收了兀那儿残部,包括有草原雏鹰之名的王子拉克申为辅,可有此事?”

    我点头道:“确有此事!”

    戚都督怅然道:“启蓝啊!启蓝!你的志向到底在哪里?”

    他叹了口气道:“如果说你有心功名,可你对仕途却并不热心。可若说你无心上进,你却不断收纳人才,扩充队伍。着实令人不解!”

    说着他问我:“启蓝,你能否透个底,你到底志在哪里?”

    我笑道:“等都督致事,若有心四处走走,看看异国风土人情,可以随时来寻我。至于官场这趟浑水,我是绝不愿意趟的!”

    说着,我正色望着戚都督道:“我之所以如此奋发做事,完全是为了心中的夙愿,出于对都督您、对首辅大人的衷心景养。有朝一日您二位不在此位,便是我告别出游之日!”

    戚都督默默无语。半晌方道:“承蒙启蓝错爱!我曾写过,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人生一世,总得从心而行,我懂得你的心思!唉!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只是可惜啊!”

    我向着戚都督一拱手,他也还礼。我们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中午酒宴自不必提。下午微醺之际,戚都督率领我等,西进上京。

    到达问海阁已是傍晚,管家乔汉生给我备了接风酒,我让众人都上桌,一起吃了顿团圆饭!欢喜娱乐自不必提。

    饭后,乔汉生找到我,说我不再这半年,府里用度都有账目,另外还有事汇报。我便坐在西厢房喝茶,准备听他说话。

    乔汉生进门后,身后却跟着青莲、玉荷。我奇道:“你俩还在京师?不是想去海外么?”

    乔汉生道:“少爷,我要汇报的就是她二人的事,就让她们自己说吧。”

    说着拱手退到一旁。

    青莲、玉荷福了一福,青莲开口道:“先生,我们随着岚姐姐的船队去了南洋,待了两个月,但南洋过于酷热,又潮湿的紧,我们熬不住,便请回来了!”

    我哈哈一笑道:“你们只以为外国的月亮圆!这出去一次就知道了吧!”

    玉荷笑道:“先生说笑了,外面的月亮和大明朝只是一般,但珍珠却是圆的!”

    我哦了一声,听她们继续说。

    青莲笑着道:“我们在南洋,发现文莱、锡金盛产珍珠,颗粒大、成色好,但鸽子卵大的珍珠到了京师,竟然只卖五两纹银!利润太薄!”

    玉荷接口道:“我们便想了个法子,在大栅栏街市上租了个店面,乘着大节气人多热闹,吆喝起了定制生意!”

    我大感有趣,问道:“如何定制?”

    青莲“哗啦”一声从背后拽出一个小本子,我接过来,烫皮纸面,做工十分精细,打开一看,却是各式各样的首饰,不过看起来都是西洋款式。

    青莲接着道:“我们找了府上几个貌美的侍女,扮做贵族小姐,围在门口询问,我们便作以解释。定制,就是款式自定、独一无二的意思!”

    我勒个去!这都玩起私人订制了!我饶有兴趣的道:“继续说!”

    玉荷接着道:“我们从南洋请回来的金银手艺先生名叫霍姆斯,是个不列颠人,据说他曾经给王室做过首饰,手艺十分的好!”

    青莲激动的道:“不过他不会讲我明朝语言,我们只能靠慕容沁妹妹的洋文翻译过话。原价五两纹银的珍珠,加上些散碎金银,便可卖到三十两!若是珍珠成色好,卖到五十两都有可能”!

    玉荷又笑道:“目前京师的大家小姐们都以拥有定制首饰为荣!”

    我心里道:“这次是捡到宝了?”嘴上却问:“你们说的热闹,实际盈利有多少?”

    青莲道:“先生,我们已经把当初租的店面盘下来了!三个门脸二层楼呢!因为您不在,我们就擅自给店面起名叫青玉阁……”

    我默默无语。谁能想到,无意间赎下的两个女孩子,竟然能有这个能耐?见我不语,青莲、玉荷以为我不高兴,也不敢做声。直到过了半晌,我方柔声道:“你们做的很好!明天去你们店上看看!我们二位美人儿做了多大事情!”

    二人美滋滋的笑个不停,乔汉生也在一边笑着。青莲笑了一阵,忽然道:“先生,我们还有一件事要问!”

    我笑道:“你说!”便端起茶碗喝了一口。

    青莲眼睛眯成一道缝儿,笑着问道:“先生的童子功可圆满啦?”

    我“噗”的一声,茶水喷了一地!呛的不住咳嗽只得不住点头。

    玉荷却道:“先生骗人!听说鸢和岚姐姐都侍寝了!先生,您是不是嫌弃我们?”说着二人泫然欲泣。

    我心说话哎呦哇擦!就受不了这样主动的!只得说道:“有伤在身!改日改日”!

    二人方才和乔汉生一起,偷偷笑着去了。

    我一个头两个大的送走他们,关好屋门,才开始修炼寒晶诀。一晃又到了早上。

    临晨四点多我就被叫醒,早早的起来收拾,一会儿要去面圣。青莲、玉荷依旧来给我更衣洗漱。待收拾停当,我带着不悔和九鬼政孝,再加两个家人,五人五骑,直奔东华门。

    等了一阵,戚都督他们到了,着不悔他们等待,我们便一同入了紫禁城。

    待见到小皇帝朱翊钧已经是早上八点左右。首辅侍立在侧,小皇帝一脸淡然。

    小皇帝先说了一番勉励的话,又开始封赏众人。各人均有提拔,到了我这里,小皇帝朱翊钧却停了下来,看了我几眼,却问张居正道:“首辅,孙将军职务一事,如何定夺是好呢?”

    张居正看了我一眼,回头望着小皇帝一拱手道:“圣上英明!孙启蓝此次筹谋划策、破敌酋首,居功甚伟,理当重赏!”

    朱翊钧点头道:“重赏是必行的!只是那些反对之声当如何处理?”

    张居正正色道:“那些人不过是眼热孙启蓝功绩,群起而攻之,说什么有违天和,或是有伤我大明厚德传统一类的空话!对此等人,建议圣上下旨,下次再有战事,将这些人连同家属一并派上前线,还望他们能施以仁德,广部我朝威风!”

    小皇帝听了哈哈大笑,半晌方道:“那怕是这些御史言官都要申请致仕了!准卿所奏!拟旨!”

    太监们忙拿笔记着:“从即日起,再有罔议功臣者,全家充军三千里!”继而笑道:“首辅,如此处置,可为妥当?”

    张居正拱手道:“圣上英明仁厚,将士必忠心卫国,愿效死力!”

    朱翊钧小皇帝笑了笑道:“孙爱卿当谨记恩情,卫国出力!”

    我连忙道:“臣必忠于皇上!愿效死力!”

    朱翊钧笑道:“封赏一事势必行之,不过孙爱卿毕竟年纪尚幼,若是进京为官,难免遭人非议。不若爵位上封高些,官职上却仍做两年外官,再进京不迟,首辅以为如何?”

    皇帝虽小,却也是金口玉言,既然说了,张居正就不好反对,只好点头拱手道:“圣上英明!”

    于是大太监冯保尖声道:“宣慰使司同知孙启蓝,忠正义勇,廉洁勤勉,万历九年大破外寇于蓟北,居功甚伟!封一等子爵,世袭罔替。并擢升为正三品副留守都指挥,授昭勇将军号!仍驻守蓟州,辅佐建功。”

    我自叩谢隆恩不提。心中暗道,小皇帝终究还是受了影响,不愿让我进京!不过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大好事。围绕着宫廷的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还是交给你们慢慢玩吧,我还是继续做我的三品闲官好了!